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难不成,鱼菡烟雌雄同体?

  我怔怔地盯着不远处身着一身鱼骨短裙袅娜风情的鱼菡烟,愈发看不明白她。

  显然,老龙王和我有着同样的困惑。他垂首睥睨着妖娆艳丽的鱼菡烟,浑厚的声音穿透了层云,在莽莽荒原上回旋往复。

  “赤海小妖,来找本王所为何事?”

  鱼菡烟仰头,抬手轻触着老龙王如瀑般流泻至身前的龙须,转而顺着银白龙须往上攀爬而去。

  老龙王眉头微蹙,许是从未遇见如此胆大的女子,对她生出了几分兴致,竟任由她顺着龙须一路登至他鼻峰之巅。

  “昨夜神龙孕灵托梦给孤,道是与孤结了善缘。孤深思熟虑,只望能给予孕灵普天之下最为尊贵的身份,特此前来叨扰龙王阁下,还望阁下配合。”鱼菡烟冠冕堂皇地说着。

  “赤海小妖,伤风败俗。”老龙王怒形于色,如瀑般的龙须卷成一股麻绳,带着一道飕飕凉风,不留情面地将鱼菡烟从鼻尖扫落在地。

  “龙王,你相信宿命么?”鱼菡烟素手掸了掸身上的灰,唇齿含笑,带着极强的侵略性,美得浓烈。

  老龙王半阖眼眸,光听声线,似无半分波动,“魔龙一族,素来不与外族联姻。”

  “金鳞绝非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相信孤,孤的种,绝非凡物。”鱼菡烟站立起身,破釜沉舟,“孤想做的事,从没人能拦得住。”

  鱼菡烟语落,猩红的眼眸旋即闪着炫目的光彩,一时间竟让人情不自禁深陷其中。

  老龙王杀气腾腾,四爪呈钩状,欲将鱼菡烟撕成碎片。

  “不就是一条行将就木的魔龙?借个孕而已,张牙舞爪的,多伤和气。”鱼菡烟巧笑嫣然,凌空而飞,掌心莹白珠玉闪着幽绿微光。

  “随侯珠?”老龙王瞳孔微缩,紧盯着鱼菡烟手中的盈寸宝珠。

  “不错。龙王既不肯配合,孤只好祭出镇海之宝,强取豪夺,替孤之子博得锦绣前程。”

  鱼菡烟单手托着闪着幽绿荧光的随侯珠,乘风而飞。

  她身子微微后仰,收敛着周身妖气悄然蓄力,待龙王欲顺擎天柱落荒而逃之际,她猛然前倾着身子,随手将随侯珠朝鱼菡烟脸面上掷去,使得随侯珠不偏不倚地嵌入老龙王嘴中。

  刹那间,老龙王嘴不能言,身不能动,成了名副其实的攀柱浮雕。

  鱼龙绕柱,水到渠成。

  待鱼菡烟收回随侯珠之际,老龙王恼羞成怒,将她暴摔在地,“逆天改命,必死无疑。”

  鱼菡烟撇唇浅笑,“孤有随侯珠在手,龙王未必是孤的对手。”

  邪风大作,尘土轻飏,老龙王的怒气席卷整片虚**大陆,使得万物苍生草木皆兵。

  鱼菡烟并未料到老龙王生了这么大的气,一时不察,手中随侯珠被狂风所卷。

  唰——

  老龙王趁机,一举夺回随侯珠,尖利利爪穿透鱼菡烟腹部,将她腹中孕灵囊括在手。

  “不,那是孤的!”鱼菡烟喉中爆破一阵咆哮,其势汹汹。

  “孽畜,以卵击石,有死无生。”老龙王将鱼菡烟随意地扔至莽莽荒原中,任其自生自灭。

  鱼菡烟双手捂肚,嘶声狂吼,“今日之仇,来日必报!”

  “鱼菡烟,本王之子绝容不得污点。而你,恰恰就是他最大的污点。速回赤海,与吾儿断绝关系,方能保住他在魔龙一族的地位,懂?”

  老龙王终是没狠下心对鱼菡烟下手,只下手掩去了她的容貌,“本王能给予你的馈赠,便是这副形似六界混世魔王的皮囊。英武,刚烈,能为你省去不小麻烦。”

