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野脚边,火星四起。

  而小野周遭之人,魔怔般高举手中火把,振臂高喝,“灭世魔神,乱我天道。万民同心,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

  乌泱泱的人群中,小野显得尤为无措。

  可当她同我四目相对之时,一改之前的惊慌失措,反倒尖着嗓子如同小老太婆一般,一遍又一遍地叮嘱着我,“北璃王,不要救小野。是小野犯了大错,被灵魅的障眼法蛊惑,误以为倒在青丘境外的灵魅被烽火所累命悬一线,遂背着容且哥哥偷溜出青丘,这才被这些坏人所擒获。北璃王,小野不值得你救。”

  容忌闻言,速在我脚边画了一道圈,审慎言之,“别出来,我去救她。这些人显然是冲你而来,他们诡计多端,你切莫靠近,免得中了他们的圈套。”

  “好。”

  我被此起彼伏的讨伐声搅得心烦意乱,只觉头痛欲裂,勉强应了一句,便谨听容忌所言,安于容忌所设结界之中。

  事实上,这群乌合之众绝不会是我的对手。

  但我体内怒气勃发,燥火不息。若是一时气急攻心,将面前之人全部斩杀,极有可能失了心智,彻底沦为上古魔龙预言中的灭世魔神。

  我双拳紧攥,死死地盯着容忌的背影,看他孤身对阵成百上千的“刁民”,心中愤慨难当。

  正当此时,华清山主峰上,飘下一段琴瑟之音。

  其声呜呜然,如泣如诉,如怨如慕。

  花落月缺人自瘦,断肠人在天涯?

  一时间,我亦被琴声所惑,悲怆戚戚,难以自控。

  所幸,黑盒子及时唤醒了我,“宿主,伏羲琴!速速屏蔽双耳,此音甚毒。九分魔性,十成杀气,不止能蛊惑心智,还能诱人自戕,十分了得。”

  “伏羲琴?”

  黑盒子郑重其事地说道,“伏羲琴乃伏羲以玉石加天丝所制出的乐器,琴身泛着温柔的白色光芒。据传,伏羲琴拥有支配万物心灵的神秘力量,既可使人心宁静祥和,又可蛊惑人心,使人深陷魔障泥淖,可生生将人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华清的心,当真是狠。

  她的目的绝不仅仅是将我逼成魔神,她要的是毁灭这方曾欣欣向荣,而今却民不聊生的大陆。

  只是,我始终未能弄明白华清的怨气从何而来。

  若单单是因为封门村村民对她的凌虐,她绝不至于如此疯狂。

  回眸扫了眼华清山巍峨伟岸的主峰,突然间脑袋灵光一闪,我匆匆掏出元始天尊赠予我的竹蕖紫蔽扇,一经比对,才知华清山便是竹蕖紫蔽扇阳面所绣的险峻高峰。

  细看竹蕖紫蔽扇,阳面上所绣的月下山水图,同眼前我所看到的的景象,竟无一丝一毫的偏差。

  月光皎皎,星辰点点。连绵起伏的山峦中,仅华清山主峰独领风姿。

  原来,元始天尊早就算到了今日之祸。

  他早已明示,华清才是一切祸端的始作俑者,只可惜等我参悟竹蕖紫蔽扇其间奥义之际,天下已然大乱。

  再观竹蕖紫蔽扇阴面,扇面上精绣着于子夜中悄然绽放的昙花。昙花一现,似一盏精致的宫灯,霎时点亮圆弧状绣面,美得动人心魄。

  我怔怔地盯着扇面上美轮美奂,泛着素白耀光的昙花,心中委实困惑。

  这朵花,想必同阳面上的华清山主峰一般意有所指。华清山主峰暗指着华清,那昙花所指之人,想必同花族渊源匪浅。

  难道,竹蕖紫蔽扇阴面暗指之人,是百花仙子?

