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天弋用力攫住我的下颚,迫使我仰头直视着他。

  “女施主,看清了么?现在的贫僧,比起甜甜施主如何?”天弋颇为得意地质询着我,他双目灼灼地盯着我,企图从我面颊上寻到一丝崇拜。

  我面无表情地直视着他,拢于袖中的手尝试着捏碎他的梦境。

  但奇怪的是,他的梦境已然不受我的掌控。

  天弋阴恻恻笑道,“女施主,你不是已然窥见贫僧心魔中的幻境仙灵?贫僧既为幻境仙灵所出,想学造梦术自是比寻常人要容易许多。加之贫僧已突破无我境界,造梦术亦达登峰造极的境界,女施主想要掌控贫僧的梦境,怕是有点难度。”

  原是如此!

  幻境竟出了这么一个败类,实乃幻境之奇耻大辱。

  天弋紧扼着我下颚的手向下移着,高亢雄浑的声音愈发亢奋,“女施主,很快,你将只属于贫僧一人。你的身,你的心,你的一切。”

  我双眉紧蹙,不悦地拂去他的手,动用着血脉之中喷薄欲出的乾坤之力,试图再度捏碎梦境。

  天弋嘴角笑意愈深,“女施主总不学乖,也是该给你一些教训了。”

  说话间,他将手中九环锡杖幻化成七尺软鞭,凭之一把勾住我的腰线,而后猛拽软鞭,顺势将我拽入怀中。

  “天弋,你别逼我。”我目眦尽裂,狠瞪着眼前格外令人厌恶的天弋。

  天弋粗粝的掌心掠过我的脖颈,旋即在我脖颈之上留下数道伤痕。

  “若贫僧执意逼你,你当如何?”天弋一手扼住我的脖颈,另一手高高扬起,“啪”地一声朝我脸颊甩来。

  我被他一巴掌扇得头晕目眩,半边脸在须臾间肿得老高。

  不愧是死过一回的人,下手比起之前,很多了。

  天弋森森笑着,“服是不服?想做贫僧的女人,就必须乖乖听话。若是再敢惹怒贫僧,就别怪贫僧对你动用家法。”

  我狠狠拭去嘴角鲜血,旋即动用着周身乾坤之力,以水式心法最后一招山河俱灭,朝他发起猛攻。

  天弋仰身向后退去,对于怒气飙涨的我,亦不敢掉以轻心。

  他双手合十,袖口旋即飞出数道匾额大小鎏金梵文。

  鎏金梵文险险擦过我的袖口,朝着我身后的铜墙铁壁砸去。

  一时间,天雷地火齐鸣,相逢相成,转瞬将邪气森森的无间地狱化为一片**火海。

  “女施主,你若再乱动用神力,当心腹中孕灵不保。”天弋以攻为守,一边朝我发起猛攻,企图掣肘着我尚未酝酿而出的招式。

  脑海中,黑盒子信誓旦旦言之,“宿主,本大王虽不及你神威盖世能以一敌百,但你放心,守护腹中孕灵的安危,本大王还是绰绰有余的。”

  黑盒子一口一个“本大王”,显得极不靠谱。

  可眼下,我再无旁人可依,只得将孕灵托付给黑盒子照料,转而全力对抗着癫狂可怖的天弋。

  没了后顾之忧,我不再束手束脚,纵身化作熊熊烈火,幻做火凤之形朝天弋奔袭而去。

  天弋双腿呈十字划开,他一边疾速旋转着九环锡杖使之如魔风轮般削肉为泥,一边以移形换影之术瞬移至我身后,趁我尚未转身的当口,朝着我背脊处猛掷来仍在高速旋转着的九环锡杖。

  若是被九环锡杖击中,我周身骨头必定尽数碎裂。

  千钧一发之际,我将周身化为至柔水帘,迎合着九环锡杖移动的方向,一举将之紧握于手心。

  天弋面上稍显惧意,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背脊紧贴着他身后灼热的铜墙铁壁上。

  熊熊烈火之中,我手执九环锡杖,朝着无路可退的天弋信步走去。

  “天弋,你以为你浴血重生就能天下无敌了?你大概不知道,你失踪隐匿的这段时间里,我也相当于死过一回。如今,我涅槃重生,若是连你都打不过,岂不是有愧凰神凤主的名号?”

