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天弋恍惚地抬眸,双手抓挠着他破旧得看不清原色的袈裟,“施主!你我同为顶天立地的男子,相互依偎一下也无妨不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滚。”

  我又一脚踹在天弋心口,“我不管你是何来意,但你要是阻了我的道,我必除之而后快。”

  天弋沉眸,再不敢缠着我。

  他怔怔地跪在佛像后,黄黑的脸,配上深邃的轮廓,再加之一双透彻曜黑的眼,使得他看上去格外的复杂。

  天弋身上,既有佛门弟子的正气良善,又有草莽大汉的粗犷豪迈,还夹杂着几分懵懂少年的纯澈羞怯。

  片刻之后,他忽而以九环锡杖使绊子,将我绊倒在地。

  “天弋!”我咬牙切齿地怒吼着,身体已然失了重心,不由自主地向前倾倒去。

  天弋眼疾手快,单手扯着我的后襟,手腕一个翻转,就扭转了我的方向,使得我不偏不倚地摔他身上。

  咚——

  他后脑勺着地,面露苦痛。

  与此同时,迦叶使者听闻动静,低咒了一声,放开奄奄一息的当武,化作一道飞烟消失地无影无踪。

  “蠢货,都怪你!”我气恼地伸出拳头,朝着天弋的眼眶砸去。

  岂料,天弋不躲不闪,面色持续飘红。

  他支支吾吾道,“施,施主,你怎么是一位女施主呢?”

  砰——

  破庙的门被劲风吹开,电闪雷鸣的庙外,容忌清清冷冷地站在门口,他手中的斩天剑嗡嗡作响,好似随时随地都会向我劈来。

  我慌了神,忙从天弋身上跳了起来,双手拘谨地不知该往哪儿放。

  “外面风大,先进来避避雨?”我鼓起了勇气,迎上前,轻轻拽着容忌的衣袖。

  容忌不着痕迹地拂去我的手,淡漠地说道,“别碰我,我有洁癖。”

  “.........”

  “不碰就不碰。”我收回手,将身子转向一边,想要开口解释,但见他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又拉不下面儿,只得同他僵持着。

  天弋才缓过劲儿,双手做鹰爪状腾空挥了几下,“女,女施主,失礼了。”

  “滚出去。”

  我心烦意乱,要不是这蠢和尚,容忌能误会我?

  天弋怯生生地点着头,拢了拢被自己抓得残破不已的衣襟,拾起九环锡杖,远远地绕过容忌,作势往庙外冲去。

  喀嚓——

  容忌一手拽着天弋的袈裟,直接将他的胳膊,拧成了麻花。

  “甜甜施主,你莫不要欺人太甚!”天弋疼得龇牙咧嘴,双腿不知是被吓的还是被气的直打颤。

  喀嚓——

  容忌又擒着天弋另一只胳膊,以极其暴力的手段,将他的手骨粉碎成末。

  天弋虽烦人了些,但并非十恶不赦之徒,容忌下手委实太狠了些。

  “容忌,你不能总这么暴躁......”我双手缠着容忌的胳膊,深怕他将天弋弄死了,平白无故又添了杀孽。

  容忌一脸愤慨,手心掌风作势往我脸上劈来。

  我紧闭双眸,紧张得不得了。

  他平时再生气,也绝不会动手打人的,今儿个怎么如此反常?

  “甜甜施主,你吓着女施主了。”天弋咽了咽口水,深吸了一口气,连连挡在我身前,怯怯地同容忌说道。

  “我和她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一个外人操心?”

  容忌一掌轰向天弋心口,将他身上大大小小的骨头一并震碎。

  我半眯着眼,看向此刻嗜血般可怖的容忌,不禁缩了缩脖子,再不敢替天弋说话。

  眼下,我自身尚且难保,哪还有心思管这处处给我惹祸的蠢和尚!

  天弋痛苦倒地,面无血色,曜黑的眼珠子蒙上了一层水雾,“本来今天高高兴兴,没想到坏了袈裟,没捉着妖怪,还要被甜甜施主暴虐而亡。”

  容忌怒火难消,又一掌轰向天弋丹田之处。

  这一掌下去,天弋不死也残。

  天弋法号无量,想必功德颇深。容忌若贸然斩杀,怕是又要招惹天劫。

  出于无奈,我只得借着乾坤之力,帮天弋抵挡着容忌的杀招,“蠢和尚,还不快滚!”

  “女施主,你真是个好人。”天弋感激地看向我,化作一道金光钻入了紫金钵中。

  下一瞬,他连人带钵一并消失地无影无踪。

  容忌沉痛地闭上眼眸,冷冷地质问着我,“为什么?”

  我满头黑线,虽恼怒他不能多给我一些信任,但还是耐着性子,同他解释道,“你误会了。”

  “百米开外,我便听得庙里的声响。我原也不愿意相信,但我开门之际,你自己在做什么?嗯?”容忌一手扼着我的脖颈,环顾着这间破庙,自嘲地笑着,“你当我闻不出这庙中气味?”

  “那,你听不听我解释?”

  容忌冷哼了一声,旋即封住了我的嘴,“不听,你方才还维护他,我恨不得掐死你!”

  我气愤地推搡着他,他不听我解释,又怎能得知真相!

  不料,他突然满眼寥落,低低说道,“放心。我舍不得掐死你。”

  .........

  我原先还有几分感动,心下想着他终究还是舍不得掐死我的。

  不成想,他竟还能用其他方式,差点将我弄死。

  “咳咳——”

  破庙中,奄奄一息的当武突发一阵咳喘。

  容忌这才察觉到他的存在,他随手扯过披风将我遮得严严实实,眼眸中杀意尽现。

  “怎么回事?”容忌看向我,声音冰凉,没半丝温度。

  我低着头,不言不语。

  即便是被滚烫的上古神水伤了眼,我亦没有现在这般难过。

  本就是一两句话能解释得清楚的小事,他硬是不听解释!

  现在发泄完了,才问,问个屁啊!

  容忌眉头紧锁,定定地瞅着我,忽而又将我拽入怀中,“我都没哭呢,你哭什么?”

  “别碰我。”我郁闷至极,侧过头,再不想理会容忌。

  “歌儿,我是不是说过,不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唯独不许红杏出墙?”容忌低低叹着气,继而说道,“别哭了。你知道我底线在哪,不许有下次了!”

  容忌拭去我脸上的泪水,发觉我嘴唇早已被自个儿咬得破了皮。

  他想动手帮我疗伤,我急转了身子,提着乾坤之力,如避蛇蝎般避过他的手。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