  不,绝不会是她。

  百花仙子心善且通透,再者,她已放下心中执念,更加不可能被心魔所控,一错再错。

  怔忪间,琴韵铮铮,音律陡然飙高。

  与此同时,周遭突然陷入死寂。容忌面前的“乌合之众”,纷纷呆滞了眼眸,停止了声讨。

  不过,他们嘴角处若隐若现的邪笑却让我尤为不安。

  很明显,他们均中了伏羲琴音的蛊惑,误入了邪道。

  思及此,我毅然调转了方向,扶摇直上,往华清山上高不可攀的顶峰飞去。

  主峰崖壁上,“华清山”三个大字泛着凛然冷光。

  我定睛一看,才知“华清山”三字竟由华清山脉周山之神的残骸所拼。

  之前,华清曾同我说过,周山之神为护她周全,纷纷殒命。

  现在看来,致使华清山脉周山之神无辜枉死之人,分明就是华清自己。

  待我平稳飞升至华清山顶峰之际,华清似乎早已恭候多时。

  她盘腿坐于磐石之上,将伏羲琴平放于双膝间,素手轻拨琴弦,便有靡靡之音从水天相接处接踵而来。

  我手持轩辕剑,朝着身着道袍,气定神闲地抚琴低吟的华清走去,“华清,回头是岸。”

  华清闻言,缓缓抬头,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错愕。

  “何意?”华清面上挂着浅淡笑意,显出一派天真无邪的模样

  事到如今,她居然还在装模作样。

  我再懒得同她虚与委蛇,直截了当地行至她身前,一手按着伏羲琴面上犹如刀锋般锋利的琴弦,沉声道,“你知道的,我从不想与你为敌。”

  铮——

  伏羲琴发出空前的轰鸣声,如凤鸣鹤唳,悲痛莫名。

  华清敛了神色,面上的娇憨转眼便被沉稳苍老所取代。

  她哀婉叹息道,“歌儿,时至今日,你还不知我的意图么?我做这么多,还不是因为要保全你?我知你与东临王情深意重,但魔龙预言摆在那,你还是离他远些为妙,省得不明不白地成了他的剑下亡魂。”

  她话音一落,直接拂去了我的手,轻拨琴弦,专注笃志。

  皎月魅影,微风吹动,忽闻琴声铮铮,百般思绪绕心头。

  无意间,我扫了眼伏羲琴弦下刻着晦涩图案的琴面,总觉伏羲琴上的图案似曾相识。

  对了,是天机卷!

  百花仙子曾将天机卷绘至身上,容忌虽未看全,我倒是透过昆仑镜,将她身上所绘之图尽数记下。

  据传,天机卷预兆的是凰神凤主的命运。

  可天机卷上的图腾怎会印刻在伏羲琴上?莫非,华清和倾扇之间,有什么渊源。

  我凝眸紧盯着伏羲琴,正欲拂去华清的手,细细查看被她双手遮掩住的图腾,不慎被琴弦割破指尖,殷红的鲜血“滴答滴答”往琴面上掉。

  当殷红的血同鎏金图腾相融之际,琴面上的图腾突然间迸溅出夺目的金光,犹如振翅欲飞的凰鸟,于不算宽广的琴面上低飞盘旋。

  片刻间,那些个晦涩难懂的图腾均被移了位。

  定睛一看,伏羲琴上惊现“华清归来”四字上古梵文。

  如此看来,华清即是倾扇,倾扇亦是华清。

  这一点,元始天尊的竹蕖紫蔽扇上亦有印证。

  竹蕖紫蔽扇阳面的月下山水图直指华清,阴面的夜放昙花,想必指的就是倾扇。毕竟,在南羌密林中,倾扇的身份便是密林花神。

  怪不得倾扇自戕前说了一句后会有期。事实上,她根本没死,只不过换了个身份而已。

  怪不得华清心中恨意如此强烈。原来,她不止遭受过羌门村村民的凌虐,还遭受过普世黎民的无情抛弃。

  只是,有一事我至今尚未弄明白。竹蕖紫蔽扇阴阳二面所绣,均是夜景。可为何阳面有月,阴面无月?

  这其中,定有隐情。

  华清素手扫去琴面上的鎏金梵文,她猛然抬头,清澈见底的眼眸中闪过嗜血的暗芒。

  “歌儿可是看明白了伏羲琴上的上古梵文?”华清不咸不淡地询问着我,声色冰凉,透着丝令人捉摸不透的诡异。

  我并未作答,仅用眼角余光扫了眼山脚下渐渐平息的暴动。这一回,我一定要等到容忌,绝不能意气用事,像在东临王宫那般不管不顾地撇下容忌孤身御敌。

  思及此,我拢于水袖中的手暗结蛛网,趁着华清垂眸之际,凭着指尖数百道蛛网,将华清拽入梦境之中。虽然华清尤为擅长造梦之术,但我亦飞升至无我境界,若真要争个高下,照理说我的胜算要大得多。

