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霍霍霍——

  古屋中,刀具一应俱全。

  屠夫背对着我,曲着结实的双腿,坐于矮凳上不知疲惫地磨着刀。

  “等我将你的双足砍了,你就再也逃不了了。”

  屠夫察觉到我的视线,猛然抬头,呵呵直笑。

  我见过诸多恶鬼,亦十分了解恶鬼的秉性。

  事实上,恶鬼除了比寻常小鬼更顽劣一些,并无其他区别。

  但羌门村中的鬼,似乎脑子都不太正常,像是发了疯一般,神神叨叨,魔怔得厉害。

  这其间,定有不为人知的变故。

  只是,我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探究羌门村中到底发生了何等的变故,草草地在周身设下数道结界之后,便穿针引线,将流光溢彩的乾坤之力当成了丝线,稍显笨拙地缝补着身上破漏百出的衣物。

  铛——

  “大功告成。”屠夫哈了一口凉气,一手抄起磨刀板上的砍刀,朝着犄角旮旯处的我走来。

  我旋即放下丝线,以水式心法第七招和风细雨朝他袭去。

  阴涔涔的冷风夹杂着细密雨丝尽数落在他身上,雨丝转眼间便化作钻骨嗜血的灵蛭,一伸一曲熟稔地往屠夫皮下钻。

  屠夫脚步微顿,嘴中念念有词,“臭婆娘,哪里学的歪门邪道?看我不抽死你!”

  他粗粝的手指胡乱地拨去古铜色小臂上不断往里钻的灵蛭,一边抡起砍刀,朝着我的脚踝砍来。

  我急急缩着双腿,反手擒着他的手腕,遂以轩辕剑剁下他的手臂。

  邪门的是,轩辕剑刚剁下他的手臂,他伤口横截面上旋即抽发出如幼芽般近乎透明的血管。

  眨眼功夫,他半截儿断臂还未凉透,便有新臂萌发。

  怎么会这样?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我以防御的姿态将轩辕剑横亘至身前,双眸亦紧盯着满脸横肉的屠夫,一颗心七上八下尤为没底。

  屠夫往我脚踝处一瞥,砍刀在半空中挥下,发出“咻咻”的响声,毫不含糊地朝着我的脚踝砍来。

  “等等,我们谈谈?”

  我努力平复着心绪,尽量显得心平气和地同他说道。

  屠夫孔武有力的臂膀在空中一顿,面上又染了层愠怒,自言自语道,“同你这个疯娘儿们有什么好谈的!”

  话音一落,他再度抡着锋利无比的砍刀朝着我的脚脖子挥砍而下。

  我毕竟有乾坤之力护体,自保倒是绰绰有余。只是,我不知屠夫会癫狂到什么时候,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逃出这间暗无天日恐怖阴森的古屋,更加不敢确定被独臂老汉掳走的小野能否自保。

  “疯婆娘,今儿个怎么变了模样?怪好看的。”

  怔忪间,屠夫似乎改了欲看我双脚的念头,他随手丢掉手中砍刀,转而伸手紧扣住我的下颚,“哪里找的美艳脸皮儿?”

  他指尖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铁锈味儿,尤为熏人。

  正当我欲将他推开之际,木门应声碎裂,屋外的凉凉冷风迎面袭来,使得我一连打了好几个寒颤。

  容忌手持斩天剑,如同嗜血修罗般静立于门口处。

  他未置一词,但琥珀色的眼眸中已然发出令人胆颤的寒光。

  屠夫盯着容忌看了两眼,眸中显露出惧色,不动声色地往我身后躲着,“臭婆娘,竟敢背着老子在外头偷人!”

  容忌一脚跨过约莫三寸高的门槛,墨发因飙升的怒气迎风鼓动,“敢动我的女人,是嫌命太长?”

