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眉头轻蹙,颇为疑惑地盯着神君的背影,总觉他好似失忆了一般,将我忘得一干二净。

  再怎么说,断天崖下初相识,他还为了夺得我身上的八荒活水雷霆震怒过呢!若不是失忆,他不至于如此健忘。

  不过,我更关心的是,前段时间他才被天弋重伤,这会子,怎么跟没事儿人一样,周身神力涌动,比起之前,似乎还强了不少。

  难道,是灵山上那块集净化和杀戮为一体的灵血石助他神功大成?

  “来人,将这贱丫头拖下去沉塘!”徐娘见神君走远,又得神君指示,扯着嗓门喊着院内的家丁,意欲将我沉尸池塘。

  “无聊。”我回过神,瞥了一眼趾高气昂的徐娘,懒得同她计较,倏尔转身,往屋檐上飞去。

  然,徐娘咄咄逼人,不仅骂骂咧咧个没完没了,还紧跟在我身后,用力拽着我的衣摆,使得我差点儿从屋檐下摔下。

  “你再不放手,别怪我不知怜香惜玉出手打女人!”

  徐娘闻言,冷淬了一口,“呸!今儿个我徐娘不发威,你还真当我好欺负!”

  她发了狠,凌空跳起,单脚起勾重重地朝我腹部踹来。

  “三脚猫的功夫,还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我面无表情地看着面目狰狞,动作极为不雅的徐娘,并未大动,只稍稍往后退了一步,轻巧避开她用尽全力的一脚。

  她扑了个空,重摔在屋顶砖瓦之上,打几个滚,转眼间就摔下了屋檐。

  “夭寿啦,老娘美臀怕是开花了!”徐娘惊魂未定,瘫坐在地,哭嚎不止。

  “聒噪!”

  我如是说道,刚想探头观瞻徐娘惨状,不料之前被徐娘重砸过的砖瓦轰然崩塌。

  下一瞬,我身子一沉,竟随着土崩瓦解的砖瓦一同坠入屋中。

  慌忙之中,轻功都不好使。

  更骇人的是,我眯眼看向屋中光景之际,正巧对上了抬眸仰望着屋顶的神君。

  “啊——”

  我吓得失声尖叫,扑腾着手脚正欲往上飞。

  然,屋顶到地面的距离过短,我尚未缓过神,整个人就已经狠狠地砸在神君脑门上。

  完了,这回当真闯祸了。

  我呆呆地坐在神君头顶上,因害怕摔倒,双手无意识地扒拉着他面上的银狐面具,差点儿将他的面具扯落。

  神君气急,周身寒气足以将我冻僵。

  他猛然抬手,双掌横亘我腰间,而后将我从他头顶上方扯落下,狠摔在地。

  “你找死!”他一手扶正银狐面具,一边咬牙切齿地说道。

  “小肚鸡肠!我又不是故意的。”我费劲地从地上爬起,身体如同散了架一般,哪哪都疼。

  肉肉不是说赋予了我反弹之力?为何神君还能两度摔伤我!

  “反弹!弹弹弹!”我竖起两指,对着神君的身体一阵乱甩。

  神君如同看傻子一般轻蔑地看向我,快步朝我逼近。

  “区区反弹之力,如何伤得了本座?”神君冷睨着我,一只手高高扬起,掌心霸道至极的掌风朝我眉心袭来。

  什么时候,他身上神力竟如此浑厚了?

  看这样子,他不单单是突破了破空境界,还极有可能直接飞升至无我境界。

  我疾转过身,再不敢轻信肉肉的反弹之力,险险避过他的掌风。

  他的掌风极快,近乎是擦着我的鬓角呼啸而过。脸颊虽未被划伤,鬓角边迎风而动的一绺头发就没那么幸运了,好巧不巧地被掌风截断。再来就是我的耳廓,亦被余波所震,顷刻间现出几道刮伤。

  “你别太过分了,我生气起来,会同你拼命!”

