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天弋筋脉暴凸的手背上,有一个淡褐色被焚香烫伤的疤痕,仿若硬生生地被雕了一块肉,隐约可见发黄的手骨。

  他略显粗糙的指腹反复摩挲着我的手背,顷刻间在我手背上划出两道血痕。

  真是变态!

  我冷睨着他,顺势将咬过一口的肉包递至他面前,“想吃肉包直说!”

  他推开了眼前的肉包,兀自从紫金钵中捻着一把香灰,将之均匀洒在我手背上的伤口之上。

  “这只手被贫僧开了光,从今往后,便是贫僧的了。”

  天弋轻声说道,还令人作呕地捧着我的手,将之贴于脸颊之上,一脸陶醉。

  我心中憋着一口气,却不能发作。手背上的刮伤并没有多痛,但天弋这种行为委实恶心。

  他就像是以排泄物占据领土的牲畜,而我,则是被排泄物占据的领土。

  “知道贫僧为何如此迷恋你么?”天弋捧着我挂了彩的手,含情脉脉地抬头看向我。

  我迅疾抽回了手,强忍下掌掴他的冲动,敷衍地答道,“大概是因为我貌美如花,你却爱而不得吧!”

  “贫僧想要得到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道理。”天弋高深莫测地笑着,偏执的模样让我略感不适。

  我忽觉他这莫名膨胀的自信尤为可笑,这世上,确实有许多东西,即便倾尽全力也得不到。

  “你想得到什么?”我胡乱扫落手背上的香灰,定定地看着愈发让人捉摸不透的天弋。

  “你。”

  天弋毫不避讳地说道,曜黑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我。

  “人,还是心?”我哂笑道,七分戏谑,三分不屑。

  天弋摇了摇头,“女施主,有句话颇为伤人,但贫僧不得不说。女施主模样尚可,不过你的身体,于贫僧而言,并不是不可或缺。你的心里,装着的也不是贫僧,贫僧强取豪夺,得到的不过是一团烂肉。”

  “女施主,贫僧之所以迷恋你,是因为天意。此天意非彼天意,此天意是贫僧一人的执念,是至死不渝的承诺。”

  又是天意!不过,他终于不是打着除恶扬善的幌子,以天意为由做着丧尽天良之事。

  这一回,他恶得更加彻底,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天意仅仅只是他一人的执念。

  “所以,你究竟想得到什么?”我心不在焉地同他搭话,尽可能地拖延着时间,寄希望于己身得以早些恢复神力。

  天弋勾唇笑道,“贫僧所求很简单。想要得到的是占据女施主身体时的惬意舒爽,以及凌虐女施主的心时的酣畅淋漓。”

  “听起来似乎很变态。”我眉头紧皱,忽而发现,从浮生一梦出来之后,天弋变化甚大。

  在此之前,他是道貌岸然的天道守护者。对我,一半真心,一半假意,应当有几分兴趣。

  而今,他是表里如一,无恶不作的佛门堕佛,对我亦由兴趣转变成了执念,或者是恨。

  天弋莞尔一笑,“女施主,你怕了吗?”

  “有什么好怕的?横竖不过一死,况且,死的人未必是我。”

  话音一落,我手腕一番,手中的冰刀脱手而出,化出一道流光,直戳进天弋的脖颈,天弋惨叫一声,身子朝后面倒去。

  “女施主,你身体尚未恢复,贫僧就不下狠手了!但女施主今日又再出手中伤贫僧,贫僧若不给你个教训,你怕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他抬手抹去脖颈上的殷红血迹,忽而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身,挥出一片绚烂光幕。

  “死秃驴,阴魂不散的混账玩意儿!”

  我手持轩辕剑,对着他悬空的双腿划出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

  一时间,白肉外翻,鲜红的血液从残破的裤腿里渗了出来,很快染红了他脚上积了一层香灰的鞋履,而天弋的惨叫声更是响彻灵山山脚。

  他眉头紧皱,忍痛收回凌空的双脚,旋即扯落右肩上松松垮垮的袈裟。

  刹那间,袈裟上的佛珠似点点繁星自天幕中坠落,光幕斩灭虹芒,化解了轩辕剑的凌厉剑势。

  而后天弋手中九环锡杖挥洒,刺眼的光芒直冲而起,宛如绚烂的银龙,仿若要同日月争辉。

  我心中警铃大作,之前,只道天弋佛道大成,但并不足以为惧。

  眼下看来,他的造诣并不止于此,交手之际,才觉他的招式诡谲多变,深不可测。

  天弋横眉一挑,九环锡杖轻易挑落我手中轩辕剑,旋即一脚踩在我心口之上,“女施主,你身体很虚弱,别逞强!”

