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啪——

  掌掴声响彻云霄,容忌苍白的脸颊上,瞬间留下一道鲜明的五指印。

  他发丝凌乱,嘴角渗血,神情恍惚,全无往日里芝兰玉树纤尘不染的模样。

  然,鱼菡烟并不准备放过容忌。她绕至容忌身后,将容忌紧紧锁于双臂之中。

  容忌洁癖甚重,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无计可施之下,只得不管不顾地挥砍着轩辕剑,朝着结界一顿劈砍。

  脑海中,黑盒子气息渐弱,“宿主,切不可动怒。本大王快护不住孕灵了。”

  可彼时的我,眼里心里只有容忌,全然屏蔽了周遭的声音,只知麻木地劈砍着牢不可破的结界。

  咣——

  平地惊雷起,结界轰然碎裂。

  我连连扔却手中的轩辕剑,朝着容忌飞奔而去。

  鱼菡烟早有防备,徒手扛起动弹不得的容忌。

  她眉峰微挑,猩红的眸子在我身上停留了片刻,唇边笑意愈发深刻,“黄毛丫头,你斗不过我的。”

  “鱼菡烟,你放了他!”

  “不放。孤看中的人,从来没有拱手相让的道理。”

  鱼菡烟冷哼着,单肩驮着容忌,遁隐于莽莽荒原中,如游鱼走,快如疾电。

  我在其身后穷追不舍,不料她竟将半人宽的回城轴朝我劈头盖脸甩来。

  回城轴触及我身体之际,“唰”得一声不容我推拒,将我强行推出卷宗。

  卷宗外,藏经阁中,鱼承影怔怔地看着重摔在地的我,忙不迭地跑上来小心翼翼地扶起我,“北璃王,你没找到东临王吗?”

  我脑袋嗡嗡作响,仿若要炸了似的,晕晕沉沉,疼痛不止。

  要是寻常男子,遭遇这种事,过上几日便忘了。

  可容忌不一样,他洁癖甚重。方才,他该有多难受,才会对着鱼菡烟的脸狂呕不止。

  若是鱼菡烟强迫容忌做了他不愿做的事,他该如何走出阴霾?

  我怔怔地盯着“赤海妖王”卷宗,浑身冰凉,手脚发汗,情绪近乎崩溃。

  “咳咳——”

  不多时,容忌亦出了卷宗。只是,眼前的他浑身是血,一身白衣被血迹染得斑斑驳驳,触目惊心。

  我三步并作两步,颤巍巍地朝他奔去,将他搂入怀中,心疼地不知该如何宽慰他。

  他浑身冰凉,身上满是腥咸的血迹,苍白的脸上赫然印着鲜明的五指印。

  “乖乖,不怕。都过去了。”我将他越搂越紧,深怕他会突然化作尘埃,离我而去。

  “嗯。好痛。”

  容忌神色怔忪,声音细弱蚊蝇,长睫不住地抖动着,无助且可怜。

  “乖乖,我带你回去。”我红着眼,卯足了气力,将他扛至肩头,阔步往藏经阁外走去。

  “北璃王,东临王伤势如何了?东临王都伤得这般重,祁大哥当真没事吗?”鱼承影亦步亦趋,紧随我身后,咋咋呼呼道。

  “鱼承影,你替我传个信。今夜子时,我将屠尽赤海妖族,她鱼菡烟的脑袋,我是要定了。”我稍作顿步,冷冷地对鱼承影说道。

  鱼承影妙目圆瞪,磕磕巴巴道,“是不是东临王身上的伤势,与我老爹有关?”

  我侧目看着伏在我肩头上不住地淌着血的容忌,心痛到无法呼吸。

  待我将容忌带回北璃王宫,原想替他换一身洁净的衣物,可该死的鱼菡烟不知对容忌做了些什么,我只要稍稍动一下容忌的身体,他便开始浑身震颤。

  “乖乖,衣物脏了,让我替你换掉,如何?”我将散落在他颊面上的墨发轻拢于耳后,柔声道。

  然,当我的双手触及他的前襟之际,他猛然睁眼,一掌袭向我心口。

  “歌儿!”容忌回过神,连连收回掌风。

  他长臂一伸,将我捞回怀中,“让你受惊了。”

