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还在思忖着封於的话外音,第八关古战场已轰然崩塌。

  沉沉天幕同流云一道化作无数碎片,穹顶之上传来滚滚巨响。

  其声锵锵,若远古凶兽歇斯底里的嘶吼,随之而来的,还有铺天盖地的浩瀚能量。

  “想不到第八关古战场上的不竭神力,竟如此可怕!”我亲眼目睹着裂缺霹雳将乌泱泱的天幕劈得稀碎,心下尤为震撼。

  容忌微微抬眸,仰望着漫天破碎的流云,薄唇轻启,“第九关古战场,也不复存在了。”

  “当真?”

  我心中既惊又喜,想着持续了一年多的噩梦终于要告一段落,如释重负。

  祁汜面露喜色,笃定地说道,“圣君、神君实乃虚无界大陆的两大执棋者。而今他们双双毙命,古战场再无足够的怨念,以及所谓的善缘维持原先面貌。因而,第九关古战场中蕴含的浩瀚能量,也随着圣君的轰然离世,归于尘土。”

  天幕上的巨响持续了足足三个时辰,待流云碎片落尽,一轮血红的落日低垂于云雾缭绕的远山之巅。

  萦绕在落日前头的桃红色霓虹,倒映着东临境内的大好河山,安详,且宁和。

  这一回,终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么?

  我轻轻地掐着自己的胳膊,总觉眼前的浮华盛世仅仅只是一场梦而已。

  可转念一想,天弋被废,冷夜暴毙,神君一脉早已断了根基。

  蚪儿被女娲石的耀光焚烧至死,封於魂飞魄散,圣君一脉也没了指望。

  再加上叶修失势,倾扇亡故,整片虚无界大陆,似乎除了华清这个谜团之外,再无其他兴风作浪者。

  也许,是我习惯了在刀锋上游走,一时间无法适应突然降至的安宁。

  我如是安慰着自己,尽可能地不去多想,悄然挨在容忌身边,坐于东临王宫陡峭上挑的檐角上。

  我们从傍晚坐到了拂晓,他望着浩瀚星空,我望着他,二人均未置一词。

  “甜甜,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容忌点了点头,嘴上却答着,“没有的事。”

  “你分明就是生气了。”

  我轻拽着他的胳膊,着急地解释着,“事关黎民苍生的生死存亡,我确实做不到置之不理。”

  “既然,你急着拆穿我,我就承认了吧。我确实生气,气得发狂。但更多的是害怕,怕再见不到你这个磨人的小东西。”容忌说着,突然间转身封住我的嘴。

  此时此刻,我才感受到他身上的凉意。

  想不到,都过了一整夜,他身上的冷汗竟只增不减。

  我内疚至极,连连解下外袍披在他肩上,“可别着凉了。”

  不得不说,容忌委实好哄。我只不过为他披上一件外袍,他就笑得合不拢嘴,还愿意主动同我说话。

  他轻拢着我披在他肩上的外袍,忽而转头询问着我,“可还记得我被人篡改的梦中梦?”

  一提到梦中梦,我就来气。

  不过,容忌都说了他的梦境被有心人篡改过,我也不能真同他置气,遂闷闷回道,“你想说篡改你梦境之人有可能是华清?”

  “不。我只是想身体力行地打消你的疑虑,让你从今往后再没气力胡思乱想。”

  容忌话音一落,我身体一僵,着急忙慌地扒拉着身前急转直上的檐角,“不。万一摔下屋顶,多疼。”

  “这就是你做错事后该有的态度?”容忌眉峰微挑,一手将我拽入怀中。

  “让你见识一下为夫的真实梦境,如何?”

  “不要。”

  “这就是你做错事后该有的态度?”容忌尾音微扬,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

  “你的小娇妻已经道过歉了,你还不满意?总不能每回吵闹,都以那种方式收尾吧?我多吃亏。”我据理力争道。

  容忌闻言,仍绷着一张岿然不动的冰山脸,他一本正经地说道,“不想吃亏,那吃点别的?”