  正如他所言,我这不争气的身体又开始造作。

  腹部疼痛欲裂,鲜血喷涌而出,将我的素色衣摆染得猩红亮眼。

  他勾唇浅笑道,“女施主现在的模样,柔弱了些,贫僧虽心生怜爱,但贫僧更喜剑拔弩张的你!”

  真是倒霉!偏偏小产之际,遇上这难缠的天弋!

  天弋蹲下身,原先还算柔和的目光忽而变得阴鸷可怖。

  突然间,他以九环锡杖重击我腹部,“女施主,你真该死啊!贫僧将所有希望寄托于浮生一梦之中,你倒好,即便失去了所有记忆还是对贫僧不屑一顾!不仅如此,你竟成了祁汜的妻!”

  “该死的人,是你!”我迅速取下发顶玉簪,在九环锡杖击中我腹部之际,以玉簪贯穿了天弋曜黑的眼眸。

  天弋感知到痛意,微微瘪嘴,但顷刻间,他又恢复了原先的淡定自若。

  他猛然拔出嵌于瞳孔之中的簪尾,徒手将之折成两段。

  “女施主,你当真残忍!是你毁了贫僧的浮生一梦!贫僧原以为,只要甜甜施主一死,你就可以正眼看贫僧。但是,你为何还怀上了祁汜的孽种?”天弋血泪横流的眼眸缓缓移至我血肉模糊的腹部,带着一股狠绝。

  祁汜的孽种?他定然是搞错了!

  浮生一梦里,我虽嫁了祁汜,但我和他之间,从始至终,均未越雷池半步。

  “贫僧在池塘中,强忍着心头的恶心强迫着自己将那只死猫一点一点地蚕食干净。贫僧知你厌恶那只死猫,心下想着,等将死猫蚕食殆尽,你兴许还会嘉奖贫僧一番!但是你,居然那么干脆地随甜甜施主赴死!”天弋眨了眨眼,硕大的泪珠簌簌滚落。

  “女施主,莫怪贫僧!贫僧也想好好疼爱你,也想像甜甜施主一样将你捧在手心。可惜,你不给贫僧机会,反而让贫僧尝尽世间疾苦,毁却不死之身,陷入一无所有的境地!”

  我感觉到身体力量的流逝,颇为无奈。

  “贫僧原想让你了解贫僧的不堪的过去,寄希望于你能同贫僧站在同一阵线上,同进共退。但是你,二话不说,就出狠招欲将贫僧置于死地。即便是石心也该被捂热了,你却比顽石还要冷血无情!”天弋捏着我的下颚,好似要将我的下巴剥离一般,愈发用力。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说的就是现在提不起气力反击的我吧!

  想想也是可笑,我原以为凭借自己之力,足以打败天弋。

  换种说法便是,我深知天弋对我的感情,仗着他一次次的手下留情,总以为他不会对我下狠手,因而才敢在自己神力尚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下,肆无忌惮地挑战着他的底线。

  这样的我,比起天弋,不见得高明多少!

  “要杀要剐,随意。”

  我闭上眼,仰起头,心平气和地说道。

  天弋沉默了片刻,终未对我下狠手。他单手托着紫金钵,将其中泛着金光的善缘倾倒至我腹上。

  顷刻间,腹部恢复如初,痛消,血止。

  “女施主,贫僧怎么舍得杀你剐你?起来吧,地上寒!”

  天弋朝我伸出了手,他黑黄的脸上挂着并不深刻的笑容,使得他绷得紧紧的皮肉仿若面具般,仿若下一瞬面具脱落,他便会变回之前凶神恶煞的样子。

  “只要你乖乖留在贫僧身边,听贫僧道完少时之事,贫僧绝不再伤你分毫。”他郑重其事地说道。

  我避开了他的手,再不去试探他的底线,掉头疾走,企图原路折返。

  灵山脚下,人人慈眉善目。

  他们或以悲悯的眼神看着满身狼藉的我,或大着胆子上前宽慰着我,更有甚者,直接抡起袖子同毫不讲理的天弋理论着,意在为我讨回公道。

  天弋无视了众人的劝阻,快步追上了我的脚步。

  他强拽着我的胳膊,偏执地说道,“去幻境前,贫僧原想舍弃自己,放手成全你的幸福。但是,见到你的那一刻起,贫僧便知,这辈子都不会放手了!”

