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赤海妖族虽为异族,但千百年来,始终安居于赤海一隅,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

  不成想,短短几日内,赤海妖族竟遭此浩劫,连一个活口都未曾留下,惨绝人寰,令人唏嘘。

  啪嗒——

  待我们即将走出赤海王宫之际,宫门处的石质匾额轰然落地,掷地有声,四分五裂。

  刹那间,暗芒一闪,匾额中迸现出圆盘大小的水滴,清澈如镜。

  水滴镜面中,赤海王宫处处挂着白绸,往来宫娥行色匆匆,面上亦挂着显而易见的哀伤。

  披麻戴孝的鱼承影怔然地跪于鱼菡烟灵堂前,面色苍白,神色却尤为坚毅。

  鱼承影身后,有数位宫娥轻声宽慰着她,“公主务必振作。赤海妖族的重担,只能由你扛着了。”

  “老爹,你放心。承影一定会拼尽全力,守护好赤海妖族。”鱼承影信誓旦旦说道。

  咻咻咻——

  须臾间,一道泥浆悄无声息地越过灵堂门口处颇高的门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鱼承影袭去。

  冷夜?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水滴镜面中那滩人形烂泥,才知何为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纵我以化影散重挫冷夜,使他短期内不得恢复肉身,他依旧能凭着泥身四处游走为非作歹。

  鱼承影闻声,乍然回眸,却见身后宫娥被一滩烂泥蚕食殆尽。

  她惊慌不已,双手紧握着承影剑柄,磕磕巴巴道,“何方妖物,竟敢来赤海王宫造次?”

  “告诉你也无妨,本座乃旷世神君,冷夜。”

  冷夜的咽喉被化影散所毁,声音极其喑哑,恍如无间地狱中的恶毒咒声。

  鱼承影吓得面色惨白,“你想做什么?”

  “本座还能做什么?自然是屠尽你赤海妖族。”

  “你就不怕遭天谴?”鱼承影银牙碎咬,恶狠狠地盯着眼前呈烂泥状趴伏在地的冷夜。

  冷夜阴恻恻笑道,“天谴又有何惧?本座由善缘所生,只要善缘一日不散,本座将永生不灭。”

  “呸!你这腌臜阴邪的玩意儿,你也配和善缘攀亲带故?”鱼承影冷淬了一口,忿忿然言之。

  冷夜置若罔闻,烂泥状的身躯朝鱼承影猛然逼近,他深嗅着鱼承影身上的气息,“是把好剑,灵气逼人。”

  鱼承影双腿打颤,猩红的眼眸中恨意与惧意交织。

  斟酌片刻后,鱼承影红唇轻启,声音颤得厉害,“你若放赤海妖族一条生路,我甘愿以身祭剑。你知道的,承影宝剑乃上古神剑,只要我与剑身合二为一,其神威大显,足以同虚**大陆上的任何一件神兵相抗衡。”

  “承影剑灵,果真忠贞不二。遗憾的是,赤海妖族早已被本座蚕食干净,全族覆灭。”冷夜森然笑着,旋即化作一股麻绳,紧勒鱼承影脖颈,将她勒得面红耳赤,颓然晕倒于鱼菡烟灵柩之前。

  鱼菡烟若泉下有知,定然悔不当初。

  一开始,正是由于她的纵容,冷夜才得以藏匿于赤海王宫中休养生息。而今,冷夜实力大涨,赤海妖族却因鱼菡烟的一念之差覆灭。

  鱼菡烟一把年纪,竟还不如鱼承影通透,真真是白活了数万年。

  她只想着满足叶修的一切要求,为了讨好叶修不惜引狼入室,任由冷夜在她眼皮底下为非作歹。却未曾想过,自己身为赤海妖王,所言所行,理应将全族人的利益放在前头。

  水滴镜面幻灭,赤海王宫轰然坍塌。

  曾盘踞于赤海海域数万年的赤海妖族,再无迹可循。

  “冷夜究竟要做什么?先是屠戮青丘狐族,再是屠戮赤海妖族。再这么下去,黎民苍生早晚要被他屠戮殆尽。”亲眼目睹了赤海妖族的覆灭,一口气憋在心口,堵得慌。

  容忌面上忧思重重,忽而以单手捂着心口,生生吐出了一口殷红鲜血。

  “怎么了?”我并未料到容忌的身体会在此刻再出状况,惊得手足无措。

  容忌凝眸,沉声道,“母后有难。”

  “母后不是自锁帝陵之中么?”我略带狐疑地问道。

  他并未作答,急急地牵过我的手,飞快地奔赴第九处古战场。

  我完完全全能够理解容忌此刻的焦灼心情,天后毕竟是他的生母,无论曾做过多少错事,于他而言,心中始终有她的一席之地。若是天后当真遭歹人所害,容忌必定痛心疾首。

  但问题是,我与容忌深陷古战场之中,想要速速赶去帝陵无益于天方夜谭。

  正当我忧心如焚之际,却意外地发现第九关古战场,竟不偏不倚地落座在帝陵之中。

  帝陵大门忽而大敞,二位守灵仙君目无焦距,讷讷地同容忌说道,“恭迎殿下回城。”

  容忌在守灵仙君面前停顿片刻,侧目询问道,“帝陵里发生了何事?”

