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原以为斜月溶洞里的这方水域,顶多就占了方寸之地,充其量不过是一个浅水湾。

  不成想,其深度远远超乎我的想象。

  我原以为触手可及的水中月,随着我的疾速下沉,竟显得缥缈不可及。

  死死缠绕在我脚踝处的藤蔓发出“滋滋”的响声,风驰电掣般,将沉溺于池水中的我猛然往下拽去。

  不多时,周遭水域一改往常的平和宁静,狂浪翻滚,急流涡旋层出不穷。

  我微眯着眼,借着指端的天雷之火,企图看清黑压压的池底是否有水怪作乱。

  天雷之火式微,不过在纯澈池水的映射下,想要照亮一方水域,绰绰有余。

  奇怪,水中并无异样,别说作乱的水怪,就连蜉蝣鱼虾都不得见。

  既无作乱之物,何以涡旋迭出,怒浪不歇?

  咣咣咣——

  正当此时,紧缠在我脚边的藤蔓突破了自身的韧性限度,再也拽不住疾速下沉的我,次第断裂,在纯澈池水中卷起道道水浪,水声轰鸣不止。

  连拽我下水的藤蔓都不够长,难不成斜月溶洞底下这方水域还是个无底洞?

  罢了,管它是不是无底洞。

  我连地底最深处的无间地狱都去过,难不成还会怕了区区的无底洞不成。

  约莫过了一刻钟的功夫,我下沉的速度总算放缓,但底端的水中月似带着无穷无尽的吸力,使得我身不由己地往冷月处撞去。

  与此同时,怒浪涡旋更甚,不止在我耳边轰鸣不休,甚至还在我单薄的衣物上“吞云吐雾”,绽开层层涟漪,穿凿无数细小窟窿。

  我微微扬起水袖,捻了个避水诀,悄然驱散着周遭的怒浪狂涛,原以为即将平稳落至水中月之上,凑近了一看,才知池水底下圆盘状的发光物,并非水中之月。

  而是一个圆桶大小的洞口。

  洞口周遭,遍布着指甲片大小的细小窟窿,亦迸发着道道耀目光芒。

  原来,水面上看的点点星辰和寂寂皎月,竟是池底斑驳的洞口窟窿所致。

  我绷着脚尖,小心翼翼地探着空荡荡的洞穴口,正好奇为何池中之水流不出这洞口,整个人便被一股强大的吸力所缚,“咻”地一声破洞而出,身上滴水未沾,亦毫发无损。

  我双手护着并未显怀的腹部,抬眸望着顶上如寂寂皎月的洞口,瞬时明白了斜月溶洞的可怕之处。

  斜月溶洞易进易出,但若想原路折返,难于登天。

  身处皎月洞口上方水域时,其吸力堪比洪荒蛮力。

  而当我被推出皎月洞口之后,若再想顺着洞口原路折返,其推力亦足以同我周身乾坤之力相抗衡。

  如此一来,我若是不继续往前走,怕是再难逃出这一片荒芜寥落的寂静之地。

  嗷呜——

  周遭,突然爆出此起彼伏的狼嚎声。

  我缓缓收回视线,转而睥睨着周遭眼放绿光的恶狼。

  “睁大你们的狼眼,好好看清楚我是不是你们惹得起的人。”我单指往额上一抹,刻意露出额间独属于凰神凤主的火凤印记。

  一时间,原先目露贪婪的恶狼再不敢轻举妄动,悄无声息地往后退去,别说嚎叫,连呼吸都放轻了些许,不敢发出半点儿声响。

  “众狼听令,全力搜捕赤海妖王鱼菡烟。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心下思忖着,既然这群恶狼如此忌惮于我凰神凤主的威名,不如借助它们这群地头蛇的力量,全面搜捕鱼菡烟。

  鱼菡烟竟敢那么欺负容忌,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

  眼下,她已然完完全全取代了且舞,成了我的眼中钉肉中刺。

  “嗷呜——”

  恶狼得令,引颈长嗥,倏然间腾空跃起,兢兢战战地四处找寻着鱼菡烟的踪迹。

  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成百上千的恶狼亦未叫我失望,果真将被撕咬地浑身是血的鱼菡烟带至我身前。

  它们将鱼菡烟重摔在地,还不忘地在她腿上留下数排牙印。

  “啊——黄毛丫头,小小年纪竟如此狠戾。”鱼菡烟吃痛闷哼,趴伏在地却倔强得仰着头,狠瞪着双手负立,气定神闲的我。

  “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狠戾的人。恰恰相反,若不是我心存善念,赤海王宫早就被我屠尽,还轮得到你在我面前叫嚣?”我唇齿含笑,居高临下地睥睨着一身狼藉的鱼菡烟。

