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别动。”

  神君冷喝,眸中闪过一丝警惕。

  我讪讪收回了手,试探道,“神君当真失忆了?你的真容我早就见过了,何必藏着掖着?”

  “你身体虚,又受了寒,子时前必须入睡。”

  他将我轻放至榻上,细心地为我掖好被角,而后擎天柱般岿然不动地杵在榻前,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没过多久,神君见我亦一脸防备地盯着他,轻声地询问道,“怎么还不睡?”

  废话,我哪敢在他面前入睡?万一他发起狂来将我撕成碎片怎么办!

  “是因为本座盯着,所以才难以入眠么?”神君沉吟片刻,而后开口询问道。

  他怎么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我困惑地看着他,欲言又止。

  白日里的他,眼神凶戾,下手狠绝。可眼前的他,眼神深邃,温柔得不像话。

  难道,神君被天弋打得落荒而逃之后,受不了打击得了失心疯?

  “别胡思乱想了,好好休息。”神君素手放下纱帐,而后轻手轻脚地出了屋,信步离去。

  透过薄如蝉翼的纱帐,我怔怔地盯着门扉上的雕花纸窗,无意间瞥见神君颀长的身影掠过窗畔,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白日里我在屋中所见暗影,并非树影,而是神君影印在窗上的影子。

  并非我多想,确实是神君太过反常。白日里,他大体还算正常,同悉日一般张狂不可一世。可今晚的他,不止动作变得轻柔,连眼神都透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柔情。

  “宿主,你该不会爱上神君了吧?为何满脑子都是他!”黑盒子惊呼道。

  我连连收回思绪,闷闷答道,“胡说八道。我就是觉得反常,总感觉神君像是被一刀分成两半一般,一半狠戾,一半温柔。”

  “本大王觉得,神君在玩欲擒故纵。他想引起你的注意,故而白天对你又打又摔,深夜又假惺惺地对你挤眉弄眼。”黑盒子哈欠连连,话未说完,翻了个身,接着呼呼大睡。

  我原想起身,趁夜黑风高时迅速逃离此地,但今天确实被神君摔惨了。

  他沐浴数个时辰,我就被来回摔了数个时辰,元神未散已是万幸,更遑论连夜逃离?

  红烛摇曳,熏香沉沉,纱帐暗影绰绰,我终究未抵过愈发浓烈的倦意,沉沉睡去。

  翌日,天蒙蒙亮。

  凶神恶煞的神君闯入屋中,一把将尚在榻上酣睡的我仍至冰凉的地板上,大脚朝着我还裹着厚实被褥的身体踹来。

  好在我反应快,就地打滚,险险躲过他的飞来大脚。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本座榻上撒野!”神君踩了个空,忿忿不已。

  他蹲下身,将我连带着身上的被褥一并扔出门外,而后“砰”地一声重重关上了门。

  “.........”

  神君该不会和孟婆一般,喝了过量的孟婆汤,喝坏脑子了吧?

  昨儿个明明是他让我睡的榻,才过了一晚,他竟气急败坏地将我扔出门外。

  若不是因为身处极乐门之中孤立无援,且打不过神力突飞猛进的神君,我定然不会就这么算了。可是,眼下情况对我实在不利,除了忍,别无他法。

  思及此,我将身上的被褥平铺在地,寻了个稍微舒适些的位置,蜷缩在一隅,酝酿着睡意。

  “你进来!”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神君阴恻恻的声音又传入我耳中。

  “不要。”我果断地回绝着,半眼不想再见到他。

  砰——

  我语音刚落,神君一脚就将大门踹得四分五裂,踏着轻飏的粉尘,来势汹汹。

  “神君刚刚在唤我?我这不是没听到嘛!你站着别动,我自己过去。”我揉了揉眼,从地上坐起,拖着一身的伤痛,朝着门口处怒意勃发的神君走去。

  神君冷睨了我的一眼,而后揪着我的前襟,将我带着卧榻前。

  他指着枕上的殷红血迹,不悦地质问着我,“这是什么?”

  “你自己不会看吗!昨天不是你亲手削了我的耳朵,流点血很奇怪?”我一看到枕上的血迹,耳廓上的伤口突然隐隐作痛。

  “拿去扔了。”神君怒气更甚,一掌将我和带血的玉枕一同扔出门外。

  他原想抬手关上门扉,意识到大门已经被他踹得四分五裂不复存在,已经伸出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而后顺势捻了道掌风,将我再度掀飞,使得我不偏不倚地落入池塘之中。

  “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呛了一肚子水,心口怒火蓬勃。

  “小娘子,我就走了半日,怎的弄得如此狼狈?”池中,黑衣人乍现。

  他将视线移至我耳廓处又龟裂开来的伤口,冷声询问道,“谁伤的?”

  “与你何干?”我情绪濒于崩溃,再无心思应付他,怀揣着玉枕跃上池塘,疾风暴雨般朝神君卧房闯去。

  黑衣人紧随其后,顺手解下自己的上衣披在我身上,不满地说道,“遮遮自己凹凸有致的曲线行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刻意卖弄风情,勾引男人。”

  “你管得着?”我将他披在我肩头的衣物摔在地上,对于黑衣人的“好意”半点不领情。

  我狼狈落水,被人折腾了一整天,他还觉得我在卖弄风情勾引人。

  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他没有。

  “生气了?小爷给你笑一个,别气别气。”黑衣人拾起被我摔至地上的衣物,连连赔着不是。

  “别来烦我。”

  我移开眼,不再去看依旧蒙着黑绸吊儿郎当的黑衣人,侧身闯入神君屋中。

  此刻,神君正一动不动地躺在榻上,他并未察觉我的靠近,双手枕于脑后,双眸紧闭。

  “去死吧!”我双手捧着玉枕,朝着他的脑门儿狠狠砸去。

  神君未作防备,须臾间便被我砸得头破血流。

  他惊乍起身,一手攥着我的手臂,一手夺下我手中玉枕,“发的什么疯?”

  “发疯的人,是你!”我迎上他曜黑的眼眸,心中仅剩的惧意被愤怒湮没。

  啪——

  神君将玉枕摔得稀碎,而后又将我摔至榻上,冷淬了一口,“欠收拾的东西!”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