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缓缓抬眸,面无表情地看着被鞭笞地体无完肤的倾扇,“何苦虐待自己?”

  “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对么?”

  “嗯。就凭你给我下过孔雀胆之毒,就凭你妄想引诱容忌离间我与他的关系,我这辈子,都不会轻信你。所以,别再演了,放过自己不好吗?”我看着一脸憔悴的倾扇,随口劝着。

  起初,我不明白她何以下那么大的赌注,直接将自己的清白和安危尽数赌上。而今,触及到她眸中的怨恨后,我终于明白了她的用意。

  一来,她确实企盼着孤注一掷能换来自己想要的结果。

  再者,她也需要这些苦痛和磨难让她牢记这份艰辛,并以此坚定自己复仇的信念。

  山魈们见不得倾扇浑身是血的狼狈样儿,泣不成声,哀嚎连天。

  我被身后的鬼哭狼嚎扰得头疼脑热,正欲斩断缠在倾扇脚踝处的藤蔓,不料洞穴中飞来一记弯刀,快我一步利索地斩断了倾扇脚踝处的藤蔓,并使她不偏不倚地朝容忌怀中扑去。

  恍然间,布尔手执长鞭气势汹汹地从混元洞中走出。

  他似是失了心智,直接无视了做防御姿态的我,挥着手中长鞭,朝着被容忌推向一旁的倾扇抽去。

  我趁机捻了道蛛网,原想将布尔和倾扇一并笼于蛛网之中,不料倾扇似有察觉,扭着腰肢往容忌身上一歪,成功地躲过了半人宽的流质蛛网。

  该死!

  我宁可倾扇和布尔一道入梦,也不愿单独面对诡谲多变的布尔。

  不过话说回来,梦境之中鲜少有人会是我的对手,即便布尔诡计多端,我也有法子将他打得满地找牙。

  拨开梦境迷雾,饕餮、梼杌、混沌、穷奇四凶兽分立四角,虎视眈眈地盯着立于林子中央,手无寸铁的我。

  我暗淬了一口,从未料到布尔梦境之中还会有凶兽出没,速速掏出弱水披风,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

  在我看来,四凶兽同外强中干的纸老虎没什么两样。不过,我也不愿主动招惹它们,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还没闲到观瞻凶兽耍猴戏的地步。

  “救命,救命!”

  身后,突然传来四道惊恐至极的呼救声。

  我遽然回头,只见布尔微敞着翠色马褂,手中分别拽着四股麻绳。

  麻绳的另一端,为四位惊慌失措泪流不止的闺阁少女。

  布尔站定在四凶兽中央,吊儿郎当地吹着口哨,旋即将手中麻绳随手一扔,兀自飞上树梢,观瞻着凶兽逐人、食人的血腥画面。

  我委实听不得少女凄厉的呼救声,匆匆撇过头不敢直视尤为血腥的杀戮场面。

  林中的动静听得我心惊肉跳,不过我的神智却愈发清醒。

  倘若梦中一切皆属实,那么圈养凶兽之人以及授意穷奇刨帝陵之人,便会是布尔。甚至于,连倾扇都有可能如她自己所说那般,因斩杀凶兽,被布尔胁迫。

  不对。

  布尔他不过是一只得道成仙的灵鹬鸟,他绝不可能有如此大的杀机,也绝不可能煞费苦心布了一场对他而言毫无利益的局。

  唯一的可能,便是布尔或是有心人事先刻意隐藏了布尔的真实梦境。

  思及此,我收起了弱水披风,指尖再结蛛网,瞬移至布尔身后,将他再度笼于梦境之中。

  这一层梦境,又叫梦中梦。

  抬手拨开梦境迷雾,我竟回到了数万年前布尔被故是半夜抚琴吓晕,继而受冻而死的那一天。

  布尔魂魄离体,飘飘然飞出了窗外,在数九寒天里,哆嗦着身子溯流而上。

  他的肉身才刚刚凉透,因而他的魂魄亦十分微弱,不止受不得长时间的日晒雨淋,连偶有的料峭寒风,也是经受不住的。

  不幸的是,布尔魂魄所处之地,寒风料峭,没两下就将布尔的魂魄吹得几近四分五裂。

  “可怜的小东西,魂聚!”

