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歌儿,随我回去。”

  容忌抬眸,看了眼压顶的乌云,审慎言之。

  我亦顺着他的视线,看向天幕上形态愈发诡异的沉沉积云,低声道,“我们怕是走不成了。”

  话音一落,天幕上诡秘的乌云便堆砌成城门状,门楣上浮云匾额雕琢着“混沌”二字。

  南羌密林倒是有趣,我与容忌原本就没存着勇闯密林的心思,只一心一意地顾念着小乖和小野的安危。

  如今,小乖和小野已被追风、铁手护送回北璃,我和容忌便生出了打道回府的心思。

  不成想,继第五处古战场守关者梼杌摆脱阵地束缚,在我和容忌之前耍了一阵猴戏后,第六处古战场守关者混沌又赶着来送死。

  我冷哼道,“山不就我我就山?这些古战场,怎么跟长了脚一般,死缠着我们二人不放?”

  这般死缠烂打的泼皮样儿,倒是像极了容忌周遭的莺莺燕燕,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容忌眸色一冷,腰间斩天剑鸣动而出。

  剑芒如同冲天火光,将两侧林色映射的一片通明。

  下一瞬,容忌静静地立于剑芒中央,如远古上神临世一般,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素素流光中的透亮弯月。迫而察之,灼若盈盈绿波中悄然盛开的芙蕖。

  与此同时,天幕上云门大敞,一周身似火通红,形状肥圆,四翅六腿的无脸硕犬昂首立于云门内。

  不得不说,臭名昭著的四大凶兽,长相委实对不住“盛名”,丑得不堪入目。

  混沌同腾空而起的容忌之间,只隔了一道窄长的天堑。

  天堑以东,是朔风回雪皎皎兮明月令人不可直视的容忌。

  天堑以西,是无目无耳咧着血盆大口狂吠不止的凶兽混沌。

  电光火石之间,斩天剑脱手而出,化出一道流光,深埋入混沌火红的背脊之上。

  混沌惨叫一声,趔趄着向后退去,化作了一片红霞,消失地无影无踪。

  云端幻术?

  我察觉到容忌面前的混沌仅仅为幻术所化之后,旋即抽出轩辕剑,凌空而起,急速旋身,往身后挥出一片绚烂光幕。

  光幕似臻臻繁星自夜幕中流泻而下,恰巧斩灭了朝我心口袭来的数道虹芒流光。

  “想暗算我?”我横眉一挑,颇有些兴味地看着面前怒气勃发的凶兽混沌。

  “杀我兄弟,罪不容诛!”

  混沌张着血盆大口,唾沫横飞地咆哮着。

  一时间,臭气同戾气齐飞,熏得我恨不得在将它捅成马蜂窝前先用花露替它净个口。

  我憋着一口气,长剑如同缎带般挥洒自如,刺眼的剑芒直戳混沌命门,宛如威严的银龙般,势与天幕上骤响的列缺霹雳连成一串。

  此时,容忌已浮光掠影般闪现至我身边。

  他一头墨发在疾风中狂舞,眸若冷殿,手中斩天剑于须臾间同轩辕剑合体,朝着混沌不堪一击的肥硕身体刺去。

  不料,混沌尚未被利刃刺中,其肥硕的身躯已然被梨花古琴贯穿。

  我和容忌四目相望,于同一时刻收了剑,冷眼看着披荆斩棘而来的倾扇。

  她面上挂着炎炎的笑意,但杀意亦随之弥漫开来,“不是警告过你,不得伤及无辜?”

  “嗷呜——”

  混沌低鸣了一声,未置一词便一命呜呼。

  倾扇见状,素手拂去梨花古琴上的血污,朝着容忌盈盈施了一礼,“让公子受惊了。”

  “.........”

  我无语地看着自说自话的倾扇,只觉得她的脸皮堪比铜墙铁壁,厚得刀戟不入。

  “嘶——”

  倾扇指端被琴弦割了一大道口子,深吸了一口气,罥烟眉轻蹙。

  容忌冷冷地扫了一眼楚楚可怜的倾扇,压低了声同我耳语道,“她是不是以为我会快步上前将她搂入怀中,继而将她受伤的手放在嘴边,轻轻吹着?”

  我失笑道,“可别让她失望才好,去吧。”

  “她也配?”

