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甜得让你差点怎么了?”我不自觉地扬高了声调,使劲掐着蘅芜的下颚。

  蘅芜眸光流转,在我和神君身上来回游移,而后颇有些得意地扬起下巴,朝我示威道,“身份尊贵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要捡我用过的男人!”

  她当真是疯了,生死关头还敢激怒我。

  我怒极反笑,以利刃撬开她的唇齿,“他很甜?”

  “得神君垂怜,蘅芜这辈子无憾了。”蘅芜双眼迷离,面上泛着离奇的红光,身上死气极重。

  神君轻蔑地看向跪伏在地的蘅芜,转而柔声向我解释道,“切不可轻信她的一面之词。本座行事素来光明磊落,你若是心存疑虑,大可验明正身。”

  “怎么验?”

  神君喉头微动,“你想怎么验,就怎么验。”

  说实话,我确实有些心急。

  恨不得立马摘下他脸上的银狐面具,一窥真容。

  但我心中顾虑颇多,亦十分担忧银狐面具下,不是那张让我魂牵梦萦的脸。

  正当此时,蘅芜猛然起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神君裆口撞去。

  “***下死,做鬼也风流。”蘅芜阴恻恻笑道。

  神君被砸得狠了,呆立于原地,久久回不来神。

  “神君,后会有期。”蘅芜瞪着一双死气沉沉的死鱼眼,眷眷不舍地向后倒去,七窍流血,当场暴毙。

  空旷的塔楼上,蘅芜余音回环往复。那句诡异无比的“后会有期”,使得本就阴森诡谲的废楼久久笼罩在死气怨念之中,令人头皮发麻。

  我冷睨着横死的蘅芜,总觉她不单单是害了失心疯这么简单。不过,她既已殒命,一时间我也不知从何查起,只得搁置下心中的疑惑,转而去处理更为重要的事。

  眼角余光扫至身边岿然不动的神君,我朝他勾了勾手指,“走吧,是时候了断一下你我之间的恩怨了。”

  神君窘迫言之,“疼......”

  想来也是,蘅芜卯足了劲儿往他身上砸,他尚还能维持面上的平和,已经算是能忍的了。

  “疼,也给我忍着。”我背手负立,兀自走在前头,愈发暴躁。

  蘅芜说过,神君在三日前的深夜闯入过她的屋中。

  三日前,恰巧是容忌失踪的日子。

  也就是说,倘若蘅芜所言非虚,且容忌已然占据神君身份的话,闯入蘅芜屋中之人,极有可能就是顶着神君身份的容忌。

  待我们辗转回到极乐门后院,神君轻手轻脚阖上门扉,而后又毕恭毕敬立于我面前,耐着性子为自己辩驳道,“三日前,本座身体偶感不适,无意间闯入一间厢房。本座意识到厢房有人,便速速离去,连屋中之人的样貌都未看清。”

  我坐于案几前,双手托腮,怔怔地盯着神君的银狐面具,虽未听清他说了些什么,但潜意识中,还是选择相信他。

  “坐下,陪我喝杯酒。”我替他斟了一杯酒,缓缓送至他面前。

  “本座不喜饮酒。”神君淡淡答道。

  “是不喜,还是不胜酒力?”我反问着他,而后抄起酒壶,仰头以烈酒浇面。

  “扮成神君的模样,刻意试探我对你的感情,很好玩,是吗?白天对我又打又骂,深夜何苦又装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若是厌倦了我,直接说就是了。拐弯抹角地闹失踪,害我成日成夜担忧你的安危,你良心不痛吗?”

  我知容忌迟迟不肯露面,定有苦衷。但我委实不明白,究竟是因为什么事,让他瞒我瞒得这么紧。

  “你身体不好,别喝了。”神君夺过我手中的酒壶,将我紧拥入怀,“本座从未想过伤害你,只是本座的身体出了些问题,白日里处于完全失控的状态,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你。不过你放心,过了今晚,本座一定会离你远远的,直至能彻底掌控情绪的那一天,再回来找你。”

  “有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不行么?”我仰头看着他脸颊上冷冰冰的银狐面具,猛然抬起手将面具揭下。

  我原本十分笃定,面具下必定是容忌那张俊俏无双的脸。

  出乎意料的是,面具下竟是如假包换的冷夜。

  “怎么会这样?”我惊惧不已,连连退出他的怀中,一双眼死死地盯着他的脸颊,再三确认他未戴****,依旧诧异地回不过神。

  他沉沉地叹了一口气,“将本座错认成他了?”

  我后退了一步,防备地盯着他,始终不肯相信是自己认错了人。

  “见到本座这张脸,很失落么?”他开口询问着我。

  眼前这张脸,确实同我记忆中的冷夜相差无几,但却并无冷夜那双极好辨认的蛇眼。

  我沉声质问道,“你的蛇眼呢?”

  “不好看,挖了。”他淡淡说着,而后微微仰头,将酒壶中的酒一饮而尽。

  “你把容忌怎么了?他人呢!”我抓着他的胳膊,激动地质问着他。

  神君垂眸,轻声说道,“本座说过,你这么好,他定然不会无故失踪,迟早有一日会回来找你的。”

  此刻的我,脑袋里一片空白,心中也说不清是失落还是难过,只觉前路迷茫,身心俱疲。

  “我不需要你等,也不需要你对我这么好。走吧,有多远走多远,别让我再见到你。”

  想不到,折腾了这么久,居然是空欢喜一场。

  我兀自坐回桌前,烈酒穿肠,一杯接着一杯,完完全全无视了守在一旁的神君。

  “歌儿,别喝了。”

  “别叫我歌儿,我和你不熟。”我许是喝多了,头晕眼花,以致于看什么都有双影。

  就连近在咫尺的神君,都显得朦胧缥缈。烛光中,他的影子是那样熟悉,和容忌那么像......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