  就在布尔即将魂飞魄散之际,倾扇怀揣着一只灵鹬鸟踏云而来。

  她随手救了布尔一命,并将布尔的魂魄锁于灵鹬鸟身上,“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你阳寿未尽却命丧黄泉,本是祸端。不过,从今往后,你便可寄存于灵鹬鸟身上,不日便可得道成仙,是为转机。”

  布尔缩在倾扇怀中,深深地看着面带浅笑,如暖阳般温暖的倾扇。

  梦境一转,只见药仙带领着黎民百姓,振臂高喝,将面覆轻纱的倾扇逼上了绝路。

  此时的布尔,已有数十年道行。

  他着急忙慌地以叼着倾扇的鞋履,试图以自身微薄的灵力将倾扇从万丈悬崖下拽上来。

  然,直到他耗尽周身修为,亦未能救回倾扇。

  蚍蜉撼树谈何易?

  全天下的人要倾扇死,布尔仅仅只是一只小小的灵鹬鸟,***力挽狂澜的神力?

  万民退却,布尔独立悬崖峭壁,久久地凝视着脚下的深渊,直至黑夜将它的哀伤吞没。

  梦境再度转换,我亦跟随着悲恸欲绝的布尔,瞬移至数万年后的南羌密林。

  密林中,倾扇浴血而归。

  她的眼眸中,不再如数万年前那般,镶满璀璨星辰。

  她的容颜并未随时间的推移而衰老,依旧美得动人心魄。

  只不过,她弯弯的唇角不再向上扬起,原先的清纯甜美似是卒于数万年前那场独属于她一个人的浩劫。

  于林间揪着树上蛐蛐儿解闷的布尔无意间发现浴血归来的凤主,激动地跌落下了枝头,颤声道,“凤主,我就知道你会回来。”

  “灵鹬,帮我。”

  倾扇勉力一笑,许是顾念着布尔在她被千夫所指时依旧坚定不移地维护着她,倾扇周身气场亦柔和了些许。

  布尔收敛起周身的痞气,端端正正地跪在倾扇跟前,慷慨激昂道,“尔尔愿誓死效忠凤主。”

  倾扇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遂将前因后果娓娓道来,“上古魔神预言,这片大陆上的凰神凤主将走火入魔,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灭世魔神,并将卒于东临王剑下。”

  “东临王竟如此有眼无珠?要是让我找到他,非啄瞎他不可。”布尔义愤填膺道。

  倾扇摇了摇头,“东临王神力滔天,你绝不是他的对手。唯今之际,只有将现世中另一位凰神凤主往魔道上引,我才有可能全身而退,才能在充足的时间内一展我的复仇大计。”

  布尔踟躇片刻,低声询问着倾扇,“上古魔神的预言当真没出错?”

  “我既向死而生,每一步都需格外谨慎,绝不容许意外出现。”倾扇笃定说道,继而向布尔勾了勾手指,要他按着自己的要求行事。

  布尔闻言,深感困惑,“凤主,你若想让魔神论应验至且歌身上,直接对她下手不就得了?何必如此曲折地设下重重关卡,不惜赔上自己的清白?”

  倾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她的遭遇同我相仿,我又怎么忍心亲手伤害她?”

  “可你对她腹中骨肉下手,离间她与东临王之间的感情,对她而言,已然是莫大的伤害。”布尔颇为中肯地说道。

  “我自身难保,哪里还顾得上这么许多?只要不是我亲手伤的她,我心里的歉疚便能少一些。”

  布尔重重地点了点头,悄声询问着倾扇,“你取得了东临王的信任之后,我该怎么做?”

