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多谢容亲王挂怀,我很好。”我低垂着头,轻声说道。

  天知道我有多想扑入他怀中,同他诉说着这段时间的相思之苦。可惜,在我决定嫁给祁汜之前,就已经失去了同容忌亲近的资格。

  “他还没回来么?”容忌沉吟片刻,又徐徐开口。

  他瘦得不成样子的脸上挂着浅笑,再无之前那般绝色风华。他紧拧的眉头将满心忧愁拧作一团,仿若一把利刃,直戳我心口,痛得我有口难言。

  咻——

  万万没料到,原先规规矩矩地蜷缩在一隅的肉肉,竟朝着软轿里头的容忌扑去。

  “不!”

  我见状,飞快地朝着容忌奔去。

  刚迈开腿,原先静置地上的猫舌忽而立起,不偏不倚地绊了我一跤。

  我顿失重心,重重地朝冰冷的地面摔去,下巴被地上的碎石磕得血肉模糊。

  “歌儿!”容忌全然不顾朝他侵袭而去的肉肉,强撑起自己毫无知觉的双腿,企图向我走来。

  还没走出一步,他亦跌落在地,动弹不得。

  肉肉揪着容忌的前襟,袖中顿生一股邪风,对着容忌命门处一掌挥下。

  “孽畜!”

  祁汜骑乘着汗血宝马,从丈高的城墙上飞跃而来。

  他一脚揣至肉肉心口,以血肉之躯为容忌挡下了致命一掌。

  祁汜刀锋般冷漠的眼眸横扫了一眼蜷曲着身子,卧于地上哀伤连连的肉肉,暴喝道,“你好大的胆子!”

  肉肉拾捡着地上脏污不堪的舌头,往自己嘴里塞去,旋即磕磕巴巴地说道,“祁王饶命!阿修忙于政事抽不开身,遂命我入梦暗中保护且舞姑娘。”

  “她早已命丧黄泉,被推出了浮生一梦,你怎的不跟着一同赴死?”祁汜轻咳出声,剑锋直指肉肉心口。

  肉肉闻言,强撑着身子朝着祁汜一刻不停歇地磕着头,“祁王饶命!小的一时鬼迷心窍,这才对她动了心思!”

  “朕看你是蓄谋已久!”

  祁汜回眸,阴鸷的眼神扫过我心口的血迹,袖中飞出一道霸道至极的掌风,顷刻间将肉肉轰成了一团肉泥。

  “来人,将他丢下池塘,喂鱼!”

  祁汜语音一落,肉**被拖了下去。

  据说,他的尸首并未被池塘中的游鱼所食,而是被池中疯疯癫癫的天弋吃得一干二净。

  “歌儿,你先回去。朕有话对容亲王说。”祁汜转头,冲我勾唇一笑,以作安抚。

  我原不想走,深怕祁汜再度为难容忌,正打算开口替容忌说话,但见祁汜态度坚决,我亦不能驳了他的面子,只好先行离去。

  容忌伤了腿,不得大动。若是祁汜有意伤他,他绝无招架之力。不过,祁汜刚刚从肉肉手中救得容忌一命,想来应当不会再向容忌下手。

  思及此,我这才稍稍放下了心,远远地看着他们二人。

  说来也是奇怪,他们二人已然僵持了一盏茶的功夫,但谁都未曾开口,只定定地看着对方,一言不发。

  我等得心急,顺手夺过宫娥手中的托盘,并以托盘挡着大半张脸,朝着他们二人走去。

  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祁汜终于打破了沉默,率先开了口。

  “东临王,你可知,这一回朕原本有十足的把握能赢过你?”

  容忌微微颔首,神色稍显寥落,“好好待她。”

  祁汜苦笑道,“你以为朕不想好好待她?朕把自己的心赠她,她却不肯收!”

  容忌沉眸,一时无言。

  “罢了,一场情劫而已!”祁汜叹了口气,颓败地说道,“从始至终,朕只想要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但当朕如愿以偿,将她迎娶进门之际,朕甚至不敢同她拜堂,深怕日后她忆起往事,会恨朕。朕亦不敢碰她,怕你会对她心生间隙,怕她从今而后无法坦然面对你。”

  祁汜大概是怕容忌不信,遂挽起袖口,露出腕上尚未褪去的刀疤,同容忌说道,“从始至终,朕都没有逾越雷池半步。喜帕上的血是朕的,你大可放心。”

  “为何?”

  容忌抬眸望向一脸坦荡的祁汜,瘦削的面颊紧紧绷着。

  “朕也想将她禁锢在身边,永永远远。可惜,她留在朕的身边,没有一天是快乐的。”祁汜低声呢喃着,急转直下的低落情绪化作两道血泪,静默无声地从他眼眶中流淌而出。

  我看着褪去一身骄傲的祁汜,忽而又忆起初见时,意气风发,尽显王者风范的他。

  当初,我对他恨之入骨。

  而今,我却觉欠他太多。

  “朕时日不多了,往后,她就只能托付予你了!”祁汜语落,心有不甘,一记重拳落至容忌心口,“你别得意!若是你敢欺负她,朕即便是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下一瞬,祁汜双腿一软,重重摔落在地。

  他意志消沉,毫无求生欲望。

  我放下手中托盘,朝祁汜奔去,“坚持住,我去找太医。”

  祁汜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颇为不满地说道,“这半个月,朕每日都想你想得睡不着觉。你倒好,朕前脚刚离开王宫,你后脚就去了容亲王府!你可知,那一夜,朕呆呆地坐在容亲王府院中,以泪洗面?”

  “是本王强迫的她。”容忌忽而出声,替我解围。

  “强迫?你竟强迫!”祁汜忿忿不平地说道,“早知道,朕也强硬一回!”

  他话音刚落,一口气没提上来,便气绝而亡。

  “祁汜......”我眼睁睁地看着祁汜化成飞烟消失在我面前,哭得不能自已。

  我亦知他是怕我为他难过,这才在临了之际故作轻快地说着俏皮话,以此缓解我心中的愧疚。

  但正因为如此,我却更加无法释怀。

  他那么好,我却对他的好视而不见,甚至极其残忍地凌虐着他的心,直至将他虐得体无完肤,毫无求生欲。

  我浑浑噩噩地回了寝宫,拆开了祁汜不日前留下的休书。

  “围场风光霁霁,歌儿愿意来看看吗?朕亲手在围场内给你建了间小屋,屋外芳草萋萋,鸢尾花铺陈十里。来陪朕最后一程,好么?”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