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但我万万没想到,这和尚方才只是没注意到他后背的**镂空。

  待他注意到我手中的残破布条,气不可遏,一把将我高举至头顶,朝着硕大的擂鼓鼓面撞去。

  咚——

  我大半个身子陷入擂鼓之中,振聋发聩的鼓声在耳边炸裂开来。

  “放开小爷!”

  “为何偷袭贫僧?”他松了手,手中九环锡杖猝不及防朝我后背袭来。

  嘶啦——

  九环锡杖划拉开我的衣襟,我只觉后背一凉,面色骤冷。

  旋即转过身,我背靠着硕大的擂鼓,以此遮挡着背后**风景。

  “出家人,当以德报怨才是!你这个破和尚,别欺人太甚!”我瞅着他亮得耀目的脑门儿,恨不得一掌将其劈开。

  “施主,你以为,你毁的仅仅只是一件破旧袈裟?”他痛心疾首,两道直耸鬓端的浓眉倒竖,黄黑的面颊显出一丝恼怒。

  我下意识地打量着他被洗得发白的袈裟,小声嘀咕着,“难道不是么?”

  “施主!你毁的是贫僧一颗赤诚的心啊!”他强词夺理着,直耸云鬓的浓眉微微向下耷拉着,“本来今天高高兴兴,你为什么要弄坏贫僧的袈裟?你以为你毁的只是一件蔽体之衣,实际上,你毁的是一个一心向佛年少有为的男人啊!”

  “.........”

  他脑子坏了?

  一定是坏了!我如是想着,再不愿同一个傻子论长短。

  “年纪轻轻的,坏了脑袋瓜子,怪可怜的!”我如是说着,遂掏出袖中花芯尚未带走的一锭金子,丢入他手中紫金钵中。

  “施主,你莫要欺人太甚!贫僧岂是为五斗米折腰之辈?”

  “和尚,你莫要得寸进尺!一锭金子能买上千件袈裟了!”

  他气急败坏,怒摔紫金钵,大义凛然地说道,“贫僧的紫金钵,只装善缘,从不装这类俗物!还有,贫僧名天弋,法号无量,不叫和尚。施主,你若学不会尊重,贫僧不介意亲手教你做人!”

  天意?无良?教我做人?

  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抡起衣袖,正准备胖揍他一顿,却见面色铁青的容忌一脚震碎了城门,气势汹汹而来。

  “出来!”

  容忌低醇的声音响彻云霄,足以盖过擂鼓余声。

  至于这么生气?不就是灌了他一点点酒,占了他一点点便宜!

  况且,他开心地不得了,整夜唤我“小甜甜”啊!

  “东临王妃,你若再不出来,东临王就要亲自收拾你了!”容忌身侧,站着一面无表情的男子,手执喇叭花,借着向外延展的花瓣扩着音。

  下一瞬,容忌身侧旋即站了千军万马,大有铲平城池之势。

  完了完了!这回他定是怒极了!

  我心虚不已,一颗心七上八下,恨不得即刻刨个洞,钻洞中小躲片刻。

  “全城搜捕王妃!”铁手打了个响指,容忌身后的千军万马便浩浩荡荡往城中涌来。

  “但凡见过腿脚不便横着走路的之人,不论男女,一并抓获!”容忌身侧手执喇叭花的男子朗声补充道。

  容忌真是欺人太甚!他明知我“腿脚不便”,还这么大张旗鼓地缉拿我,他就不怕我向父君告状?

  不过话说回来,这事怪我。

  我若不灌他酒,他纵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顶风作案”。

  “喂!你会缝衣服么?”天弋低头,看着蹲在地上默默刨土的我,朗声问道。

  “嘘!”

  天弋面露羞赧,以九环锡杖震地,“贫僧已修得佛道,并无三急!”

  “.........”

  这无量法师,法号虽大,但脑子委实不太灵光。

  与此同时,容忌越走越近。

  纵我易了身形,但怪异的走路姿势也会被一眼识破。

  我正焦灼之际,余光瞥向了天弋的紫金钵。

  紫金钵仅仅比普通瓷碗大一些,但我思忖着佛家紫金钵装的全是善缘,有容乃大,再多装一个我应当不是问题。

  于是,我趁天弋晃神之际,化作一道飞烟隐匿在紫金钵中,大气都不敢喘。

  我前脚刚钻入紫金钵,容忌后脚便赶了上来。

  他淡漠地瞥了一眼倒扣在地上的紫金钵,吓得我冷汗直冒,差点儿化作一小股涓细分流倾泻在地。

  好在,他很快便收回了眼神。

  “法师,可有见过一位不太高的清瘦少年?”

  犹豫再三,容忌竟破天荒开口询问着天弋我的去处。

  “确实见过,你是他什么人?”天弋好奇地打量着容忌。

  容忌亦仔细地打量着天弋,“你可知她人在何处?”

  “他撕碎了我的袈裟,许是怕我追究责任,溜了。”天弋皱眉,一思及自己破碎的袈裟,愁上心头。

  容忌脸色又阴沉了几分,双拳攥得咯咯响。

  不过,他并未将注意力放在脚边的紫金钵上,我便歪打正着逃过了一劫。

  “慢着,小甜甜施主,你是他爹么?他撕碎了我的袈裟,畏罪潜逃,只能劳烦您替我缝补妥当了!”天弋将手搭在容忌肩头,全然无视了容忌周身的寒气,面上带着和煦笑容。

  容忌琥珀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不悦,他轻拢水袖将天弋搁在他肩头的手扫向一边。

  “你叫本王什么?”容忌冷声询问着天弋,咯咯作响的拳头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朝着天弋懵懂稚嫩的脸颊砸去。

  我躲在紫金钵中不由得感慨着天弋的不怕死。轮踩雷,这世上恐怕再无人比他厉害!

  他不仅不怕死地询问容忌是不是我爹,居然还敢叫容忌帮他缝袈裟,最最可笑的是,他唤容忌“小甜甜”!

  天弋看着怒气暴涨的容忌,许是被他的气场所震慑,语声怯怯,“小甜甜。施主,你额上就写着‘小甜甜’三字。”

  “笨蛋,让我逮到你,非就地办了你不可!”容忌一手抹去额上墨迹,转头冷眼睥睨着身后的铁手,“本王额上有字,你没看见?为何不报!”

  铁手憋着笑,毕恭毕敬地答着,“铁手以为这是你和小嫂子的闺中趣事,我等自然不好提及。况且王你又在气头上,铁手怕报了,王控制不住情绪。”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