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祁汜揭下面上黑绸,灼灼黑眸定定地看着我,沉声道,“是我。”

  叶修轻靠在祁汜背脊之上,奄奄一息,“阿汜,不用管我。我不希望你和她之间再生嫌隙。”

  祁汜偏头,轻嗤出声,“留些气力养伤吧!”

  祁汜话中透着淡淡的嘲讽,显然是看透了叶修话里行间彰显无疑的虚伪本质。

  我眉峰一挑,冷睨了一眼伏在祁汜背脊装模作样的叶修,转而对祁汜说道,“让开。纵虎归山,后患无穷。”

  祁汜置若罔闻,依旧挡在叶修身前岿然不动,“歌儿,阿修数度救朕于危难之中,朕无法见死不救。”

  我气急,气的是祁汜不分青红皂白地维护十恶不赦的叶修。若是心再狠上一分,定会以手中轩辕剑将祁汜连同叶修一并斩杀。

  无奈的是,我从来不是一个狠心之人,更做不到恩将仇报。

  正如叶修数度救祁汜于危难之中,祁汜亦数度救我于生死险境之中。无论如何,我都无法说服自己向祁汜下手。

  同祁汜对峙半天,我终于败下阵,尽管心有不甘,但仍旧心平气和地说道,“你们走吧。”

  叶修闻言,如释重负,“阿汜,走吧。”

  祁汜微微颔首,遂搀扶着重伤难愈的叶修缓步退出膳房。

  我原以为,叶修身受重伤,好歹能消停个好几年。岂料,我再度低估了叶修的能耐。

  他前脚刚跨出门槛,就急不可耐地挣开祁汜的搀扶,单手举起紫幽魔弓,拉弓开弦,朝着我心口处连放数箭。

  我疏于防备,待看清朝我心口飞来的箭羽时,迅疾闪至一旁。

  然,叶修仍不遗余力地朝我放着箭,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势。

  祁汜回眸,见叶修异动,一脚狠踹叶修心口,“你纵灭了天下,朕都不会插手。但你为何出手伤她?你不是不知道,对朕而言,她有多重要!”

  叶修重摔在地,他的紫幽魔弓已然被祁汜踩在脚下。

  他一手拭去唇角血迹,而后抬眸看向祁汜,“值得吗?你为她折了半条命,她在乎过你吗?”

  叶修借着同祁汜说话的当口,以袖中**朝我眉心射来。

  **速度极快,无论我如何躲闪,势必会被**所伤。

  我暗咒了一身,只得急急侧转了身子,避开要害。

  咻——

  **穿过霓虹下尘埃微扬的空气,急如星火,“噌”地一声死死地扎进肉里。

  我眨了眨眼,并未感受到身体的痛意。

  回眸一看,又是祁汜挡在我身后,替我硬生生受了一箭。

  叶修错愕地望着祁汜,“阿汜,你疯了!”

  祁汜右肩被**贯穿,玄色衣襟旋即渗出了**血迹。他再无气力理会叶修,顿了顿身子试图稳住愈发虚浮的脚步。

  “祁汜......”

  我阔步上前,将随时都有可能因失血过多而晕厥的祁汜揽入怀中,而后眸光一凛,凭着轩辕剑凌厉非凡的剑气,震破叶修用以护体的气流,朝着他命门处斩去。

  不出意外,叶修这回必死无疑。

  无奈的是,意外竟再度上演,原先走投无路的叶修又一次死里逃生。

  叶修紫眸微闪,杵在原地全然无视了朝着他呼啸而去的剑气,转而掏出袖中皱巴巴的回城轴,在剑气触及他身躯之前,被回城轴瞬间传送出了古战场。

  楚荷义愤难平,“想不到又让他给逃了!要不是他,当武也不会轻易走上不归路!”