  “凰神凤主?”天弋脸色愈发阴沉,单手托着紫金钵,下意识地护住心口要害之处。

  我微微颔首,站定在他身前三尺之处,来来回回地比划着手中的九环锡杖,先是将之对准他的眉心,而后又试图对准他的心口。

  最后转念一想,天弋既修成不死之身,就绝不可能被我轻易击毙。

  既然不能叫他殒命,不如断了他的祸根,省得我成日提心吊胆。

  我如此想着,趁他以周身神力护住心脉的当口,将九环锡杖瞄准他的裆口,借助着十成的乾坤之力,猛然掷去。

  喀嚓——

  软骨碎裂之声在我耳际乍响。

  “啊——”

  顷刻间,天弋的身体被势不可挡的九环锡杖贯穿,喉中爆发出振聋发聩的嘶吼声。

  “这回,应当废了吧?”我轻笑道,顿觉身心畅快。

  脑海中,黑盒子瑟缩着身子,吓得连声音都带着明显的颤动,“幸好本大王是香香软软的女子。不然,本大王即便长出数百个玩意儿,都经不起宿主这般暴戾斩杀。”

  “数百个?”我满头黑线,光是想想就觉十分恶心。

  “女施主,你竟,竟......”天弋双膝跪地,话说一半再无法继续。

  我垂眸睥睨着狼狈不堪的天弋,浅笑道,“我竟如何?支支吾吾的,难不成有什么难言之隐?”

  天弋羞愤难当,曜黑眼眸中大颗眼泪簌簌滑下,“女施主,你如此欺负贫僧,良心不会痛吗?”

  “不会。”我不咸不淡地答着,趁天弋式微,速速捏碎了梦境。

  再度回到天弋禅房中,备受心魔折磨且又被我以九环锡杖重击要害的天弋伏地不起,双目失焦涣散,求生欲在他眼眸中一点一点寂灭。

  很好,天弋死不了也好。

  如果废了他的身体能使得他万念俱灰,那他的不死之身便是对他最大的折磨。

  求死,有时候往往比求生更难。

  “女施主,纵贫僧沦为废人,你也逃不出贫僧的手掌心。”天弋稍稍回过神,以手肘强撑起身子。

  “睁大你的眼睛,看好了。”我莞尔一笑,当着他的面掏出袖中的回城轴,“咻”地一声,瞬间被回城轴中的巨大推力推出了第六关古战场。

  砰——

  想来,这回城轴并不十分靠谱。竟将我传送至霓虹之巅,使得毫无防范意识的我双脚一空,直接从霓虹之上跌落在赤海浅滩上,若不是黑盒子一直护着我腹中孱弱孕灵,我还真怕小小乖们会被活活摔死。

  我动了动手指,浑身仿若被车轱辘来回碾压过一般,说不上哪里疼,但就是动弹不得。

  “呸呸——”稍稍缓过劲儿,我这才将嘴中污泥尽数吐出。

  “歌儿?”两道低醇男声交叠至一起,同时出声将我的名儿叫出了九曲回肠之感。

  我趴伏在地,仰头看着芝兰玉树飘然若仙的容忌和红缨金冠丰姿神逸的祁汜,稍显兴奋地说道,“没错,是我。”

  “.........”

  容忌眉头紧蹙,将掉入浅滩中沾染了满身淤泥的我搂在怀中,他的手轻拂过我肿得老高的脸颊,轻声询问道,“谁打的?”

  “区区小伤,无足挂齿。”我摆了摆手,全然未将天弋那一巴掌放在心上,转而绘声绘色地同他们说着天弋的惨样。

  祁汜蹲在我身侧,亦同容忌一般愁眉不展。

  “脸都肿成这样了,还说没事!明明是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皮怎么这么厚?”祁汜越说越气,若不是容忌在场,我敢笃定他肯定会伸手狠掐我脸。

  容忌许是太担忧我的身体,仅淡淡扫了一眼祁汜,便急急带着我离开了赤海海域,转眼瞬移回北璃王宫。

  “你和祁汜怎么会出现在赤海海域?”我见容忌愁眉不展,遂随意找了个话题欲缓解他过于紧张的情绪。

  容忌的眼眸始终不离我被打得变了形的脸颊,“你失踪后,小卓恰巧来北璃王宫找你。他以造梦术探得了你被天弋所劫,我暂入不得第六关古战场,只得奔赴赤海海域,尽快闯过第五关古战场。”

  “别担心了。我虽伤了脸,但天弋也没占着便宜,反倒吃尽了苦头,不算亏。”

  我出言宽慰着容忌,心下却十分纳闷。明明受伤的人是我,我却还要反过来安慰容忌,这是个什么道理?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