  拨开梦境迷雾,入眼便是六界奇景。

  锦鲤于云海中畅游,霞光与日月争辉。

  忽闻一道女声,哼着民谣小调,婉转如清铃。

  光闻其声,便觉其美。

  我循声而去,直至穷尽云海之巅,才险险止住了脚步。云崖边,手臂粗细的藤蔓攀附于擎天柱上,蜿蜒延伸至三十三重天之上。

  我顺着藤蔓扶摇直上,于三十三重天之上,同几十万年前就已经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华清狭路相逢。

  彼时的华清,花容月貌难自弃,面上顶着的,正是倾扇那张摄魂勾魄的面皮。

  清澈的眼,高挺的鼻,檀口香腮,国色天姿。

  白日里,她是德高望重的凰神凤主,年纪轻轻便封了万神之主,娇俏张扬,不可一世。

  然,暮色深沉之际,若清水芙蕖一般清丽的她,于四下无人之时,悄然换上了华清如今的面皮。

  她面上的和煦笑容,转变成了诡谲邪笑。

  正当此时,元始天尊乍现于华清梦境之中,试图点化心生邪念的华清。

  他沉声道,“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化八卦。太极初分阴阳,一而二,二而一也。”

  华清闻言,连连收敛了面上笑意,毕恭毕敬道,“元始天尊所言甚是,华清定当铭记于心。”

  元始天尊摇了摇头,叹息道,“正邪本为一体,相生且相克。多行善事,方能压下心中邪念。否则,终有一日,你当引火上身。”

  华清神色如常,但她那双清凉透彻的眼眸中,却透露着一丝不屑。

  看样子,她压根儿就没把元始天尊的话放在心上。

  不过,我倒是能理解华清。

  毕竟,她年少成名,万千风华集于一身,傲气些也是情理之中。

  待元始天尊化为烟尘重归是玉清境,华清转眼便在暗夜之中,种下埋藏在心底的浓厚怨念。

  她一边享受着世人的爱戴,一边又以怨念造就了圣君的雏形。

  我惊愕地看着深埋于黑暗之中的团状怨念,才知六界万年灾祸以及虚无界的百年动荡,均始于华清光彩照人的外表下腌臜不堪的阴暗面。

  若不是华清造就了圣君的雏形,这世上就不会有因怨念而生的圣君。

  若这世上从无圣君,斗姆元君便不会被圣君怨气所侵。

  若斗姆元君坚守初心,神界乃至六界都不会被诅咒所扰,最后沦落至全盘覆灭的地步。

  由此看来,被万民逼死的华清,并不算冤枉,因果报应而已。

  梦境转换,涅槃归来的华清于百年前的蛮荒之地中寻到了我。

  梦中的我,尚还是恶鬼之身。

  梦中的容忌,是器宇轩昂的捉鬼天师。

  他以腰间束带缠着我的双足,将我从破庙前拖至天梯伊始之处。

  而华清,正鬼鬼祟祟地隐身于破庙边的犄角旮旯处。她尤为愤怒地瞪着拖行着我的容忌,喃喃自语道,“想不到,当年我所受之苦,竟还会延续到下一任凰神凤主之上。这些愚民,都该死!”

  我静静地立于华清身侧,才知此时此刻的她,确实是诚心诚意地想要保护好我。

  梦境再度转换,我又一次地见证了自己坠落下诛仙台的那一幕。

  还记得第一次入梦窥见自己及其辛酸的过去时,我心中五味杂陈,有怨恨,有委屈,有不解,更多的是无助。

  不过,这一回,我却在那一方狭窄的诛仙台上,窥伺到不一样的结局。

  在此之前,我一直都没能想明白,北璃月究竟是如何救得我。

  要知道,那八十一道天雷,直接将墨染尘劈得魂飞魄散,将天帝劈得魂亡胆落,还差点儿使得容忌跟着命丧诛仙台。

  再观百年前的北璃月,他修为浅薄,纵断尽八尾,也不可能将我从诛仙台下八十一道天雷轰顶的情况下解救下来。

  直到我在诛仙台下窥伺到北璃月身后为我和北璃月扛下八十一道天雷的华清,这才了然,华清当真救过我的命。

  华清曾说,她背上的伤痕,是被羌门村村民鞭笞而成。如今看来,她背上的伤,实则是被诛仙台下八十一道天雷劈中所致。

  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手持“正义”之剑,正面对上一切祸端的始作俑者。可为何偏偏要在这生死存亡的当口,让我得知华清曾不顾一切,救我于危难之中?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