  她双拳紧攥,眸中的恨意喷薄欲出。

  “罢了。天道轮回,叶修必将作茧自缚。”我淡漠言之,转而垂眸紧盯着祁汜肩膀上淬毒的**。

  祁汜察觉到我的眼神,略显局促,“歌儿,朕绝非诚心骗你。朕只是怕你不愿见朕,故而以一身黑衣掩去真容。”

  我置若罔闻,全神贯注地撕开他肩上的布帛,替他清理着伤口,“忍着点,我要拔箭了。”

  祁汜微微颔首,紧咬牙关,在我拔箭过程中,硬是一声不吭。若不是见他额上细密的汗珠频频滑落,我差点怀疑他感知不到疼痛。

  见他面色愈发苍白,我的动作亦更加轻柔,并时不时观察着他的脸色,深怕触到他的痛处。

  “歌儿,你替朕疗伤之时,眼里心里装的全是朕,朕心甚喜。”祁汜不自主地扬起唇角,兀自发笑。

  “油嘴滑舌。”

  祁汜讪讪笑道,“还在生朕的气?朕并非故意戏弄你,只是你生气的模样委实可爱,使得朕情不自禁地想逗你。”

  他此话一出,我又忆起自己曾嗅过他的亵裤,一阵羞恼,手中力道不自觉地加重了几分。

  祁汜吃痛闷哼,“轻点!朕错了还不行吗?”

  “真没见过你这么奇怪的人,竟以亵裤蒙面,就不怕传出去贻笑大方?”我小声咕哝着,对于自己曾犯下的蠢事耿耿于怀。

  “朕随口一说,你就真信了?”祁汜吃吃一笑,“看起来挺机敏一丫头,怎么总犯傻?”

  “.........”

  我被祁汜堵得哑口无言,又被黑盒子调笑了番,脸面挂不住,遂急急转移了话题,“你和叶修到底有什么不可见人的勾当?明明是冷情寡义的两个人,却如同至亲挚友一般相互依靠,甚至于不分青红皂白地相互包庇。”

  “朕与阿修清清白白,完全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祁汜郑重其事地为自己辩驳道,深怕我误会他们二者的关系。

  沉吟片刻,他似是忆起陈年往事,将他与叶修的前尘往事娓娓道来,“六界尚未塌陷之际,朕就已经孤身一人来到这片大陆上。除了以霓虹星辰为伴,唯一的乐趣就是前往紫龙洞,同叶修高谈阔论。我们极为相像,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因而在诸多事上亦是一拍即合。许是太过孤独,难得遇一知音,朕无论如何,都不会轻易放弃他。”

  高山流水遇知音,当真羡煞旁人。

  只不过,在我看来,与叶修这类凶残薄情之人为伍,无异于同流合污,同恶相济。

  待我处理完祁汜肩上的伤口,正要起身,又被他死死缠着胳膊。

  “放手。”

  “朕为你受的伤,你留下来陪朕一宿不成么?”祁汜理直气壮地说道。

  我虽不愿同他长时间单独相处,但委实不放心将他一人扔在危机四伏的古战场中,只得耐着性子坐回他边上,拨开他几度欲缠上我胳膊的手,“闭眼,睡觉。”

  祁汜指了指蜷缩在水缸中鼾声如雷还带转音的楚荷道,“她太吵了,除非你将肩膀借朕靠上一靠,朕还有可能小憩片刻。”

  祁汜一边说着,一边挨近着我,轻枕着我的肩头,沉眸浅笑,“别推开朕,万一惹得朕肩上箭伤崩裂,你的良心怕是要痛。”

  “祁汜,以后别对我这么好,我还不起。”这回,我并未推开他,对着闭眼假寐的祁汜说道。

  他惯于装傻,即便听见我所说,也会自然而然地自行屏蔽。

  我见他半日未回应,自觉无趣,亦端坐于地,闭眸浅眠。

  夜半时分,察觉到祁汜几不可闻的抽气声,我陡然转醒,这才发现自己竟四仰八叉地横躺在祁汜身上,脑袋还枕着他受伤的肩膀。

  完了!他的伤口定然又崩裂了。

  我正懊恼自己怎么不合时宜不分场合地陷入沉睡之中,心下尴尬不已,但又不知如何面对他,索性接着装睡。

  不多时,祁汜轻手轻脚地起身出了膳房,只身融入寂寂夜色之中。

  这么晚了,他还有伤在身,能去哪?

  我乍然起身,盯着夜色溶溶的廊道,亦蹑手蹑脚地出了屋,在祁汜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