  自她摒弃了墨染尘的皮囊,恢复了原来的样貌,我对她仅剩的怜悯也已荡然无存。

  “孤做错了什么,你为何就是不肯放孤一条生路?”鱼菡烟双拳紧攥,猩红的眼眸中是遮掩不住的戾气。

  “你不知容忌洁癖缠身?若他真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万死都不为过。”我亦来了怒气,躬下身一把揪着她一头蓬乱的头发,一手狠狠地掌掴着她花容失色的俏脸。

  啪——

  啪——

  啪——

  “容忌的脸,是你能打的?”我一脸掌掴了鱼菡烟数百下,直至将她的嘴脸打烂,这才悻悻地松了手,扯着她身上破烂不堪的衣物擦拭着手上的血污。

  鱼菡烟如死鱼般趴伏在地,双目无神地紧盯着不远处的巍峨高峰,含糊不清地说道,“你大概不明白,纵孤称霸一方海域,但游鱼身份始终令孤抬不起头。孤仅仅只是想寻一个靠山,何错之有?”

  “他不喜欢你,你为何强迫他?”我揪着鱼菡烟的前襟,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若不是她,容忌用得着剔龙鳞以求自保?

  龙鳞对于龙族而言,不止是身份的象征,还关乎到其自身安危。若非万不得已,容忌岂会自断龙鳞!

  鱼菡烟再度淬血,齐整的牙齿染上血污,整个口腔均散发着阵阵恶臭,“黄毛丫头,你还不了解男人。当年,孤霸王硬上弓,强了虚**大陆上位高权重的老龙王,他嘴上说着不喜,心里却对孤牵肠挂肚。孤之所以能坐稳赤海妖王之位,这其中绝少不了老龙王的帮衬。”

  “鱼菡烟,你以为所有人都会被你的美貌折服?伤害无关性别。男人也是人,你大概不知道你的强迫,给容忌造成了怎样的伤害。你以为容忌是为了羞辱你,才故意吐了你一脸吗?他洁癖缠身,若是控制得住,绝不会做出这种事。那时的他,该有多绝望,你能明白吗?”

  我愤慨言之,一想到容忌尚还躺在榻上昏迷不醒,心疼至极。

  鱼菡烟不以为然,“风月之事,即便不是你情我愿,照样能够各取所需。倒是你,公报私仇,只为一己之私对孤滥用私刑。像你这样狭隘的人,如何担得起一国之君的重担?”

  “执迷不悟。”

  我冷冷地看向奄奄一息的鱼菡烟,捻了个净水诀,将她周身水分排干。

  鱼离水必死,想必鱼菡烟也不例外。

  “黄毛丫头,饶孤一命,孤告诉你一个惊天秘密,如何?”鱼菡烟因缺水呼吸愈发急促,隐匿在脖颈下的腮片有一下没一下地扇动着。

  “说来听听。”

  鱼菡烟讪讪笑道,“黄毛丫头,你可知老龙王为何要将孤幻化成混世魔王的模样?”

  我眉头一凛,潜意识中竟觉得此事与我有关,“为何?”

  “老龙王预知,你将会是虚**大陆上最后一个魔神。你成魔之后,杀戮成性,黎民百姓均葬身于你手中。老龙王将孤幻化成混世魔王的模样,为的就是仗着你的一念之仁保孤一命。”

  虚**大陆上最后一个魔神?

  这些自以为知天命的得道高人,还真会给我戴高帽!

  百年前,六界之人将我当成了天煞孤星。事实上,迫害六界的,从来都不是我。

  而今,鱼菡烟又妄想着以“魔神论”击垮我,我又岂会轻易相信。

  “想知道你的结局吗?不妨告诉你,你的结局极其惨烈。不仅被千夫所指,最后还卒于东临王手中,死不瞑目。斩天剑贯穿你喉头的样子,你哭得那叫一个惨。”鱼菡烟阴恻恻笑着,绘声绘色地说道。

  我不以为意地说道,“老龙王赐予你墨染尘皮囊时,不照样没料到你会死在我的手中?我从不信命,我只信人定胜天。”

  鱼菡烟被我堵得哑口无言。

  若是百年前,我定会因为鱼菡烟这番不着边际的“预警”心慌意乱。

  而今,我只专注于眼下的每一天,何必为尚未发生之事惶惶不得终日?

  冷睨了一眼嘴角起泡的鱼菡烟,我对她下了最后通牒,“交出随侯珠,我兴许还能给你一个痛快。”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