  “容忌,不论发生了何事,都不要离开我,好吗?”我深怕容忌接受不了卷宗里发生的事,双手紧攥着他的前襟,患得患失,害怕至极。

  “嗯?”容忌鼻音微重,面上显出些微困顿。

  我心下腹诽着,他定然是出于自我保护,不愿忆起卷宗里发生的一切。

  如此,也好。

  思及此,我勉强展开笑颜,捧着他被打肿的脸颊,一点一点将鱼菡烟留在他身上的痕迹抹去。

  容忌错愕地看着格外主动的我,面露难色,生平第一次出言拒绝了我,“歌儿,我现在不是很方便。”

  “是我鲁莽了。”

  我连连松开面色惨白的容忌,以为他被鱼菡烟吓怕了,连带着惧怕所有女子,行事愈发小心翼翼。

  容忌见我杵在他身前,紧张地手足无措,十分报歉地解释道,“歌儿,我身体可能出了点问题,并非有意拒绝你。”

  身体出了问题?

  我下移着视线,心中惊骇万分。

  容忌若是一辈子都有这问题,该如何是好?我自然接受他任何样子,可他那么要强,又怎能允许自己的身体出了这么大差错?

  思及此,我仿若遇见容忌投湖自尽心灰意冷的模样,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歌儿,是我不好。四百年来,你难得主动一次,我竟如此冷落你。”容忌见我一哭,抬手拭去我脸上簌簌滚下的眼泪。

  “都怪我,我就不该将你忘在榻上。若不是因为我心急火燎地去找祁汜,你也不会出事。”

  容忌一把将我揽入怀中,轻声安慰道,“别哭,哭得我心都碎了。”

  他似乎误解了我的意思,误以为我是因为他的拒绝而嚎啕大哭,因而,开始以行动证明着自己,格外卖力。

  待我们二人都冷静下来之际,已将近子时。

  我抬眼,深深地凝视着血迹斑驳的容忌,忽而发觉他脖颈处被硬生生撬开的一片龙鳞,疑惑地询问道,“她竟还拔你的龙鳞么?”

  “她?”容忌反问道,旋即反应过来,“你指的是鱼菡烟吧?卷宗里,她确实凭着随侯珠的力量控制了我。不过,随侯珠只对龙族有所限制,对于寻常人,作用甚微。无计可施之下,我只得凝萃着浑身神力,亲手剔了龙鳞。”

  “.........”

  所以,****,容忌为免受鱼菡烟的侵害,亲手剔了自己的龙鳞,以求摆脱鱼菡烟的桎梏?

  所以,他刚刚说身体不舒服,是因为剔了龙鳞伤了元气,而不是因为某些方面出了问题?

  我怔了怔,回想起他的卖力,好像真的没有问题......

  容忌许是看不懂我变幻莫测的表情,直接以读心术窥视了我心中所想。

  “歌儿,原来你是担忧我被鱼菡烟欺凌,身体出了问题丧失了求生欲,才嚎啕大哭?”容忌嘴角噙笑,眸中宠溺之色更显。

  “不然呢?”我反问道,尽管眼下疲累得很,但依旧全神贯注地替容忌疗着脖颈上触目惊心的伤口。

  容忌失笑,“我说今儿个太阳打东边出来了。还以为你因为我的拒绝伤了心。”

  得知了我心中所想,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竟重重摔于榻上,晕死过去。

  脑海中,黑盒子放声大笑,“宿主,这一回,你总算是翻身做了一回地主婆了。你还没晕,东临王竟晕了。”

  我揉了揉眉心,亦未料到容忌剔了龙鳞之后,竟还强撑了这么久。

  替他掖好被角,我一骨碌翻身下榻,换上一身朱色衣衫,气势汹汹地往赤海王宫奔去。

  砰——

  我一脚踹开赤海王宫大门。原想一路屠尽王宫中的赤海小妖。

  但当我瞥见赤海小妖面上的慌乱,心一软,就再下不了手。

  “唉!这身赤朱色衣衫白穿了。”我低低感慨着,默默收回轩辕剑,朝着鱼菡烟寝宫疾步而去。

  “鱼菡烟,你给老娘滚出来!老娘的男人,岂是你能欺负的?”我怒意蓬勃,双眸环顾着空荡荡的寝宫。

  鱼菡烟寝宫中,除却掩面恸哭的鱼承影,再无他人。

  鱼承影见我气势汹汹而来,胡乱擦拭着脸上的泪痕,“噗通”一声跪在我身前,不住地向我致歉,“北璃王,对不起。我从未料想到老爹是个如假包换的女人,我也从未料想到叶修竟是老爹的亲生骨肉。我发誓,我若是事前得知老爹存了迫害东临王的心思,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东临王跳入老爹卷宗。”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