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砰——

  我重重地关上门,将愈发卑微的祁汜隔绝在门外,而后自己一人蜷缩至犄角旮旯之处,任由黑暗将我侵袭吞噬。

  之前,不论我是在浅眠小憩还是呼呼大睡,容忌知我惧黑,即便不在我身边,也会替我留盏灯。

  而今,我却恨不得自己在黑暗中一睡不醒。这么一来,我便可以留在梦中,同容忌长相厮守。

  翌日傍晚,当我推开门扉之际,已然换上喜服,宁心静气地立于祁汜面前。

  祁汜亦换去暗沉的玄色龙袍,着一身喜服,意气风发地朝着殿门口的我走来。

  他二话不说,直接将我扛往他的寝宫。

  立于他身后的满朝文武,均讶异地看着祁汜目无旁人地将我扛走。

  仓皇间,我眼角余光瞥见不远处,静坐在软轿之中的容忌,心口又是一阵绞痛。

  “皇上,此时洞房委实不妥。不若,先带皇后去前朝拜天地?”诸位大臣纷纷谏言劝道。

  祁汜一言不发,快步绕开了他们,直奔寝宫而去。

  “祁汜,你放我下来!”

  感受到容忌的视线,我委实无法心平气和地任由祁汜扛在肩头。

  片刻之后,祁汜颇为无奈地开口道,“歌儿,不是朕不愿意同你拜堂,朕做梦都想!可惜,这仅仅只是浮生一梦而已,待梦醒时分,这一切都将破灭。朕怕找回记忆的你,无法接受同朕拜过堂的残忍事实,亦怕容亲王对你生了嫌隙,使得你们二人失和。”

  原来,他急急地带我回寝宫,并不是因为心急洞房,而是怕我将来太过难堪。

  待寝宫之中的宫娥散去,并替我同祁汜关好门,祁汜这才将我轻轻放下。

  他看出了我的局促与不安,出言宽慰道,“放心吧,朕虽算不得一个好人,但会努力做个正人君子。”

  “我原以为如我承诺那般,同容忌断绝一切关系,全心全意做你的皇后,就能偿清欠你的情。但眼下看来,我怎么觉得欠你的,越来越多了?”我怔怔地看着同坐桌前的祁汜,心中五味杂陈。

  “你从未欠过我什么。感情的事,勉强不来。”祁汜挫败地说着,旋即抄起酒壶引颈痛饮。

  “别喝了,莫要再作践自己!”我夺过了他手中的酒壶,看着醉意微醺的祁汜,一时间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歌儿,你知朕为何独独夸你的鼻孔好看么?”祁汜作了个噤声的手势,神神秘秘地询问着我。

  我迷惘地摇了摇头,之前我只当祁汜一时兴起,随口一说罢了。

  祁汜面颊微红,酒劲上头,“对朕而言,你浑身上下,没有不好看的地方。但朕不愿将来你同他耳鬓厮磨之时,会突然忆起朕亦夸过他触碰过的地方,进而对他心生愧疚。因而,朕只好拣一处容亲王极有可能不会触碰的地方,留下朕的专属印记。”

  祁汜借着酒意,浅啄着我的鼻尖。

  我原想躲闪至一旁,但亦明白自己既答应祁汜嫁他,这种事情就无法避免。

  迟疑片刻之后,我终是没有闪躲,紧闭双眸,摒弃心中所有的念想,拼尽全力说服自己接受即将发生的一切。

  暖色烛光,将我和祁汜的影子拉得老长,乍眼一看,像在引颈交卧,缠绵悱恻。

  不过片刻功夫,刚刚还满嘴胡话的祁汜陡然清醒。

  他以冰冷的酒水浇面,声音喑哑至极,“朕去御书房醒醒酒,你先睡罢。”

  话音刚落,他飞快地翻窗而出,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渐沉的夜幕之中。

  我心绪杂乱,怔忪凝视着眼前明灭自若的烛火,直至眼睛酸痛,才移开了视线,蹑手蹑脚地推开门扉,在无人的廊道之中来回踱步。

  廊道尽头,容忌孤零零地坐在凉亭中,顾影神伤。

  我似乎从未见过他掉泪,即便他被天弋丢至山洞中,硬生生地被折去一双腿,他依旧面不改色,一声不吭。

  但此时此刻的容忌,神情寥落,现出从未有过的颓丧。他的眼眶红得滴血,可怖的血丝更是布满了眼球,不复往日里的濯濯风采。

  他下意识地朝着我和祁汜的寝宫望去,暖色烛光明明不刺眼,却偏偏熏红了他琥珀色的眼眸,使得内心坚韧刀枪不入的容忌落了泪。

  我藏于墙后,看着容忌寥落颓丧的模样,本想快步上前,拭去他脸上的泪痕。但见自己这身扎眼的火红喜服,心下亦十分懊丧,止步不敢上前。

  他在寝宫对面坐了一夜,我在墙后立了一夜。

  他望着寝宫中跳动的烛火,而我望着夜色中萧然孤寂的他。

  晨曦微露时分,数位宫娥结伴入了寝宫。

  待她们神神秘秘地从寝宫中带出一方带血的锦帕,容忌终于敛下眼眸,不再去注视寝宫中的动静。

  不多时,容忌似是忘却了自己的双腿不得动弹,他费劲地站起身,转眼便朝着冰冷的地面摔去。

  我见状快步从墙后闪身至他身前,将他扶回原先的位置上,紧张地询问道,“容亲王,你还好吧?”

  容忌怔愣片刻,稍显落寞地避开我的手,反问着我,“他对你好吗?”

  “很好。”我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面上挂着早已被夜露动凝成霜的僵硬笑容转身回了寝殿。

  “他对你好,我便可以安心了。”

  身后,容忌细若蚊蝇的声音随着凉风,一并灌入我耳中。

  我飞快地冲入寝殿之中,关上门,倚靠在门扉之上痛哭不止,泣不成声。

  独坐卧榻之上的祁汜利索地处理着自己手上的伤口,阔步朝我走来。

  他将我轻放于榻前,故作轻松地调侃道,“歌儿该不会怪朕让你独守空闺,哭了一整夜吧?”

  “才没有。”我矢口否认道。

  “那,歌儿后悔嫁给朕了么?”

  后悔吗?

  答案是否定的。现在的我,每走一步均是经过深思熟虑,落棋无悔。

  若是再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依旧会答应嫁他。虽然,我依旧偿还不了祁汜的恩情,但我能做的,只有竭尽全力去弥补,尽可能地做到问心无愧。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