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祁汜,你当真没事么?”

  我见他唇上染着殷红的血迹,便将方才铜身罗汉递给我的锦帕转交祁汜手中。

  祁汜垂眸,看着手中素净的锦帕,唇角微微上扬。

  下一瞬,他将锦帕置于鼻尖,深深嗅了嗅,“谢谢。”

  铜身罗汉小气得很,伸手便要去夺锦帕,“不属于你的东西,就不要去肖想。”

  祁汜刀锋般冷漠的目光停驻在铜身罗汉镶满金箔的脸上,“朕若非要肖想呢?”

  铜身罗汉并未答话,他上前一步,双手横亘在祁汜腰间,轻轻一拢,便将祁汜扛至肩头。

  “你放开朕!朕恶心!”祁汜手脚并用,在罗汉宽阔的肩膀上不住地扑腾着。

  不知为何,我忽而觉得铜身罗汉和祁汜也挺般配。祁汜霸道,但铜身罗汉更甚。他们若是修成正果,每时每刻都将惊心动魄。

  祁汜一口咬在铜身罗汉肩膀上,却被他刀枪不入的身体磕到了牙,疼得都忘记了挣扎。

  “啧啧啧......小十七,你很棒啊!”我愈发激动,不由得为他们拍手叫好。

  祁汜和铜身罗汉纷纷回过头,看着一脸揶揄的我,同时沉了脸。

  “没心没肺!”

  铜身罗汉周身气压低沉,一抬手就将祁汜扔出天际外,使得祁汜如同断了线的风筝,眨眼间就化作天边铜币大小般的黑点。

  “祁汜重伤在身,你这么粗鲁,会伤到他的!”

  我极目眺望,看着天边几不可见的黑点,委实担忧祁汜的身体。

  “他死不了。”铜身罗汉说着,便牵过我的手,往城门走去。

  “小十七,我还有事,须得回去一趟,后会有期!”

  我如是说着,转身往城中走去。

  许多天不见容忌了,也不知他身在何处。

  也许,他遇事耽搁了。又或许,他因愧疚,躲着不肯见我。

  “女施主,是你吗?”

  没走几步,我便发现脚下传来天弋虚弱至极的声音。

  我低头看着脚下的漫漫黄沙,转而看向依旧跟在我身后,怎么赶都赶不走的铜身罗汉,“可有听到什么声音?”

  铜身罗汉脸色晦青,双唇紧抿。他抓着我的手腕,大步往城中走去,“不是要回城吗?走快些,不然天黑了。”

  天黑?朝阳初升,生机勃勃,他竟然已经开始担心天黑!

  我莫名其妙地剜了铜身罗汉一眼,停住脚步仔细聆听着周遭的动静。

  “女施主,是你吗?”

  天弋的声音再度响起,这一回,我不再犹豫,忙用轩辕剑撑开脚下地皮。

  不出所料,气息奄奄的天弋果真被埋在了土里!

  “蠢和尚,你怎么会在此处?”我伸手拍了拍天弋黄黑的脸颊,颇为耐心地询问道。

  天弋闻言,放声大哭,“女施主,甜甜施主没欺负你吧?我担忧你,担忧地要命!你为了救我,不惜惹怒他。我以为你死了,因而将自己埋在土中,给你陪葬。”

  蠢和尚,竟要为我殉葬!

  “我好得很,你快些起来。”我颇为无奈地看着涕泗横流的天弋,有那么一瞬间,心中萌生一丝感动。

  天弋闻言,这才吃力地从地上爬起。

  他被容忌伤得全身经脉尽断,虽不致命,但想要恢复如初,起码也得十天半个月。

  “女施主,贫僧会为你负责的。”天弋捂着心口,郑重其事地说道。

  铜身罗汉的脸色愈发沉闷,仿若要将天弋碎尸万段。

  他一手扼住天弋的脖颈,一字一句地说道,“想死吗?我这就成全你!”

  我连连拉开铜身罗汉,转而费解地看向天弋,“负责?你为什么要对我负责?”

  “贫僧当真不知施主是女人,因而才失了礼数,不小心撞到施主心口......”天弋面色红了红,继而说道,“贫僧虽为佛门中人,但亦知男女授受不清。女施主若对此事耿耿于怀,贫僧愿还俗娶你。”

  “你说什么?你仅仅只是撞到她心口?”铜身罗汉面色愈发吓人,他倾身而上,将天弋摔至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天弋点了点头,下意识地吞咽着口水,“贫僧乃佛门中人,你若随意打杀,难逃天劫,切莫冲动,三思而后行!”

  “容忌?”

  我轻唤了一声,心里已然确定铜身罗汉就是容忌。

  我不知他如何克服的洁癖,但他不仅吃了一路的醋,还那么在意我和天弋之间的关系,除却容忌,再无他人。

  铜身罗汉又想装傻充愣,回眸迷茫地看着我,“你叫我?”

  “你就装吧!”我气急,随手抓了一把沙子朝他脸上扔去。

  不成想,一阵疾风吹至,我扬起的沙子突然偏转了方向,尽数打在天弋脸上。

  天弋微微上扬的嘴角又缓缓耷拉了下来,“本来今天高高兴兴,结果,女施主又欺负贫僧......”

  我骤然起身,也不想着回城,转而朝城门口疾行而去。

  容忌知装不下去了,便现出了真身,在我身后紧紧跟着。

  “我错了。”

  “不!你没错!我就是你想的那般,不仅和天弋私相授受,和祁汜也有扯不清的关系,花颜醉也有!”

  容忌将我的手放至他的心口,他低低说道,“是我不好,不分青红皂白就......”

  “嗯,你确实不好。但我也懒得纠缠了,你可以走了。”我定定地看着他,尽量心平气和地说道。

  “我确实该死,总控制不住情绪。再加之,当武说你和天弋在他未进破庙之前就在破庙中鬼鬼祟祟,我还以为,你当真不爱我了。”容忌委屈兮兮地说着。

  “你既听信了当武所言,为何又幻做铜身罗汉前来寻我?”

  “天弋非良人,来历不明,我不放心你。”容忌如是答着。

  他低眉顺眼地站在我身前,冗长的睫毛上还挂着稀稀疏疏的金箔,看上去颇为乖巧。

  不过,仅仅只是一瞬间,我便移开了视线。心中暗嘲着自己太过天真,容忌何时乖巧过?但凡他想得到的,从来都是不择手段。

  容忌见我情绪渐渐平复,悄然将我揽入怀中,一遍又一遍不觉疲倦地道歉,“对不起。”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