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疾行数里,祁汜终于顿下脚步,于溪边久驻。

  不多时,他半伏下身,熟稔地划开手腕上刚刚结痂的伤口,面无表情地盯着手腕上喷涌而出的鲜血随溪流而去。

  转眼间,潺潺溪水便被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血腥气若有若无地飘散在空气中。

  脑海中,黑盒子感动地痛哭流涕,“宿主,你真是走了狗屎运,竟能让桀骜不驯的祁王为了你做出这么大牺牲!他定然是不想让你为他担忧,这才偷溜出来放血止咳。”

  我怔怔地盯着祁汜的背影,愧疚感涌上心头。

  单单他为我折损数万年修为这一件事,我这辈子都难以还清。

  眼下,他又落下咳疾,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我愈发担忧终有一日他的身体会彻底垮掉。

  思虑再三,我顿步朝祁汜走去,趁他不备,以手肘重击他的后脑勺,一举将他敲晕。

  “北璃王,你该不会是想杀他泄愤吧?”身后,楚荷捂着嘴大惊失色道。

  我摇了摇头,转而专注地看着祁汜手腕上深可见骨的刀伤,光是看着,就觉背脊发寒。

  他可真狠,难道感觉不到疼痛吗?

  我无奈地叹着气,轻手轻脚替祁汜包扎好伤口,而后郑重其事地将他托付给楚荷,“可否替我将祁汜送回云秦?一来,他重伤未愈,若是留在古战场中,必然加重伤情。二来,你只要带着他,叶修必定不会为难你。他就相当于一张大号护身符,不论是在西越,还是在云秦,都十分管用。”

  楚荷重重点了点头,“北璃王放心,楚荷定不辱使命,将祁***带回云秦。”

  “凡事多留个心眼儿。叶修天灵盖受损,近段时间应当没有闲暇时间为非作歹。不过,他既能在神君的极乐门中自由出入,就证明他跟神君关系匪浅,切记小心行事。”

  我不甚放心地叮嘱着楚荷,原想亲自送祁汜回云秦,但容忌生死未卜,我委实没有心情去做其他事。就怕自己走错一步,便再也见不到容忌。

  天亮时分,楚荷雄赳赳气昂昂地扛着祁汜沿着小路匆匆出了古战场。

  我淡淡地瞥了一眼楚荷的背影,转身往第四处古战场走去。

  刚踏进第四处古战场,入眼便是成批成批晾晒于木架之上的布帛锦缎。

  还别说,极乐门真是个藏龙卧虎之地,就连小小的浣衣坊都能成为古战场!

  我穿梭于堆砌满布帛锦缎的木架之间,小心翼翼地避开往来浣衣婢,急寻着下一处古战场的入口。

  正当此刻,徐娘扭着柔软的腰肢,笑盈盈地跨入浣衣坊中。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由此可见,她在极乐门之中,地位颇高。

  浣衣婢们纷纷抬眸,朝着徐娘施施然行了一礼,而后命人将徐娘身后两位娇娥手中堆满衣物的木桶接过。

  “近日来,徐娘面色愈发红润,容光焕发,可是有喜事临近?”浣衣婢颇为好奇地询问着徐娘。

  徐娘双手交叠端于身前,下巴微扬,唇上黑痣随着她翕动的双唇,像极了振翅欲飞的蝶儿,“还真被你说中了!近日来,后院来了一位身份特殊的姑娘,不光模样上乘,性格亦十分讨巧,惹得神君一见倾心,日日夜夜强宠不休。”

  徐娘口中“身份特殊的姑娘”该不会说的就是我吧?若真是如此,她未免太过分了!我与神君清清白白,哪里来的强宠不休?真正与他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是疯癫的杜十娘和毒辣的蘅芜。

  不过,她们二人皆已香消玉殒,再提往事也没什么意思。

  浣衣婢听徐娘说得绘声绘色,亦来了兴致。

  一时间,数十位浣衣婢纷纷围在徐娘身边,探听着与神君有关的一切事宜。

  徐娘轻咳了一声,卖着关子,故作高深地说道,“你们不知道,那位且歌姑娘手段有多高明,三两下就将神君哄得一愣一愣的。”

  “且歌?莫不是北璃那位新主!我记得她嫁过人,还生过子。神君怎会喜欢这样的女人?”浣衣婢不解地问道。

  “甭管人家嫁过几人,反正神君就是对她死心塌地。”徐娘对浣衣婢的质疑颇为不满,双手叉腰,略显蛮横地说道。

  我满头黑线,恨不得冲出去将徐娘的快语连珠的嘴给缝上。

  若是让容忌听闻我和神君的流言蜚语,他岂不是要气疯?

