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叶修凤眸一凛,不悦地指责着我,“北璃王,舞儿好歹是你如假包换的堂姐,你怎可因妒忌而对善良真诚的她冷嘲热讽?”

  “妒忌?”

  我摇了摇头,失笑道,“我该妒忌堂姐觅得西越王这般文韬武略的佳婿,还是该妒忌堂姐花容月貌媚骨天成?”

  “你!”叶修听出了我话中的嘲讽之意,一时语塞,怒气勃发,手中紫幽魔弓蠢蠢欲动。

  “我如何了?你该不会想说,堂姐比我虚长几岁,我的容貌均是照着她的模样如法炮制的吧?你怎么不说我的名儿还是照着她的名儿起的呢?”我本不愿理会色迷心窍的叶修,但一想起“且舞”这名儿,膈应得很,忍不住多说了两句。

  叶修冷哼,“难道不是如此?”

  “你也老大不小了,总自欺欺人也不是个事儿!我堂姐且舞的意中人是谁,你是当真不知?”我反问道,将“且舞”二字念得极重。

  叶修气急,一手搂着且舞的肩头,作势往反方向离去。

  且舞执意不肯走,她死死地定在原地,薄唇微翕,低眉顺眼,不似往常媚态横生。

  奇了怪了!

  今儿个她怎么如此反常?以往,且舞那双眼,可是恨不得贴在容忌身上,将他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看个遍的!

  叶修见且舞不肯走,重重地叹了口气,不耐烦地将袖中的瓷瓶扔至我怀中,“你可知,舞儿为了从那人手中偷得你娘残魄,冒了多大的风险?”

  难道母皇还活着?

  我低头看着手中刻着上古符文的黑色瓷瓶,总觉且舞不会这么好心。

  “清辞!”父君急急地从我手中将黑色瓷瓶揣在心口处,一遍又一遍地唤着母皇的名儿。

  父君尚未打开瓷瓶,怎么就如此笃定瓷瓶中一定有母皇的魂魄?

  难道,幕后之人就是以母皇的魂魄要挟着父君,迫使父君不得不乖乖遵照命令?

  叶修冷哼道,“北璃王,论人品,你比舞儿差得可不是一点半点!”

  向来寡言的容忌许是听不得叶修对我冷言冷语,反唇相讥,“这等庸脂俗粉,怎能同歌儿相提并论?”

  且舞闻言,被容忌伤透了心,哭得撕心裂肺。

  我就搞不明白,且舞对容忌为何有着这么深的执念?容忌可是亲手剜了她的舌头啊!

  若有人割了我的舌头,我定会恨他入骨,今生今世,永生永世!

  叶修见且舞大哭,连连为她轻拭去脸颊上的泪水,柔声安慰道,“舞儿莫哭,我们做到问心无愧就好。”

  且舞勉强一笑,微微颔首,但转瞬间又有豆大的泪珠夺眶而出。

  父君小心翼翼地将瓷瓶收入袖中,朝且舞缓步走去,“你当真是长兄闺女?”

  且舞从袖中掏出一颗水灵珠,将之恭恭敬敬地呈至父君面前。

  “父君,这是何物?”我好奇地看着父君手中泛着浅蓝色光芒的水灵珠,低低询问道。

  “这是你大伯临了前的神识。”父君如是说着。

  听父君这么一说,我心底愈发不是滋味。想不到,令我厌恶至极的且舞,当真是我堂姐!

  父君双手交叠在水灵珠上,旋即将指尖血融入水灵珠之中,大伯临了前的模样便呈现在眼前硕大的水幕上。

  水幕中,是一望无际的桃花林。落英缤纷,美得恍若人间仙境。

  有一粉衣男子站在树下折枝弄柳,他样貌同父君神似,但神态要更淡然些,仿若早已看破红尘,了无牵挂。

  “小妖,还不出来?”他呵斥着桃花树上以叶遮身的桃花小妖,面上并无愠怒之色。

  “百里项陌!我有名字,不叫小妖!”树上的桃花小妖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样子倒是十分可爱。

  百里项陌懒得抬眼,转身朝湖边茅屋走去,“名儿不重要,一个称呼而已。”

  “那在你心中,什么重要?”桃花小妖跳下树,媚眼樱唇,身段袅娜。

  “我命数已尽,即将身归混沌。于我而言,什么都不重要。”百里项陌为自己斟了一杯酒,浅尝辄止。

  桃花小妖冷笑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全是仙界那位集万千宠爱的天后吧?”

  “小妖,世间之事多烦忧,何不糊涂一些,醉梦半生?”百里项陌低头浅笑,他瞳孔中,是天后未出阁时娇蛮活泼的模样。

  “好。你若愿意醉梦半生,我陪你。”桃花小妖笃定地说着,夺过百里项陌手中的酒壶,仰头畅饮。

  酒水清浅,不醉人。

  执念枉付,不愿醒。

  “小妖,再过几个时辰,我便要身归混沌。”

  百里项陌探着气,看着死缠不休的桃花小妖,竟觉放心不下。

  “百里项陌,我只是个道行浅薄的小妖。在旁人看来,我是妖怪,是吃人一口吞杀人不眨眼的妖怪,自然比不过仙界那位高高在上的天后。我常常在想,若是万年前,我不那么卑微,像今日这般勇敢地追逐你,你有没有可能接受我?”桃花小妖落寞地说着,眉宇间的媚态同且舞倒是有几分相像。

  “小妖,你的嘴,挺小!如何做到吃人一口吞?”百里项陌抬眸,盯着桃花小妖的嘴看了片刻,旋即浅笑道,“流言蜚语能奈你几何?莫放心尖。”

  桃花小妖微微颔首,同百里项陌并排而坐,忐忑不安地等待着百里项陌身归混沌的那一刻。

  子夜,天幕上有巨星滑落,百里项陌的气息,亦愈发微弱,桃花林中一夜落红,花落不知多少。

  桃花小妖红着眼,借着浅薄的酒兴,同意识渐失的百里项陌春风一度。

  一夜之间,桃花落尽,桃花小妖抹去脸上的泪,一手置于腹前,一手拿着藏着百里项陌神识的水灵珠,同水幕一道消失在我们眼前。

  父君怅然地叹着气,轻拍着且舞的肩膀,宽慰着她,“你娘呢?”

  且舞摇了摇头,咿咿呀呀地发着声,愈发楚楚动人。

  叶修见状,心疼不已,他愤慨言之,“舞儿的舌头,被东临王亲手剜了!东临王为博北璃王一笑,真是荒唐至极,毫无底线!”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