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伤害过你的,我会让他们加倍偿还。”容忌眼帘低垂,声音尤为平静,静到毫无波澜。

  我微微抬眸,看着眼角眉梢溢满宠溺的容忌,总觉得他有事瞒着我。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们处心积虑布局多年,其根基并非一日能够动摇。容忌,我答应你日后定不去以身涉险,但你切莫意气用事。”

  我深怕他为了我,做出一些不计后果的事,因而喋喋不休地同他说道。

  “歌儿,省点力气!”容忌浅笑,双指掐着我的唇瓣,强行打断了我。

  他让我省点力气,还笑得这么暧昧,难道是又要和我做羞羞的事?

  天呐,我和他还没有在鬼蜮授过粉呢!

  如果可以,我想从奈何桥畔滚至忘川河畔!

  或许,我们还可以在轮回口处耳鬓厮磨,这样一来,我们若是投胎转生,兴许就合为一体了。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左手是他的手,右手是我的手......

  “唔......”

  正当我神游天地外之际,他的唇已经堵上我的嘴。

  “歌儿很渴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容忌双手捧着我愈发滚烫的脸,灼灼的眼神落在我身上。

  他怎么知道我心下在想什么?

  我怔怔地回望着他,疑惑地问道,“你是不是会读心术?”

  容忌颔首,“读心术是我的异能之一,只不过之前鲜少对你用罢了。”

  “.........”

  这样一来,我在他面前岂不是毫无秘密了?

  “在想什么?”容忌嘴角笑意愈深。

  “你不能对我用读心术!这样一来,我就不神秘了!”我抗议着,委实有些惧怕读心术。

  容忌却振振有词地说道,“过去四百年时间,我鲜少用。若不是今日心血来潮,对你试了一番,我还不知,原来歌儿也这么迷恋我的身体!”

  废话!若是不迷恋,我能半推半就?

  不过说到这个问题,我自己也深感困惑。明明心里喜欢得要命,嘴上却总说不要。

  而且,越说不要,越兴奋!

  如此一想,我浑身恶寒。

  亏我之前还觉得且舞太过放浪形骸,若是我身陷妖娆酒楼之中,习惯了笑脸迎客,应当也是如此吧!兴许,还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边照着镜子,一边强行挤出两滴眼泪,嘴里念着“我好脏”之类的话语。

  不对,我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想法!

  我一边觉着自己想象力太过丰富,脑海中已然浮现出自己哭哭啼啼要容忌帮忙“赎身”的画面......

  容忌神情古怪,探知到我此刻的想法之后,更是惊得瞠目结舌。

  “歌儿?你脑子里究竟装了些什么?”容忌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他强忍着笑意询问着我。

  他一定又探知了我此刻的想法!

  为此,我有些忿忿不平,凭何他能探知我的想法,而我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下一瞬,我脑海中的画面愈发羞于启齿,容忌却因此笑岔了气。

  男女到底有差,女人在沐浴之时,或是在睡前,又或是发呆的时候,本来就会想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啊!

  但被他窥视了心中想法,纵我脸皮再厚,也觉十分尴尬,遂以双手捂脸,低声抗议道,“别笑!丢死人了!”

  “我很喜欢。”容忌敛了笑意,郑重其事地答道。

  我透过指缝偷瞄这容忌,惊觉他离我近得只剩一线距离。

  “你好脏......歌儿,你喜欢我这样说么?”

  容忌尴尬地干咳着,说得十分别扭。

  话音刚落,他脸上亦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旋即抛却这些花哨的手段,身体力行,用行动代替他无法说出的话。

  黑灯瞎火的鬼蜮,幽魂如泣如诉的哀鸣,一边是冰凉彻骨的忘川河水,一边是齁甜齁甜的容忌......

  在此地同容忌探讨一二,记忆确实深刻,但鬼蜮游魂野鬼众多,若是让旁人看到我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一世英名咋办?

  虽然,和容忌相比,一世英名不算什么。但换个地方,我不就可以二者皆得了?

  “水波无痕!”

  我趁容忌不察,悄然以水式心法第一式,顺行全身经脉,将自己置身于忘川河水之中,继而发力,凭空消失在他怀中,遁水而逃。

  大半截身体仍处于忘川河畔的容忌一时不慎,一头栽入了忘川河水之中。

  待我游出百米外,回眸之际,隐约可见一道白影噗通一声落水,随后被强大的水花以四脚朝天的姿势托上水面。

  哈哈哈,他可真是可爱!

  容忌许是听到了百米开外我的笑声,眨眼间便瞬移至我面前,“你当真是欠收拾了!”

  “欠收拾的人,是你!老实交代,你打算怎么对付天弋?若是让我得知,你为了彻底铲除他,以身涉险,我就去云秦找祁汜,将你忘得一干二净!”

  我迫使自己时刻保持清醒,今天的容忌,实在太过反常了!若是不弄清事情原委,我定然睡不安稳。

  容忌不擅于说谎,一时间亦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的问题。

  沉吟片刻之后,他紧抿薄唇,又施展着美男计,顺着水波往我身上靠,旋即将他的脑袋轻轻枕在我肩上。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他每每想要转移我的注意,就会乐此不疲地施展着美男计,这次也不例外。

  以往,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但兹事体大,我心中的担忧只增不减。他向来言出必行,方才既信誓旦旦地承诺要好好教训天弋,这就证明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同天弋殊死搏斗。

  他一直很强,可天弋也不弱,我可不希望他因为无关紧要的天弋负伤挂彩。

  欻——

  刹那间,忘川河畔鬼火次第亮起,萤绿色的幽光,给原本黢黑的河面带来了一丝亮光,也使得我和容忌被迫曝于正在忘川河畔或散步或倒立的游魂野鬼面前。

  容忌郁猝地看着岸上两排牛鬼神蛇,以掌风熄灭岸边两排鬼火,旋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我带上了岸。

  “小娘子!”

  刚在岸边站定,被砍了一半舌头的白无常就凑了上来。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