  我不经意间红透了脸,真不知曾脸皮比纸还薄的容忌,还能不苟言笑地说着荤段子。

  “就吃点别的吧。”

  容忌呢喃低语着,旋即将我眼中的天地翻了个面。

  砰——

  我尚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何事,已然随着屋顶上的片片琉璃砖瓦一道,狠狠砸下。

  好在容忌动作极快,在我落地之前已然飞身落下殿内,稳稳地将我接入怀中。

  很不凑巧的是,我与容忌砸坏的,是东宫顶檐。

  更不凑巧的是,东宫里头,汇聚了一屋子的人。

  我怔怔地看着面前均摆出一副目瞪口呆,呆如木鸡样的“好事者”,脸面委实挂不住,遂急转过头,闷闷低语,“出去,统统出去。”

  父君尴尬地轻咳着,“歌儿莫气,为父只是担忧你的身体。近日特意去密林里猎取了几只雄鹿,一会儿为父亲自将之炖了给你送过来。”

  我一口气哪里吃得下几只雄鹿啊?父君定然是想为我炖鹿鞭。

  真是,父君肯定是被师父带坏的。

  父君寻借口遁逃而去后,小卓亦支支吾吾道,“姐姐,我替父君加柴火。”

  倒是南鸢,任由小卓怎么拖拽,仍旧不肯走,叽里咕噜说个没完没了,“且歌姐姐,我以前很佩服你的。可都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没能翻身做地主?我都可以了,你还不行。”

  小卓连连捂着南鸢的嘴,强行将她拽出了东宫。

  最让我头疼的是小乖和小野。小野至今仍惊讶地张着嘴,神神叨叨道,“想不到外表光鲜亮丽的北璃王,每日都在承受着非人的折磨。我一定要快些长大,保护好北璃王。”

  小野顾盼生辉的大眼睛中带着点点泪光,其中满是对我的怜悯。

  我满头黑线,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

  反观容忌,他倒是尤为淡定,面对着殿中神色各异的众人,似早已见怪不怪。

  好在,还是小乖知道体谅我,拽着小野的胳膊直往外走,“笨蛋小野,你还是想好怎么保护好你自己吧。”

  少顷,殿中观望之人走得七七八八,只剩下师父这个老不休,非但没有离开的意思,反倒越凑越近,就差怼着我和容忌的脸,瞪大了芝麻大点的小眼,近距离观瞻了。

  我狂抽着嘴角,无语地看着面上仿若写着“为老不尊”四字的师父,“师父,保护好你的小眼睛。不然,看了不该看的,你这小眼睛都没针眼大,针眼若是长到鼻孔中,怕是要痛死。”

  “不孝徒儿,就知道编排为师。为师还不是担心你和容忌小儿,这才多瞅了两眼。”师父脸皮甚厚,总有法子自圆其说。

  和“无赖”讲道理,总是行不通。

  我深谙此道,遂强行转移着话题,“师父,避世拂尘当真能救回师兄们么?”

  师父闻言,扼腕叹息道,“最差最后一步,为师便能唤回小五小六。可惜,为师仅仅只是替阿黄去集市上买了两匹布帛,避世拂尘便不翼而飞。”

  “什么时候丢的?”我急急地询问着师父。

  师父支支吾吾道,“丢了有一段时日了。为师四处找寻,原想跟你说一声,但那时你与容忌小儿已奔赴南羌,事情便被耽搁了。”

  “你该早点说的。”

  我一想到避世拂尘中还夹带着第六关古战场中的不竭神力,心下愈发局促不安。

  突然间,我亦想起第八关古战场的不竭神力并未落在我、容忌、祁汜任何一人的身上,不由的生出几分疑虑。

  难道,第八关古战场中的不竭神力,亦被有心人盗取了?

  事实上,眼下局势愈发明朗。

  有能力盗取避世拂尘及第八关古战场不竭神力之人,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华清。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