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君泽阴恻恻笑道,“我是谁,你心里没有点数吗?”

  “果真是你。”我终于明白为何捏不碎他的梦境,他身体已然凉透,已死之人的梦境,我又如何捏的碎。

  “没错,是我。这四百年来,我无时无刻不活在你的阴霾之下。主人为救你,数度将己身置于险境。一旦主人身处险境,作为他身上最重要的逆鳞,亦和他一般遭受着同等的煎熬。”君泽越说越激愤。

  “君泽,事已至此,无力回天。放下心中的仇恨罢。”

  得知君泽的身份之后,我对他亦多了一份宽容。

  再怎么说,他也是曾陪伴过容忌数万年的逆鳞。

  君泽冷笑道,“你叫我如何放下?表面上,主人是迫于鱼菡烟的施压不得已将我从他身上剔去。实际上,他只是怕你接受不了自己和其他女人有染,这才忍痛割舍的我。说到底,主人还不是因为你,才选择了将我抛弃。”

  君泽说的不无道理,我心里亦十分清楚容忌为何对自己那么狠,竟毫不犹豫地剜去对于龙族而言极其重要的逆鳞。

  倘若不是我的存在,他也许会乖乖就范,左右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

  但恰恰是因为我,他怕在我心中留下一丝一毫的污点,因而才会不管不顾地剔去龙鳞。

  “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心里舒服些?”我诚恳地看向君泽,对于他的无辜丧命,心中亦生出几分歉疚。

  君泽淡淡道,“别将你的虚情假意用在我的身上,我嫌恶心。”

  我方才所言,皆出于肺腑,可惜他并不领情。

  “所以,你不准备放我走了?”我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心平气和地询问着君泽。

  君泽赫然起身,他当着我的面,将套在他脸上的麻袋解开。

  须臾间,浓重的血腥气在不大不小的梦境中弥散开来。

  我怔怔地看着麻袋下的一堆烂肉,胃里翻江倒海。

  原以为君泽既身为容忌的逆鳞,容貌应当差不到哪里去。

  不成想,君泽除了完好的双手双脚,被麻袋覆盖着的身躯、头颅,均只是一堆烂肉而已。

  “为什么会这样?”我深怕吓着腹中孕灵,连忙撇过头不再去看君泽身上不断翻滚搅动着的烂肉。

  “还不是拜你所赐!四百年前,你向主人捅的那两刀位置极为险要。彼时,恰逢主人下凡历劫仙力全失,我不得已,只得以灵性渐生的身躯替主人修复仙脉。我原以为主人情劫过后会将你忘得一干二净,没想到,我的噩梦才刚刚开始。”君泽声色清冷,但他身上的烂肉大有翻滚沸腾之势,愈发激动。

  我很感激君泽一次又一次地舍身保护容忌,但我亦从未料到,自己的存在给他造成了这么大的困扰。

  “没想到,我的存在,给你造成了这么大的困扰。”我低低说着。

  君泽冷哼道,“收起你在主人面前惺惺作态的那一套。”

  “.........”

  他对我的怨念极深,以致于现在的我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

  不多时,君泽以掌心之眼瞟着梦境中昏昏欲沉的天色,声音中透露出一丝兴奋,“吉时已到,就由我亲自送你上黄泉吧。”

  我冷睨了他一眼,心中并无多少惧意。即便,眼下的我被困在身躯早已凉透的君泽梦境中,短时间内想破梦而出有些难度,但我周身神力并未被禁锢。

  不论如何,对付君泽还是绰绰有余的。

  “君泽,看在你跟随容忌多年的份上,我不会跟你计较。也不会跟容忌提及你对我所做的一切。但请你适可而止,放下屠刀。”我如是说道。

  “且歌,你有什么好与我计较的?若不是你的存在,主人怎会如此不知爱惜性命,隔三差五陪着你上刀山下火海。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君泽心口愤懑难纾。

  君泽尤为偏执,任我如何劝说,始终固执己见,“莫要白费口舌。等我将你的身躯蚕食干净,变幻成你的模样,就能永永远远留在主人身边,代替你在他心中的位置,守护他,爱护他。”

  蚕食我的身躯?

  我不由地瑟缩着肩膀,听得毛骨悚然,“君泽,你好歹是容忌身上的逆鳞。怎会堕落到蚕食活人的地步?若是让容忌得知你的想法,他该多心痛?”

