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并未料到萧策会突然自戕,一口气堵在心口无从发泄。

  “这个混球儿,真不愧是叶修手下!就连死,都摆了我一道。他让我给沉瑜传口信,不就是要我去西越王宫解救沉瑜?”

  容忌漠然言之,“乖,回寝宫好好歇息。你若想救她,我替你去一趟西越便是。”

  “沉瑜是李稚漪的人,我既知她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定不会眼睁睁看她受尽凌虐。”我如是说着,捻了个口诀,便瞬移至了西越境内。

  容忌显然十分无奈,他盯着我平坦如初的腹部,沉声道,“仅此一次。救出沉瑜之后,速速回寝宫躺着。”

  “好说好说。”我知容忌担忧我腹中的孱弱孕灵,只得随口应着。

  事实上,根本不是我愿意多管闲事,即便我幽居寝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麻烦照样会找上门。

  既然如此,与其留在寝宫中坐以待毙,不若主动出击,将这些欲害我性命之人斩尽杀绝。

  待我们行至西越王宫,夜已深沉。

  奇怪的是,宫中灯火通明,亮如白昼,往来宫婢亦精神矍铄,有说有笑。

  她们都不睡觉的?

  我和容忌相视一眼,站定在叶修寝宫屋顶上,侧耳聆听着寝宫中的动静。

  听了大半晌,除了丝竹弦乐之声,再无其他动静。

  我兴致缺缺地打了个哈欠,转而对容忌说道,“还是先找楚荷问问话吧。叶修虽防着她,但难保有百密一疏的时候。”

  容忌闻言,剑眉微蹙,“深更半夜的,我一个***,潜入人家寝宫不太合适吧?”

  “那,你在此处等我?”我反问着容忌,心下思忖着他不是十分擅长半夜偷香?在我面前居然还故作骄矜。

  “罢了,还是陪你走一遭吧。”说话间,容忌已经将我带至楚荷所居的漱玉阁。

  在灯火通明的西越王宫中,黑灯瞎火的漱玉阁显得尤为显眼。

  尚未行至楚荷屋前,她屋中便传来了阵阵欢声笑语。

  叶修此刻应当还在大殿中醉生梦死,那楚荷屋中的男人是谁?

  我瞬间来了些精神,连连凑上前,全神贯注地听着屋中的动静。

  容忌狂抽着嘴角,还不忘调侃我一番,“你叫得比她好听。”

  “闭嘴吧你。”我一阵窘迫,再不理会容忌。

  他唇齿含笑,正欲开口,嘴边的笑意突然凝涸。

  “怎么了?”我见他面色突然冷沉,颇为疑惑地询问着他。

  “屋中之人,是叶修。”

  叶修?他不是在大殿中醉生梦死么?

  我狐疑地询问着容忌,“你怎么对叶修的声音这般敏感?难道你也曾是他的入幕之宾?”

  话刚问出口,我才意识到自己的关注点不对,连连找补回来,“若屋中之人是叶修,那大殿中的人,又会是谁?”

  “冷夜。”

  容忌笃定地说着,眯眸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大殿。

  冷夜刚离了北弦月的躯壳,应当没那么容易在短时间内找到合适的寄体吧?

  我本不相信冷夜这么快又修成人身,但一想起青丘枉死的狐仙们,就觉得冷夜在短短一天之内修成人身亦有可能发生。

  毕竟,他一夜之间汲取了成百上千的狐仙精元,还抽干了北弦月的身体,修成人身应当不成问题。

  匆匆行至大殿外,我一眼便看到了被一群长相妖娆的绝美舞姬围在高位之上的冷夜。

  尽管,容忌已经事先告知大殿中的人极有可能是冷夜,但当我亲眼见到一身银色水蟒锦袍,面带银狐面具的冷夜之时,依旧吓得六神无主,手足无措地往容忌怀中躲去。

  容忌紧搂着我冰凉且不住发颤的身体,只得柔声宽慰着我,“别怕,我一直在。”

  “简直讨厌死了银狐面具。”我闷闷说着,将头埋于容忌怀中,悄然蹭掉自己眼角迸出的泪花。

  过了这么多日,我原以为自己已经能坦然接受心镜前发生的一切,但再见银狐面具时,彼时的绝望也跟着涌上心头。

  容忌见我情绪不对,亦十分担忧,“不如,我先带你回北璃?”

