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珍珠,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不妨跟我说说,你若怕我走漏风声,倾吐完就把我吃掉,如何?”故是语落,随即变回原身,翕动着蚌壳,极其认真地说道。

  还别说,他的身体确实是河蚌里面最香的。若不是眼下心情不好,兴许我一个忍不住就飞扑上前,掏两块蚌肉过过嘴瘾。

  我心底的阴霾瞬间被蚌香冲淡,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又或者说,心镜前发生的一切让我没了求生的欲望。但当我知道神君即是容忌之际,虽悲愤交加,但不至于寻死觅活。

  他不值得。

  在洞穴中待了数日,待我周身痛感全消,且能行走自如,我终于起身,朝洞外走去。

  刚撩开水帘,一缕暖阳直射入我久未见光的瞳孔中,整个桃花涧亮得澄明如镜。

  熹光和煦,暖意融融,使得我冰封多日的心有了复苏的迹象。

  我微眯着眼,直视着天幕上耀目的红日,突然很庆幸自己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歌儿,你还好吗?”容忌见我终于走出洞穴,面上现出些许喜色,阔步上前,在我身前一寸处站定。

  我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胡子拉碴的容忌,顿觉恶心难忍。

  脑海中,黑盒子惊愕大呼,“宿主,你该不会怀了吧?怎么一见到东临王就想吐。”

  黑盒子如此一说,我心里咯噔一下,怕得要命。

  我都决定放弃他了,这会子若是怀上他的骨肉,这算什么事?

  不过,很快我便恢复了镇定。

  那日,我葵水未净,按理说,是不可能怀上的。

  如此一想,我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容忌见我未语,轻声询问道,“是不是身体不适?”

  “东临王,我们之间,到此为止吧。”我如是说着,转眼瞬移回北璃,不愿多看他一眼。

  刚回北璃王宫,容忌亦跟着瞬移到了北璃。

  他站在我身后,忽而上前环住我的腰身,低声忏悔道,“我不是东西,我坏透了。我将心爱的女人伤得体无完肤,我该死。我知你被伤透了心,却不知该如何弥补。也许,没有我你可以过得更好,但我真的没办法放手。”

  我冷漠地甩开了容忌的手,“已经无法弥补了,好聚好散吧。”

  此话一出,北璃王宫中探着脑袋看热闹的宫娥纷纷炸开了锅。

  在她们眼中,我和容忌从来就是令人艳羡的一对神仙眷侣,她们应当从未料想过我和容忌会走到今日这一步。

  说实话,我也没想过。

  “青龙,送客。”我并未回头,淡漠地同立于一旁时刻待命的青龙说道。

  青龙闻言,小心翼翼地瞥了眼面色不善的我,而后颇为尴尬地同容忌说道,“东临王,请回。”

  容忌无视了青龙的阻拦,快步上前,抓住了我的胳膊,“歌儿,不若你以吸星大法调换你我身体,将我施加在你身上的痛如数还回,如何?”

  我嗤笑道,“你确定你会觉得痛?你巴不得我那么对你吧?是啊,一个施暴者,又怎么理解我当时的绝望?”

  话音一落,我遂撩起衣袖,示意他看向我满是淤青的胳膊,“东临王,我这一身的伤,拜你所赐。别在这里虚情假意了好吗?我不需要。”

  容忌神色黯淡,悄然松了手,却依旧不肯走,固执地跟在我身后,怎么甩都甩不掉。

  这一下,整个北璃王宫纷纷炸开了锅。

  “北璃王真可怜!被打得浑身是伤。”

  “谁说不是呢?据说,她和祁王有染,被东临王发现,差点被打断了腿。”

  “少说两句吧!北璃王不容易。一个女人,能爬上高位,其中腌臜只有她自己知道吧!可能不止祁王,兴许西越那位,以及南羌那位,也早就是她的入幕之宾了。”

  .........

  这些嘴碎的宫娥,又开始造谣我了。

  我怒意升腾,但转念一想,即便我喝止了她们,也堵不住整片虚**大陆的悠悠之口。

  砰——

  身后,忽而传来一阵厮打声。

  我困惑地回过头,才觉容忌一掌将嘴碎的宫女全部掀翻在地。

  他怒不可遏,厉声呵斥着她们,“听好了。谁再敢造谣她,本王第一个不放过。”

  “想不到,你打起女人来也挺顺手!”我反唇相讥,兀自进了御书房。

  脑海中,黑盒子忍不住为容忌鸣不平,“宿主,那些宫娥嘴碎得很!本大王听得都火冒三丈,东临王教训她们没毛病。”

  “别在我面前提他。”我坐于案几前,心不在焉地翻看着堆积成山的奏折。

  黑盒子小声咕哝着,“你满脑子全是他,分明是余情未了。”

  “.........”

  不多时,容忌轻叩着门扉,“歌儿,要怎样做你心里才能舒服些?”

