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你说什么?”我声音不自觉地扬高,不可置信地质问着肉肉。

  肉肉若一口咬定是天弋或者叶修派他前来,我尚有可能相信。但它居然毫无逻辑地将脏水泼到容忌身上,我如何能信?

  肉肉咽了咽口水,蓝绿色的眼眸中闪过几许惊惧,“欲引你入古战场之人,是东临王。”

  “你再说一遍?”我单手掐着它的猫尾,将它拎至跟前,目不转睛地盯着它被天雷之火呛得泪水纵横的眼睛。

  肉肉幽怨至极,“想报断舌之仇是假,受东临王之托是真。我若不是受制于他,不得不听他差遣,这辈子,下辈子都会远远躲着你!”

  “闭嘴!”

  我冷斥着肉肉,不再听它胡言乱语,指尖轻捻蛛网,往它散发着焦香的脑门儿上轻轻一掷,直接入了它的梦境。

  拨开梦境迷雾,一阵阵尖锐的猫叫几近震破耳膜。

  我顿觉不适,抬手紧捂双耳,审慎踏入肉肉梦境之中。

  吱吱吱——

  成百上千的水老鼠一窝蜂地从暗黑的洞穴中一涌而出,其声急迫短促,同绵长的猫叫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多时,数百只妖猫亦敏捷飞跳出洞外,捉捕着四蹿的水老鼠,玩得不亦乐乎。

  我的目光快速从它们身上略过,并不需要看清它们毛茸茸的脸,就能肯定肉肉定然不在其中。毕竟,肉肉肥得同猪圈里待宰的肉猪无异,无论走到哪,都分外引人注意。

  待妖猫远去,我缓缓抬头,看向洞穴顶上歪歪斜斜渗着暗红血迹的“猫窟”二字,仅仅停留片刻,便凭着直觉,往洞穴深处走去。

  洞穴深处,死气沉沉。

  我踩着软乎乎的地面,低头一看,才发现是铺陈一地的水老鼠死尸。

  想不到猫窟里竟是这般光景!

  死尸横陈,血流成河,怨气与妖气并重,沉闷得叫人喘不过气。

  “扎死你!割舌之仇,我必亲手报之!”

  肉肉背对着我嘴中念念有词,许是因为断舌尚未痊愈,它说话带着轻微的口吃,语气虽十分凶戾,但传入我耳里,总觉带着几分滑稽。

  走近一看,我才发觉它爪中握着一个扎满银针的布偶。布偶身上,赫然贴着“且歌”二字。

  我狂抽着嘴角,从未料到肉肉会做出这等幼稚的事。

  打不过我,就躲在暗处扎我小人?扭扭捏捏的,也不嫌丢人。

  欻——

  昏暗的洞穴中,忽而燃起了明火。

  我微眯着眼,转身看向身后,正巧看到一袭白衣飘然若仙的容忌静立于洞穴口。

  他绷着一张岿然不动的冰山脸,手燃破空玄火,琥珀色的眼眸中杀气毕现。

  肉肉转身之余,惊觉容忌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吓得魂不附体,连连将手中布偶碾成齑粉,支支吾吾道,“东,东临王,我什么都没做!”

  容忌阔步上前,他大概是踩到了地上水老鼠的死尸,好看的眉微微拧起,而后作势欲将指端的破空玄火扔至肉肉身上。

  “东临王,你我无冤无仇,你一言不发动辄就要烧毁我的猫窟,不觉得太过分了?我知你斗不过圣君,打不过天弋,心生不爽,但你也不能拿我出气啊!”肉肉好不容易捋直了舌头,好的赖的尽数倾吐而出。

  “你擅自篡改本王刻意留在孟婆手上的暗号,害得浮生一梦中歌儿与本王遗憾地错过,这叫无冤无仇?”

  容忌面上依旧平静无波,但猫窟中气流涌动,猫窟之中狂风肆虐,无不彰显着他飙涨难消的怒火。

  “东临王饶命!小的知错了!”肉肉惊慌失措,弓起前爪不停地向容忌磕头跪拜着。

  “本王向来睚眦必报。”

  容忌淡漠言之,指尖破空玄火脱手而出,“兹拉”一声瞬间烧去了肉肉的大半皮毛。

  肉肉失声尖叫,急急说道,“东临王,你不能杀我!现如今,我已成为第四关古战场的守关者,自有古战场中的不竭神力傍身!”

