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下一瞬,太医院中但凡叫得上名儿的太医均跪在龙榻前,恭恭敬敬地朝着榻上昏迷不醒的祁汜磕头行礼。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片刻停顿之后,为首的太医起身替祁汜把脉,他摇了摇头,懊丧说道,“最多活不过三个月!”

  紧接着,又一位太医上前替祁汜诊脉,他亦摇着头,颓丧说道,“咳喘之症深入肺腑,三个月便是极限了!”

  数十位太医轮番上前替祁汜诊脉,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乐此不疲。

  藏匿在数层被褥之下的我大汗淋漓,已是一脸生无可恋。

  就在我即将被厚实的被褥捂得即将晕厥过去之时,祁汜猛然睁开眼,一把将我从被褥之中拽了出来。

  他勾唇浅笑,戏谑言之,“这条被褥厚薄适中,盖在身上能令朕心旷神怡,枕于身下更能使朕延年益寿!”

  “.........”

  祁汜竟将我比作被褥!

  我恼羞成怒,伸手将他推至一旁,“你是不是早醒了?”

  正准备下榻,突然发现榻前有数十道灼灼的目光盯着自己,脸颊瞬间烧得通红。

  祁汜拽着我的胳膊,旋即冷喝着榻前面面相觑的太医们,“一群庸医!还不快滚?”

  “臣等告退!”太医们面露骇色,四散而逃。

  顷刻间,偌大的寝殿中,又只剩下我和祁汜四目相对,大眼瞪小眼。

  “朕原以为歌儿脸皮厚似城墙,想不到竟会脸红!”祁汜掐着我热度未褪的脸,朗声大笑。

  “闭嘴,别笑!”我一时气闷,遂伸手捂着他的口鼻。

  祁汜面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他定定地回望着我,“歌儿,你的鼻孔真好看!”

  “.........”

  头一回听人夸我鼻孔好看,使得我突然有些好奇自己鼻孔长什么样。

  不过,我转念一想,鼻孔不就是黑黑两个洞吗?哪里看得清楚好不好看!

  “你该不会病入膏肓,出现什么诡异的幻觉了吧?”我悄然掩着口鼻,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被人窥伺鼻孔是见十分羞耻的事。

  祁汜矢口否认道,“朕不是还有三个月时间?现在回光返照,未免也太早了!”

  一想到祁汜仅剩三个月时间,我心里难受得紧。

  “无需歉疚,朕答应救容亲王,是有条件的。”祁汜起身,从案几后的矮箱中取出了一件做工精致的嫁衣。

  他将嫁衣郑重交予我手中,轻声说道,“朕以余生数十载,换你凤冠霞帔同朕举案齐眉三个月,如何?”

  我本想拒绝,但话至嘴边,又悄然咽了回去。

  自见容忌的第一眼起,今生今世,我就未想过嫁给别人。但祁汜为救容忌身受重创,我又怎能言而无信,舍他而去?

  好一会儿我才缓过劲,悄然敛下眼底的水汽,默默接过他手中的嫁衣,吐出一声细若蚊蝇的“好”字。

  “歌儿,若是不愿,你也可以拒绝。朕其实全知道,你心中所爱是容亲王,对朕,仅仅只是歉疚而已。”

  祁汜轻咳着,苍白的脸色显出一丝寂寥,“你同容亲王情比**,三生三世矢志不渝。所以,朕只能将希望尽数寄托于浮生一梦之中。毕竟,这可能是今生今世,永生永世,朕有且仅有一次能将你据为己有的机会了!”

  原来,我同容忌已历经了三生三世!

  遗憾的是,我和容忌之间,再无继续的可能。我既答应祁汜嫁他,即便不爱他,也会信守承诺,同容忌保持距离。

  “歌儿,原谅朕的自私。”

  祁汜将我拥入怀中,他身上的龙涎香混合着淡淡的血腥气,直灌我鼻腔之中,使得我强压下的眼泪又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我连连背过身,揣着嫁衣夺门而逃。

  细雨如丝,我在纵横交错的廊道中漫无目的地横冲直撞着,手中轻若蝉翼的嫁衣好似千斤重,压得我喘不过气。

  天知道我有多想日日夜夜守在容忌身边!

  可现在的我,连面对容忌的勇气都没了。

  我既害怕容忌得知真相之后对我失望至极,亦怕自己会舍不得放下容忌,进而没脸没皮地求祁汜放手成全我和容忌。

  “歌儿?”容忌略显喑哑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

  我转过身,错愕地看着坐于软轿中面色惨白的容忌,紧张得说不出话。

  “怎的傻乎乎地在雨中淋着?”容忌作势,欲从软轿中走出,然他双腿已废,双手死撑着轿边扶手,亦站不起身。

  我见状,心疼不已,正想上前搀扶,又顾及着自己即将同祁汜成婚,只得杵在原地,刻意同容忌保持着距离。

  容忌琥珀色的眼眸掠过自己全然无法动弹的双腿,顿生懊恼。

  “容亲王重伤未愈,切莫大动。”我定定地站在雨中,任由雨水模糊视线。

  他怔怔地看着我怀中的嫁衣,薄唇轻启,“歌儿,怀中嫁衣是你的?”

  “嗯。”我垂下眼眸,双手紧攥着嫁衣,心痛得无法呼吸。

  “歌儿穿上嫁衣,定然极美。”容忌坐于轿中,双拳紧握,指关节泛白,但他面上却挂着温暖和煦的笑容。

  我原以为,这辈子自己只会为容忌穿上嫁衣。不成想,我与他情深缘浅,注定错过。

  当容忌乘着软轿与我擦肩而过时,我再也绷不住情绪,只身拦在软轿面前,朝着轿中正襟危坐的容忌扑去。

  容忌疾速放下轿帘,柔声细语地说道,“歌儿,此处人多眼杂,切记谨言慎行。他对你再好,你也需谨慎些,若是让他得知你同本王这般亲近,终是不好。”

  “对不起。”我埋在他怀中嚎啕大哭。

  “傻瓜,何须同本王道歉?本王给不了你的幸福,若他能给你,也算是一桩幸事。”他轻抚着我的脑袋,不住地宽慰着我。

  这么好的容忌,叫我如何放下?

  他轻拭着我面上的泪痕,忽而将我紧紧拥入怀中,“歌儿,若他对你不好,无需忍着,本王永永远远都是你的后盾靠山。”

  “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我红着眼,悄然在他毫无知觉的腿上以指腹写下“容忌吾爱”四字,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去。

  “歌儿,可不可以不要走?”容忌忽然伸手,紧紧地拽住了我的衣袖。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