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你也说了那只是提议!我不喜欢你,难不成还不能拒绝?”我反唇相讥,就凭自恋这一点,冷夜确有资格当天弋的祖师爷。

  冷夜面露愠色,黢黑的蛇信吐露在外,使得他偏冷冽的轮廓多了分喜感。

  “谈个交易如何?”冷夜突然逼近,微眯着双眸,细细打量着我。

  我略略皱眉,感觉到他黢黑蛇信的迫近,连连后退。

  一不小心,后脚踩空,急速坠入云海之中。

  “百里歌,跟本君耍花招,无异于自寻死路!”

  云端之上,冷夜冷睨着消失在云海之中的我,声音平淡无波,却寒凉彻骨。

  云海之中,我奋力拨着眼前如棉絮般软软糯糯的云朵,但捣腾了大半天,依旧寻不着出路。

  “且歌姐姐,我又救了你一命!”

  身后,凌若幽冷的声音乍响。

  她双眸红肿,但并未全然失明,看我的眼神亦多了层幽怨。

  我回眸之际,只见凌若双肩分别趴伏着熟睡的小乖和小野,原先吊在嗓子眼怦怦直跳的心,终于安定了些许。

  “凌若,你这又是何苦?”

  “若是还有回头路,我又岂会一条路走到黑?”凌若淡淡说道,“这世间,唯一不可控的,便是爱。为了阿弦,我放弃了十世善人的功德,舍弃曾日思夜想的一切。我都一无所有了,白晶晶为何不能让让我?况且,她那么懦弱,怎么配得上阿弦!”

  我低叹了一口气,徐徐说道,“在你看来,白晶晶许是懦弱了些。但你可知,若是没有秉性纯善的白晶晶一路相伴,北弦月亦不会是如今的北弦月。也许,他早已堕入魔道,与妖邪同流合污。又或许,他亦如以往那般流连花丛,雨露均沾,却谁都不爱。”

  “够了!北弦月的事,我不想再提。你们根本不知,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凌若厉声打断了我,生硬地转移了话题,“且歌姐姐,现如今你得罪了祖师爷,可有想过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双重天劫在即,是生是死还没个定数。因而,我并不担忧冷夜会如何对付我。

  她继而说道,“祖师爷曾为自己卜算过一卦,卦象显示,他终将死在女人手中。而那个女人,不仅有天命帝王星护体,身上亦存留着六界最后的气运。”

  若当真如此,那也算是大快人心。

  能手刃神君冷夜,于黎民苍生来说,均是一件幸事。

  停顿片刻之后,凌若又说道,“这么多年,祖师爷自诩‘天意’,却为了一己私欲,坏事做绝。他既已得知自己极有可能死在你手中,定然不会放过你。不过,你若想要掣肘祖师爷,也并非全无法子。佛门中人最是忌讳情爱,但凡祖师爷对任何人动了心,他的命门一现,便再不是不死之身。”

  凌若所说,同容忌所说相差无几。

  只是,让天弋那等单纯偏执的人动心,尚还算容易。

  若想叫无欲无求狠戾诡谲的冷夜动心,怕是比登天还难!

  “这是我研究多年专为对付祖师爷调制的雄黄粉,你且收好,以备不时之需。”凌若审慎说道。

  她怕我不肯收,遂将雄黄粉塞入小乖袖口之中。

  我困惑不解地看向凌若,“为何帮我?”

  “在我心中,你比阿弦还重要。”凌若声音极轻,很快便被耳边清风消弭。

  但我耳力极好,早已将她所言听得清清楚楚。

  “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猛然上前,抓住她的胳膊,双眼在她寂冷的面色中一遍又一遍地搜寻着,总企图能找出些蛛丝马迹。

  凌若轻轻拨去我的手,仰头看向我,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我说,那晚我并未使用净魂术,你信么?”

  “什么意思?”

  我原以为凌若确确实实对北弦月用了净魂术,才使得北弦月迷了心智,错将凌若认成白晶晶。

  但见凌若如此笃定的态度,我心下终是生出了一丝疑惑。

  “你若想得知真相,不妨入梦一探究竟。”凌若坦荡荡地站在我身前,双眸微闭。

  我本不愿多管闲事,但小乖和小野若当真是天定姻缘,那将来总会和北弦月扯上千丝万缕的关系。为了小野,我也当弄清事实真相。

  拨开梦境迷雾,青丘狐狸洞外暖风融融。

  一望无垠的曼陀罗花海之中,凌若远远地瞅着琴瑟和鸣的北弦月和白晶晶,借酒消愁。

  待北弦月将白晶晶带回青丘狐狸洞,他去而复返,直奔曼陀罗花海。

  “阿弦,陪我喝一杯!愿我余生一人孤独终老,无人陪伴无人乞怜,恰似杜鹃啼血,声声悲。”凌若酒意微醺,冲着夜色下如同谪仙般俊美的北弦月招了招手。

  北弦月径直在凌若对面坐下,一声不吭地饮尽桌前酒。

  “阿弦,你也喜欢我对不对?”凌若忽而扑向北弦月怀中,殷红的唇在他脖颈上烙下深深的印记。

  “凌若,晶晶才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北弦月答道。

  凌若转瞬间将自己幻化成白晶晶的模样,仰头急切地去寻北弦月的唇,“你若当真那么在乎白晶晶,就不会去而复返,跑来这曼陀罗花海中寻我了!”

  北弦月推开了凌若,“随便你怎么想!”

  他说完,作势离去。

  凌若自然不舍得就此放他离去,只得低声下气地求他,“阿弦,我知你心里在乎的人是她。但,你敢说对我的身体毫无感觉?眼下,我已经顶着她的面皮,你大可以当自己喝多了......”

  凌若语音未落,北弦月便捧着她的脸,一遍又一遍地呢喃着“晶晶”。

  原来,这并非凌若的一厢情愿,其中亦有北弦月的半推半就。

  我站在寥寥夜色之中,尽管春风灌耳,仍旧觉得不寒而栗。

  想不到,男人的爱和欲可以分得那么清楚!

  出乎我意料的是,小野和小乖竟也入了梦境。此刻,二人正呆呆地站在我旁边,静静地看着花海之中难舍难分的两人。

  小乖捂住小野的双眸,嘘声哄道,“并非所有男子都如岳父大人一般。”

  小野懵懂地回过头,“我父君和凌若姐姐在做什么?”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