  “不必了。”

  我稍显淡漠地从容忌怀中退开,刻意同他保持着距离,心中对他所为依旧没能完全释怀。

  容忌默默站于我身后,不住地宽慰着我,“歌儿,相信我。那种事,再也不会发生了。”

  “嗯。”

  我轻声应着,兀自反省着自己是不是过于矫情。容忌明明将我宠得****,我却将他无意间对我造成的伤害记这么牢。我本该庆幸容忌即便在狂躁的情况下,都没有完全丧失理智对我痛下杀手。可不知为何,每每忆起心镜前的一切,都心酸地想掉泪。

  “二位好歹也是当世**,躲于暗处听墙角算什么英雄好汉?”冷夜眸光一闪,漫不经心地朝着我与容忌的藏身处扫了一眼。

  冷夜早就发现我们了?

  难道,他早就料到我们会夜探西越王宫?

  我随着容忌从暗处信步走入大殿,紧盯着高位之上被妖娆舞姬簇拥着的冷夜,冷声道,“引我们入宫的目的?”

  “得了件宝贝,想跟二位分享一二。”冷夜气定神闲地说道。

  我阔步上前,一剑劈砍在银狐面具之上。

  银狐面具当即四分五裂,冷夜那张颇为诡异的脸再度映入眼帘。

  冷夜见状,不气不恼,稍稍摆手示意周遭舞姬退至一旁,而后倏尔起身朝着双手紧握轩辕剑的我信步走来。

  “怎么?还有你怕的东西?”冷夜冷笑道,朝着我步步逼近。

  银狐面具碎裂之际,我心中对他的恐惧已然荡然无存。之所以还维持着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无非就是希望他能再靠近一些。他靠得越近,我一举擒获他的几率也就越大。

  然而,他似乎看穿了我的意图,在离我还差三尺距离之处,就生生止住了脚步。

  “百里歌,别试图在本座面前耍花招。”冷夜狞笑道,在我意图执剑朝他命门劈去之际,竟再度被心镜挡住了去路。

  我眨了眨眼,仅仅只瞟了一眼面前的心镜,便乍然转身,朝着身后的容忌奔去。

  眨眼间,我和容忌竟被数十面心镜围困在大厅中央,进退维谷。

  冷夜优哉游哉地说道,“据闻,你们在第四关古战场中差点被心魔困在心镜之中?就是不知,再经历一回心魔的折磨,你们还能不能破镜而出?”

  冷夜语音刚落,早已生死命殒的三师兄,四师兄,五师兄,六师兄纷纷破镜而出,就连绿莺,也跟着六师兄一道,朝我踱步而来。

  他们死气沉沉,面呈土灰色,眼里亦不如当年那般总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天煞孤星,还我命来。”五师兄手捧着一碗热腾腾的长寿面朝我走来,他面无表情,甚至还带着些许的狠戾。

  我手中轩辕剑当啷落地,即便知道眼前的五师兄只是幻影,但仍无法狠下心肠对他下手。

  而原本紧紧将我护在身后的容忌,魔怔了般,双眼发直,一动不动地盯着心镜,全然无法顾及到惊慌失措的我。

  意识到此刻的容忌极有可能备受心镜摧残,我忙以锦帕蒙住容忌的双眼,而后又紧闭双眸,牢牢拽着容忌的胳膊不放。

  可怕的是,即便我紧闭双眸,依旧“看”得到五师兄等人朝我走来。

  唰——

  突然间,五师兄将他手里的长寿面尽数泼至我头上,语调无轻无重,像极了来自地底深处的邪魔之音,“小七,你可知你历年吃下的长寿面,全是我的寿元?”

  “你胡说!”我出声反驳着他,断然不肯相信五师兄所言。

  正当此时,三师兄、四师兄、六师兄一道抬起双手紧扼住我的脖颈,他们猛然用力,眨眼间便将我勒得半死。

  我本不愿向他们下手,但为求自保,只能以周身神力将他们逐一震开。

  “天煞孤星,还我命来!”师兄们被我扫落一地,但仍旧面无表情地重复着同一句话,模样可怖,声色亦十分骇人。

  无奈之下,我只得为自己和容忌连设下数道结界,将师兄们彻底隔绝开来。

  然,绿莺不知何时蹿入了我耳中,紧贴着我的耳膜,以她稍显高亢但依旧毫无轻重的语调说着,“天煞孤星,自戕吧!你若不死,身边的人必定逐一死绝。”

  “你不是绿莺,速速滚出我体内!”我旋即沉下心来,以周身浑厚的乾坤之力,强行将绿莺从我耳中推出。

  待我将绿莺扔出结界外,金发碧眼的弱水汘,红眼青唇的墨染尘,面上映有红***胎记的妖月次第从心镜中走出。

  他们双目涣散,了无生机,嘴里亦如同师兄们一样,重复着几句单调的话语。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