  “且歌擅造梦,她定然好奇你我之间的渊源。你由着她捆你入梦便是了,切记不要伤着她。至于东临王,一旦他对且歌不忠,以且歌的性子,纵使再爱,也会毫不犹豫地离他而去。待他们夫妻离心,且歌失了东临王的助力,只要稍加蛊惑,极易走火入魔。”

  “传闻,东临王极其专情,想让他移情别恋,怕是难上加难。”布尔极为谨慎地说道,显然并不赞同倾扇的想法。

  倾扇却信誓旦旦道,“大不了,我便以毕生功力蛊惑东临王。他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儿,我就不信天底下还有人能经受得住我苦练了数万年的媚术。”

  她真是个疯子!

  为了复仇,无所不用其极。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当她被仇恨蒙蔽

  她说得如此笃定,使得我心中亦没什么底。

  并非我不相信容忌,而是倾扇这一招委实太狠。

  她若是耗尽毕生功力蛊惑容忌,容忌若想抵住她的猛攻,亦只能赔上万年功力。

  因而,不论容忌能不能抵抗得住倾扇的蛊惑,吃亏的人,都会是容忌。

  思及此,我忙不迭地捻着手指,作势欲捏碎布尔的梦中梦。

  “鱼目,来都来了,何必急着走?”

  布尔突然回过头,一手攫住我的手腕,邪气森森地说道。

  我讶异地看着面如死灰的布尔,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你自戕了?”

  “是啊。我这条命都是她救的,如今她需要帮助,我把命还她便是了。”布尔讷讷地说道,眸中的光愈发暗淡。

  他面色颓败,想必肉身已经发凉。

  死人的余生旧梦,好比一个密不透风的囚笼,若是无意间被锁在余生旧梦中,结局便是守着梦境中的迷雾,直至死亡的降临。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转折打击得近乎崩溃,一想到我极有可能同容忌阴阳两相隔,心中的愤恨陡然飙升。

  布尔面上挂着恬淡的笑容,缓缓地坐于矮木桩上,心平气和地说道,“对不住了。我知你无辜,但倾扇才是我倾尽一生想要守护的人,为了她,我可以舍弃一切。”

  “你愿意守护谁都与我无关,可你有什么权利迫使我赔上一生?”我揪着他的前襟,紧攥着拳头,一拳又一拳地朝着他的脸颊砸去,直至将他的脸骨砸得稀碎,仍觉义愤难平。

  布尔抬手拭去面上的血迹,郑重其事地说道,“且歌,你若当真想逃出余生旧梦,还是做得到的,不是么?一来,你可以动用乾坤之力,牺牲腹中孱弱孕灵,强行突破余生旧梦。再者,你亦可以选择由魔性控制心性,踏入魔道,借由魔性突破余生旧梦。”

  布尔所说,我亦考虑过。

  只不过,我既不愿舍弃腹中孕灵,也不愿被邪气所蚀堕落成魔。

  “你当真不怕被困死在余生旧梦中?”布尔见我迟迟未有动作,费解地询问着我。

  “怕。但我知道自己不是在孤军作战。眼下,我虽走不出余生旧梦,不代表容忌不能闯入余生旧梦。”

  我寻了一不高不矮的枯树桩坐下,闭目养神,寄希望于容忌能如过往那般腾云驾雾而来,将我带出这片走不出的余生旧梦。

  “对不起,我爱她。”

  布尔低声呢喃着,声音极轻,如鸿羽落于水面,泛不起一丝波澜。

  在我看来,布尔的爱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爱并不是一味的纵容和讨好,也不是毫无底线的迎合和妥协。于倾扇而言,布尔的爱好似一剂毒药,百害而无一利。

  “布尔,当你以爱之名做着助纣为虐之事时,就等同于将倾扇往入魔的方向引。你以为,一个不忘初衷心存善念之人能走上魔神之路?上古魔龙的预言并没有那么可怕,可惜的是,你们惯于自己吓自己,好戏尚未开场,却将所有后路斩断。”

  话音刚落,黑透的天幕于微时乍亮。

  滚滚乌云随漫天死气骤散,故是脚踏霁月,乘清风而来。

  下一瞬,故是手持三叉戟,利落地在天幕上划开一大道口子。

  我遽然起身,凌空而跃,往故是所在的方向飞去,“你怎么进来的?”

