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双手捂着被他打得满是淤青的腹部,疾转过身,突然间觉得有些委屈。

  若是容忌今后都是这副样子,我怕是早晚要被他整废。

  “歌儿,你生气了吗?我只是想帮你洗衣。”容忌局促地绕过我身前,见我眼圈通红,忙将我拥入怀中。

  “没生气。”我闷闷说道。

  恍然间,容忌似恢复了清醒,琥珀色的眼眸中溢满心疼,“歌儿,我......”

  “没事,梦游总会好的。”我深吸了一口气,柔声哄着他。

  “在此处等我,我去找一捆锁妖绳,去去就回。”容忌如是说道,转而朝不远处黢黑的山洞跑去。

  我委实不放心情况十分不稳定的容忌,刚想跟上前一探究竟,腹部便传来一阵绞痛,不知不觉间衣摆已然沾染了**血迹。

  “小小乖们,一定要坚持住。”我阵脚大乱,也顾不得去追容忌,顺势席地而坐,调息养神,以体中乾坤之力庇佑着腹内孱弱孕灵。

  待我调息完毕,天已黑透。

  猛然睁开眼,我忽然意识到容忌去了数个时辰还未折返,心神大乱。

  脑海中,黑盒子歉疚至极,“宿主,我没料到东临王会向你下手。一时疏于防范,害得孕灵遇险,罪该万死。”

  “别说是你,我亦未料到容忌的梦游症如此严重。”我尽可能地保持着镇定,指尖捻了天雷之火,顺着容忌离去的方向疾步寻去。

  都大半天了,他能去哪儿?

  难不成被人劫掠了去?容忌虽重伤缠身,但灵根未损,一般人想要对他下手,无异于天方夜谭。

  敢劫掠他之人,纵观整个虚**大陆,也就寥寥几人。

  先说天弋,他虽是个和尚,但到底是个酒色和尚。那日被我废了身体定然不甘拖着残缺的身体了此残生。眼下他最有可能留在第六关古战场中养伤,绝不可能存了旁的心思祸害容忌。

  再说叶修,冷夜。他们一个已然前往紫龙洞找寻鱼菡烟遗留下的随侯珠,一个尚被困在君泽余生旧梦之中,想要破梦而出应当还需要些时日。

  如此想来,眼下唯一有可能劫持容忌之人只剩封於。然,天弋刚蚕食了封於一池蚪儿,封於即便再没良心,也当回水中月中安抚安抚呱唧情绪才是。纵使封於无暇安抚呱唧情绪,他也应当一心一意揪出害他蚪儿性命的罪魁祸首。

  我捂着疼痛不止的脑袋,思忖了大半天,依旧无法得知容忌行踪,也无法得知眼下的他有无性命之忧。

  步行数里,终于得见一黢黑山洞。

  我面露欣喜,一股脑儿地往山洞中钻去,“容忌?”

  “咳咳——”

  山洞中,隐隐传了阵阵咳嗽。

  我瞥了眼黢黑山洞中燃着火苗的炉铫,心下生出几分狐疑。难不成,有好心人救了容忌,并给他煎了药?

  思及此,我疾步往洞底探去,“容忌,你的小宝贝有点儿怕黑,你快出来。”

  行至洞底,我就着指端微弱的天雷之火往石榻上照去。

  石榻上,确确实实躺了一个大活人。

  我三步并作两步,急急地站定在卧榻边,正想询问容忌为何会躺在山洞之中,突然发现榻上之人并非容忌,而是一脸死灰的祁汜。

  “歌儿?”祁汜先我一步认出了我,他半坐起身,困惑地看着狼狈不堪的我。

  “你怎么会在此处?”

  我亦百思不得其解,叶修不是带着祁汜前往紫龙洞了么,怎么祁汜突然乍现在僻静山洞之中?

