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偏殿中,三人齐齐盯着且歌身上本不该有的玩意儿,气氛尴尬至极。

  还是容忌最先回过神,不动声色地以水袖将且歌遮得严严实实。

  了尘道长干咳了两声,他瞪圆了芝麻大点的小眼睛,将净瓶之水的效用鼓吹地神乎其神,“小七啊,这净瓶实乃为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无涯手中夺来的。据传,饮一口净瓶之水,便能恢复原样。”

  容忌尤为防备地盯着了尘道长,明显不信他所言。

  “师父,当真是你从无涯师伯处抢来的?”且歌轻晃着净瓶,心下腹诽着了尘虽不着调,无涯却是个正儿八经之人。若此净瓶当真是无涯所赠,兴许了尘所言,还有几分可信度。

  了尘头点得跟筛糠一般,“此物确实是从无涯处所夺。不过,从今往后,它就完完全全属于你了。”

  且歌闻言,心下想着死马当活马医,遂将净瓶之水一股脑儿地灌入嘴中。

  容忌原想夺下且歌手中净瓶,先让了尘试喝上几口,不料且歌速度极快,“咕噜咕噜”一口气就喝干了净瓶之水。

  “甜甜的,和你一个味儿。”且歌匝巴着嘴,顺便以容忌袖口擦着唇角的水渍。

  容忌尤为紧张地盯着她一马平川的身体,怔怔地看了许久,却未见有丝毫的变化。

  “师父,净瓶当真是无涯师伯之物?”容忌将信将疑地询问着了尘。

  “废话。为师亲手从他手中夺过的,岂会有假?”了尘笃定地说道。

  容忌见他怀中的小人儿愈发安分,眼里亦没了之前的灵气,愈发心慌,遂又询问着了尘,“净瓶之水,你可有动过?”

  了尘摇了摇头,旋即又点了点头,“从苦海归来之际,为师有些口渴,遂喝了几口净瓶之水。旋即……哎呀糟了!为师嫌净瓶之水有些苦,遂加了几勺甜腻的忘情水中和调剂了一番。”

  轰——

  容忌带着十成怒气的掌风从袖中飞出,生生劈碎了跟前案几,其强大的冲击力,直截了当地将了尘推出了九霄云外。

  说到底,容忌还是手下留情了。

  若了尘不是且歌的亲师父,恐怕早就被暴怒中的容忌拧断了喉咙,一命呜呼。

  “哥哥,我想吃小鱼干。”

  怔忪间,且歌忽而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冲着容忌叫“哥哥”。

  容忌心下暗叹不好,他的小娇妻定是将他忘得一干二净,要不然,她才不会平白无故地叫他哥哥。

  “宝贝认错哥哥了,要叫夫君。”容忌捏了捏且歌水嫩嫩的小脸,柔声哄着。

  “噗——我可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子呢,怎么会有夫君?哥哥别开玩笑了,我想吃小鱼干!”且歌眨巴着眼,嘟噜着小嘴,萌态横生。

  “叫一声夫君,就带你吃小鱼干。”容忌诱哄着眼前粉雕玉琢的小萌货,虽十分头疼“她”什么都不记得,但总归是自己的小娇妻,怎么着也得捧在手心宠着。

  且歌认真地思考了好一会儿,终于怯生生地叫了声,“夫君,我想吃小鱼干。要甜甜的,和你一个味儿。”

  “嗯。”

  容忌心中阴霾稍稍散些了去,遂搂着怀中软绵绵的小萌货,往碧落河方向走去。

  且歌局促不安地躲在他怀中,一双眼无措地望着仙界中往来的仙娥仙倌。

  “哥哥,他们为何老是盯着我看?难不成,他们要跟我抢小鱼干!”且歌说着,顿生警惕,紧紧揪着容忌前襟,显出一副不大聪明的样子。

  容忌心中腹诽着,且歌心心念念想吃小鱼干,难不成是因为她的意识里,还将自己当成小野猫?

  如此一想,他的头就更痛了。

  这应当就是所谓的祸不单行了吧!