  故是云淡风轻地说着,“舍不得尔尔死,也舍不得珍珠被困梦境中,只好倾尽全力救活了尔尔。”

  “布尔自戕,命数已尽,你又是如何救的他?”

  故是面上始终挂着浅淡的笑靥,却刻意避开了我的质询。

  他缓缓抬手,轻触着我的眼睑,“见过珍珠落泪时的样子,确实美得动人心魄。可我更喜眸中有星辰的珍珠,明媚地让人不敢直视。”

  “是酒劲未消么?怎么神神叨叨的?”我无意识地避开了故是的手,尤为困惑地盯着面上挂着浅笑,眼里却蓄满泪水的故是。

  故是摇了摇头,“得知珍珠喜食醉蚌之后,我便日日饮酒。如今,虽未达到千杯不醉的境界,一两盅桃花酿,自是难不倒我的。”

  “是么?”

  “千真万确。”故是一边应着,一边从袖中掏出一方锦帕,将之郑重地交至我手中,“珍珠,我该走了,务必珍重。”

  “去哪?”我垂头看着手中锦帕,原打算将之收入袖中,无意间瞥见锦帕上密密麻麻的小字,才知故是这厮又写了一封遗书。

  “珍珠,倘若有一日,你在桃花涧发现垂垂老矣或者气绝身亡的我,莫要害怕,直接将我清蒸了罢。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你若吃得开心,我也就无憾了。”

  锦帕上横陈着故是亲笔所写的遗言。和上回一样,短短几十个字的遗书里,他一连写错了好几个字,可我却感动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蠢蚌,你是不是将黑珍珠给了布尔?”我连连拽着故是的衣袖,深怕他突然消失在眼前。

  布尔意识到自己被故是所救,一脸诧异地走上前来,他双手紧扣着故是的臂膀,尤为激动地质问着故是,“为什么救我?”

  “你是我寻了大半辈子的知音,珍珠是我终其一生想要守护的掌上明珠,自然是要救的。”故是双眸晶亮,眸中的忧伤被缱绻的柔情取缔,一眼万年。

  布尔并未料到,故是为了救他,竟献出了相当于河蚌内丹丹元的黑珍珠。他声势渐弱,话里行间皆是伤痛,“傻蚌,你难道不知鹬蚌之间,永无安宁可言?”

  故是莹白的肌肤上有光泽流动,他轻拽着布尔的衣袖,柔声道,“尔尔,我记性不好,记不住事。你可以带我回桃花涧么?我要趁着尚好的春光,给珍珠多留几盅桃花酿。”

  布尔沉痛地闭上双眸,几经辗转,终于吐出了一个“好”字。

  刹那间,梦境破碎。

  我被一道强劲的外力推出了梦境,重摔在黑漆漆的混元洞中。

  半倚在我脚边,心口还插着一把剪子满身血污的布尔抿着唇,一把将心口处的剪子拔了出来。他转过身,小心翼翼地扶起记忆迅速衰退的故是,柔声说道,“乖,我带你回桃花涧。”

  故是重重地点着头,轻声应着,“好。”

  临走前,故是一顾三回头,欲言又止。

  我最受不得承人家的情,见故是再一次失去了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黑珍珠,无措地不知该如何补救。

  思量再三,故是终是顿住了脚步,眸中现出点点宠溺,“珍珠,三月内务必来趟桃花涧。若是时间久了,我这只老河蚌就不香了。”

  真是只蠢蚌!

  他当真以为我馋得连知己都不放过。事实上,自我认识他之后,剁椒河蚌只吃剁椒,荷叶包蚌也只啃荷叶。

  布尔一手揽上故是的腰,将久久不肯离去的故是扛上了肩头。他目无斜视地绕过了混元洞口处一身狼狈的倾扇,扬长而去。

  混元洞口处,喧闹不止的山魈已不知所踪。

  寂寂夜色下,只余容忌和倾扇二人剑拔弩张地对视着。

  我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容忌的脸色,恰巧同他琥珀色的眼眸对上。

  他向我阔步走来,紧张局促到浑身发颤,“对不起。”

  平白无故的,他为何开口道歉?

