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将双手环于身前,下意识地将天弋隔挡开来。

  天弋见状,故意往前靠了靠,他抬起被藤蔓贯穿的手,用力地攫住我的下颚,“女施主,贫僧若真要对你下手,你以为你挡得住贫僧?”

  正如天弋所说,他手中还握有三道天意,我绝不能鲁莽行事。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这才乖。识时务者为俊杰。”天弋松了手,转而将我带出这片荒无人烟的鬼蜮,将我囚于鸿蒙古寺密室之中。

  想不到,天弋心眼还挺多。

  竟在鸿蒙古寺极其隐蔽的犄角旮旯处,掘地三尺建了处还算宽敞的密室。

  他将我轻放至卧榻之上,旋即动手撕扯着我的衣摆。

  嘶——

  裂帛声乍响,我狠掐着自己,迫使自己不至于情绪崩溃,再度激怒天弋。

  “至于紧张成这样?”

  我撇过头,并未吭声。

  天弋冷哼道,“女施主,看来你还未学乖。放手,再敢掐自己,信不信贫僧把你的手剁了?”

  真是憋屈。

  我默默地将天弋里里外外骂了个遍,可为了腹中孕灵,只得忍气吞声,万万不敢和他针锋相对。

  天弋一把掀开我的衣摆,目不转睛地盯着我血肉模糊的小腿,“只望噬骨之痛能让你长点记性。”

  长什么记性?

  有朝一日,天弋若是落在我手中,我必将百倍奉还。

  他倏尔起身,单手托着烛台,另一只手在石榻边的矮柜中摸索着。

  不一会儿,他从矮柜中掏出一瓶积了层灰的瓷瓶。

  这死秃驴,该不会想在我伤处下毒吧?

  思及此,我迅疾扯过榻上薄衾,将之覆于伤腿之上。

  天弋用眼角余光瞟了眼局促不安的我,转而将瓷瓶中黑糊糊的药汁尽数倒入口中。

  我尚未反应过来天弋究竟要做什么,他已经半跪在榻前,捧着我的双腿,凭着他口中黑糊糊的药汁替我疗伤。

  我满头黑线,恨不得一脚将他踹开。

  “区区小伤,怎敢劳驾无量神君为我疗伤?我自己可以的。”压下心头的闷火,我尽量心平气和地对他说道。

  “女施主,你不过是贫僧的囚徒而已,无权拒绝贫僧。”天弋抬眸,不悦地看着我。

  天弋为我上完药,赫然起身,立于石榻边的盆架前,就着金盆中的凉水,匆匆地洗净了手。

  我费解地盯着他的背影,委实捉摸不透他何以在短期内恢复如初。

  照理说,周身经脉被焚,又被八十一道天雷劈穿灵根,纵有不死之身护体,也须得休养个百来年。

  天弋的恢复速度未免太可怕,半日之内,除却因经脉被焚而致的蚯蚓状浮纹还未消散,他周身神力竟已尽数回体。

  难不成,这之中还有不为人知的密辛?

  “女施主,贫僧的背影很好看?”天弋询问着我,继而往石榻前走来。

  “你希望听到什么样的回答?”我反问着天弋。

  天弋微怔,眸中失望之色更显。

  沉吟片刻,他周身戾气再聚,“睡吧。贫僧明日再来看你。”

  我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地,确定他走远之后,小心翼翼地掏出袖中昆仑镜,轻轻地擦拭着镜面,目不转睛地看着镜中一直守在小乖身边的容忌。

  容忌怔怔地盯着小乖的睡颜,时不时为他掖着被角,时不时地伸手探着他的前额,动作极尽温柔。

  天弋还有三道天意未发,我不知他会不会挟着天意威胁我做不不愿做的事,但我只能尽最大的力量,保护好容忌,保护好小乖,保护好腹中孕灵。

  叩叩叩——

  一听到叩门声,我浑身一激灵,赶忙将昆仑镜收入袖中,正襟危坐在石榻上,等候着去而复返的天弋。

  然,等了好一会儿,天弋仍未出现。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密室,四壁皆是阴寒森冷的石墙,根本没有门这种东西。

  再度掏出昆仑镜,我便见百花仙子轻手轻脚地入了我的寝宫,满脸堆笑地立于容忌身前。

  “听闻殿下突然昏迷,闺臣忧心如焚,特来看望。”百花仙子福了福身,抬起一双水眸,含情脉脉地看着容忌。

  容忌置若罔闻,并未用正眼看百花仙子。

  百花仙子银牙碎咬,贴身上前,轻展开双臂环住容忌腰身。

  “放开。”容忌猛然转身,一手揪着百花仙子的后领,轻巧地将她扔出窗。

  不过片刻功夫,百花仙子又执着地爬窗而入。

  这一回,她更加直接,当着容忌的面宽衣解带。

  我揉着隐隐作痛的脑门,委实想不明白素来通透的百花仙子为何要如此作践自己。

  “殿下,我好看吗?”

  百花仙子指着自己雪臂上绘着的阵法,娇声询问着容忌。

  容忌郁猝至极,站起身正欲将她扔出门外,眼角余光意外瞥到她手臂上的阵法,竟转了心性。

  他紧盯着百花仙子手臂上的阵法,沉声道,“什么时候的事?”

  “闺臣喜欢殿下,已有数万载。不过,闺臣之前不懂事,并不知殿下万般好。直到这几日,闺臣才知殿下值得闺臣倾尽一切去守候。”百花仙子将手臂藏于身后,转而示意容忌观瞻她身上的阵法。

  容忌撇过头,不再理会百花仙子。

  百花仙子不依不挠,强行拽着容忌的手,往她身上的阵法探去,“殿下,纵观虚**大陆,唯有你我二人精通这上古玄妙阵法,你我二人应当惺惺相惜才是。殿下若是不好意思看,用手来体会体会这绝妙的阵法,也不失为一种法子。”

  脑海中,黑盒子突然炸毛,“宿主,你还不穿入镜中?东临王都快被其他女人撬走了!”

  我摇了摇头,审慎言之,“万万不可。天弋若是去而复返,一旦发觉我穿入昆仑镜中,后果不堪设想。”

  黑盒子气得飙泪,“想不到东临王和其他男人没什么两样!你深陷囹圄,他却在同其他女人眉来眼去。”

  “我相信他,他这么做定然有自己的理由。”我如是说着,目不转睛地盯着百花仙子身上的阵法。

  我总觉百花仙子和容忌的对话尤为怪异,更合理地说,是百花仙子对容忌的感情十分怪异。

  百年前,百花仙子就已经放弃容忌了的。她与其他女人不同,她洒脱通透,既知容忌心中无她,定不会纠缠不休。

  难不成,眼下的她是在逢场作戏?

  若当真如此,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百花仙子显然有些着急,她幽怨低泣,“殿下为何不看我?是我不够好?”

  “别让我说第二遍,出去。”容忌背过身,朝着榻上小乖走去,他反手放下榻前纱帐,完完全全同百花仙子隔绝开来。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