  祁汜闻言,稍显寥落地垂下眼眸,低声说道,“阿修仅有一卷回城轴,他急着赶往紫龙洞收回随侯珠,便将朕安置于此处。”

  此刻的祁汜,不仅身体不好,情绪亦不大好。

  我转头瞥了眼炉铫上热着的汤药,旋即将其端至祁汜跟前,“先把药喝了。”

  祁汜面露难色,颇为为难地说道,“不喝了,反正也治不好。”

  “总会有转机的。”我心下急于找寻容忌,但又不放心留祁汜一人在洞穴中自生自灭,只得催促着他快些喝药。

  他咬着牙,试着抬起双手接住我手中的药碗,但当我瞥见他手心触目惊心的伤口时,再不敢将药碗递给他。

  “怎么伤的?”我盯着他手心中深可见骨的刀伤,眉头紧拧。

  祁汜悄然收回手,不咸不淡地说着,“为了挣脱锁链,不小心划伤的。”

  “说到底,叶修也不过是个自私之人。”我低叹了口气,转而一勺一勺喂祁汜喝药。

  祁汜受宠若惊,怔怔地张着嘴,纵药再苦,依旧喝得津津有味。

  待他将整碗药喝得连药渣都不剩,仍意犹未尽地匝巴着嘴,“歌儿喂的药,甚甜。”

  “油嘴滑舌。”我将药碗放至一旁,始觉祁汜唇周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水泡。

  方才,我只想催促祁汜快些喝完药,不成想,药汁刚刚出炉,烫嘴得很,竟将祁汜烫得满嘴起泡。

  “你的嘴......”我歉疚地看向祁汜发肿的双唇,欲言又止。

  祁汜撇唇浅笑,“不碍事。东临王走丢了么?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男人,你快去找他吧。注意安全。”

  “你当真没事么?”

  “朕没事。歌儿亲手喂药,足以支撑着朕熬过漫漫黑夜。”

  见状,我只得在祁汜周遭设下几道结界,转身飞奔出山洞,如无头苍蝇般毫无方向地找寻着容忌。

  脑海中,黑盒子突然擤起了鼻涕,声泪俱下,“宿主,你可知祁王在你转身之际,悄悄红了眼?”

  “.........”

  我既已转身,又岂知祁汜的反应?

  但听黑盒子如是说道,心中愈发愧疚难当。我已经记不清自己欠了祁汜多少情,只知今生今世都还不清了。

  “宿主,倘若有一天你红杏爬墙,若对象为祁王,本大王定帮你兜着,绝不向东临王告密。”黑盒子郑重其事地说道。

  “你就不能盼着我好?”我满头黑线,委实不明白黑盒子脑子里装了些什么。

  它难道不怕我红杏爬墙被当场捉住,打断双腿沉河?

  出了山洞,此方地域忽而飘下了零星小雨。

  我只身一人在漆黑一片的河堤边来回踱步,寄希望于容忌恢复神智后能顺原路返回。

  约莫一刻钟的功夫,一袭白衣纤尘不染的容忌果真踏上了堤岸。

  他将斩天剑收于背后,背手负立,目无斜视地朝我走来。

  正当此时,堤岸上忽而蹿出数道黑影,其影绰绰,俨然将容忌围困其中。

  “哪里来的影妖,竟不要命地缠上了容忌。”我低声呢喃着,加快了脚力,朝着容忌的方向飞奔而去。

  照理说,在那些影妖接近容忌身侧之际,容忌就该有所防备,将他们一一斩杀才是。奇怪的是,容忌似乎并不排斥他们的接近,反倒有迎合他们的趋势。

  稍稍走近了些,我才发觉缠绕在容忌身侧的影妖身形于我相差无二。

  该死!又有人意图暗算容忌。

  果不其然,那些影妖见容忌渐失心智,继而诱导着他,“夫君,可否将内丹取出,让我观瞻一番?”

  容忌闻言,当真抬起双手,朝着自己丹田处探去。

  “乖乖,把手放下。”我急声喝止着容忌,随后闪身至他跟前,抽出轩辕剑,顺势将缠在容忌周遭的影妖一举斩杀。

  “歌儿想要内丹,我亲手剖出便是。”容忌讷讷说道,再度抬手朝丹田处探去。

  见状,我迅疾握住他冰冷的手,将之放在我尚未显怀的小腹上,“容忌,我深知失了逆鳞对你影响有多大。但我只想让你明白,我和小乖、小小乖们需要你。”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