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虽知二师兄此举全然是为盖过我的声音,但依旧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二师兄温文儒雅,连说话都是细声细气,想看他失态,委实不易!

  天弋怔怔地看着二师兄,旋即收回手中九环锡杖,面上略带鄙夷,“女施主如此这般放浪形骸,美言之为不拘小节,通俗讲就是粗俗鄙陋。今后,莫要让贫僧发现女施主如此失礼的模样!”

  二师兄不以为意,白了他一眼,不耐烦地说道,“死秃驴,想做什么直接做便是!婆婆妈妈的,恶心人!”

  天弋吃瘪,面色晦暗,手腕翻转着九环锡杖,使得杖端九个鎏金锡环互相碰撞,发出铮铮响声。

  不过,他情绪调节得极快。须臾间,他面上再现自信淡然的笑容,九环锡杖顺势挑落二师兄身上的衣物。

  我下意识地闭上眼,但转而一想,二师兄现在顶着的正是我的样貌,幻化出来的十有**是女身,稍微看两眼,应当不碍事。

  万万没想到,二师兄突然变出周身茸毛,从脖颈以下,到脚踝以上,覆盖地尤为认真!

  “.........”

  天弋曜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震惊,他不可思议地盯着二师兄茸毛过于旺盛的身体,喉头微动。

  “女施主,你的身体是认真的么?”天弋以九环锡杖轻轻撩着二师兄脖颈上的茸毛,面上尽显厌恶之色。

  二师兄点了点头,“看够了么?需要转几圈么?”

  沙沙沙——

  下一瞬,天弋竟将九环锡杖幻成七尺长剑,肆意地刮着二师兄的身体。

  一时间,茸毛若柳絮般洋洋洒洒,漫天纷飞。

  待天弋看清二师兄健硕的身体,雷霆震怒,抄起九环锡杖,直直地往二师兄喉头贯穿而去。

  “云阙,好好的鬼王不做,偏地来此处寻死!”天弋目眦尽裂,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见状,以移形换影之术,将二师兄拽回层云之中,旋即集神力于丹田处,顺气血经脉而行,凝意识于天边遥不可及之处,猛然施力,以水式心法第一招水波无痕将己身同二师兄一道,顿隐至云海之中。

  “女施主,速速出来!”天弋在云海之上来回踱步,其周身戾气令人胆寒。

  “贫僧的九九八十一道结界并非一朝一夕能破解得了的,贫僧数三下,你若再不出来,代价是你所不能承受的!”

  二师兄心有余悸地望向云海之端的天弋,颇为费解地询问着我,“小七啊,你是如何招惹上这么一个大祸害的?”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并非我招惹的他,而是他招惹的我。他打着天意的幌子,行凶作恶,为非作歹,非将我逼上绝路不可!”

  二师兄凤眸微眯,沉声说道,“他如此嚣张狂妄,早晚会栽跟头!”

  我回眸望着阴鸷狠绝的天弋,曾觉得他同“邪魅狂狷”这类形容妖魅的词一点儿也搭不上边,但眼下,我突然觉得他会是虚**大陆上,唯一一个能用“邪魅狂狷”去形容的死秃瓢。

  “女施主,又想同贫僧玩躲猫猫?”

  天弋杀气凛然的脸上忽而现出一抹狞笑,“这回,若是再让贫僧找到,你说贫僧该怎么罚你?”

  “罚你同贫僧春风一度?”天弋闭上眼眸,黑黄的脸上,是肉眼可见的陶醉。

  他当真不要脸!

  枉他自诩佛门子弟,屡屡破戒不说,竟还堂而皇之地欲同人春风一度!

  二师兄忍不住心中怒火,狠淬了他一口,“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他那残忍暴戾的样子,这辈子都不配得到爱!”

  “嘘!”我连连捂着二师兄口鼻,压低了嗓子道,“小声点,你看他耳廓大的,听力定然极好!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打得过他,尽可能避开他,才是上策。”

  然,我话音未落,天弋已然察觉到了我和二师兄的存在。他手托紫金钵,猛然朝着我所处之地俯冲而来。

  “师妹莫急。灵山脚下有一鳏夫于今日离世,黄泉路上障碍已被我扫清,我们可顺着离世鳏夫的黄泉路,从此处逃至鬼蜮。”二师兄拽着我的衣袖,熟门熟路地将我扯下云端。

  我随着他一同坠入土腥味浓重的地底,跟在佝偻病弱的鳏夫踏上了黄泉之路。

  地面之上,天弋嘶声咆哮着,其内力之深厚,足以让灵山脚下所有百姓听清他所言。

  “女施主,你逃不了的!这一回,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感受到了头顶上方震颤不休的地皮,始觉后怕。

  今日,若不是凑巧遇上二师兄亲自引魂归于鬼蜮,我怕是在劫难逃。

  二师兄见我面色不佳,遂出言宽慰着我,“船到桥头自然直。你既代表正义之师,定不会是孤军奋战,要坚信,邪不胜正!”

  “但愿吧!”

  我心不在焉地答着,若眼下只剩天弋一个祸害,也就罢了。

  但天不如人愿,一直在暗中窥伺着的圣君已然对容忌下手,神君出关之后十有**会再掀血雨腥风。

  而我,空有一身旷世神力,但短短数月时间想将这身旷世神力融会贯通,犹如天方夜谭。

  “啊——”

  天弋迟迟寻不到我,气愤怒吼,其声如雄狮咆哮,震得天上地下,皆不得安稳。

  就连地皮以下数丈之深的黄泉路,亦惨遭波及。

  一时间,泥沙俱下,飞石滚落,狭窄的通道亦有被顶上飞石堵死的风险。

  “锁住灵山所有出口,如是让贫僧得知,有人私自放走北璃歌,贫僧不介意再度覆灭灵山!”

  天弋阴寒至极的声音从顶上地皮传来,我同二师兄面面相觑,一人一边驾着步履缓慢的鳏夫向前飞驰而去。

  鳏夫诧异地看着我和二师兄,他似是将我也当成了鬼差,故而声泪俱下地同我诉说其冤屈。

  “鬼差大人,小的并非寿终正寝,而是被灵山脚下一毒妇毒害致死。望鬼差大人明鉴,万万不得轻易饶过那毒妇!”

  鳏夫咽了咽口水,继而补充道,“那毒妇,是神君座下唯一女弟子,未婚先孕,放浪形骸!小的只是想告诉她何为女德,她竟对我痛下杀手,一手拧断了我的脖颈。”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