,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草屋中,红烛油尽灯枯。烛油淋淋漓漓地淌下来,淌满了古铜高柄烛台的镌刻着浮雕的碟子。

  风住了沉香,使得即将枯竭的灯芯散发着一股呛人的臭味。

  “若是重活一次,我亦会如此,为了你,不计代价,不择手段!”

  顾桓身死,余音却一直在草屋上空缭绕,混着呛人的浊烟,使得我心口憋着一口气,久久无法释怀。

  “歌儿,你叫歌儿么?”父君适时开口,他轻轻将手搭在我肩膀上,温暖,有力。

  我回过神,扑入父君怀中。

  “父君......”

  “谁起的名儿?”父君问道。

  容忌藏不住心中的得意,抢先开口道,“父君,是我。”

  父君沉吟片刻,颇有些不满地说道,“我百里项渊的女儿,又不是卖唱的!叫什么歌儿?”

  “.........”

  容忌并未料到父君是这种态度,略显局促地说道,“父君教训的是。”

  “谁是你父君?莫要乱叫,坏了我闺女的名声!你且同我说说,你是如何将我的宝贝女儿骗到手的!”

  父君将我拉至身侧,轻拍我的手背,柔声询问着我,“他可有欺负你?”

  父君虽不怎么待见容忌,但他的关心我却是能切身体会的。

  然,我眼下忧思重重,满脑子全是容忌的天劫。容忌先是逆天改命修得佛道,再是手刃兄长,这天劫当如何渡?

  我光是想想,便不寒而栗。

  容忌见我并未开口,只得自己开口同父君解释,“六界尚未塌陷之时,我下凡历了一个劫。阴差阳错,竟被年幼的歌儿占了身,自那以后,我便对歌儿一心一意,死心塌地。”

  他竟这般颠倒是非黑白!当年,明明是他一步步设陷,将我诱拐......

  我下意识地剜了容忌一眼,才忆起自己瞎了眼,眼睑上还蒙着锦帕,即便瞪他,他也看不见。

  父君面色愈发阴沉,他牵过我的手,煞有其事地说道,“歌儿,此人满嘴胡言乱语,不值得托付!”

  “父君,容忌他对我很好。”我轻拽着父君的衣袖,面上挤出一抹笑容,试图让父君相信我所言。

  父君沉默了片刻,忽而将桌边滴满蜡油的烛台朝自己心口扎去。

  他解下我紧覆双眸的锦帕,以心头血轻点我滚烫的眼睑,“歌儿,王侯将相之家多纷扰。为父不愿你身陷尔虞我诈的斗争之中,颠沛流离过一生。为父只愿你平安,顺遂,一生无忧。”

  眼睑上,传来丝丝的凉意。像是新长的薄荷叶,轻撩眼帘,大大缓解了我的不适感。

  “父君,你的心头血真真好用!”我眨了眨眼,看向身前同小卓长相相差无二的父君,再度朝他怀中扑去。

  父君朗朗笑道,“此乃八荒之水。世人皆以为,八荒之水取自四海八荒,却不知小小一颗心亦容得下乾坤!”

  他稍一用力,单指将心口透着晶亮的血水,甚重地交予我手中。

  我怔怔地看着八荒之水顺着指端,敏捷地钻入我袖口之中,随后一鼓作气,缓着一道劲儿朝我心口撞来。

  水乃至柔之物,再加之八荒之水灵气逼人,刹那间便同我体内的乾坤之力完美契合。

  父君面上现出一丝欣慰,“这八荒之水,就当是见面礼了。”

  “父君,你真是天底下最好的父君!”我踮着脚尖,双手轻轻搭在父君肩头,生平第一次感受到来自父君的关怀。

  容忌立于身侧,知我眼疾已愈,原先阴沉至极的面容总算现出喜色。

  父君淡淡地扫了一眼容忌,冷哼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歌儿做的那些事!”

  容忌如履薄冰地站在父君身前,百口莫辩。

  我正纳闷父君是不是对容忌有所误解,祁汜又好死不死地出现在草屋门口。

  他一袭玄色龙袍尽显王者气度,红缨金冠,丰姿神逸。

  “久仰水神大名,今日得见,果真器宇不凡!”祁汜面带浅笑,态度谦和,同他往常锋芒毕露的样子大相径庭。

  “不敢当,后生可畏。”父君淡淡说道,谦和疏远。

  他再未理会祁汜,对容忌也十分疏离。他稍稍低头,目不转睛地看着缠着他不放的我,面上始终带着宠溺的笑意,“歌儿,一转眼你竟这么大了!”

  父君银瞳中闪着微光,面颊虽瘦削,但精神矍铄,看上去依旧俊逸不凡。

  容忌撇了撇嘴,闷闷地嘀咕着,“有了父君,忘了夫君!”

  祁汜就不同了,他脸皮甚厚,也不管父君是什么态度,随手扔了折扇,身子一软,直愣愣地朝父君怀中扑去,同我并肩窝在父君怀里。

  他半屈着膝,双手轻抵父君心口,压低了声音讨好地唤着父君,“岳父大人!”

  容忌亦不甘示弱,见祁汜没脸没皮地缠着父君,他竟也照葫芦画瓢,阔步上前一把将我拉至身后,随后自个儿撞入父君怀中,十分动容地说道,“本该唤您岳父的。但第一眼见您,就觉您是苍生之父,心有大爱,因而便擅作主张,随着歌儿唤您一声父君。”

  我满头黑线,站在三米开外,目瞪口呆地看着祁汜和容忌争宠。

  两个比父君还高的男子,竟默契地屈膝,依偎在夫君怀中,显得极其诡异。

  父君也未料到他们二人会突然抽风,稍稍后退半步,吃力地挣脱了他们的纠缠,这才不着痕迹地长舒了一口气。

  “歌儿,时候不早了,为父必须先回伏魔阵中,以免打草惊蛇。”父君抬眸,眷眷不舍地看向我,依依惜别。

  “恭送岳父大人!”祁汜谄媚地迎上前,寸步不离地跟在父君身后。

  容忌紧随其后,急急赶上,“伏魔阵凶险万分,父君万万不得掉以轻心。”

  父君顿下脚步,偏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容忌,颇为严肃地说道,“听闻,百年前,你曾将歌儿囚于仙界欺辱数日。我知你待她不错,但我百里项渊的女儿,绝不容他人动一根毫毛。若是再有下次,你自己看着办罢!”

  “谨遵父君教诲!”容忌额上冷汗涔涔,他并未料到,百年前的事情父君亦了如指掌。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