  我曾一度以为自己大半个脑袋和耳朵都要被他的掌风削掉,心有余悸地捂着自己鲜血淋漓的耳朵,除了后怕,更多的是愤慨。

  “徐娘,将她拖出去,沉塘!”神君不耐烦地将我扇飞出屋,声音寂冷。

  不多时,徐娘捂着自己的伤处,一瘸一拐地出现在神君屋前。

  她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瘪着红艳艳的唇,痛哭流涕,“神君,这贱丫头厉害的很!我半条小命都快给她整没了。”

  我被神君摔得头晕眼花,站都站不起来,徐娘竟还恶人先告状,喋喋不休地编排着我。

  “得!沉塘就沉塘,我自己走。”我深知若是让神君再度震怒,恐怕就不是沉塘这么简单,因而,只得急转过身,雄赳赳气昂昂朝着院落里不知深浅的池塘走去。

  真是倒霉!丢了夫君不说,还要应付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人。

  “且姑娘,你先别冲动,我替你向神君求情。”华清从一堆香喷喷的美娇娥中钻出来,她悄然拉着我的手柔声安抚道。

  “不必了。沉塘而已,又有何惧?”我婉言谢绝道,一来是不想连累华清,二来我水性虽差但好歹是水神之女,身处任何水域都不至于淹死。

  谁知,华清执拗地很。她硬是将我拽至神君跟前,要我同她一道跪伏在地。

  我不肯跪,她无计可施,只得兀自跪伏在地,朝着高傲冷漠的神君三拜九叩。

  “求神君网开一面!且歌姑娘初来乍到不懂礼数,也是情有可原。再者,她对神君您的爱慕之意,华清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华清光洁的前额重磕在地,眨眼间红了**。

  “且歌?!”徐娘闻言,妙目圆瞪,不可置信地看向我。

  神君偏头询问着徐娘,“怎么了?”

  徐娘迅速回过神来,毕恭毕敬地答道,“回神君的话,这位且歌姑娘来头不小,既是北璃新王,又是东临王后,也是幻境旧主与水神所生长女。”

  我竟出名到连古战场中的人都耳熟能详了吗?

  神君看向立于华清身侧一言不发的我,突兀地问了一句,“嫁过人?”

  “嗯。还有事么?没什么事,我沉塘去了。”我不卑不亢地答着,侧转了身子,顺势朝池塘飞去。

  “去吧。”神君低低回了两个字,亦转过身朝屋中走去。

  若事情就此告一段落,我兴许还能偷得浮生半日闲。

  可华清并不知我心里的打算,双手紧抓我的脚踝,拼了命地将腾空欲飞的我捆在她怀中。

  “别,别去池塘!池中是剧毒上古神水,你一落下去,定然尸骸无存。”华清死死地捆住我,而后扯着嗓子朝神君大喊道,“神君,你就再给且歌姑娘一次机会吧!她虽嫁过人,但她对你的情意却是真真的。方才我与她坐在屋檐之上促膝长谈,她还痴迷地望着你,嘴中说着臊人的情话呢!”

  我知华清一片好心,但关键是,我并不惧怕上古神水。她如此缠着我,反而打乱了我原先的计划,害得我想逃逃不掉。

  神君停驻脚步,询问着华清,“她说了什么臊人的情话?”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华清流利地答着。

  她见神君不为所动,反应极快,连连补充道,“好爱你哦,神君大人。”

  神君闻言,他颀长的身体不易察觉地抖动了一下,露在外头的脖颈上稍稍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沉塘!速速沉塘!”神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不再回头,砰得一声关上门扉,似乎还生着闷气。

  总算解脱了。

  我趁华清愣神之际,猛然挣脱了她的束缚,“噗通”一声落入水中,也不挣扎,也不呼喊,直沉池底。

  杨柳岸,华清掩面痛哭不止。

  徐娘瞥了她一眼,而后揪着她的耳朵大骂道,“不是跟你说了?哭的时候情绪没必要这么饱满,只掉泪即可。声音放轻些,瞎嚎个什么劲?”

  “徐娘,她好端端一个人,就这么没了,我心里难过。”华清抽抽噎噎答道。

  “人各有命。得罪了神君,管她什么身份,结局都是死。”徐娘刻薄说道,而后意兴阑珊地扭着腰,扬长而去。

  待众人散去,我急急以水式心法第十一招化骨柔潺,将自己化作一道上古神水,融于池水之中,沐浴着阳光雨露,随波而荡,惬意且自在。

  万万没想到,阴魂不散的神君竟一人出了屋,往池塘方向走来。

  该死的,他出来做什么!难不成,他看穿了我的小伎俩?

  我见他越走越近,心跳如鼓,紧张地不知所措,只得屏息凝神,尽可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怪哉!那女人,竟敢在本座头顶上撒野。”神君低声咕哝着,而后敏捷跨出杨柳岸边不高不低的围栏,朝池塘中跳下。

  紧接着,我耳边便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细微声响。

  抬眸一看,竟毫无防备地看到了他白得发光的神君。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