  老龙王说得义正言辞,可我却觉老龙王所为别有深意。

  他虽不爱鱼菡烟,但也绝不容许鱼菡烟在他眼皮底下放浪形骸,因而才将墨染尘的皮囊强加在鱼菡烟身上,断了她红杏出墙的后路。

  尘烟散尽,老龙王身归混沌。

  我寻着鱼菡烟的踪迹阔步往前走着,却见叶修携随侯珠而来,将其完璧还予鱼菡烟。

  “想做什么就去做罢。你若是喜欢东临王,大可以当初俘获父王的方式故技重施。”叶修紫眸中透着一丝轻蔑。

  很显然,他骨子里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傲气,对鱼菡烟的态度亦十分傲慢。

  鱼菡烟重获至宝,欣喜欲狂。

  但我却为之大骇。

  随侯珠堪称龙族死穴,连功力深厚的老龙王都抵挡不住。若是鱼菡烟以随侯珠对付容忌,容忌当如何招架?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正担忧容忌的安危,他竟御剑而来,堪堪闯入我的眼帘。

  他带着满身的刹气,冰冷绝尘,如天边皎月,寂寂清冷,却让人移不开眼。

  鱼菡烟手持随侯珠,再现其妖娆身姿,横挡在容忌身前搔首弄姿。

  “东临王,步履匆匆踏入孤的卷宗,是为寻孤而来?”鱼菡烟侧转着身子,柔弱无骨的手已然搭在容忌心口处。

  容忌后仰着身体,悄然避开鱼菡烟的手,使得鱼菡烟扑了个空失了重心,一个趔趄差点儿重摔在地。

  容忌疾转过身,以斩天剑剑柄掣肘着鱼菡烟的手臂,清清冷冷地说道,“她在哪?”

  “你指北璃王吗?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你要她何用?”鱼菡烟回眸刹那媚眼如丝,微翘的眼尾藏着绵绵的情意。

  斩天剑寒芒一闪,眨眼间,已经划破了鱼菡烟的脖颈。

  鱼菡烟不以为意,双手轻覆在剑刃上,红唇轻启,“北璃王为救祁汜将你抛之脑后,你不生气?”

  “她在哪?”容忌耐性耗尽,手腕稍稍翻转着剑柄,鱼菡烟脖颈上又多了一道伤痕,白肉外翻,形容可怖。

  “东临王,只要你乖乖配合,姐姐定然不会伤害她分毫。”鱼菡烟眼里藏笑,话也说得十分直白。

  我深怕她会突然亮出随侯珠给容忌致命一击,急急上前企图将容忌拽走。

  不成想,鱼菡烟早有防备。

  我尚未靠近容忌,就被数层结界所挡,想要上前一步,难于登天。

  结界中,容忌感应到被鱼菡烟拢于袖中的随侯珠,气场骤冷,“随侯珠?”

  “怎么,怕了?”鱼菡烟顺势将随侯珠紧攥在手中,扭着水蛇般柔软的腰肢朝容忌逼近。

  容忌一连后退数步,杀意毕现。

  “想死?”容忌咬牙切齿道,周身已被翻滚着的汹涌黑气覆盖。

  鱼菡烟双手环于身前,啧啧出声,“东临王,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如是说着,朝着容忌丹田处猛掷去闪着幽绿荧光的随侯珠。

  一时间,容忌被随侯珠正中丹田,毕生修为被牢牢锁于丹田处,就连周身涌动的黑气亦被随侯珠逼回容忌体内。

  “鱼菡烟,你必会为今日所为,付出惨痛代价。”我被阻于结界外,凝萃周身神力,掌掌轰在张弛有度的结界上。

  结界好似一张韧性十足的大网,任我发了疯地劈砍撞击,依旧牢不可破。

  结界中,容忌手中斩天剑“当啷”落地,他亦被随侯珠缚住手脚,动弹不得。

  鱼菡烟吃吃笑着,不知羞耻地靠向紧绷着身体岿然不动的容忌。

  “世间竟有如此惊才绝艳的男子,孤活了数万年,还是头一回见。”鱼菡烟不遗余力地逗弄着煞白了一张脸的容忌。

  “滚。”容忌薄唇轻启,眉眼间是显而易见的嫌恶。

  鱼菡烟无视了容忌眼眸中的嫌恶,双手掰过容忌的肩膀,征服欲赫然写在脸上。

  容忌被迫承受着鱼菡烟的欺凌,面色晦青,情况极糟。

  “容忌弟弟,就从了姐姐吧。姐姐虽洁身自好亦从未取悦过男人,但到底有些年岁,见的多了便也熟稔了。再怎么说,比起北璃那位黄毛丫头要好上许多。”

  鱼菡烟的手掠过容忌紧抿的唇,话音一落,她猛一倾身,将自己那张娇媚鲜妍的脸送至容忌面前。

  容忌许是受不得鱼菡烟身上呛鼻的脂粉味,又或许是受不得鱼菡烟在他面前频频搔首弄姿,他竟对着鱼菡烟满脸堆笑的脸颊,狂吐不止。

  哗——

  容忌大吐苦水,全然没有休止的意思。

  鱼菡烟怒极,一把抹去她脸上发绿的胆汁,一巴掌朝容忌脸颊扇来。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