  “挥刀自宫。”我几乎是脱口而出。

  话一出口,我便开始后悔。要是他当真听了我的话,那岂不是成太监了!虽说我并未想过和他再有交集,但也没想过要这么伤他。

  我不由自主地抬眸看向紧阖的大门,仔细聆听着门外的动静,深怕他一时想不开,当真挥刀自宫。

  门外,除却宫娥随侍此起彼伏的吸气声,再无其他声响。

  我心下大骇,连连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行至门前,一脚踹开了门。

  容忌并未料到我会突然踹门,稍显欣喜地说道,“歌儿心里还是有我的对吗?”

  他将匕首递至我眼前,沉声说道,“动手吧。”

  我一手打掉了他手中的匕首,冷冷说道,“我心里确实有你,但这又能说明什么?总有一天我会将你忘得一干二净,好的,坏的,通通忘却。”

  御书房外,又是一片此起彼伏的吸气声。

  我冷睨着围聚在门口的宫娥,呵斥着她们,“从今往后,要是让本王再听到任何的闲言碎语,杀无赦。”

  “王恕罪。”宫娥们大惊,纷纷跪伏在地。

  之前,我不论是对宫人,还是朝廷臣子,都十分宽容。不过,他们似乎并未有身为臣子,身为宫人的自觉性。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

  “将东临王轰出去。若是不走,往死里打。”我朝青龙递着眼色,气定神闲地说道。

  青龙妙目圆瞪,惊得说话都磕磕巴巴,“王,你不是在开,开玩笑?”

  我冷睨了他一眼,不再言语,将门摔得振聋发聩。

  容忌不知是不想让青龙为难,还是怕平白无故被人拳打脚踢,在门外磨蹭了大半晌,终于拂袖离去。

  他一走,我整个神经便松懈了下来,猫着腰屈身藏于案几下,盯着地面出神发愣。

  御书房太过空旷,冰冷毫无人气。案几下就不一样了,小小的空间仅仅只能容纳我一个人,慷慨地给予我此刻最稀缺的安全感。

  说来也是荒谬。堂堂凰神凤主竟胆小到不敢独处,每每夜深人静之时总觉有人要迫害我,无助地只得藏于案几之下。

  翌日早朝,我打着哈欠坐于高位之上,心下思忖着长期睡于案几下也不是个事儿。

  昨晚不慎扭了脖子,以致于今儿个一早,我歪了半天脑袋,好不容易才掰正了过来,就匆匆赶着上早朝。

  不若,一会将清霜传唤入宫得了。有她睡在我身侧,我尚能安心些。

  “王,东临王求见。”

  殿外,传来尖利洪亮的通报声。

  “不见。”

  朝堂上,众臣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不一会儿,殿外再度传来洪亮的通报声,“王,云秦国主硬闯了北璃王宫,要你速速接驾。”

  我一掌震碎案几,乍然起身,厉声道,“扔出去!速速将他扔出去。”

  朝堂上,众臣再也按捺不住,纷纷劝谏。

  “王,切不可莽撞行事。”

  “王,无论是云秦国主还是东临王,皆乃当世豪杰,轻易得罪不起啊!”

  “还请王收回成命!”

  我揉了揉眉心,脑壳突突直跳,对于这群胆小怕事的臣子头疼不已。

  不多时,容忌和祁汜便突破了重重包围,硬闯上朝堂。

  祁汜一袭玄色龙纹锦袍,峨冠博带,丰姿神逸。

  容忌也一改昨日的邋遢模样,白衣绝尘,飘然若仙。

  “还来做什么?”我冷睨着他们二人,差点儿亲自动手将他们撵出去。

  他们异口同声答道,“请罪。”

  他们还真敢说!

  不过,他们敢说不代表我敢听。他们若是在朝堂上将事情原委说得一清二楚,我的脸往哪里搁?到时候,我被他们二人凌虐的流言将传遍虚**大陆,我还有何威信可言!

  “闭嘴吧你们!”我暴喝着他们,急急地从高位上走下,恨不得亲手捂着他们的嘴。

  “歌儿,你听朕解释。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那日朕迷晕了你......”

  祁汜刚一开口,周遭臣子哗然一片,神色揶揄地在我和祁汜身上流转。

  我怒不可遏,一掌将祁汜扇飞数丈,“够了!本王不想听。”

  祁汜捂着心口重咳不止,欲言又止。

  “来人,将云秦国主拖回驿馆好生照料。”我深怕他又百无禁忌地说些让我不愿面对的话,速速命人将他带了下去。

  待祁汜被拖下朝堂,众臣被我此举吓得腿脚发软。

  他们齐齐跪伏下身,异口同声道,“北璃王,切莫意气用事,三思而后行。”

  我被他们气得一口气堵在心口,却不得发作。

  稍作平复,我回眸看向静静立于我身后的容忌,不耐烦地询问道,“东临王有事?成日在北璃蹭饭,你还真将北璃当成你的寝宫了?”

  “本王不小心将王后弄丢了,若是不找到她,本王寝食难安。”

  寝食难安?