  我忙不迭地往容忌身上扑,“他叫我婆娘,还要砍断我的腿。”

  可能是知道容忌在,屠夫伤不了我,心中的担忧一扫而空。

  容忌瞥了眼我身上破碎得如同狗啃过的衣物,旋即解下外袍,轻轻地披在我的肩上,“乖,我在。”

  屠夫冷淬了一口,再度提起砍刀,不要命地朝容忌扑来,“狗男女!老子砍死你们。”

  容忌一脚踢落屠夫手中的砍刀,斩天剑利落地剜下屠夫瞪得溜圆的眼珠子。

  “我的人,岂是他人能窥伺的?”

  容忌冷声说道,旋即将屠夫的眼珠剁成泥浆。

  屠夫紧闭着双眸,道道血泪从中挂下。

  然,当他睁眼之际,眼眶中竟又冒出两颗浑浊发黄的眼珠子。

  容忌见状,偏转过身,朝着门口处浑身青黑的男孩招了招手,“是时候兑现承诺了。”

  男孩点了点头,朝着灶台处径直走去。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满身阴气的男孩,低声询问着容忌,“他是谁?”

  “戏魔。”

  容忌答着,顺势将我紧拥入怀,“羌门村凶险无比,幸好你并无大碍。”

  “羌门村为何如此邪门?村中恶鬼砍不死,烧不灭,他们所言必然兑现。这老屠夫甚至要我当他婆娘,真真是匪夷所思。”

  回想着羌门村中发生的一系列怪事,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紧攥着容忌的袖口,再不敢松手。

  与此同时,男孩已然蹲伏下身,费了些气力将灶台下一块与周遭砖头格格不入的红砖取出。

  眨眼间,环伺在古屋中阴森气氛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柔和温暖的橘色烛光。

  点点烛光下,屠夫一边磨着锈迹斑斑的屠刀,嘴里还哼着民间小调儿,乐趣横生。

  石榻上,一女子就着昏黄的烛光缝补着屠夫穿破了的衣裳,亦和着屠夫的声儿柔柔地哼着脍炙人口的曲调。

  男孩双目濯濯,面无表情地盯着古屋中恩爱两不疑的小夫妻,转身走出了古屋。

  我与容忌亦紧随其后,匆匆地出了古屋。

  男孩转眼又入了邻屋,他亦在邻屋灶台下,取下数块红砖。

  玄妙的是,他每每从古屋中取下格格不入的红砖,古屋中的诡谲气氛便被悄无声息地化解。

  “怎么回事?”我低声询问着容忌,对我走在我们面前,身材羸弱的男孩的身世遭遇愈发好奇。

  容忌沉声说道,“羌门村民风淳朴,安宁祥和。十年前,一宦官荣归故里,欺男霸女之事没少做。他好听戏,遂在村口搭建了一个戏台。没几日,他又惦记上唱戏的旦角,几次三番欲轻薄人家。旦角性子刚烈,宁死不屈,吊死在戏台之上,死不瞑目。”

  “都成了宦官,竟还存着这门子龌龊心思,真真是个祸害。”我忿忿不平地说道,突然间忆起初来羌门村时遇上的身着戏服的女鬼。

  “宦官为掩盖罪行,一把火烧了戏台,并将藏于戏台砖脚下旦角之子活活烧死。旦角之子怨念颇重,久而久之便成了为祸一方的戏魔。他成魔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将宦官千刀万剐。待他大仇得报,本该散尽怨气投胎转世,但他执念不死不肯离去,遂将原本用以搭建戏台的砖头悄无声息地置放于家家户户灶台下。”

  “本是可怜之人,报仇雪恨无可厚非。只是,村里百姓何其无辜,无端地赔上了性命!”我既有些心疼眼前瘦弱的男孩,又深知他已成魔,心性无法自控,只得同他保持着一段距离,不愿靠得过近。

  男孩听到了我的感慨,缓缓转过身,濯濯黑瞳中挂下两道血泪,“除了宦官,我从未想过伤害过无辜之人。”

  “那你为何非要将那些染了怨气的砖头偷偷塞入村民屋中?”