  守灵仙君相视一眼,而后异口同声言之,“神君千秋万代,寿与天齐。”

  又是冷夜!

  他一连屠尽青丘、赤海妖族二族,所犯罪行罄竹难书,眼下竟又深入帝陵迫害天后,当真是可恶至极。

  容忌见二位守灵仙君已成冷夜傀儡,素手一扬,利落了结他们二人性命。

  帝陵中,灵气尽毁,死气更甚。天后孤身一人趴伏在天帝棺椁前,仅余一口仙气吊着,气息奄奄。

  “母后,我来迟了。”容忌让孱弱不堪的天后枕于他肩上,沉声说道。

  天后费劲地抬着眼眸,失焦的双眸好不容易看清近在咫尺的容忌,原先平静如死水的情绪忽而激起千层浪。

  她卯足了气力紧拽容忌胳膊,猩红的眼眸中浊泪纵横,“忌儿,当真是你。没想到,今生今世,母后还能再见到你。”

  说话间,天后身上最后一丝仙气流泻而出,双眼一翻,晕死在容忌怀中。

  冷夜当真丧心病狂,连固守帝陵与世无争的天后都不肯放过。

  天后身上仙气本就所剩无几,被冷夜一通榨取,更显孱弱,性命堪忧。

  容忌见状,连连为天后的羸弱病体不断地输送着神力。

  “莫要白费气力,速速离开帝陵,带着歌儿远走高飞。虚**大陆本就不是久居之所,纵你们拼尽全力,亦换不回锦绣盛世。”母后转醒,猩红的眼眸在我与容忌身上流转,眸中担忧不言而喻。

  “母后,坚持住。容忌定能将你安然无恙地带离此地。”我心急如焚地蹲伏在天后身前,见她残躯已然筑守不住容忌传来的神力,手忙脚乱地捂住她口鼻,企图不让神力外泄。

  天后回眸,面上现出一抹久违的单纯笑靥,“歌儿,忌儿就托付给你了。”

  “母后......”

  我紧攥着她冰凉彻骨的手,知她灵根尽毁,纵得了容忌毕生神力,也是回天无力。

  容忌亦察觉到天后的身体愈发冰冷,他琥珀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痛楚,但依旧不动声色地为母皇输送着神力。

  “放弃吧。别浪费气力,母后的身体,自己有数。”天后低低感叹道,“忌儿,速速带着歌儿远走高飞。你且听母后一言,虚**大陆绝非安邦立命之所,虚无二字早已暗示了这片大陆的宿命。你救不了黎民苍生,歌儿亦如是。”

  天后语落,双眸紧阖,卒于容忌怀中,彻底断了生机。

  容忌神色恍惚,一时半会内恐是接受不了天后毙命一事,仍不遗余力地为天后凉透的身躯输送着神力。

  我知此刻的容忌必然听不住劝,亦知他心中对天后的歉疚只能通过不断地输送神力才能得以缓解,因而并未出声制止他,只得蹲在他身侧默默地陪着他。

  “好一出母子情深的戏码!”

  棺椁中,骤然传来冷夜沙哑至极的声音。

  他烂泥状的身躯从棺椁中流泻而出,转眼间朝着容忌背脊处急冲而来。

  我见状,一连设下数道结界,将冷夜阻隔在外。

  “百里歌,毁形灭体之仇,本座记下了。你虽有乾坤之力傍身,但本座亦吞噬了赤海妖族的全族精元,再加之有天后这***的灵根加持,身怀六甲的你绝非本座对手。”冷夜冷然说道。

  “冷夜,赤海妖族何其无辜,天后何其无辜,你为何变得如此丧心病狂?”我定定地看着结界外那滩烂泥,本不想同他废话,但见容忌耗费了过多神力且精神不济,只得尽量拖延时间。

  冷夜看穿了我的心思,轻嗤以鼻,“百里歌,莫要再负隅顽抗,速速消融结界,束手就擒吧。东临王劫掠了本座毕生神力,本座势必双倍讨要回来。至于你,若是乖乖献上腹中孕灵,等本座占据东临王躯壳之际,兴许还能留你一条小命,供本座玩乐之用。”

