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想不到,倾扇当真如容忌所言,为挑拨离间,不惜将自己也赌了进去。

  “去看看。”我挽着容忌的胳膊,饶有兴致地说道。

  彼时,原本鸦雀无声的密林竟传来倾扇时断时续的低泣声。

  光闻其声,便猜想得到穷奇的凶残程度。

  容忌眉头微蹙,侧目询问着我,“不如别去了?”

  我摇了摇头,“倾扇不惜将自己当赌注,我们若不去捧场,她怕是义愤难平,总归是要找上门的。”

  正当此时,林间忽而传来一道猛兽咆哮声,震得林中飞鸟四散,走兽窜逃而去。

  什么情况?

  我与容忌四目相望,遂电闪雷鸣般循声而去。

  密林中,迷雾渐散。

  穷奇颓然倒地,心口处尚还插着一根木簪。

  而它边上,衣不蔽体的倾扇喘着粗气,浑然无力地斜靠在身后的枯树干上,身上斑驳的血污与枯叶相间,显得尤为残破。

  听到我与容忌的脚步声,倾扇缓缓睁开血红的眼眸。

  她眸中蕴着怒火,还夹杂着些许委屈,像极了受辱后的模样。

  “公子,这孽畜将天后仙灵藏于心口处,它叫嚣着要同天后仙灵一同毁灭。出于无奈,我只好幻成你边上姑娘的模样,委身于它,并趁它不备,掏出了孽畜的心。”倾扇水眸直勾勾地盯着容忌,而后轻展开掌心,将天后仙灵完好无损地呈现在容忌面前。

  容忌冷睨了一眼死僵了的穷奇,继而又冷冷清清地剜了倾扇一眼,默不作声地接过她手中的仙灵,一言未发。

  倾扇苦笑着,“为你做出这么大的牺牲,还配不上你的一句感谢么?”

  “谢你刨了帝陵?”容忌面无表情地说着,耐性几近耗尽。

  “公子,你当真好赖不分。穷奇这孽畜,看上的是你边上这位姑娘。我为了救出你故去亲人的仙灵,不惜乔装成她的模样,受尽屈辱。你非但不知感激,还诬陷我刨了帝陵,天理何在?”倾扇字字泣血,愈发激动。

  若是换成旁人,定会对倾扇所做感激涕零。她的义无反顾舍身取义,相比起我的***,不知**了多少倍。

  遗憾的是,倾扇面对的是容忌。

  他最是有情,也最是无情。

  对于倾扇的指控,容忌不咸不淡地说道,“感激你刨了帝陵?”

  容忌此话一出,气得倾扇一连咳了好几口血,“不是跟你解释过了?我确实是凰神凤主,也确实是存了复仇的心思。但我对你,纯粹至极。”

  “我有妻室,何须你的纯粹?”容忌凉飕飕地回了一句。

  “你!”倾扇语塞,愤慨地撑着伤体,一瘸一拐而去。

  我盯着她狼狈的背影,小声嘀咕着,“我们当真没有误会她么?”

  容忌愤慨言之,“且不论刨帝陵之人是不是她,她当着你的面勾引你的男人这事一点不假。你的心可真大,她都明目张胆地对我暗送秋波,你竟一点儿不生气?”

  “生气。气得恨不得将你拴在腰带上。”我如是说着,作势解下腰间缎带往他手腕上缠去。

  容忌倒是好哄,一来二往,很快就消了气。

  不多时,周身闪着莹白耀光的纸鹤翩翩然飞至容忌身前,扑哧着纤纤羽翼,而后静立于容忌耳边,窃窃私语。

  “它在说什么?”

  我好奇地盯着同容忌尤为亲密的纸鹤,小心翼翼地将之捧至手心,却怎么也听不懂它叽里咕噜说了些什么。

  容忌沉声道,“故是邀你去桃花涧小聚。”

  “故是?”