  “大仇得报之后,我如同往常般四处串门儿,想同村中伙伴再玩一次斗蛐蛐儿。可是,所有人都惧怕我。他们不止请道士驱逐我,还用鞭炮炸我。我很伤心,委实想不明白原先和善的村民为何变得面目可憎。好在,那位远道而来的女道长偷偷地告知了我解决之道。她说,只要将红砖偷偷地塞入灶台下,村民便会被我同化,再不会嫌弃我。”男孩将陈年往事娓娓道来,他脸上死气很重,但并不算骇人。

  女道长?

  莫不是华清......

  “你可还记得女道长的模样?”我急急地追问着男孩,委实不希望华清亦牵扯其中。

  尽管,我身上的灵虫蛊和孔雀胆极有可能是华清所下,就连引诱小野独闯南羌密林之人都有可能是华清,但在我尚未取得确凿证据之前,我始终不愿相信华清做了这么多坏事。

  印象中,她还只是个天真活泼,与世无争的少女。

  男孩摇了摇头,“她带着黑纱斗笠,我未曾见过她的真容。”

  闻言,我悄然地松了口气。

  没见过真容,就意味着来者也许不是华清。

  不多时,男孩继而开口,将他尚未说完的羌门往事,一一道来,“我照着女道长所说,将红砖纷纷放至在村民屋中灶台下,满怀期待地蹲在村口处,寄希望于他们一夜之间能变回原样。遗憾的是,他们不但没有恢复原样,反倒害了失心疯,自相残杀,尤为残忍。屠夫突然犯起了疑心病,疑他婆娘与外人有染,乱刀砍死了婆娘后,一刀抹了自个儿脖子,命丧黄泉。他邻屋中的刘老九是个小裁缝,可他屋中衣物突然染了魔性,群魔乱舞。刘老九发了疯,以裁缝刀绞烂了自己身上的衣物,连同着皮肉一道,绞得稀碎......”

  我听得毛骨悚然,旋即拽着容忌的胳膊,指了指小野被拖走的方向,双唇微颤,“小野不慎被独臂老汉掳走,我们还是快去寻她罢。”

  “别担心,小乖早去了。”

  “如此我便放心了。”我长舒了一口气,高悬在嗓子眼儿的心终于平稳落地。

  话音刚落,小乖便背着昏迷不醒的小野从巷尾处蹿出。

  “小野怎么了?”我见小野昏迷不醒,心下更加内疚。

  “她没事。兴许是被我看到她脑门儿光光的模样,有些委屈,哭晕了过去。”小乖偏头轻抚着小野的脑门儿,咧嘴浅笑着,“没了头发怪可爱的。”

  “臭小子,怎么弄得浑身是伤?”我尤为心疼地看着满身血迹的小乖,忙不迭地为他疗伤止痛。

  小乖瘪了瘪嘴,往我怀中蹭了蹭,“娘亲亲别担心,小乖不疼的。”

  “学什么不好,偏要和你父君学嘴硬?”我剜了一眼形容尚小浑身是伤的小乖,心疼得紧。

  容忌尴尬地轻咳道,“在孩子面前,给我留几分薄面。”

  男孩呆呆地看着我们拌嘴的模样,濯濯黑眸中露出些许艳羡,“为何你们能如此幸福?”

  “你也可以。”容忌指了指突兀地杵在村口前的戏台,薄唇轻启,“去吧。将砖头复原,你同村中冤魂便可转世投胎。”

  男孩重重地点着头,颇为眷恋地瞥了一眼古屋中,坐于铜镜前唱着戏文的女鬼,“娘,来生见。”

  古屋中,女鬼猛然回眸,怔怔地盯着面前周身灰黑的男孩,哭着哭着却绽出了笑容,“儿,来生见。”

  耳边,依旧萦绕着挥之不散的晦涩戏文,戏魔已经怀揣着一堆红砖立于戏台之上,同羌门村的游魂野鬼一道,终归黄泉路。

  “都是群可怜之人。”看着羌门村中频频有鬼魂飘出,一时间,我亦是唏嘘不已。

  容忌转眼将小乖和小野托付给风尘仆仆赶来的追风、铁手,郑重其事地同我说道,“歌儿,华清邪念已生,留不得。”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