  难不成,正如梦中梦里的布尔所说,容忌被倾扇非凡的媚术所惑,做了本不该做的事?

  思及此,我心疼地捧着他的脸颊,连连宽慰道,“别难过,洗干净还是能用的。”

  “.........”

  容忌剑眉微蹙,略显迷茫地看向我,“你在说什么?”

  事到如今,我哪里敢去揭容忌的伤疤。他若不愿提,我自永不再提及。

  “答应我,不要寻短见。”

  思及容忌尤为严重的洁癖,我不甚放心地叮嘱道。

  容忌终于听懂了我的言下之意,耐心地解释道,“我只是歉疚不能第一时间赶去同你并肩作战。至于倾扇那拙劣的媚术,对我根本不起作用。”

  “哈?”

  他居然说倾扇苦练了数万年的媚术对他不起作用......

  我眨了眨眼,视线不由自主地往下移去,忧心忡忡地盯着他的裆口长吁短叹,总担忧他身体有恙。

  容忌轻刮着我的鼻子,压低了声在我耳边轻语,“你再这么盯着,怕是要多出几条‘人命’了。”

  我赶紧收回视线,正色道,“没事就好。”

  “在我心中,你是天边霞霰,她是滩涂污泥。见识过了霞霰的光彩,又怎么会被污泥所惑?”

  容忌一本正经地说着,我知他故意夸大其词,不过听他如此言说,心中甚是欢喜。

  “在你心中,我只是滩涂污泥?”静立一旁的倾扇凄楚言之,她单手捂着心口,身如扶风弱柳,不胜娇弱。

  “倾扇,自欺欺人有意思么?既不喜欢他,何必摆出一副情深不寿的模样?”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形容凄楚的倾扇,心底里对她的怜悯顷刻间荡然无存。

  “你不是我,你怎知我有多喜欢他?”倾扇尤为嘴硬,忿忿言之。

  演得跟真的似的,倘若我没有勘破布尔的梦中梦,极有可能被倾扇所蒙骗。

  不巧的是,我阴差阳错地勘破了布尔的梦中梦,并将布尔和倾扇的前尘往事探得一清二楚。

  一开始,我原以为倾扇受过什么情殇,就连名字都沾了“情殇”的谐音。

  而今,我总算是明白了。

  倾扇确实深受情殇之苦。只不过,伤她之人,不止一个,而是千千万万的黎民百姓。

  “事到如今,你也没必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为了将我引上魔道,你造的孽,还不够多么?”我懒得同她虚与委蛇,直截了当地说道。

  “我造的孽?从头到尾,我都只是个无辜的受害者啊。”倾扇指着自己鼻头,情绪异常激动。

  她一口气没提上来,直翻白眼,差点儿背过了气。

  我摇了摇头,素手轻拢洞口处的薄薄烟云,将之聚成一扇幕布。

  幕布上,是倾扇所忽略的人间至味。

  她总说青丘狐仙一族罪该万死,却不知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小野被饕餮一口吞食时的恐惧。若说无辜,小野比她无辜。

  她只记得万民将她逼上绝路,却全然忽略了为救她耗尽毕生修为的布尔。若说苦痛,布尔所承受的,不比她少。

  她浴血归来,一心复仇。

  所以,因凤主之死自责了一辈子的药仙以命相助,因滴水之恩铭记了数万年的布尔为她折腾地遍体鳞伤。

  倾扇死死地盯着烟幕上惨痛的一幕幕,双眸猩红,一言不发。

  “当年之事,你的确无辜。可这些为你而伤,因你而亡的人就不无辜了么?你也许不知道,林中山魈以为你惨遭不测,向我三拜九叩,只为求我救你一命。倾扇,你可知你走错的每一步,都是将自己往绝路上逼?”我抬手拂去眼前的薄烟幕布,眼中难掩失望之色。

  “别,别说了!”