  “说是寻到了故友,想引荐给你。”

  容忌这么一说,我更加来了兴致。故是性子清冷,常年孤身一人幽居桃花涧,想不到,他还有故友。

  “歌儿,桃花涧俨然成了密林中第八处古战场。其中艰险,你可知?”容忌审慎言之。

  “既然都闯到了第八处古战场,何不一鼓作气,顺势破了南羌密林的煞气?小野年幼,我还想着将古战场中的不竭神力,赠予小野呢。”我轻挽着容忌胳膊,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容忌虽不情愿带我去,但又不能撇下我兀自离去,纠结了片刻后,只得带着我深入密林内腹。

  说来也是奇特,桃花涧原坐落于北璃境内,不知为何,竟被整个儿搬至南羌密林之中。

  步行数里,终闻潺潺溪流于山涧处喷薄而出。

  溯流而上,灼灼桃花十里,馥郁清香四溢。

  铺天盖地的桃花将密林中的肃杀一扫而空,徒留一方净土缱绻自卧,云卷云舒,流云惬意。

  须臾间,素白蝉纱拂面而来。

  我微眯着眼,尚未取下覆面轻纱,已然窥伺到轻纱外那两抹皓白的身影。

  容忌黑了脸,冷冷地盯着于桃花涧中浮浮沉沉放任自流的两人,语气不善地说道,“看来,故是并非诚心邀你小聚。”

  我讪讪笑道,“同一只河蚌计较个什么劲儿?他心里,完完全全没有男女之情。”

  “我看未必。”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小声嘟囔着,声音细若蚊蝇。

  容忌许是没听见我说了些什么,只将视线移至故是边上的男子身上,看得尤为认真。

  我顺着容忌的视线,紧盯着故是边上的翩翩贵公子,顿觉十分眼熟。

  对了,这不正是故是心仪已久,寻了数万年的金陵贵公子布尔么?

  我曾入过故是的梦境,并亲眼目睹了故是化为巨型河蚌模样,以河蚌细肉拂琴,将闻声而起的布尔活活吓晕的全过程。因而,对于布尔的音容笑貌,我倒是有几分印象。

  布尔翠绿长褂加身,袖口处绣着彩蝶戏花,光看其身姿,便觉风情入骨,像极了心性未定前****的浩海公子李牧桑。

  他声色莺莺,细声细气,同他边上淡漠出尘的故是大相径庭。

  “百闻不如一见。桃花涧当真是世外仙居,美不胜收。”布尔捻着兰花指,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鬓角处一绺长发。

  淡雅如雾的水光中,故是浮水而出,他莹白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最为动人的,还要数他那双水晶般透亮的眼眸,清澈见底,一眼万年。

  许久,他喉头微动,打破了琳琅春色,“布尔,你可愿陪我久居此地?”

  布尔回眸,单指勾着故是棱角分明的下颌,轻笑道,“你为河蚌,我为灵鹬。你不怕我只手毁了你的桃花涧?”

  “不怕。我在,桃花涧在。”故是轻拢素色长衫,朝岸边洑来。

  他衣摆处的云图流苏四散开来,如海浪拍岸,波澜壮阔。

  布尔媚眼微眯,引颈饮尽醇香四溢的桃花酿,“你若为女子,我兴许还会为你停留三两年。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故是回头,眸中晶亮光芒璀璨如辰星。

  布尔叹了口气,轻盈跃上岸,有着翠色衣袍将他的身体曲线勾勒地淋漓尽致。

  我虽觉布尔太过妖媚,但亦无法否认,他的媚恰到好处,既染了尘世间的烟火气,又不至于过于俗气。

  “可惜,我只爱美人儿。”布尔吊儿郎当地说着,赤脚在堤岸边来回踱步。

  他一来,使得寂静如雪的桃花涧,多了些许生气。

  就好比一副死气沉沉的画作,多了点睛一笔,瞬间活色生香。

  我腹中孕灵尤为激动地蹭着肚皮,俨然被眼前美色迷得七荤八素,找不着北。

  恍然间,布尔突然调转了方向,他手执红绸,踏风而来。

  “灼灼桃花十里,弗如你。”他将手中红绸随手一扔,转而目光灼灼地盯着我。

  我心跳好似漏了一拍,不过并不是被布尔所惊,而是被容忌骤冷的眸色所惊。

  就在我忙不迭地往容忌身后躲时,布尔突然将手心桃花亲手别至容忌耳后,“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