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且舞的品行我还能不了解?

  别说是割了她的舌头,即便是砍下她的项上人头,都不为过。

  再者,若她真是迦叶尊者,她所犯下的过错,更是数不胜数了。

  但不论出于什么原因,母皇残魄毕竟是她寻回的。若不是她,父君为了母皇残魄,定会忍辱吞声,心甘情愿地成为幕后之人的傀儡。

  思及此,我行至她跟前,直接上手掐着她的下颚,“张嘴。”

  且舞惶惑至极,咿咿呀呀地朝着边上的父君求助。

  父君显得十分为难,他欲言又止,沉默片刻之后,才低声劝慰着我,“歌儿,不然,就放了她这一回?”

  且舞怀中的肉肉亦对我十分不友好,浑身炸毛不说,还咧着尖牙作势咬向我的虎口。

  为避过肉肉的撕咬,我掌心冰刀已磕着它的尖牙,划拉一声,齐根砍断它的舌头。

  “毒妇,你在做什么?”

  叶修震惊地看着我亲手剜下肉肉的舌头,他怒不可遏,抡起衣袖,自不量力地准备痛打我一顿。

  然,他高高扬起的手臂,久久未落在我脸颊之上。

  我抬眸一看,才发现父君和容忌几乎同时钳制住叶修的手,使得他全然无法动弹。

  “我的女人,岂是你能打的?”容忌说着,“喀嚓”一声拧断了叶修的胳膊。

  “我的闺女,岂是他人能随意指责的?”父君赞赏地看了一眼容忌,转而将叶修已被容忌折断的胳膊拧成了麻花。

  叶修痛呼,“你们莫要欺人太甚!”

  “不想挨打,那就闭嘴!”容忌和父君再度异口同声地说道,他们连口气都十分相仿。

  我取了肉肉的舌头,直接塞入且舞嘴中,并用治愈术,将猫舌同且舞融为一体。

  待大功告成之时,我颇为嫌恶地在容忌衣袖上擦拭着手上沾染的猫血。

  且舞得了猫舌,便猝不及防地将袖中绢帕递到我面前,“堂妹,东临王洁癖甚重,你还是用绢帕拭手吧!”

  我心下颇为不爽,就知道她一开口准会找茬!

  容忌脸色白了白,但依旧十分体贴地说道,“绢帕脏,你还是擦我身上吧。”

  且舞见状,尴尬地收回了绢帕,捋直了颇为肥硕的猫舌,轻声细语道,“多谢堂妹赠舌之恩!”

  “堂姐不嫌弃便好。你知道的,我不愿为取舌而草菅人命滥杀无辜,因而只能委屈堂姐用几日猫舌了。待我活捉迦叶尊者,定将她的舌头剜下,亲手赠予堂姐。”我浅笑着,悄然将视线移至且舞怀中满嘴是血的肉肉身上。

  我还记得这只蠢猫曾撺掇叶修,将小乖食之入腹。好在小乖机灵,并未受伤。

  但我却将这笔账一直记在心里,敢动我儿,迟早要付出代价!

  肉肉蓝绿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惧意,它再不敢对我张牙舞爪,转而软趴趴地躺在且舞怀中装死。

  父君见我和且舞四目相对,久无言语,轻咳了两声,打破了我们之间的僵局,“小舞,你娘呢?”

  “我娘在产下我和哥哥之后,便随爹身归混沌。我自小是哥哥带大的,风餐露宿,居无定所。”且舞顺下眼眸,细声答道。

  “你哥哥呢?”父君再度询问着且舞。

  且舞闻言,泪如泉涌,“我与哥哥已十年未曾谋面。十年前,哥哥探听到叔父可能被囚禁在妖娆酒楼之中,便要我混入妖娆酒楼,伺机救回叔父。哥哥明明答应过我,过段时间就会来看我,不想,他一去,已有十年之久!”

  我不动声色地看着眼泪说来就来的且舞,心中只觉可笑至极。

  她明明只是幕后之人用于笼络王侯将相的工具而已,竟还找了如此冠冕堂皇的说辞,将自己肮脏的身体粉饰得如同出淤泥而不染的青莲。

  “堂姐屋中那面铜镜不错。”我嘴角噙笑,目不转睛地看着且舞,我倒要看看,她打算如何解释!

  且舞长叹道,“造化弄人!十年前,我刚进妖娆酒楼,就发现屋中那面铜镜甚是诡异,便将人将之移出屋外。不成想,那面铜镜吃了秤砣铁了心,非要同我纠缠不休。”

  叶修那只完好无损的手同且舞纤细的小手十指相扣,他笃定的说道,“舞儿,相信我!一定会让你摆脱那人的纠缠!”

  且舞并未理会叶修,转而同父君辞别道,“叔父,小舞眼下还是妖娆酒楼之人,不得在外逗留过久。小舞就此别过,叔父珍重!”

  她此话虽是对父君所道,但她的眼神,似乎一直停滞在容忌身上,一动不动。

  父君见状,亦不多言。他瞟了一眼气定神闲的容忌,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朝着且舞微微颔首。

  叶修自然也察觉到了且舞投注在容忌身上过于直白的目光,一手搂过她的薄肩,扬长而去。

  待他们走远,父君不甚放心地对容忌说道,“忌儿,能做到为歌儿守身如玉否?”

  “父君,容忌脸皮薄,你就放过他吧!”我瞅着容忌微红的耳根,便知被父君问得有些尴尬,连连替他解围。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