  倾扇捂着双耳,一个劲地摇着头,歇斯底里地咆哮着。

  “倾扇,回头是岸。”我原本打算斩草除根,将倾扇杀之而后快以绝后患。

  可惜,我的心还不够狠。

  一想到我被逼着跳下诛仙台时的绝望,我便理解了倾扇心中的恨。

  若不是容忌不遗余力地用爱感化我,我可能早就走上了倾扇的老路,以万民的悲苦为乐,屠戮成性伏地成魔。

  “你不杀我?”倾扇缓缓放下捂着双耳的手,带着一身狼狈,困惑至极地看着我。

  我指着混元洞外高举着火把怀揣着仙丹灵芝气喘吁吁而来的山魈,轻声道,“是它们舍不得你死。忘却前尘往事,做一方逍遥散仙,岂不更好?”

  倾扇抬眼看着洞外长得歪瓜裂枣的山魈们,连连背过身子,双手紧捂着口鼻,失声痛哭。

  我心中挂念故是,正打算亲自去一趟桃花涧一探究竟,倾扇却急急地叫住了我。

  “慢着,有些事,我有必要同你说道。”倾扇拽着我的胳膊,鼻音尤为浓重。

  我微微勾起唇角,会心一笑,“愿闻其详。”

  自我发觉布尔的梦境被掩藏之后,便知倾扇做了十全的准备。也就是说,纵我成功入了她的梦境,亲眼所见也不一定全是真相。

  鉴于此,我便换了一种方式,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只盼着她能将她所做的一切和盘托出。

  倾扇收起了满身的戾气,眸中怨怒亦渐渐消散,她深吸了一口气,审慎言之,“我浴血归来后,做了详密的复仇计划。我原本打算血洗青丘,覆灭狐仙一族以报当年狐帝泄露我行踪之仇,去后我才发现青丘已然遭了报应,只余下一根独苗苗。不过,我并不打算放过她,而是选择利用她,将你引至南羌密林。”

  “引我来南羌密林,仅仅只是想将我逼成魔神替你挡祸?”

  倾扇摇了摇头,“也许,有更为温顺的法子能够化解魔龙的预言。但你的幸福委实刺痛了我的双眼,因为嫉妒,我口口声声说不想伤害你,却又昧着良心一次又一次地伤害于你。我在避世拂尘中下了孔雀胆之毒,随后伙同药仙企图逼你放弃腹中孕灵。那之后,为了离间你与东临王,我与凶兽穷奇合作,只身入了帝陵顺拐出染有天帝天后仙元的物件。只是,穷奇毕竟是凶兽,桀骜不驯不受控制,我怕它坏事却又没有足够的实力对阵它,只得借委身之名,趁机将它击毙。”

  再怎么说,她也当过凰神凤主。即便重伤未愈,灵根未稳,也不至于打不过一只凶兽吧?

  她似是看出了我的疑惑,耐着性子解释道,“我确实不至于打不过一只凶兽。但我既已下定决心倾尽毕生功力,施展媚术蛊惑东临王,就不能浪费一丝一毫的气力同凶兽硬碰硬。”

  这之后的事,我已通过布尔的梦中梦,窥伺得一清二楚,便也没兴趣再听她往下讲,遂直截了当地询问着她,“你可认识华清?”

  倾扇摇了摇头,“我只知她是华清山的道士,与她之间,并无渊源。”

  “那,可是你幻化成江湖术士的模样,诱导羌门村中戏魔,使得他错手屠戮了整个村寨?”

  倾扇否认道,“绝不是我。羌门村素来邪门,我从未进过。”

  倘若她所言非虚,羌门村惨案应当与她无关,始作俑者更像是久未露面的华清。

  不过,我总觉倾扇和华清之间仍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倾扇所言滴水不漏,一时间我也寻不到能够证明华清存了异心的证据,只好就此作罢。

  怔忪间,成百上千的灵鹬鸟首尾相接,结成草环模样,从山色相接处徐徐飞来。

  布尔不是带着故是回桃花涧了么?

  难不成,这些灵鹬鸟不是为布尔而来?

  我凌空而跃,登高远眺,微眯着眼眸紧盯着缓缓逼近的灵鹬鸟,才发现它们耷拉着脑袋情绪异常低落,它们清亮的眼眸中亦蒙了一层水雾,大有山雨欲来之势。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