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在你心中,我是死是活也没什么打紧的,对不对?我早该知道你薄情寡义,怪我自己,太傻!百年来,我苦心钻研布阵之术,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得你青眼。没想到,百年努力,在你心中依旧不名一文。”

  百花仙子蹲伏在地,放声大哭。

  记忆中,她总以骄纵跋扈又透着些许天真的模样伪装着己身。

  我还是头一回见她脆弱至斯的模样。

  容忌沉吟片刻,终于开口。我原以为他会出言宽慰百花仙子,不成想,他丝毫不知收敛,句句如针尖,狠扎在百花仙子本就千疮百孔的心上。

  “唐闺臣,本王诚心诚意将你当盟友,可你呢?本王倾力保你花仙一族,数月来你花族可有损失一兵一将?而你又是怎么做的?你明知我有妻室,非将天机卷印在身上,是蓄意勾引么?你明知歌儿身怀有孕受不得刺激,非要不遗余力地刺激她。你可知她是本王的命?”

  “殿下,你真是这世上最残忍的人,你连机会都不舍得给我,却将所有温柔留给了其他女人。我明明比她早了近万年认识你的啊,我明明占据了天时地利,你为何就不肯多看我一眼?”百花仙子双手捂着心口,哭得差点儿岔了气。

  我轻拽着容忌衣袖,低声道,“你收敛着点,好歹是盟友。”

  容忌语气不善地回了一句,“你看不出来她想同你抢夺我?你就不怕我被她抢走?”

  “她抢不走。”

  我虽不能感同身受,但亦见过魑魅,香雪怜,且舞等人,皆因爱而不得歇斯底里,痛苦一生。

  她们确实可恨,但她们终其一生都得不到所爱,可怜亦可悲。

  百花仙子和她们不一样,她并不是一条路走到黑的倔强之人,她还有回头的机会,何必非要将她往死路上逼。

  容忌扫了眼哭得面红耳赤的百花仙子,稍稍缓和了口气,“回去罢。我既答应过你力保花仙一族,定会信守承诺。”

  百花仙子站起身,背对着我和容忌,声音微颤,“有殿下的承诺,闺臣死而无憾。”

  话音一落,百花仙子便捂着口鼻,背驰而去。

  我原想开口询问她祁汜的下落,但见她悲不自胜的模样,话到嘴边又不好意思开口。

  待她离去,我才忧心忡忡地说道,“祁汜孤身一人现身在古战场中,尤为蹊跷。”

  容忌轻声说道,“据传,药仙也就是南偌九师父,隐身于第七关古战场中。祁汜咳疾未愈,许是为求药而来。”

  南偌九已是名满天下的神医,医死人肉白骨不在话下。

  他都治不好祁汜的咳疾,不知药仙可有法子根治祁汜愈发严重的咳症。

  说话间,容忌已然背着我登上了这座并不算险峻的山岭。

  山岭上,一寒潭泛着点点流光,寂冷入骨。

  寒潭边,突兀地立着一间茅草屋。

  屋中烛光盈动,橘色暖光从窗槛门缝儿处流泻而出。

  吱呀——

  怔忪间,数只雀鸟以嘴喙勾着木门一角,熟稔地敞开着掉了漆的破旧木门。

  茅屋中,走出一白发苍苍的老者。

  他身着一袭儒白长袍,肩披广陵双层长尾披风,目光炯炯,精神矍铄。

  “二位远道而来,老朽有失远迎。”

  老者步履矫健,眨眼间便行至我与容忌跟前。

  他抬眸定定地看了一眼伏在容忌肩头上的我,会心一笑道,“璃王俊美,似琉璃美玉,玲珑剔透,百闻不如一见。”

  什么情况?

  我怔怔地看着面前和善的老者,被他夸得云里雾里,不知南北。

  老者闻言,遂将视线移至容忌身上,“璃玉虽美,质地却不甚坚固,切莫过度放纵,否则玉毁人亡。”

  “.........”

  这老头儿未免也太小看我了,什么玉毁人亡?我***那么脆弱。

  容忌与我不同,他对老者所言尤为上心。

  这不,他刚将我从背上放下,就恭恭敬敬地朝老头儿行了一礼。

  “药仙所言极是。”容忌正心诚意道。

  原来,这头发花白的老头儿是南偌九的师父!

  我原以为,药仙当长着一张童颜不老的脸,想不到竟如此苍老。

  药仙面目和善,他捋着寸长的胡须定定地盯着我看了两眼,遂开口言之,“璃王气血严重亏损,命不保夕,腹中孕灵亦危在旦夕。”

  “怎么会?我并未感觉哪里不舒服啊!”我错愕地望着药仙,双手局促地捂着微凸的腹部,一颗心悬在半空,七上八下着不了地。

  “璃王是否时常腹痛难忍?”药仙声色平缓,虽是问句,实则早就料准了我的反应。

  我连连颔首,“确有此症。”

  药仙显出一副老神在在的从容模样,旋即伸出三指,紧扣在我腕部脉搏处。

  容忌忧心如捣,心急火燎地询问着药仙,“情况如何?”

  药仙收回手,面色尤为凝重,“中毒颇深,不容乐观。”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