  真正寝食难安的人是我。

  “王后已故,节哀顺变。需要本王替你甄选秀女,充实后宫?”我反问着他。

  容忌并未辩驳,突然间放低了姿态,低声道,“求你,别赶我走。”

  众臣哗然,面上惊骇之色尽显无疑。

  我闭了闭眸,沉声道,“东临王,这是北璃境内。你久居北璃不合适,请回吧。”

  话音一落,我急急地往殿外走去,深怕再多看一眼容忌,又会轻易心软。

  深夜,我紧紧搂着清霜,总算安稳入睡。

  突然间,身体一凉,我猛然睁眼,惊慌地失声尖叫。

  眨了眨眼,发现眼前之人是容忌,须臾间泪流满面。

  容忌并未料到我情绪会这么激动,坐于榻边急于解释,“别怕,我只是来给你上药的。”

  “滚出去。”我以被褥遮挡着身体,随手抄起身后的枕头猛砸着他。

  他一手按下枕头,柔声说道,“乖,上完药我就走。你这样,走路都会痛。”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我就能当事情没发生过么?”

  我将脸埋于被褥之中,自行平复着夜半时分被掀被褥的恐慌。

  容忌见我情绪不对,亦不敢坐在卧榻之上,倏尔起身,后退了一步,“我叫清霜回来陪你睡吧。”

  “等等。”待他退至门口之际,我突然出声叫住了他。

  他不明所以,呆愣在大敞的门口,琥珀色的眼眸灼灼地盯着我。

  我翻身下榻,踉跄朝案几走去。

  他眼眸暗了暗,连连阖上门扉,将外袍披在我身上,“别着凉了。”

  我置若罔闻,在白纸上奋笔疾书。

  他站在一旁,面无表情地为我研墨,一言不发。

  我将休书写完,轻吹着纸上的墨迹,而后颇为满意地送至容忌面前,“画押。”

  容忌眉头紧蹙,“你要休了我?”

  “不然呢?”

  他漠然,许久才憋出一句话,“我不同意。”

  “你肆意伤害我的时候,有经过我的同意吗?”

  我确实矫情,死死揪着他失忆暴怒时所犯下的错做文章。不过,这大概是因为太过爱他,所以才不容许他犯丁点儿的错误吧。

  他笔直地杵在我身前,一声不吭,也不肯画押。

  夜微凉,我下意识地拢了拢他披在我肩上的披风,看着他畏手畏脚的可怜样,忍不住又想和他吵架。

  “我第一次揭下银狐面具的时候,为何是冷夜的脸?你若是少欺骗我一些,我也不至于那么煎熬。”

  容忌薄唇轻启,将我所不知道的事尽数道来,“天弋冷夜于灵山脚下一役后,天弋重伤,冷夜身归混沌。不过,冷夜肉身、意识虽湮,周身神力却被灵血石完好无损地保留了下来。我与灵血石合体之后,才发觉灵血石中的怨念邪气甚重,不断地侵蚀着我的身体,使得我时常失控,游走于神魔边沿。”

  冷夜当真卒于灵山一役?说实话,我打心眼里不信冷夜会如此轻易地死去。

  他既能成为同圣君相匹敌之人,就绝不可能轻易被天弋制服。他肯舍去周身神力,定然有更大的企图。

  由此看来,虚**大陆的局势,比起之前,愈发微妙。

  “我原以为第四关古战场相对安全,便让肉肉将你带入古战场之中。”容忌稍显惆怅地说道,想来,他此刻定然万分后悔当时太过草率。

  “天都快亮了,不会长话短说?”我急于知道之后的事,又不好意思直接开口问。

  “那晚,我想过以真面目示你。但当时的我,被灵血石反噬得厉害。白日里的我,不仅将前尘往事忘得一干二净,且暴躁易怒。深夜时的我,被寒毒侵体,整张脸千疮百孔甚是倒胃口。我不愿让你看见我那么狼狈的模样,故而只想着以冷夜的假面蒙混过关。”容忌轻描淡写地说着,将自己所承受的苦痛一笔带过。

  他口中的“被寒毒侵体”定然十分痛苦吧?

  我心中如是想着,定定地盯着他俊美无俦的脸,双唇翕动,但终究还是咽下了即将脱口而出的关心。

  容忌看透了我的心思,兀自解释道,“灵血石彻底黯淡,我被分割为二的意识再度融为一体,寒毒俱消,歌儿无需担忧。”

  如此,甚好。

  我悄然舒了一口气,转眼将休书扔在他脸上,“画押!”

  “夜深了,我叫清霜陪你入睡。”容忌将我扔至他脸上的休书递给了我,柔声说道。

  他又想装傻充愣蒙混过关!

  我怒极,抓过他的手,硬是将之往休书上按。

  容忌入避蛇蝎般急急缩回了手,低语道,“休书对我而言毫无约束力。你即便将我休弃,我也会竭尽所能守在你身边,弥补曾对你造成的伤害。”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