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无一人得以幸免?

  天弋果真和冷夜一般,视人命为草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身后,干戈怯怯说道,“女施主,事已至此,你也挽救不了北璃臣民性命,不若趁乱逃离古刹吧。”

  我心烦意乱,并未理会干戈,加快了脚步,往鸿蒙古寺方向赶去。

  怔忪间,天弋犹如鬼魅般飘至我身前。

  他周身戾气呈黑烟状四散开来,犹如振翅欲飞的蝠鲼,刹那间将祥和静谧的密林衬得死气沉沉邪气森森。

  他曜黑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我因为愤怒而稍显扭曲的脸,“女施主,贫僧可有准你离开古寺?”

  我仰头狠瞪着他,“天弋,你到底有没有心?”

  天弋唇角微微勾起,他眸中透着一丝玩味儿,“还敢这么对贫僧说话?”

  “北璃臣民何其无辜?你这个魔鬼!”我一拳重捶于天弋心口处。

  天弋擒着我的手腕将我双手反剪于身后,随后将我整个身体往身后古树上重重推去,“女施主想要看看魔鬼怎么凌虐女人么?”

  须臾间,轩辕剑已然横亘在天弋肩头。

  我冷声道,“你以为,你有九道天意傍身,我就奈何不了你?”

  天弋闻言,猖狂大笑,“贫僧不死不灭,女施主确实奈何不了贫僧。”

  不死不灭,的确是个棘手的问题。

  我仿若陷入了一个进退不得的困境,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女施主,做笔交易如何?”天弋猛然低头,衔着我的嘴唇,轻声说道。

  “为什么非要这样折磨我?”我沉声质问着天弋,心下已然猜到天弋想说什么。

  他知道我的软肋,知道我绝不会不顾北璃臣民的生死存亡,故而直接下了第七道天意。他口中的交易,无非是让我用自己换得北璃臣民的生机。

  “那你应是不应?”天弋轻飘飘地问了一句,不过他早已猜到了答案,还未等我答话,就已然将我带入怀中。

  我形如行尸走肉,讷讷地望着他,面无表情地说道,“先把第八道天意发了。”

  “女施主,这一回,若是再敢在贫僧面前耍花招,不单单是北璃臣民,整片虚**大陆的臣民都将为你的愚蠢殉葬!”

  天弋话音一落,袈裟轻飏,在冷冽北风中猎猎作响。

  倏然间,天幕上有道道烟花次第绽放,鸿蒙古寺方向又传来振聋发聩的钟声。

  钟鸣八响,随之而来的是寺中沙弥的臻臻魔音。

  第八道天意已发。如此一来,第七道天意中降罪于万民的瘟灾便不作数了。

  真好。

  起码北璃没有葬送在我手中。

  我闭上眼眸,不再做徒劳的挣扎。

  天弋并不满足于此,他冰凉的手拂过我的眼睑,“把眼睛睁开,别让贫僧说第二遍。”

  我缓缓睁开眼眸,也不去掩藏眼底的厌恶,“天弋,我真是恨死了你。”

  他身形一顿,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莞尔笑道,“当生米煮成熟饭,女施主还舍得恨贫僧?一日夫妻百日恩。”

  呆呆地杵在一旁的干戈眼睁睁地看着我被天弋推至地上,小心翼翼地拽着天弋的衣袖,怯生生地替我求情道,“神君,求你不要伤害女菩萨。”

  天弋冷睨着身体抖如筛糠的干戈,吐出一个字,“滚。”

  干戈浑身一激灵,本能地撒开腿往林子深处跑去。

  我原以为干戈吓破了胆,再不敢惹怒天弋。不成想,眨眼功夫,他去而复返,竟拾起天弋搁在一旁的九环锡杖,朝着天弋尾椎骨猛然刺去。

  “神君,女菩萨这么好,你不能伤害她。迟早有一日,你会后悔的。”干戈脆生生的声音在密林上空乍响,惊起了一群飞鸟。

  天弋怒极,一把夺过干戈手中的九环锡杖,旋即再以数道鎏金梵文将干戈死死地钉在古树上,他阴恻恻说道,“你既那么喜欢女施主,贫僧替你得到她不好吗?我们本就是一体,不分你我。”

  “神君,女菩萨是水中皎月,天边云霞。你用这种方式得到她,就不怕永远失去她吗?”干戈被鎏金梵文束缚了手脚,面上的恐惧逐渐被愤怒所取缔。

  “闭嘴。”天弋袖中又飞出一道鎏金梵文,彻彻底底地堵住了干戈喋喋不休的嘴。

  天弋猛然回过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沉静地犹如死尸的我,“女施主,准备好了么?”

  “嗯。”

  我平静地答道,不等他贴近,便以轩辕剑贯穿了自己的心口。

  脑海中,是黑盒子歇斯底里的惊呼声。

  血脉里,乾坤之力犹如困兽般,抵死挣扎。

  唯独我心里,一片死寂。

  我素来不屑用苦肉计,不过眼下情况危急,为了自保,我不得已只得对天弋用一回苦肉计。

  他必定舍不得我死,想要救我,就必须用上他手中最后一道天意。

  待九道天意用尽,纵天弋不死不灭,也不再是我的对手。

  天弋脸上的笑意在刹那间凝固,他用力地晃着我的臂膀嘶声咆哮,“你这个疯子!你要是敢死,贫僧就杀光所有人,为你殉葬。”

  “离我远一点,就让我,干干净净地死,可以吗?”

  我缓缓绽开笑容,即便心口很痛,但心里十分畅快。

  天弋闻声,身体向后微倾,干净得不带一丝杂质的眼眸中突然挂下两行泪水,“女施主,你当真是天底下最狠心的人。”

  “天弋,是你将我逼上绝路的。你打着‘爱’的幌子,千方百计地折磨我,不就是为了将我逼上绝路吗?不妨告诉你,与你单独相处的每时每刻,我都尤为恶心。”

  “本来今天高高兴兴,你为何要出口伤人?”天弋啜泣不止,黑黄的脸上涕泗横流。

  真是可笑。事到如今,他竟还觉得自己是受害者。

  我心下腹诽着,若是有机会,一定要再阉他一次,一不做二不休。

  细细想来,我这命运还真是坎坷,遇上的渣滓多如牛毛。

  有的为了得到我体内的乾坤之力,有的则是为了膈应容忌,还有的正如天弋这般将偏执当成爱。他们道貌岸然,总能寻到各式借口,百般迫害我。

  而我,也确实因为身体上的劣势,受了不少苦。

  不过,所有苦难都是暂时的。有朝一日,我势必会将迫害过我的人,统统踩在脚下,让他们也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