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乖瘪着小嘴,琥珀色的眸子中噙满泪水,“娘亲亲,小乖知错了!小乖只是舍不得娘亲亲。”

  “你哪里来的干爹?”容忌面色阴沉,“胆子不小!还敢认贼作父?”

  小乖低头把玩着自己肥嘟嘟的小手,心虚地说道,“小乖知他不是好人,在得知如何化解娘亲亲身上的双重天劫之后,就将他连人带袈裟一并烧了。他眼下正坐在青丘的山头上嘤嘤哭泣呢!”

  “又是天弋!”我咬牙切齿地说道。

  “天弋也许没做错。”故是站起身,大半个身子笼罩在淡雅水雾之中,徐徐道来,“珍珠,双重天劫并非死劫。你只需乖乖照做,将我当普通河蚌一般,一口吞了,天劫自然得解。”

  我严正拒绝了故是的提议,“若再有下次,别怪我翻脸不认河蚌!”

  故是抿唇,不再言语。

  他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我同容忌渐行渐远的背影,水晶般纯澈的眼眸中,涌出一连串断了线般连绵不绝的莹润珍珠,“珍珠,你来或是不来,我都会在桃花涧等你。”

  乖乖趴伏在容忌肩头的小乖,目不转睛地盯着朦胧夜色中形单影只的故是,他悄然抹去眼角的泪珠,低低说道,“父君,你可真难!这河神丝毫不逊色于你,就连小乖,都十分心疼他呢!”

  一想到小乖为了我,差点将故是活活烧死,我心中的怒气又蹭蹭上涨,“臭小子!要是再有下次,我定打得你不敢认娘!”

  我知小乖年幼,但再怎么说,他也上百岁了,怎能如此任性妄为?

  小乖以手挡脸,窝在容忌怀中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娘亲亲,小,小乖不敢了!”

  “把手伸出来!”我扫了眼小乖如嫩藕般圆滚滚的手臂,无意间瞥见他袖中一道不甚明显的伤痕,心中顿生疑虑。

  难不成,这小子还能被人欺负?

  小乖紧闭双眸,怯生生地将小手伸至我跟前,豆大的泪珠顺势挂下,“娘亲亲,小乖怕疼!你打完,记得给小乖呼呼。”

  “实在不愿意给小乖呼呼也没事,但娘亲亲不能因为小乖皮,不要小乖!”小乖越说越伤心,一开始还瘪着嘴不愿哭出声,说到最后已然控制不住情绪开始嚎啕大哭。

  容忌实在看不过去,将他藏于怀中,“歌儿,他还小!”

  我失了耐心,直接上手撩起小乖的衣袖,才发觉他胳膊上布满了鞭伤。

  “臭小子!你不是很能吗?”我轻触着他臂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心疼地不得了。

  “娘亲亲,小乖没事。男人身上,就该有点疤,这是长大的标志!”小乖不以为意地说道,转而伸出他软软的小手轻轻拭去我脸上的泪珠。

  我原以为,小乖天赋神力,定能照顾好自己。

  不成想,他竟将自己弄得一身伤!

  “怎么回事?”容忌亦心疼至极,完全不敢动弹浑身是伤的小乖。

  小乖摇了摇头,“摔了一跤,丢人的很!不提了吧?”

  “同小野有关?”

  我双眉紧皱,一直知道小乖十分在意小野。但青丘一族若是做出任何伤害小乖的事,我亦不会善罢甘休。

  小乖点了点头,白净的脸上愁容尽现,“小野被她娘亲亲毒打,好可怜。小乖喜欢小野,不想看到小野受伤,就变成小野的样子,替她挨打。”

  “这副傻样,同你父君一模一样!”我如是说着,心疼多于无奈。

  小乖该有多喜欢小野,才会替她承受所有的苦痛!只希望有朝一日,小野能明白小乖为她所做的一切。

  容忌小心翼翼地为小乖疗伤,一边关切地询问着他,“青丘发生了何事?”

  “也没什么大事,无非是北弦月又惹出了一堆风流韵事,害小野和她娘亲亲伤了心。”小乖简明扼要地说道。

  “北弦月能有什么风流韵事?我亲眼目睹他与白晶晶如何历经万难才修成正果,本就是天定姻缘,怎的突然生出了变故?”

  在我看来,北弦月亦是个***,绝不可能毫无征兆地移情别恋。

  这其中,定有蹊跷。

  “管他什么变故?敢伤我儿,这就去将青丘一窝端了!”容忌替小乖疗完伤,周身寒气更甚,眨眼功夫便瞬移至青丘境内。

  我亦紧随其后,踏着夜色悄然入了青丘地域。

  一段时间没来,青丘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原先郁郁葱葱的山头,如今却被妖冶绮丽的曼陀罗花覆盖。

  阵阵香风拂面而过,清冷女声亦随着绮丽香风一并灌入耳中。

  此声清冽,音色悠扬,如广袤大漠上的空灵箫声,诡谲神秘。

  凌若?

  我竟忘了,她被北弦月带出古战场后,便一直留在青丘之中。

  循声而去,只见高低起伏的曼陀罗花海之中,凌若小跑着跟随在北弦月身后,寸步不离。

  “阿弦,我怀孕了。”凌若低低说着,瞳孔深处有杏花般的星子闪烁。

  北弦月怔愣片刻,反问道,“当真?”

  凌若微微颔首,“当真。”

  “凌若,你听我说,孩子要不得。”北弦月郑重其事地说道,“你与我,只是一场意外。我不愿我们的孩子,自小活在黑暗之中。”

  凌若面露愠色,勃然大怒,一手将北弦月推至一边。

  她以黑色斗篷遮身,那张涂着暗色口脂的小嘴微微翕动着,“北弦月,你有种再说一遍!”

  北弦月态度坚决,“这孩子要不得。你再怎么威胁我也没用,晶晶才是我唯一的妻!今生今世,永生永世!”

  “呵!你同我耳鬓厮磨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凌若凉薄一笑,狠淬了他一口,“说到底,你就是个薄情寡义的负心汉!”

  北弦月瘫坐在地,双手紧捂着脑袋,显得十分痛苦,“凌若,你放过我吧!你知道的,我不爱你。”

  “北弦月,你若再多说一句,我敢保证,白晶晶活不过今晚!”凌若冷哼着,她眼眸中杏花状的光点极速弥散着,须臾间就将她黝黑的眸子彻底覆盖。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