  “想听我的心里话么?”我转头问他。

  “想。”天弋果决地答道。

  然,他话音刚落,复而指了指灵山山顶,微微压低了声音,威胁道,“女施主的心里话应当是贫僧喜欢听的吧?若是贫僧不喜,情绪不对,兴许一个冲动就将你送上山顶献祭。祖师爷原身为狂蟒,对于送上门的猎物,从来都是一一笑纳了的。”

  我竟忘了灵山山顶之上,还有一个尤为棘手,油盐不进的冷夜!

  天弋双眉舒展,颇为愉悦地说道,“女施主,心里话道来听听!”

  “天弋,你当真是我见过的最可恶的人!比起我那腌臜龌龊的二堂姐,更让人厌恶。我恨不得将你剥皮抽筋,挫骨扬灰!所以,有朝一日,你千万别落在我手上。”

  我原想说些好听的,以换取一线生机。但对上他那双晦暗不明的眼眸,心里怒意陡然飙升,甚至生出了同归于尽的念头。

  “贫僧当真有你说得这么不堪?”天弋眉头微蹙,眼里闪过一丝受伤。

  “没有。我在说反话。”我很没骨气地矢口否认着。

  天弋瘪着嘴,黑黄的脸又拧在一块,“本来今天高高兴兴,女施主为何又要恶语中伤贫僧?”

  “别再逢场作戏了,你并不脆弱。”

  对于做作至极的天弋,我只觉愈发反胃。

  天弋闻言,旋即收起不存在的眼泪,“既然如此,贫僧就不客气了!”

  他手臂一扬,示意我看向灵山脚下的百态众生,缓缓开口道,“贫僧早前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在灵山脚下设下天罡地煞之阵,并布下九九八十一道结界,即便你神力尽数恢复,短时间内亦插翅难逃。”

  想不到,天弋早早地就开始未雨绸缪,竟在灵山脚下设下重重机关!

  “女施主既然觉得贫僧可恨至极,贫僧若不做些让女施主恨之入骨的事,岂不是辜负了女施主的期待?!”天弋侧目,微微勾起的唇角使得他黑黄的脸颊更显狰狞。

  “贫僧给你一炷香的时间藏匿己身。若是一天之内贫僧寻不到你,那女施主便可安然走出灵山。否则,女施主必须褪尽衣物,在灵山脚下游街示众。”

  天弋背靠着怪石嶙峋的峭壁,半是玩笑,半是正经地说道。

  灵山山脚,仅仅方圆之地。若想寻一处他找不到的地方,委实困难。

  我紧咬着下唇,如避开蛇蝎般避开靠在崖壁上,双眸紧闭气定神闲的天弋,疾步冲入人声鼎沸的市集之中。

  脑海中,黑盒子亦忧心忡忡地说道,“宿主,万事留心。天弋展露在外的实力,有可能仅是冰山一角。若他发起狠来,极有可能比他祖师爷还要厉害上些许!”

  “何出此言?”

  我亦感觉到天弋身上的变化,这回见,他不再如往昔那般青涩,行事上更为狠绝,毫无章法可循。

  “浮生一梦原只是宿主你同东临王的情劫。但天弋,却在你们二人的情劫之中,尝尽百苦,爱而不得,抑郁而终。若他参悟了佛道终极奥义,将会是一个极为可怕的对手!”黑盒子说着,旋即打了个呵欠,喃喃自语道,“不过,宿主生就一副好皮囊。纵天弋狠戾冷情,亦不会对你下死手。”

  我的想法并不似黑盒子这般乐观。现在的天弋,抛却了冠冕堂皇的仁善假面,什么事都做得出!

  而且,他对我基本上没了耐心。我若不尽快想到掣肘他的法子,恐怕很难四肢健全的走出灵山了吧!

  思及此,我环顾着四周,焦灼地寻着藏身之处。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