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眯着眼,静静地仰望着天边舒卷自如的流云。

  这一刻,我仿若重回十四岁那年。

  那一日,我懵懂地将自己交给一个叫令狐容忌的男子。

  他俊美无俦,深情不寿......

  失去意识的那一刹,我悄然嘱托着黑盒子,托它护好我腹中孕灵。

  视线渐渐黯淡,我终于因失血过多,气绝身亡。

  我离体的魂魄立于虚妄的寂静之地,黑暗让我有些无措。

  一道袅娜倩影蜉蝣于天地间,如浮萍般在薄暮冥冥的死蜮中来回涤荡。

  即便我当过百余年恶鬼,但对于寄生在异度空间的淼淼生灵,到底还是存了敬畏之心。

  简而言之,即怕鬼。

  我瞅着这抹行踪飘忽不定的倩影突然落于实处,朝着我晃晃悠悠飘来,眉心遽然一跳,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且歌姑娘,是我,华清。”

  黑暗中,传来一道沉稳且从容的声音。

  “华清?”我揉了揉眼,稍显惊愕地看着眼前这道绰约多姿的倩影从莽莽苍苍的荒凉中显出了瑰丽姿容。

  她看起来很明媚,像朝阳,乍现的刹那,便将我面前的世界彻底颠覆。

  我瞅着身着道士长褂的华清,犹如抓住救命稻草般,紧攥着她温热的小手,好奇地询问道,“你怎会在此处?”

  “自然是为你而来。”华清淡定从容说道,手中拂尘掸过细碎尘埃,倒是显出几分仙风道骨。

  她明明如同豆蔻少女般娇艳明媚,但为何仪态举止如此端庄沉稳?

  我怔怔地盯着华清,思量再三,终是道出了自己的满腹狐疑,“华清,你早就认识我了是么?”

  华清微愣,似是在琢磨我的言下之意。

  沉吟片刻后,她微微颔首,沉声道,“数百年前,我途径蛮荒之地,和你倒是有过一面之缘。那时的你,尚还是个心性未定的恶鬼。我见你受制于仙界神殿,原想出手相救,但掐指一算,算到你与仙界神殿的金玉良缘,便不再插手你与他之间的是非纷扰。”

  当真只是偶遇?

  说实话,我从不相信世上有这么多巧合。不过,自我与她相识起,她总是不遗余力地帮我,我即便怀疑她接近我的意图,也不好质问她什么。

  “且歌姑娘,每个人都有过去。对我而言,我的过去便是永生永世都不愿提及的噩梦。”华清话说一半,戛然而止。

  她那双灵气逼人的眼眸定定地望着我,她的眼神纯澈干净,如同她的性格一般,坦荡直率。

  我被她看得十分不自在,轻咳了两声。

  不多时,华清亦收回视线,柔声道,“从第六关古战场中逃出之后,我原本打算回华清山静养一段时日。然,昨日我夜观天象,勘破天机,得知北璃国运被邪星所惑,日渐衰落,便也替你卜算了一卦。天弋此人,于北璃而言,是个非胜即死的大祸害。此外,他也会给你带来一场险象环生的情劫。”

  听她如此说道,我便明晰今儿个一早,便是华清静候于鸿蒙古寺大雄宝殿,欲同天弋探讨天机。

  “所以,你特特赶来,是为救我?”

  华清点了点头,“正是。”

  “为何对我这么好?”我困惑地追问道。

  事实上,这个问题我之前也问过华清,她模棱两可地说了句“得道多助”。

  一开始,我对她所言深信不疑,但经过这段时间的沉淀,我才觉事情并不是她所说这般简单。

  她看似良善,实则冷情。她从未担忧过黎民百姓的安危,能叫她挂心的,只有我一人的安危。

  华清叹了口气,声音透着浓浓的沧桑感,“莫要再刨根问底了。你只需记住,我华清,今生今世,永生永世,都不会伤你,这就足够了。”

  “晓得了。之前,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别放在心上。”我同她赔着不是,不再刨根问底。

  “没必要纠结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今日前来,我只是来跟你提个醒。”华清压低了声儿说道,“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鸿蒙古寺中一个名叫‘干戈’的小沙弥,他是天弋利用入梦之术,突破时空局限,从灵山脚下带回的幼时的自己。”

  我审慎点头,“天弋将干戈带至鸿蒙古寺,无非是将幼时的自己当成了挡箭牌。天弋身上所受之伤,已尽数移至干戈身上。”

  “看来,你知道。”华清如是说道。

  “不仅如此,我还知道只要杀了干戈,天弋便如同失去左膀右臂。如此一来,无人为天弋挡伤,天弋纵有九道天意傍身,也不能奈我何。”我补充道。

  自我得知干戈的真实身份之际,便知干戈会是天弋唯一的软肋。再加之干戈单纯善良,只要我加以引导,他势必会成为掣肘天弋的最佳利器。

  可干戈将他的一颗赤诚之心捧在我面前,我又岂能因为一己之私而将他的心践踏于脚下?即便,适当的利用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可我始终无法说服自己去伤害无辜单纯的干戈。

  华清不赞同地摇了摇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我只求无愧于心。”

  “罢了。你如何决断,我都支持你。”华清释怀一笑,遂将手中拂尘赠予了我,“拿着。避祸拂尘虽避不了祸,护你腹中孕灵倒是绰绰有余。”

  “多谢。”

  我接过华清手中点点星粉闪烁的拂尘,才道了声谢,就被一道强有力的推力推出了这方死蜮。

  嗡——

  梵钟七响,余音绕梁。

  我遽然睁开眼,正巧对上天弋那双曜黑的眼眸。

  他见我转醒,紧皱的双眉倏然间展开,“女施主,好些了么?”

  我并未答话,冷淡地剜了他一眼,遂翻身下榻,径直往门口走去。

  “女施主,留步。”

  “还有何事?”我转过身,冷冷地看向天弋,腰间轩辕剑蠢蠢欲动。

  天弋猝然起身,朝着门口处背光而立的我徐徐走来,他悠悠开口道,“女施主,非要贫僧用蛮力,你才肯乖乖听话?”

  事到如今,他怎么还敢如此狂妄?

  莫非......

  我脑中灵光乍现,犹如醍醐灌顶,瞬时瞪大了眼,“天弋,倒是我小看了你。之前,我只道你坏得光明磊落,想不到,你阴险起来,比起冷夜亦不遑多让。”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