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容忌?”

  我踩着粘稠的血迹,踉跄行至死尸边上,心痛得无法呼吸。

  “容忌!”

  我徒手拭去他脸上的血迹,指端从他冰冷的脸颊滑过,泪水夺眶而出。

  “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我揪着祁汜的前襟,眸中的恨意排山倒海而来。

  若是手中有刀,我定会毫不犹豫地捅穿他的心!

  祁汜瞥了眼倒在血泊中了无生气的容忌,而后攥紧了我不断捶打着他心口的双手,沉声说道,“容亲王不是朕杀的。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难道不是你关押的他?”我又一拳重击祁汜心口,使得他再度重咳不止。

  “容亲王乃肱骨大臣,他横死在天牢之中对朕并无好处!若朕当真想取他的性命,全然可以一不做二不休,将他曝尸荒野让人寻不出错处。”祁汜一脸坦荡地说道。

  他单手环住我的腰身,信誓旦旦地说道,“朕答应你,三日之内必定找出虐杀容亲王的真凶,将之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我回眸怔怔地望着倒在血泊之中面色灰败的容忌,始终无法相信他竟这么仓促地离我而去。

  今儿个一早,他明明说好了会回府陪我用晚膳,他还说要好好尝尝我的味道,于是,我满心欢喜泡了一整天剁椒水,从他尚未出府时就期待着他的归来。

  不过就是半天没见,他怎么就突然暴毙了呢?

  我挣开了祁汜的圈禁,静静地趴在容忌的心口,却再也听不到他强劲有力的心跳。

  祁汜蹲下身,将我从容忌冰冷的身体上扒拉开来,旋即将我轻轻搂入怀中,“别哭了,好吗?容亲王若是看到你这般难过,定然也会心痛到无以复加。”

  “若我死了,将我和容忌葬在一起吧。”我一动不动地窝在祁汜怀中,心跟死了一样,痛到极致,竟毫无知觉了。

  “说什么胡话!你不会死,要死,也是朕先死。”

  我置若罔闻,遂用指甲在手腕处划下一道深刻见骨的血痕,“一个人活着,委实没什么意思。还不如随他而去,一了百了。”

  “够了!他没死!”祁汜挫败地说道,声音中透着些许不甘。

  “你说什么?”我毫无焦距的双眸再度聚焦至祁汜面颊之上,急迫地询问着他。

  祁汜垂头,用锦帕缠着我腕上的伤口,而后颇为无奈地解释道,“他没死。这一切只是天弋所造的幻象罢了。天弋是佛门子弟,身受佛法约束,倘若动手杀人,业障难消,必遭报应。因而,他只是将容亲王带离了天牢,并未伤他性命。”

  “当真只是幻象?”我面露欣喜,紧张地盯着祁汜毫无血色的脸颊,深怕他只是为了安慰我才编造出容忌尚还活着的谎言。

  祁汜广袖轻扬,轻而易举地破了天弋苦心孤诣设下的幻术。

  顷刻间,灰暗的牢房中,除却我和祁汜被拉得老长的影子,再无他物。

  我徒手扫尽横陈一地的稻草,再三确认地上并无触目惊心的血迹,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天弋在哪?我这就去找他!”

  我吃力地站起身,正欲走出牢门,不成想双眼一黑,一头栽在牢门之上,昏迷不醒。

  翌日,待我捂着沉沉的脑袋从龙榻上惊乍起身,面前已然规规矩矩地跪着数十位宫女。

  “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她们见我转醒,恭恭敬敬地向我行着叩拜之礼。

  我环视着偌大的寝宫,单手捂着隐隐作痛的心口,轻声询问着跪在我面前的宫女,“祁汜呢?”

  “回禀皇后娘娘,皇上去上早朝了。”

  “别叫我皇后。”

  我乍然起身,尚未站稳便失了重心,往地上重重摔去。

  我下意识地以手肘撑地,不小心牵扯到手腕上尚未痊愈的伤口,又一**血迹渗出,染红了洁净的纱布,疼得我直吸气。

  “别动!怎么这么不小心?”

  祁汜风急火燎地冲入殿内,他将我安放至卧榻之上,细细地查看着我腕上的伤口,沉声问道,“疼不疼?”

  “不疼。”我心不在焉地答着。

  原先跪伏一地的宫女见状,纷纷退出寝殿,并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门。

  待祁汜包扎好我腕上的伤口,便跟着上了榻,将我紧紧搂入怀中,“在你身体彻底恢复之前,别下榻了。”

  安神宁心的龙涎香隔着祁汜身上的玄色龙袍,不偏不倚地灌入我鼻腔之中。

  “歌儿,容亲王能给你的,朕也能给你。”祁汜声音略显喑哑,他的手有意无意地轻扯着我的腰带。

  我费劲地挣脱了他的禁锢,踉跄滚下榻。

  祁汜亦下了榻,他单手扣着我的下巴,迫使我直视着他,“谈笔交易,如何?”

  他尚未细说是何交易,我已然猜了个七七八八。

  “祁汜,今生今世,我心中除却容忌,再容不下其他人了。”

  他偏执地说道,“朕不在乎。只要你成了朕的皇后,朕答应你,势必将容亲王从天弋手中救出。”

  我死咬着下唇,冗长的指甲深嵌掌心之中。沉吟片刻之后,我终是轻吐出一个字,“好。”

  祁汜闻言,再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并将这份狂喜尽数施加在我身上。

  我明知他极易心软,甚至见不得我落泪。但这一回,我并未开口求他,只是沉痛地闭上眼眸,将眼底的悲哀尽数敛去。

  我欠祁汜的已经够多了,又怎能奢求他不求回报地替我救回容忌?

  该还的,我自会偿还。即便这么一来,我再也无法面对容忌。

  但只要容忌安然无恙,这一切,全是值得的。

  出乎意料的是,身体愈发紧绷的祁汜突然放开了我,他自嘲地笑着,“你为了他,竟愿意做到这份上!”

  他掰开我紧攥着的拳头,看着我血肉模糊的掌心,倒吸了一口凉气,“朕求你别再折磨自己了,行吗?你若不愿,朕绝不逼你。”

  我也并非刻意折磨自己,只不过,掌心的伤恰好能盖过心中的痛罢了。

  “好好养伤,朕晚些再来看你。”

  祁汜处理完我掌心的伤口,毅然起身,仓皇逃出寝殿。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