  “玩乐之用?冷夜,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冷睨着结界外烂泥状的冷夜,应付起来愈发力不从心。

  眼下,我不仅要顾及腹中孱弱孕灵,还要兼顾痛失挚亲的容忌,心下委实没底。

  冷夜魔气大盛,他烂泥状的身体一跃而起,在半空中恣意翻滚,卷起道道阴风,声势滔天。

  下一瞬,他将烂泥状的身体幻化成一支利刃,朝着我随手设下的数道结界遽然攻来。

  我一连后退数步,连连抽出轩辕剑,将周身乾坤之力凝萃至轩辕剑剑身之上,破釜沉舟,已然做好与冷夜同归于尽的准备。

  正当冷夜连破数道结界即将同我兵刃相见之际,祁汜竟凭空挡在我身前。

  他朝我施施然一笑,刀锋般冷漠的眼眸中是化不开的柔情,“歌儿,莫怕。朕在,你在。”

  “你让开。”我慌了神,企图将他推至一旁。

  冷夜见状,阴恻恻言之,“又来一个替死鬼。本座照单全收便是。”

  语罢,冷夜又将烂泥状的身躯幻做数道飞箭,分别朝着我和祁汜袭来。

  千钧一发之际,被锁妖绳死死束缚住手脚的鱼承影乍现。

  她见祁汜式微,二话不说,毅然决然地爆破了内丹,以身祭剑,将自己的身躯与承影剑剑柄完完全全融合为一体。

  “祁大哥,接剑。”

  鱼承影脆生生的声音打破了帝陵中异常压抑的气氛,亦使来势凶猛的冷夜错愕不已。

  祁汜尚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承影宝剑已不偏不倚地落入他手中。

  祁汜双手合握之中是一截承影剑柄,只有剑柄不见剑身。然,帝陵东墙上却隐隐投下一个飘忽的剑影。

  “鱼承影,你做什么?祭剑岂是儿戏?”祁汜紧盯着东墙上的飘忽剑影,冷斥着已然化作剑影但意识尤在的鱼承影。

  “祁大哥,祭剑是承影的宿命,是承影多年前就已然窥伺到的天机。”鱼承影轻描淡写地说道,她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明媚轻快。

  祁汜气急,冷不丁地将承影剑扔至地上,“什么狗屁宿命?朕不信。”

  “痛啊,祁大哥你轻点扔。”鱼承影投于东墙上的剑影化作绰绰人影,“祁大哥,别丢下我。你眼里无我,但我命里有你。”

  看着东墙上渐趋黯淡的人影,祁汜颓然,俯身拾起承影剑,周身戾气勃发,魔神之力大涨。

  冷夜低咒道,“倒是本座小看了这承影剑灵,竟傻到以身祭剑,将自己交到一个废物手中!”

  “鱼承影,朕从未想过以恶语中伤你。之前总说你是臭鱼干,只是想让你知难而退。朕心有所属,不愿让你错付韶华。”

  祁汜低头凝望着手中承影剑,扬起的双手划出一条优雅的弧线,挥向来势汹汹的冷夜。

  耳廓中,传来凌厉剑气与冷夜烂泥状的身躯交锋所过的轻微摩擦声。

  冷夜身躯微微一怔,不见变化,然而片刻之后,他凝成半人高的身躯就在一阵温和掠过的南风中被削得四分五裂。

  我见状,紧握着轩辕剑,趁胜追击,朝着冷夜四分五裂的身躯劈砍而去。

  不多时,容忌亦回过神,他将天后轻放至棺椁之中,而后手持斩天剑,给予了穷途末路但仍在负隅顽抗的冷夜致命一击。

  彼时,承影剑、轩辕剑、斩天剑在***的交织中首次罩面,三道剑气聚首,将阴暗诡谲的帝陵照得亮如白昼,刹那间扫尽帝陵中的一切阴邪之物。

  冷夜碎裂不堪的身躯死灰复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度凝成一滩烂泥,遁土而逃。

  冷夜所修属土系道法,我与容忌、祁汜三人所修分别为水系、火系、金系道法。照理说,我们三人所习道法均无法完全掣肘冷夜。

  不过,当三把上古神剑在刀光剑影中交汇,金水相生,加剧水势,凭空造出木系道法,熊熊火势相辅,木系道法汇聚三行之力,足以碾压势单力薄的土系道法。

  三道剑气次第劈向地面,将遁土而逃的冷夜桎梏于方寸之地。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