  彼时,天幕**现了一道裂痕,似被利刃劈砍而成。

  君泽显然也注意到了天幕上黑压压如同天堑一般的裂痕,疾步朝我走来,顺手将我关在他的梦中梦里。

  下一瞬,滚滚闷雷裹挟着列缺霹雳在梦境中大兴风雨。

  容忌手持斩天剑,从天幕上的裂痕中俯冲直下。

  “君泽,放了他。”容忌琥珀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极其复杂的情绪,有歉疚,有愤怒,更有痛心疾首。

  君泽烂肉堆垛的身体如细浪般随着他左右晃动的弧度此起彼伏,可能连容忌都没有注意到,君泽紧攥的双拳中有两道咸涩泪水顺着他健全的双腿流淌而下。

  “主人,你若是爱她的皮囊,我大可以将她蚕食干净,变幻成她的模样,永生永世陪在你身侧。我保证,会比她乖巧,比她听话,不惹你生气,全心全意一心一意只爱你一人。”君泽忽而跪在容忌身前,信誓旦旦地说着。

  容忌摇了摇头,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君泽,这数万年来,委屈你了。”

  “主人,君泽不觉得委屈。君泽只希望主人不要将我丢弃,离了主人,君泽再无人可依。”

  容忌定定地看着被君泽困在梦中梦里的我,薄唇轻启,“歌儿,是我对不起他在先。如今,我只能拿周身龙鳞赠他以偿还这数万年的恩情,你不要担心。”

  隔了一层浅薄的梦境结界,我朝容忌默声道,“我尊重你的所有决定。”

  眼下的容忌若再失龙鳞,极有可能性命不保。但这既是容忌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我只能义无反顾地站在他身边,支持他的所有决定。

  君泽显然没料到容忌会拿周身龙鳞赠他,掌心之眼中泪水井喷。

  他低声默念道,“不,主人。我从没想过伤害你。我只是离不开你。”

  正当此时,天幕中再添一道深色鸿沟。

  抬眸间,竟是身着水蟒锦袍,面覆银狐面具的冷夜。

  我被困于梦中梦里,虽然心慌,但到底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得隔着薄薄的梦境结界冲着容忌嘶声喊道,“快走!”

  即便,眼下的冷夜并未夺回他的毕生神力。

  但他已然汲取了青丘所有狐仙的精元,短时间内功力大涨,对阵痛失逆鳞的容忌,胜率极大。

  容忌亦察觉到了冷夜浑身的戾气,旋即提起周身神力,眸中杀意凛然,严阵以待。

  冷夜轻嗤出声,“容忌小儿,你夺了本座的毕生神力,是时候该还了。”

  君泽见状,毫不犹豫地移至容忌身前,义愤填膺道,“趁人之危,算什么英雄好汉?”

  “区区逆鳞,竟敢在本座面前叫嚣!”冷夜朗声笑道,“龙失逆鳞,等同废尽周身修为。眼下,连容忌小儿都不会是本座的对手。”

  “君泽,让开。”容忌沉声说道,他双手紧握斩天剑,面色煞白,须臾间脖颈间又渗出**血迹。

  君泽许是感到恐慌,遂将我从梦中梦中放出,而后抖动着他浑身沸腾不已的烂肉,凄声嘱托着我,“保护好主人。若是主人再因你负伤,我君泽化作厉鬼都不会放过你。”

  与此同时,冷夜已化作巨型狂蟒,朝着容忌俯冲而来。

  我下意识地朝容忌飞身扑去,接连在他周遭设了数层结界。

  未成想,君泽并未退至一旁,他散尽周身修为,以他血肉模糊之躯,朝着冷夜飞身而去。

  冷夜蛇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一口咬断君泽大半截身体。

  君泽悄然展开尚未被吞食的手心,手心中的眼眸深情凝望着容忌,“主人,对不起,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麻烦。没我的日子里,务必照顾好自己。”

  容忌抬首,琥珀色的眼眸中是化不开的忧伤,“君泽......”

  “尘归尘,土归土。君泽此生,得以跟随主人东讨西伐数万年,已是无憾。”

  君泽语落,血肉模糊的身体就此爆裂,魂飞魄散。

  他临了前,以全部意念将我和容忌推出了梦境之中,继而又以毕生功力死死地困住冷夜,欲将他永久封存在他灰暗不见天日的余生旧梦之中。

  容忌定定地望着梦境中如烟花般散作满天星的君泽,眸中满是落寞。

  “容忌,你还好么?”我偏头看着他,双手紧捂着他脖颈上的伤口。

  他缓缓回过头,紧紧地将我拥入怀中,由着君泽的余力将我们推出余生旧梦。

  砰——

  容忌将自己的血肉之躯当成我的靠垫,将我护在怀中,自己却惨摔在地。

  他背脊处,被嶙峋怪石磨得不成样子。

  “容忌......”

  我抬眸,见容忌再度陷入昏迷之中,心疼地不能自已。

  回头看了眼遗落在泥淖浅滩中的麻袋,我在心中默默地念了段往生咒。在此之前,我从未想过一片龙鳞竟能拥有意识,也从未想过一片龙鳞照拂了容忌数万年。

  而今,君泽身死湮灭,我只希望他还有重活一世的可能。

  “君泽,下辈子,务必为自己而活。”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