  容忌尤为傲娇地回了一句,顺势将我搂入怀中,轻握住我完好无损的手,将之放至嘴边,轻轻吹着。

  指端传来酥酥麻麻之感,惊得我连连收回手,嗔怪地推搡着他,“你做什么?”

  “想与你泅渡一方天地,共一场生死。”容忌抬眸,含情脉脉道。

  “公子,林中危机四伏,你还是快些离去罢。”倾扇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伤指拢入袖中。

  容忌缓缓抬眸,目光终于落定在倾扇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上。

  他薄唇轻启,音色凉似秋水,“倾画,你当凰神凤主那些年,也这么聒噪?”

  倾扇眸中闪过警惕之色,不过片刻功夫,她又恢复了镇定,温和地看向容忌,“公子,我叫倾扇,不叫倾画。”

  她并未刻意撇清自己同前任凰神凤主的关系,甚至于直接默认了自己就是前任凰神凤主。

  “倾扇?名儿不错,一听便知受过情殇。”容忌不咸不淡地说着,嘴角处的笑意愈发深邃。

  倾扇不置可否,不由自主地噘着嘴,娇声细语,“也可以这么说。小女子可是被‘情’字伤得不轻。”

  容忌一改方才的冷漠,慢条斯理地从袖中掏出一精致瓷瓶,“一醉解千愁。”

  “多谢。”

  倾扇将视线停驻在容忌手中的精致瓷瓶上,旋即将容忌的手包裹在她柔软的葇荑之中。

  容忌甚是嫌恶地甩开她的手,眉头紧蹙。

  我瞟了一眼容忌不知该放至何处的手,不动声色地牵过他的手,以锦帕拂去弥留在他手中的淡淡花香。

  倾扇熟稔地打开瓷瓶,仰头饮尽瓶中酒水。

  “瓶中当真是酒?”我困惑地问着神色寂寂的容忌。

  容忌薄唇轻启,“孔雀胆。”

  我就说容忌不会平白无故地赠人家酒,原来他是在替我出气。

  “别看,孔雀胆毒发时尤为瘆人。”容忌将温热的掌心覆于我眼睑上,声色渐柔。

  倾扇将被她喝得一滴不剩的瓷瓶扔至一隅,尤为悲戚地说道,“公子当真狠心。将这蚀人肺腑的毒药亲手递到我手中,偏生我还无法拒绝。”

  “你不该对歌儿动手。”

  倾扇略显不耐地说道,“能不能别在我面前提她?”

  “倾扇姑娘,我可有什么地方得罪过你?”我拂去容忌覆于我眼睑上的手,不解地看向倾扇,原想拾起脚边的石子儿将她砸得稀烂,但见她被孔雀胆伤得七窍流血浑身发青,亦不愿趁人之危,迟迟没有动手。

  “在不幸之人眼中,你的幸福尤为扎眼。”倾扇冷冷说道,兀自转身,踉踉跄跄地往密林深处走去。

  “我还是头一回听人将自己内心深处的妒忌说得如此清新脱俗。”

  我摇了摇头,顿觉姿容艳丽的倾扇,不过是个浅薄的蛇蝎美人罢了。

  话说回来,倾扇既为前任凰神凤主,我定不会放任她作威作福,祸乱人间。

  只不过,她身上尚有诸多谜团未得解。这其中,顶顶关键的,便是她和华清之间的渊源。我虽不愿华清和她有别的牵连,但也不容许自己手中还有漏网之鱼。

  毕竟,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深思熟虑之后,我与容忌亦紧跟在倾扇身后,疾步穿梭于诡谧的密林之中。

  砰——

  许是走得急了,我一脚踩了偏,扭着脚踝,屈膝磕地,却磕在了一根半成新的玉如意之上。

  “哪里来的玉如意?仙气与死气交叠,倒像是古墓中的物件儿。”我掂量着手中成色质地均十分上乘的玉如意,小声咕哝道。

  容忌闻言,这才将投注在我脚踝上的视线移至我手中冒着仙气的玉如意上。

  顷刻间,他的脸色尤为肃穆,眸中杀气令我心头一颤。

  “你怎么了?”我小心翼翼地扯了扯他的衣袖,轻声询问着他。

  “这玉如意,是母后的贴身之物。”容忌怀揣着沁凉入骨的玉如意,琥珀色的眼眸中淬着点点寒意。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