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不必了!”我略显紧张地揽过容忌,深怕天弋看出我现在行动不便,继而又出阴招从中作梗。

  然,容忌醉得稀里糊涂,一翻身,便稳稳当当地落入天弋臂弯之中。

  “歌儿,你的小手怎么变得这么粗糙?”容忌吧唧着嘴,深吸了一口气,意犹未尽地闻着天弋的手心。

  “.........”

  平素里,容忌寡淡脱逸,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

  一旦沾了点酒,他欢脱得跟只兔子似的,我双手按着他的脑袋都无法擒住他。

  “歌儿,好想埋在你的裆口大哭一场。”容忌呢喃自语着,语罢,还俏皮地朝天弋怀中钻了钻。

  我脑壳突突地疼,恨不得一掌将容忌拍醒。

  他若是得知自己醉酒后又做傻事,定然羞愤难当。

  天弋微怔,不情不愿地将他扛至肩上,“甜甜施主婀娜妩媚的模样,当真对得起‘小甜甜’三字!只不过,甜甜施主竟以如此低劣的手段引诱贫僧,亦是让贫僧大跌眼镜。”

  容忌倒挂在天弋肩头,时不时地捶打着天弋的身体,使得天弋黑黄的脸在夜晕下现出一抹并不算应景的红晕。

  “容忌,你认错媳妇儿了!”我无奈地轻晃着容忌的身体,只希望他能快些清醒。

  容忌小声咕哝道,“不行,我不能让歌儿知道偷偷喝了酒!不然,她一定会气得不让我碰。”

  天弋直耸云鬓的浓眉微微拧起,他不耐烦地瞥了眼肩上的容忌,沉声言之,“贫僧认为,甜甜施主一副醉鬼的模样,完完全全配不上女施主!”

  “醉鬼怎么了!我喜欢,你有意见?”我鄙夷地瞟着阴阳怪气的天弋,一脚踹至他身上,旋即不甚厌烦地说道,“放下他!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天弋单手抓着我的腿,犹疑了片刻,终缓缓开口道,“女施主,你身体十分虚弱,省点力气吧!贫僧替你将甜甜施主扛回去,可好?”

  原来,他已然得知我使不出神力!

  我默默打量着一脸肃杀的天弋,旋即将轩辕剑横亘至他脖颈上,“天弋,你头顶佛光彻底寂灭,不死之躯已毁,若是意气用事,对你并无半分好处!”

  “女施主是想手刃贫僧?”天弋淡淡地扫了我一眼,旋即紧闭双眸,平静说道,“贫僧的宿命,便是葬身于女施主之手。说来,能死在女施主手中,比起浮生一梦里疯癫半世要好上许多。”

  他竟连死也不怕了?

  不过,即便如此,我亦不会忘却他犯下的罪责。

  “想死可以,先将他放下!”我如是说着,轩辕剑已在天弋脖颈上划出一大道血口子。

  天弋曜黑的眼眸中闪着晶莹的泪光,他瘪着嘴,委屈至极地说道,“女施主,贫僧虽皮糙肉厚,但也是血肉之躯。你划破贫僧皮肉,贫僧的心也跟着抽痛。”

  他总是这般,一边精于算计工于心计,一边又摆出纯良无害的天真模样,使得我一度被他的外表蒙蔽,以为他是个好相与的。

  “天弋,我最后说一遍,放下容忌!”

  天弋掂量着肩上的容忌,莞尔一笑,露出两排皓齿,“女施主,贫僧今天高高兴兴前来寻你,心疼你痛失麟儿遂屡屡退让。若你继续步步相逼,贫僧一不开心,兴许就拿甜甜施主出气了!”

  他话音刚落,手腕利索翻转着,五指反扣着轩辕剑剑刃,猛然将我拽入他怀中。

  此刻,静静趴在天弋肩上的容忌忽然偏过头,轻声细语地在天弋耳鬓处私语,“歌儿,上回你‘醉驾’得开心否?”

  天弋听得一知半解,轻蔑地瞥了一眼容忌,转而同我说道,“甜甜施主绝非良人!他那狭长的眸子里,是足以燎原的欲望之火!”

  容忌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嘻嘻笑着,“歌儿,我醉了!我也想要‘醉驾’!”

  我满头黑线,容忌之前醉酒尚还有一丝危急意识,这一回,大概是喝太多了,竟直接趴在天弋肩头撒起娇来。

  “歌儿,我给你说个秘密!自见你的第一面起,我就想给你展示展示一套举世无双的剑法!”容忌忽而捧着天弋的脸,以双手作剑,沿着天弋发黑的印堂蜿蜒滑下,直至他厚薄适中的唇上,戛然而止。

  天弋一手拍掉容忌在他脸上比划来比划去的手指,似大彻大悟般惊叹出声,“女施主,原来你喜欢外表衣冠楚楚,内在龌龊不堪的男人!你眼睛极美,但看男人的眼光,委实不太好!”

  “.........”

  容忌微微抬眸,骨肉均匀的纤长手指百无聊赖地在天弋前襟胡乱抓着,“奇怪!剑法失效了?怎么衣扣完好无损,均健在呢?”

  “闭嘴!”

  我忍无可忍,双手紧捂着容忌的口鼻,强行将他从天弋肩上拽落。容忌如此可爱的模样,我可不想让外人轻易得见,即便是天弋这死秃驴也不行!

  容忌应声而落,同我一道跌倒在地。许是出于本能,他迅速翻转着身体,将我牢牢地护在怀中。

  天弋背手负立,于身侧冷睨着我和容忌,“女施主,贫僧情绪骤然低落,今日想要不见血,怕是不能了!”

  “终于放弃伪装了?”我冷笑道,抬眸看向黑暗中,穿着一身袈裟,却无慈悲心肠的天弋。

  “天意要贫僧为女施主倾尽一切,因而贫僧便将自己的诨名改为‘天戈’。”天弋双手合十,施施然朝我行了一礼。

  我紧紧搂着满身酒气,依旧醉得不省人事的容忌,十分戒备地盯着天弋,“你究竟想做什么?”

  天弋手持九环锡杖,对着容忌的心口丈量了许久,旋即柔声威胁着我,“大动干戈鱼死网破,或者女施主你,跟我走一趟!”

  九环锡杖作为能同轩辕剑媲美的法器,亦有着极强的杀伤力。

  我的眼眸紧紧地盯着九环锡杖移动的方向,深怕天弋忽然发疯,对着容忌的身躯一阵捅杀。

  “女施主尽管放心,你身体未愈,贫僧觉不会伤你分毫。”天弋收回九环锡杖,将容忌扔至坟丘一隅,并在他周身设了个结界,便拎着我的前襟,将我强行带离了幻境。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