  他的小娇妻,不仅不记得他,还被幻化成了男儿身。

  最最要命的是,“她”的意识里,自己还是只小野猫。

  好不容易到了碧落河,且歌也如愿吃上了容忌亲手烤的小鱼干,还没安静片刻,又开始闹腾。

  她开心地如同猫儿一般,双手双足着地,蹲伏在碧落河边小口小口啃着小鱼干。

  “慢点吃,别噎着。”

  容忌宠溺地看着眼前的小人儿,心下思忖着只要她开心,过程波折一些也无妨。

  然,他话音未落,且歌突然一个鲤鱼打挺,企图以意念驱动身上多出来的物件儿。

  “歌儿,你在做什么?”

  “吃到了小鱼干,自然要开心地摇摇尾。”且歌偏过头,冲着容忌明媚一笑。

  “听话,你不是猫!”容忌咬牙切齿道,旋即将她捞回怀中,再不许她乱动。

  碧落河畔,星辰与且歌眸中星光互相辉映。

  容忌垂首之际,已然心猿意马。

  “哥哥,你是不是缺女人?为什么色眯眯地看着我?”且歌不满地遮上了容忌的眼睛,而“她”眼里,忽地闪过一丝狡黠。

  “不缺。”

  容忌有些尴尬地应着,不动声色地压住体内燥火,深怕自己过于紧绷的身体吓到怀中不得安生的人儿。

  “哥哥不缺,但是我有点儿想要。”且歌小声咕哝着。

  “想要女人?不准!”容忌瞬间冷了脸,他一手掐着她的小脸,一边郑重其事地警告着她,“若是敢胡来,后果你定然承担不起。”

  且歌讪讪笑着,心里却腹诽着,当如何才能说服容忌让她翻一回身。

  净瓶之水虽是货真价实的忘情水,不过且歌刚灌下腹中的忘情水,全被黑盒子喝得一干二净,哪里还有的剩?

  故而,且歌倒是未曾失忆,只不过玩心大了些,想要唬唬容忌罢了。

  “歌儿,你究竟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容忌一颗心七上八下,被他的小娇妻吓得不得安生。

  且歌乖巧地点了点头,“哥哥,我想要你。”

  “………”

  若是平时,容忌听到“她”如此直白地表达心中诉求,定会欣喜若狂。

  只是现在,“她”想要,他也没法给。

  待“她”沉沉睡去,容忌凉薄的唇恰似无意地略过“她”的前额。

  仅仅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触碰,便在他心中卷起惊涛骇浪。

  “也许,男人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容忌呢喃自语着,终是向“她”伸去魔爪。

  与此同时,且歌周身神力于顷刻间回拢,她身上多出来的玩意儿亦一并消失。

  她睁开亮晶晶的眼眸,紧盯着意乱情迷的容忌,伺机而动。

  “三。”

  她瞅着面色绯红的容忌,在心里默数着数。

  “二。”

  容忌略显急躁地扯着衣领,他脖颈处的喉结尤为迷人。

  “一。”

  且歌眸若辰星,嘴角微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终是翻了一回身。

  正当此时,容忌琥珀色的眼眸中现出一抹宠溺,“笨蛋,现在开心了?”

  “不玩了,太累。”

  且歌兴致缺缺,耷拉着琳琅美眸,在容忌怀中寻了个舒服的位置,沉沉睡去。

  容忌郁猝,他的小娇妻娇蛮有余,体力不足,真真经不得折腾。

  不多时,碧落河上凭空乍现一位船夫,定睛一看,正是无涯。

  “二位小友,上船。”

  无涯朗声笑道,“百年前的善因,终于修成善果。妙哉,妙哉!”

  容忌闻言,遂踏着星河,将她揽入碧落河上的一叶扁舟之中。

  百年前,无涯曾告知他们二人,千里海域并无舟子可渡,若想过河,只得自渡,他人爱莫能助。

  今日,他们二人终于历尽九九八十一难,功德圆满。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水到渠成?更多的是千锤百炼后的相知相守。

  碧落河岸,小容忌孤身一人立于岸边,定定地望着远去的舟子。

  他将思念深埋于心,只盼着早日成为一叶扁舟上能为她挡风遮雨的他……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