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嘶——

  蛊虫凶猛暴戾,被斩天剑贯穿身体之后,血浆四溢,但与生俱来的斗志亦空前高涨。

  它肥硕的身躯在斩天剑剑身上迅速地游移,眨眼间便移到剑柄处,对着容忌的虎口狠狠咬下。

  我急了眼,抄起案几上的油灯往蛊虫嘴里戳去,一时间,青黄的浊液加上腥臭的黑血四溅,使得本就不算宽敞的屋中弥散着一股臭鸡蛋味儿,久闻头晕目眩,胃中翻江倒海。

  “孽畜!长得丑也就算了,还这么臭!”我无比嫌恶地拎着它相对短小的尾巴,指尖燃起天雷之火,将之焚烧殆尽。

  待蛊虫被烧成灰飞,母皇惶恐的眼眸竟显出几分凶悍。

  她以仙力冲破了穴道,掌下生风,以凌波微步瞬移至我面前,朝着我的心肺重击而来。

  “母皇,我是歌儿!”我隐隐察觉到她似是将我错认成且舞,连连解释道。

  母皇迟疑了片刻,终是收回了已经无限接近我心口处的掌风。

  我欣喜之余,却发现她被掌风反噬,双眼一阖,直愣愣往地板上倒去。

  她应当是受了许多苦,即便是昏迷不醒之际,她依旧戒备地以双臂环着自己的身体。

  我如是想着,遂捻了蛛网,同容忌一道入了母皇的梦境。

  拨开梦境迷雾,迎头而来的,便是一记令人闪躲不及的铁锤。

  好在我与容忌在梦境中皆是虚体,铁锤触及前额,随即穿体而过。

  但立于我们身后,羸弱不堪的母皇就显得十分凄惨了!她被铁锤砸中腰腹,断了数根肋骨,倒地不起。

  封於欺身上前,单指勾起母皇前襟,戏谑言之,“水神已被本座囚于妖娆酒楼之中,如一条废狗一般苟延残喘。你只有乖乖听话,才能过得舒服些,懂么?”

  “你这个魔鬼!”

  母皇狠狠地咬在封於肩上,若不是封於将她强行掰开,他的肩膀应当就此报废。

  啪——

  封於扬手,一巴掌毫不客气地甩在母皇脸上,阴鹜的眼神中现出腾腾杀气,“你最好识相点!”

  “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如何迫害我?”母皇抬眸,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眸定定地瞪着封於。

  “这怎么是迫害?本座是在解救你啊!乖乖做本座的女人,本座保你享尽荣华富贵!”封於贪婪的目光在母皇身上流连。

  母皇重重地闭上眼,一头撞向屋内的玉雕石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够了!”封於一把擒着母皇后颈,闷闷言之,“一个***而已!若不是因你同百里歌有几分相像,本座怎么看得上你?”

  母皇闻言,瞳孔微缩,她随即跪在封於身前,低声下气地求着他,“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求你,求你不要伤我歌儿!”

  “哼!哭哭啼啼一张苦瓜脸,好端端的倾城之貌竟让人生不出半分兴致,真真扫兴!”封於一脚踹至母皇心口,扬长而去。

  我见封於离去,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原以为母皇的厄运止于封於顿失的兴致,不成想,母皇的不幸,才刚刚开始!

  梦境一转,且舞竟立于铜镜前,含笑替母皇绾着发髻。

  “歌儿,你当真是我的歌儿?”母皇怔怔地看着铜镜中的且舞,双手不自觉地绞成一团。

  且舞微微颔首,“如假包换!母皇你看,我们二人长相极为神似,我若不是你所出,那小卓弟弟更不可能是你所出了!”

  母皇闻言,微蹙的眉头稍稍舒展,“可能是被囚过久,使得我较寻常人迟钝了些,竟未认出宝贝闺女!”

  我看着梦境中相谈甚欢的她们,双拳紧攥,心中尤为愤慨!

  且舞当真歹毒,她怎么可以如此残忍!不仅盗了我的容貌,还堂而皇之地抢走我的母皇!

  梦境转换,帘幕幽幽,母皇重咳卧病不起。

  且舞剜心取血,强逼母皇饮下她的心头之血,“母皇,定要早日康复!”

  母皇起先十分抗拒饮她之血,但又感念她的孝心,日子一长,便习以为常。

  “母皇,可否教歌儿幻境造梦之术?”且舞伏在榻前,柔声撒着娇。

  “歌儿,你怎会忘却造梦之术?”

  “六界坍塌前,世人将我逼下诛仙台,使得我肉身毁尽,记忆丢失,险险捡回一命,已是万幸!”且舞一边说着我所经历的磨难,一边潸然泪下,仿若这些磨难她也曾亲身历经一般。

  母皇闻言,心疼地不得了,在理智尚未全失的情况下,便倾囊相授,将幻境造梦术的所有心法纷纷教予且舞。

  原是这般!

  怪不得且舞能篡改我的梦境,原来她顶着我的身份,在母皇这儿偷师学艺多载!

  早晚有一日,我要撕下且舞的脸皮,让她将欠我的,一一还回来。

  梦境再度转换,且舞一身黑衣狼狈至极地闯入屋中。

  此时的母皇,血咒蛊已深入骨髓,记忆大不如前,似是将她忘得一干二净。

  “姑娘,我要睡了。”母皇淡淡扫了眼且舞,不咸不淡地说道。

  且舞周身戾气勃发,一把将她拖下榻,手中弯刀斩落,母皇的舌头竟被移花接木至且舞嘴里。

  “啊——”

  母皇长着血肉模糊的嘴,嗷嗷哭嚎着,无助至极。

  且舞单手掰正了下颌,稍稍动了动舌头,莞尔笑道,“多谢母皇赠舌之恩。我今日所受之苦,他日定加倍施加在你心心念念的歌儿身上!”

  母皇指尖捻了蛛网,企图将且舞引入梦中。

  遗憾的是,且舞早已学会造梦术,仙力微薄的母皇,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且舞一脚踩住母皇的手,来回碾压着,旋即以长鞭发了狠地鞭笞着母皇的身躯。

  “鞭声悦耳,比起丝竹声好听多了!”

  且舞一连挥了数百鞭,直到她额上出了一层细密薄汗,才意犹未尽地停了手。

  母皇气息奄奄地蜷缩在一隅,身上竟无一处完好之地。

  我看着被凌虐地只剩下一口气的母皇亦是万分揪心,只恨自己没能早些发现母皇,让她平白无故地遭了这么多罪!

  一手捏碎梦境,我看向怀中如惊弓之鸟一般悠悠转醒的母皇,只得小心翼翼地搂着她,细心呵护。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