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鱼承影并未料到我会出手救她,瞬间没了脾气。

  她眨巴着眼,火红的眼眸中闪着泪花,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我不耐烦地将她推至一旁,“哭哭啼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的你。”

  “北璃王,我方才所言全是无心之失。你是个好人,但我绝不会将祁大哥拱手相让。”鱼承影微扬着下巴,信誓旦旦地说道。

  祁汜闻言,水墨广袖轻飏,旋即以符咒封了鱼承影的嘴,“臭鱼干,年纪轻轻的嘴巴怎么这么臭?朕这辈子都不可能爱上你。”

  我默默汗颜,想不到祁汜竟这么毒舌,竟当着众人的面嫌鱼承影嘴臭。

  鱼承影被封了嘴,无法为自己辩解,急得直跳脚。

  她大着胆子,双手双脚均缠在祁汜身上,咿咿呀呀地为自己鸣不平。

  祁汜嫌恶万分,将她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朝容忌怀中随手一扔,“东临王温柔多情,你要缠就缠他吧。”

  容忌稍作闪身后退了一步,由着鱼承影扑了个空重摔在地。

  “你们这群登徒子,放开她。”鱼菡烟手持鱼骨弯刀,气势汹汹而来。

  鱼菡烟将重摔在地的鱼承影搂入怀中,压低了粗粝的嗓门柔声安慰着她,“闺女,是老爹来迟了。”

  他解开了鱼承影嘴上的符咒,转而颇有深意地看向祁汜,“云秦国主,来孤屋中坐会?”

  “不了。”祁汜断然拒绝了鱼菡烟的提议。

  “云秦国主,但愿你别后悔今日的决定。”鱼菡烟愤然言之,而后带着鱼承影扬长而去。

  祁汜并未将鱼菡烟的话放在心上,淡淡扫了一眼窝在容忌怀中的我,旋即转身离去。

  “鱼菡烟想跟祁汜说些什么?”我原想劝祁汜去鱼菡烟屋中坐会,但又不愿惹得祁汜不快,只好作罢。

  容忌颇为愉悦地说道,“承影剑乃上古神器,承影剑灵一旦认主,终身不改。鱼菡烟应当是找祁汜商讨他和鱼承影的终身大事。”

  “强扭的瓜不甜。祁汜明摆着不喜欢鱼承影,因而,鱼承影的纠缠只会惹得祁汜更加厌烦。不若洒脱放手,放过自己也放过他。”我如是说道。

  容忌许是误解了我的意思,闷闷不乐道,“舍不得祁汜?”

  容忌该不会又吃醋了吧?

  我瞅着他铁青的脸色,心下颇为不服,“还不让我说实话了!难道你看不出来祁汜不喜欢鱼承影?”

  “我看你就是舍不得他。”容忌冷哼着,撇下我往反方向阔步而去。

  他哪只眼睛看见我舍不得祁汜了?我明明比谁都期望祁汜能找到他的命中注定。

  “对,我就是舍不得他,你能拿我怎么样?”我亦来了火气,故意跟容忌抬杠。

  “欠收拾的东西,皮痒了?”容忌去而复返,凶巴巴地朝我吼道。

  我原想同容忌大吵一架,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不然,若是二人都在气头上,难免又会说出什么伤人的话。

  稍稍平复了过于激动的情绪,我深吸了一口气,小声说道,“我怀着身孕,乖巧柔顺,哪里惹到你了?你凶我吼我还要收拾我。”

  容忌闻言,亦收敛了脾气,将我搂入怀中,“我很凶?”

  “不然呢?脸都青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一纸老虎。可能看上去凶一点,你别怕就是了。不开心就打我,打到我没脾气为止。”容忌大概意识到自己的脸色不太好,稍稍展开笑颜,好声好气地哄着我。

  我心下颇为感慨,想不到祁汜所言当真没错,撒娇确实能摆平很多事。

  容忌许是觉得歉疚,双手轻覆在我腹上,柔声说道,“委屈你了,总是控制不住情绪。”

  “你刚刚是不是想将我丢在赤海王宫?你难道不知道我不识路?”我反问着他。

  “没有的事。小宝贝还怀着身孕,我哪里敢丢下?”容忌耐心解释道。

  但不知为何,他越解释我越生气。

  “我要是没怀孕,你刚刚就丢下我了,是吗?”我追问着他。

  容忌无奈地叹了口气,“歌儿,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与你拉开些距离,怕盛怒之下会吓到你。”

  “无端叹什么气?是不是觉得我很烦。”我也不知道今儿个怎么回事,总想挑刺儿。

  容忌哭笑不得,彻底没了脾气,“你现在的样子可爱死了。怎么会烦呢?”