  徐娘显然没说过瘾,缓了口气,接着绘声绘色地说道,“前日一早天尚未亮,我给神君送早膳之时,亲眼见神君搂着她闭眸浅寐。且歌姑娘睡相不好,动辄对神君拳打脚踢,神君非但没有动怒,反倒绷紧了身体躺在榻上一动不动,深怕将她吵醒。你们不知道,神君的眼神,有多宠溺。”

  说到此事,我亦十分头疼。

  前日夜里,我再一次高估了自己的酒量,竟在神君面前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

  好在,深夜里的神君谦和有礼。不然,若是因为醉酒一事再生枝节,我真不知要怎么办才好。

  砰——

  恍惚中,我不小心撞倒了边上的木架,木架上的布帛锦衣倒了一地。

  更为糟糕的是,数十位浣衣婢连同徐娘齐齐转过头,瞪圆了眼看着手忙脚乱无处躲藏的我。

  徐娘反应极快,迈着细碎的步伐朝我走来。她拽着我的胳膊,十分热络地将我带至浣衣婢跟前,颇为得意地说道,“说曹操曹操到。这位,便是方才跟你们提到的且歌姑娘。”

  这一瞬间,我仿若集市上待价而沽的货物,被眼前数十道眼神盯得透不过去。

  “徐姐姐,我还有事,先走了。”我淡漠言之,面上挂着疏离的笑容,抬腿往反方向走去。

  徐娘见状,小跑着追上我的步伐,“且歌姑娘,怎么走得这么急?”

  我顿下脚步,但见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并无心思听她拐弯抹角虚情假意的嘘寒问暖,直截了当地询问着她,“徐姐姐有事不妨直说。”

  徐娘面色一红,以锦帕掩面,含糊其辞地说道,“且歌姑娘飞上枝头那一日,可别忘了我呀!到时候,你若是能在神君面前美言几句,请他赐我几个面首,那就最好不过了。”

  我委实不明白,神君又不是香饽饽,为何徐娘总认为一旦得神君青眼就意味着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呢?

  若是让她得知,我眉心寄住了一只火凤,体内还有凰神凤主的封印,她岂不是要乐开花,逮着人就开始吹捧我有多能耐,整得与我有多熟一般!

  徐娘见我未答话,继而又补充道,“面首的长相呢,最好同神君座下弟子天弋相差无几。我记得天弋曾随神君来过一次极乐门,仅惊鸿一瞥,他英武不凡直耸云鬓的浓眉,及别具一格的梵文铜臂,便在我心中烙印下不可磨灭的爱意。若不是他背叛了神君,我还想着让神君将他赐给我呢!”

  “.........”

  当真是各花入各眼。这世道,居然还有人对其貌不扬的和尚情有独钟!

  我一想起偏执狠戾的天弋,心有余悸,不寒而栗。

  自天弋险胜神君遁隐尘世之后,我便派朱雀四处搜罗情报探听天弋的下落。遗憾的是,天弋行踪成迷,至今仍无人得知他的去处,也无人得知天弋是否蛰伏于暗处伺机给予这片大陆不堪承受的重创。

  徐娘见我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出生询问道,“且歌姑娘,可有听清我方才的嘱托?”

  我回过神,恍惚答道,“听清了,告辞。”

  刚一转身,徐娘喉头突然发出一道刺耳的尖叫。

  回眸一看,她砰然倒地,七窍流血,杏眼暴凸,突然暴毙。

  “徐娘?”我连连俯下身,单指探着她的鼻息。

  居然断气了!

  她明明有反弹之力护体,寻常人根本伤不了她,如今横死在此,这其中定有猫腻。

  “快来人,出人命了!”

  彼时,路过的浣衣婢瞥见我半蹲在横死的徐娘边,失声尖叫。

  我正欲开口解释,始觉百米内除却我一人再无他人踪迹,心下便知凶手存心嫁祸于我,要的就是让我百口莫辩,成为众矢之的。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