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咻咻咻咻——

  药刚入腹,且歌突然通体膨胀,刹那间竟恢复了人形。

  可奇怪的是,原先“远看成林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曼妙身段,突然变得一马平川,坦荡荡。

  “狗东西,你给我吃什么了?”

  且歌妙目圆瞪,一手覆于心口处,一边凶巴巴的质问着容忌。

  话音一落,她和他四目相对,于同一时刻察觉到异样之处。

  她的声音似乎变粗了不少,听上去像极了山野莽汉。

  且歌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地以双指拨了拨脖颈上的……喉结!

  容忌素手拂上她的脸颊,深情款款道,“笨蛋,哪里学的幻术?只变音色,不变容貌?”

  说话间,容忌略略低头,单手挑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直视着自己。

  “容忌,你听我说。我的身体可能出现了一些变化,你最好还是别动。”且歌局促地咽了咽口水,她也不确定自己身体是不是多了些玩意儿,正吓得两腿发软。

  “无妨。”

  容忌嘴角噙笑,大手挑下榻前珠帘。

  本该旖旎风光无限好,可惜造化弄人!

  美殿下眉头微拧,心下只暗叹声奇怪,眼前的女子何以一马平川到毫无波澜的程度?

  罢了,怎么说也是自己喜欢的女人,万万不能挑嘴。

  然而,当美殿下完完全全看清了眼前“女人”的模样,惊得青白了脸。

  他原先就白得透明的脸,此时此刻应血色上涌,青白交错间,又透着一抹异样的红,皮下脉络亦清晰可见。

  “怎,怎么回事?”美殿下磕磕巴巴道,好不容易平复了心绪,连连闭上眼眸,再不敢去多看“她”一眼。

  且歌懒得去遮掩自己果真多了些部件的身体,只堪堪挡住了那张红透的小脸,崩溃至极,“难不成,我乱鞭汤吃多了?吃啥补啥?”

  “怎么办?我不喜欢这副身躯,一点儿也不威猛,太小巧了!”且歌哭丧着脸,一头扎进薄衾里,羞愤交加。

  “笨蛋,居然还想着威猛?”

  容忌回过神,看着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她”,虽然一时间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但到底怕吓着她,依旧克服了心中的骇然,坐于榻沿,轻声安慰道,“乖,别怕。”

  “出去,让我静静。”

  且歌将小小的脑袋埋于薄衾中,心下腹诽着早知如此,还不如安安分分当只小野猫。

  “歌儿莫急,我这就去寻师父问个清楚。”容忌低声宽慰着“她”,替“她”掖好被角后,匆匆出了寝宫。

  听得容忌口中冒出“师父”二字,且歌顿生警惕。

  刚满千岁的容忌,还不认识她,又怎么可能认识她师父了尘?

  如此想来,唯有一种可能,就是容忌随着她一同穿梭了时空,并不动声色地支走了刚满千岁的小容忌,名正言顺地取而代之。

  “狗东西,居然把我当猴儿戏耍!”且歌咬牙切齿到,一脚蹬开了落于脚边的水红色小肚兜儿,换上一身干脆利落的男装。

  与此同时,容忌连打了数个喷嚏,眉心一跳,总觉大事不妙。

  这不,他还未寻到了尘道长,便着急忙慌地往回赶去。

  东宫偏殿,水晶珠帘逶迤倾泻。

  帘后,一唇红齿白的公子哥儿披纱抚琴,指尖起落间琴音流淌,或虚或实,变化无常,似幽涧滴泉清冽空灵、玲珑剔透,而后水聚成淙淙潺潺的强流,以顽强的生命力穿过层峦叠嶂、暗礁险滩,汇入波涛翻滚的江海,最终趋于平静,只余悠悠泛音,似鱼跃水面偶然溅起的浪花。

  定睛一看,这位英俊的小公子,不正是自己俏丽精怪的小娇妻?

  容忌满头黑线,阔步上前,一手按在琴弦上,尤为不解地询问道,“何时学的?”