  容忌冷冷地看着肉肉在火中挣扎,愣是一言不发,急得肉肉说话直哆嗦。

  “东临王,你当真要与我同归于尽?要是我死在你手中,第四关古战场无人把守,秩序大乱,你恐怕将再遭天劫!”肉肉信誓旦旦地说道。

  “你相信我!今日所说,绝无半句假话!”肉肉赌咒发誓,言之凿凿地说道。

  容忌倏而收回肉肉身上的破空玄火,不咸不淡地说道,“伺机将歌儿引入第四关古战场,保护好她。她若是受到一星半点的伤害,不仅你会死,整个猫窟都将跟着陪葬。”

  肉肉显得十分疑惑,它数度欲言又止,终究还是开口询问道,“你的意思是,将北璃歌引入第四关古战场之中,保护她不受伤害,待她闯关成功,将不竭神力亲自交至她手中?”

  容忌颔首,旋即以双指直指肉肉眉心,神情极其严肃。

  “我以神的名义诅咒你,倘若有违今日誓言,猫窟毁,肉身丧。”

  肉肉不由地打了个激灵,小声嘟囔着,“知道了!即便我死了,也会保护好那小祖宗的!还望东临王网开一面,不要伤及我妖猫一族!”

  “不得告诉歌儿本王找过你!否则,后果自负!”容忌薄唇轻启,语音一落便化作一道清冽冷风,从我身边掠过,眨眼功夫便消失地无影无踪。

  我一手捏碎梦境,脑子里仍一片混沌,抓不着重点。

  肉肉知我入了它的梦境,长吁短叹道,“你们二人闹别扭,拿我出什么气!一个不让我说,一个非让我说,害得我里外不是人!”

  “你本来就不是人。”我淡淡地扫了一眼焦成黑炭的肉肉,瞬间没了食欲,心不在焉地说道。

  好端端的,容忌为何要故意支走我?

  还是说,容忌看腻了我,背着我寻花问柳,甚至让其他女人怀了孕?

  没错,肯定是这样!他定是怕我得知了真相没法向我交代,才刻意安排了只不靠谱的妖猫,将我扔至死气沉沉的古战场之中!

  脑海中,黑盒子几次三番打乱了我的思路,强行插话。

  “宿主,别胡思乱想了!这世上,即便所有男人都犯了拈花惹草的通病,东临王都不会犯!”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委实想不明白,他为何要撇下我,转而将我扔至古战场之中?”我以手扶额,只觉脑壳突突地疼。

  黑盒子一本正经地分析道,“本大王阅人无数,绝不会看错他!他比宿主靠谱,不论是榻上,还是榻下。”

  我捂着脑袋,细细回想着容忌近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忽而发现,今日之事似乎早有端倪。

  早在灵山脚下,他见我身负重伤,就十分自责,对自己没能保护好我而耿耿于怀。

  前些时日,他亦同我说过,如若他突然消失,无需担忧,等到时机成熟之际,他定会重回我身边。

  .........

  沉下心将近段时间所发生之事捋了一遍,我已十分笃定,容忌将我引入古战场之中,只是想借古战场中的重重关卡分散我的注意力。

  他应当是寻到了短时间内迅速增强实力的法子,但风险极大不愿让我知悉,故而才将我引入古战场之中,方便自己开溜。

  再者,古战场守关者肉肉已被他诅咒,不得不倾尽全力护我周全。

  也就是说,容忌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对我而言,古战场才是最为安全的地方!

  如此一想,所有疑惑迎刃而解。

  我气愤地拍着大腿,掐着肉肉的脖颈说道,“速速带我出去!老娘一刻都等不下去了!”

  “北璃歌,东临王既不想见你,你何必强逼?像你这么蛮横的女人,真真不讨喜,你要试着给男人一些空间!再者,入第四关古战场中走一遭,对你并无损害。我将赋予你反弹之力,古战场中的妖魔,均不得伤你分毫。你多则四十九天便能毫发无损地破关而出,还能轻而易举地得到不竭神力,何乐而不为?”

  肉肉大概是觉得我不识好歹,不耐烦地狠瞪着我,恨不得将我拆骨入腹。

  但它到底是个识时务的,碍于身上诅咒的胁迫,终是和缓了口气不厌其烦地劝说着我。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