  跟他抬了半天杠,心情终于舒坦。

  待他将我带回北璃王宫,我才跟他袒露了真言,“容忌,我没有舍不得祁汜。我纯粹就是想气气你,杀杀你的威风。”

  “笨蛋。在你面前,我哪里还有威风?你不需要同我解释,你的心意我都知道。”

  眼下的容忌显得特别通情达理,同赤海王宫中铁青着脸的容忌大相径庭。

  我心下突然闪过一个想法,旋即压低了声询问着他,“赤海王宫中,你那么凶吼我是在逢场作戏?”

  容忌双眉微蹙,“方才吓到你了吗?”

  “习惯了。”我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话刚一说出口,我就后悔了,连连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就是一纸老虎。看起来凶,实则温柔细腻还特别好吃,超甜。”

  容忌对我的回答显然很满意,终于不再纠结我对他的看法,正色说道,“赤海王宫中,冷夜一直蛰伏在暗处。我必须显得暴戾一些,才能让他彻底相信,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什么意思?”

  容忌沉声道,“灵山脚下一役,冷夜不可能输。纵天弋资质极佳,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战胜冷夜。你别忘了,天弋的功夫全是冷夜教的,冷夜定然十分清楚天弋的死穴在哪。”

  “你是说,冷夜故意借灵山脚下一役金蝉脱壳,转明为暗?”

  容忌微微颔首,“冷夜诈死,一来是为了掩人耳目,转明为暗坐收渔翁之利。再者,他将自己毕生神力尽数收于灵血石中,本就是在放长线钓大鱼。想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只能去掠夺。”

  “你是说,他故意留下灵血石引你上钩?”我眨了眨眼,顿觉这群男人闲得很,没事算计来算计去,就不能坦坦荡荡?

  “明面上,是我夺取了他的毕生神力。但冷夜的神力夹杂着一道与生俱来的邪气,这道邪气会在潜移默化间侵入寄体肺腑,使得寄体愈发暴戾不仁。待寄体被侵蚀得只剩躯壳,便是冷夜重新夺回神力之际。到时候,他大可连带着我的毕生神力,一并掠夺去。”

  怪不得冷夜口出狂言,说自己即便丢失了毕生神力都能将虚**大陆搅得乌烟瘴气。原来,他只是将神力“寄存”容忌身上,还妄想着有朝一日连带着容忌的毕生神力一并收回。

  我颇为担忧地看向容忌,深怕他会再度被心魔所控。

  容忌失笑,“歌儿忘了,我会净化术?冷夜神力中的邪气已然被彻底净化,眼下,他的神力已经完完全全为我所用。”

  话虽如此,但冷夜那双蛰伏在暗处的蛇眼依旧让我感到不适。

  若是让冷夜得知,他的神力再无法收回,定然气急败坏。以他的性子,绝不可能善罢甘休。到时候,免不了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王,三万叛乱将士均已就地格杀。”寝宫外,青龙轻叩门扉,稍显疲惫地说道。

  我回过神,才想起原白虎手下将士叛乱一事。

  “可有留下活口?”我开了门,急急地询问着青龙。

  青龙环顾着周遭往来的宫娥,许是为避人耳目,稍稍扬高了尾音,斩钉截铁地说道,“并无活口。三万叛乱将士均被属下就地格杀。”

  “辛苦了。”我淡淡地说道,悄然接过青龙朝我递来的纸条,遂命他下去好生休息。

  “主犯萧策已关押在北璃水牢。”我看着纸条上的字,旋即反应了过来。

  青龙定是留下活口,并将之关至水牢之中,因而才会不动声色地给我留下纸条。

  白虎生前极为仗义,他的暴毙确实可能触发手下将士集体叛乱。只不过,他们叛乱的时间点太敏感了些。

  或者说,幕后之人有意借叛乱一事,刻意将容忌引去军营,随后又将我引去炎熔洞,企图将我活活困死在炎熔洞之中。

  如此一想,策反北璃将士一事,冷夜定然逃不了干系。只是,冷夜明显在暗处,且神力尽失,短期内绝不可能以一己之力策反三万将士。或许,冷夜还有一个实力不容小觑的帮凶。

  “去北璃水牢看看。”我如是说着,换了一身夜行服,并强行为容忌换了一身夜行服,拽着他往北璃水牢而去。

  水牢中,一面庞清秀的男子双腿泡在浑浊不堪的污水之中,双手被噬魂钉狠钉于铁架之上,身上衣物被鲜血浸透,想必已然受过严刑拷打。

  我站定在水槽前,冷冷地看着面前奄奄一息的男子,冷声道,“萧策,你好大的胆子。”

  “北璃王?你有本事给老子一个痛快!”他抬眸,定定地盯着我,眸中竟无丝毫恨意。

  “为何策反三万将士犯上作乱?”我沉声逼问着他。

  他悄然避开我的视线,苦笑道,“为什么?亏你还好意思问!白虎将军待我恩重如山,你这个狠心的女人,竟将白虎将军逼上了绝路!”

  “论起狠心,谁比得上你?因为你,三万将士死于非命。现在的你,身上背负了三万条人命。”我越说越愤慨,遂以剑鞘重击他的心口。

  他稍显怔忪,一个劲儿地重复着同一句话,“不,我没有。害死三万将士的人,不是我!”