  印象中,且歌并不会抚琴。

  而且,女儿家会的,她都不会,舞姿拙劣,歌喉还特别感人。

  容忌这么一想,面上多了一分宠溺的笑意,纵她什么都不会,他也能爱得死去活来。

  “退下,小爷不想理你。”

  且歌尤为傲娇地撇过头,悄然避开容忌灼热的视线。

  “她”轻摇折扇,双腿自然而然地交叠至案几之上,即便身量尚小,但偏小的骨架丝毫不影响“她”通身的气度。

  乍眼一看,风流倜傥,像极了于红尘中纵身声色的潇洒公子哥儿。

  容忌扫了眼“她”横亘至案几上的修长玉腿,旋即挨着“她”身侧坐下,“都知道了?”

  “把小爷当猫耍,很得意?”

  且歌忿忿地扫了他一眼,开始细数着他的“恶行”,“一开始我只当你不记得我,想不到,你什么都记得。”

  “你听我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你可知我差点被野猪拱了?你可知我周身神力被锁,未必应付得了锁妖塔中精怪?你可知那些个老嬷嬷将我架上架子,我有多害怕?”

  且歌越想越生气,明明只是些小事,却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她对旁人向来宽容,但她被他宠惯了,稍受冷落,便容易胡思乱想。

  “被野猪拱?”

  容忌眸色渐冷,忙不迭将她揽入怀中,“对不起。你说的这些事,我当真不知。”

  “你还想糊弄我!”

  且歌话音一落,但见容忌一头雾水的模样,心下亦知这其中定有误会。

  “我历完劫便心急火燎赶来,恰巧碰见年少时的自己。我一道掌风将他扇至蛮荒之地历劫,旋即在自己脸上划上数道抓痕,原想逗弄你一番,不成想,弄巧成拙。”容忌轻声细语地解释道。

  “真不是你将小爷扔至猪圈的?”且歌抬首,追问着容忌。

  “不是。”

  容忌眸色一黯,心下腹诽着,定要将那只胆敢轻薄他小娇妻的黑猪先阉后杀,再阉再杀。

  “原来早就换了芯,怪不得脸皮变得这么厚实。”且歌低声嘟囔着,也不再责怪他。

  毕竟,那些个荒唐事全是年少无知的小容忌整出来的,总不能叫容忌跟着倒霉。

  她冰凉的小手在容忌宽阔的背脊上摸索着,指尖触及到他背上凹凸不平的伤口,一颗七上八下的心总算安定了下来。

  在她周身神力被锁的当口,只有容忌才能给予她安全感。

  正当此时,了尘大师着一身道袍,左手托着净瓶,右臂挂着避世拂尘,飘飘然而来。

  “出去。”

  容忌头一次因为了尘道长黑了脸,只要想到他的小娇妻差点被这老道长坑得被野猪拱,容忌心中的怒火便蹭蹭上涨。

  了尘道长酒兴已过,亦知自己差点闯下了弥天大祸,只跟着讪讪赔笑,“容忌小儿火气不小,需要为师替你斟一杯菊花茶,下下火?”

  “不必。”容忌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住心中火气。

  若不是了尘道长的辈分摆在那儿,容忌定会狠狠收拾他一顿。

  了尘道长见容忌态度尤为生分,只得腆着老脸,凑至且歌边上,柔声撒着娇,“小七,你就原谅师父这一回,成不?”

  “出去,小七也不想见到你。”且歌趴在容忌心口,闷声答道。

  了尘自知理亏,旋即将手中净瓶递至且歌眼前,“乖小七,看师父给你淘得了什么宝贝。”

  且歌一手夺过了尘手中净瓶,但并未完全消气。

  她指了指自己微微凸的裆口,瘪着殷红的小嘴,委屈巴巴地询问着了尘道长,“师父,看你干的好事!我当如何变回去?”

  “多总比少得好,难道不是么?”了尘尴尬地挠了挠脑门儿,他也没想到自己亲自研制的复原丸,竟还能篡改性别。

  “过犹不及。”容忌亦十分头疼地看着怀中的小娇妻,身体躁动不安,却无处宣泄。

  了尘道长暗自腹诽着,自己的傻徒儿,怕是永远翻不了身。刻意多给她造了个玩意儿,她竟还嫌弃。

  殊不知,且歌并非嫌弃这多出来的玩意儿,只是嫌弃了尘造得太小巧了些,拿出去忒丢人,和容忌比比,那岂不是要无地自容了?

  这对师徒的想法,容忌自然不知。

  他若是得知且歌和了尘一般不着调,怕是又要被气得将她关暗室里,收拾个三天三夜。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