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呱唧话音刚落,双腿突然被倒地不起的封於擒住,寸步难移。

  “上仙,可不可以带呱唧走?”呱唧瘪了瘪小嘴儿,略略有些嫌弃封於朝他伸来的双爪。

  容忌站定在月影光华下,素衣下白到透明的皮肤透着淡淡的光泽,淼淼仙气浮动。最撩人的,还是那双琥珀琉璃眼,一见倾心,一眼万年。

  “也难怪呱唧对你情有独钟!”我怔怔地盯着容忌这张怎么看都看不够的俏脸,低低感慨道。

  容忌垂头,唇畔掠过我鬓角,在我耳际轻语,“别在我面前提起其他女人,我不感兴趣。”

  闻言,我缓缓转过身,不由自主地勾起唇角。一想到我一直仰慕着的人,独属于我,就开心得不能自已。

  “啊——圣君哥哥,你不可以这样!”呱唧凄厉的叫喊声将我从迷梦中拉回。

  我不明所以地看向理智尽失的圣君和诚惶诚恐的呱唧,侧目询问着容忌,“圣君怎么了?”

  容忌亦顺着我的目光,淡淡扫了一眼醉得一塌糊涂的圣君。

  而后他轻揽我的腰线,同我一道双双跳入里屋地板上破漏的黑洞之中。

  不得不说,这壁画里头儿的空间,匠心独妙,令人叹为观止!

  硬纸拼接而成的地板之下,是茫茫水域。且不说如何宽敞,一眼望不到尽头便是了。

  待我们走出数十米,呱唧凄厉的尖叫声总算被距离和茫茫水波弱化。

  容忌骤然停下脚步,微微抬头注视着远处顶上的微弱光源,面上现出高深莫测的笑意。

  “你在得意什么?”我奇怪地看着容忌窃笑的模样,委实不明白什么事能让他忍俊不禁。

  容忌渐收笑意,随即沉声说道,“封於屡屡觊觎于你,我自然不能轻易放过他。正巧,借由此次机会,送他万千子孙,看他以后还怎么来烦你!”

  万千子孙?

  我嘴角狂抽,原来容忌在酒水中堂而皇之地施加合欢散,真的是为了叫封於意乱情迷!

  眼下,封於应当已经搂着呱唧,在进行着伟大又神圣的蛙族繁衍事业。

  呱唧身为素灵雪蛙,一次产下上千蚪儿不是问题,之所以跟随封於多年未有所出,应当是封於太过小心谨慎,逼她喝了过量的避子汤所致。

  这回,封於饮尽千杯酒,怕是要醉上好几宿。等他清醒,只怕为时已晚,呱唧应当早已为他开枝散叶,相信过不了多久,就有成百上千的蚪儿跟在封於身后喊“爹”。

  思及此,我不由得戒备地盯着看似出尘若仙实则腹黑入骨的容忌,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也着了他的道儿。

  容忌捻起双指弹着我的前额,眉眼间溢满宠溺,“笨蛋!你无需害怕,我哪里舍得算计你?”

  他的言下之意,我算是听明白了。

  他嘴里说着不舍得算计我,但该算计的时候,一次都没少算!不然,我也不会在尚还年幼的时候就怀上小乖。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我们一直在水域中踽踽而行,直到顶上木板传来细微的脚步声。

  “嘘!顶上有人!”

  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心跳却愈发快速。

  若是母皇尚还活在人世,若是母皇一直被封於囚禁在壁画之中,若是母皇早就沦为了封於泄欲的工具......

  我已经不敢再往下细想,任何一个结果都极其残忍,足以摧毁母皇的求生意志。

  容忌抬手利落地卸下顶上木板,小心翼翼地将我从水中捞起,不动声色地跃出水面,重回硬纸拼接而成的地板之上。

  透过暗黄的烛光,我隐隐约约得以窥见里屋的光景。

  一扇绣着雍容华贵的***开双面绣屏风内,一风姿绰约的女子双手捧着朱色瓷碗,面露愁容。

  走近一看,这人,不正是母皇?!

  我面露喜色,三步并作两步绕过屏风,将羸弱不堪的母皇搂入怀中。

  “母皇,歌儿好想你!”

  我并不是一个擅于表达感情之人,诸多时候,甚至显得有些木讷。但见母皇真真切切地立于我面前,失而复得之感,叫我喜不自禁。

  “啊——啊——”

  母皇嘴里发着喑哑的怪叫,眼里并无半分欣喜,取而代之的,是肉眼可见的恐惧。

  “母皇的舌头!”

  我惊惧地发现,母皇竟被人剜了舌头!

  “怎么回事?”我轻轻地捧着母皇的脸,看着脸颊瘦削,还被人剜了舌头的她,心疼至极。

  母皇一脸惶惑地看着我,旋即执笔在素白的宣纸上,留下一行端正的小楷,“姑娘,你我可曾见过?为何见到你时,我激动地想流泪?”

  我怔怔地看着母皇在宣纸上所写,心里头不是个滋味儿,想不到,母皇同她残魄一般,亦失去了记忆!这是不是意味着,她也会如同残魄那般,只愿与且舞亲近?

  “歌儿,你看母皇手中瓷碗!”

  容忌眉头微蹙,果断夺下母皇手中盛着血水的瓷碗,审慎言之,“血咒蛊!下蛊之人每隔七天便要以自身中脉之血喂养母皇体内蛊虫,以此控制母皇心性。”

  想来,控制母皇心性应当很不容易!不然下蛊之人也不会出险招,以有损自身修为的方式,选择了烈性十足且不好控制的血咒蛊。

  下一瞬,容忌取出师父所赠护身符,迅疾贴于母皇额上,旋即以我头上玉簪划破母皇喉头,并将朱色瓷碗中的血水尽数泼于母皇脖颈之上。

  母皇显然没见过这样的阵仗,被吓得咿呀直叫。

  我只得匆匆点了她的穴道,以防惊扰了门外看守母皇的青蛇小妖。

  嘶——

  不多时,母皇喉头处便探出一肥硕蛊虫,通身雪白,不带一丝一毫的杂质。

  蛊虫稍稍探出了半个脑袋,贪婪地汲取着母皇脖颈上四洒的鲜血,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是的母皇喉间的皮肤被撑地次第龟裂开来。

  眼下的母皇,被我点了穴道,不得动弹,独独一双写满惊恐的眼睛无助地望向我,眼泪簌簌直掉。

  等蛊虫膨胀至手腕般粗,容忌终于举起斩天剑,一剑贯穿蛊虫肥硕的身体,并将之藏于母皇体内的半截尾翼扯了出来。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