  我来之前,想必青龙已对他严刑拷打过,因而我再对他用刑,他也不会吐露一言半语。

  思及此,我再不同他废话,指尖捻了蛛网,往他身上一掷,闪身入了他的梦境。

  拨开梦境迷雾,萧策正疾步往西越水域而去。

  这片水域,我之前来过。水域边,是依山傍水的恬淡农家。水域底,是喜阴的阴蚩尤族人。

  难道,幕后之人是叶修?

  我心下存疑,紧跟在萧策身后,随着他一并入了西越王宫。

  西越王宫之中,叶修居于高位,神色凛然。

  楚荷顺势靠在他怀中,娇声细语,“王,你怎么了?看上去闷闷不乐的,是不是楚荷做得不够好?”

  叶修回神,心不在焉地应着,“你做得很好。夜已深,快回寝宫歇着吧。”

  “王不陪臣妾么?”楚荷含情脉脉地看向叶修。

  “叫你回宫,哪里来这么多废话?”叶修心烦意乱,一杯热茶毫不客气地泼在楚荷脸上。

  楚荷垂眸,以锦帕默默地拭去脸颊上的茶水,而后朝着叶修福了福身,“王息怒。臣妾告退。”

  叶修敛下眼眸中的险恶,连连起身,捧着楚荷过于丰腴的黑红脸颊,“爱妃受委屈了。”

  楚荷泪光点点,低眉顺眼,“能得王垂怜,是楚荷的福分。”

  语落,她再不敢缠着叶修,由着宫娥搀扶着退出了叶修的书房。

  楚荷接近叶修的目的,我自是知晓。

  只不过,我委实不相信叶修会在短短几天内爱上楚荷。要知道,叶修连能歌善舞的且舞都看不上眼,更别说姿容平淡的楚荷了。

  再者,单看叶修方才对楚荷的态度,他明显十分厌恶楚荷,更别提有一星半点的爱意。既然厌恶,为何又要封她为妃,宠冠后宫?

  我看着高位上面色阴沉的叶修,亦是百思不得其解。

  不一会儿,萧策踏着浓浓夜色而来。

  他揭去披风,单膝跪地,朝着叶修行了一个君臣礼,“摄政王,急召属下有何要事?”

  摄政王?

  原来,萧策效忠的,并非暴毙身亡的白虎,而是曾当过数十载北璃摄政王的叶修。

  “萧策,你觉得北璃王此人如何?”叶修漫不经心地询问着他。

  萧策抬首,“尚可。算是女中**。”

  “那,本王若是让你以白虎部下的身份策反白虎将军旧部,你愿意去做?”叶修如是问着,心下却早已猜到了答案,因而连眼神都透着一股浓重的戾气。

  “不愿意。北璃王曾言,最恨背叛。我若策反白虎将军旧部,无异于将他们往火坑中推。北璃王定不会轻饶他们。”萧策如实说道。

  叶修倏尔起身,朝着跪伏在地的萧策信步走去,“若是不去策反白虎将军旧部,那本王只能拿沉瑜出气了。”

  萧策闻言,神色大变,“王,沉瑜是无辜的。”

  “沉瑜确实无辜。所以,你忍心为了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将自己心爱之人逼上绝境?”叶修说着,转而命人将沉瑜拖入御书房之中。

  沉瑜双手双脚均被锁妖绳所缚,身上鞭痕遍布,一看便知吃了不少苦。她仓皇地环顾着四周,惊魂未定。

  萧策如鲠在喉,反问着叶修,“王,当初你频频撮合我与沉瑜,就是为了今日吧?”

  叶修轻嗤出声,“萧策,你竟如此误解本王,当真是让本王寒心。”

  沉瑜见萧策红了眼眶,笃定地说道,“萧策,你知道的,在我心中稚漪公主有多重要。稚漪公主深爱北璃王,我不愿让公主的死变得毫无意义。若你心中有我,就听我的。永生永世都不要做伤害北璃王的事。”

  “我......”萧策千言万语堵在心口。

  叶修见状,缓缓举起紫幽魔弓,拉弓开弦,对着沉瑜高高盘起的发髻连发三箭,惊得萧策连连讨饶。

  “摄政王,手下留情。”

  叶修勾唇狞笑,而后命人将惊魂未定的沉瑜拖了下去。

  他躬下身,轻拍着萧策的脸颊,“早这么听话不就没事了?去吧,若是策反失败,沉瑜小命不保。”

  得知萧策原是被叶修胁迫,我心中的愤懑倒是消散了些。

  一手捏碎梦境,我冷眼看向立于水槽之中的萧策,淡漠言之,“愚蠢。你以为,你策反了三万将士,叶修就能放过沉瑜?”

  “北璃王,属下罪该万死。只求你能给沉瑜带个口信儿,告诉她我在北璃已经娶妻生子,让她忘了我。”萧策说完,也不等我答应,牙一横,咬舌自戕。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