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花颜醉敛下眸中点点醉意,郑重其事地说道,“收。但不是现在。”

  “何故?我不小了呢。”小肉圆鼓囊着肉乎乎的小脸,眼底蓄满了泪水。

  见花颜醉并未正面回应,她有些负气地将花颜醉为她披上的衣物又扔至地上,“不穿。”

  “听话,妖界风大,会着凉的。”

  花颜醉好声好气地哄着她,甚至不敢正眼瞧她,就怕多看一眼,再忍不住心中悸动。

  说来倒也奇怪,花颜醉虽洁身自好,但他亦时常于风月之地买醉,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要知道,风月之地里的女子,环肥燕瘦,应有尽有。可花颜醉却觉得,这世上,只有小肉圆入得了他的眼。

  小肉圆仰头看着眸色微敛的花颜醉,尤为认真地询问着他,“花叔,你当真不要我?”

  “圆圆,别闹。等你再大些,花叔亲自去仙界提亲如何?你确实太小了些,按仙界的礼法,未满三百岁成婚,是要遭人耻笑的。花叔不愿给你带去任何污点。”

  花颜醉何尝不想早日抱得美人归?

  若是不想,他就不会着急忙慌地赶至仙界给小肉圆送信表真心。

  他确实急于让他的小圆圆知道,他一直在等她长大。

  但现在的她,确实太小。这么小就嫁做人妇,不单单是在仙界,纵使是在民风开放的妖界,也会被人耻笑了去。

  她和且歌不同,且歌第一世只是凡人,十多岁确实可以婚配嫁人。

  他和容忌不同,他不像容忌那般腹黑,就连追妻路上都步步设套,不管不顾地将且歌“哄骗”到手。成婚前,他绝不会有任何逾越雷池的举动。

  听花颜醉说等她大些,便亲自去仙界提亲,小肉圆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些。

  她轻拽着花颜醉的衣袖,坚定地说道,“花叔,我一点也不怕流言蜚语。而且,和你在一起也不会成为我的污点。”

  事实上,小肉圆心里特别不安。

  这份不安,埋在她心间已有数年。早些年,六界盛传,花颜醉情迷她的娘亲亲,用情至深,矢志不渝。

  故而,花颜醉不表态时,小肉圆急着想让他表态。

  花颜醉表态后,她又急着想和他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她怕极了花颜醉之所以接受自己,是因为他将对她娘亲亲那份心口难开的爱,转移至她身上。

  她确实很爱花颜醉,但她绝不做替身。

  思及此,小肉圆鼓起勇气,一把扯下了肩上的水蓝色缎带,“你自己看着办。妖界中定有许多人看到了今日的一幕幕,你收不收我,我的名声怕是都毁得差不多了。”

  “圆圆,我只是不希望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花颜醉将她紧紧搂入怀中,他只觉自己的理智愈发失控。

  再这样下去,他真怕自己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在她的面前毁于一旦。

  所幸,正当他不知该如何劝慰小肉圆之际,容且乘风而来。

  他立于寒冰神凰背上,一把将小肉圆拎入自己宽大的披风中,“让父君得知你干的好事,百年禁足是免不了的。”

  “哥哥,我......”小肉圆一听,急了眼,正想解释又不知如何解释,只得无助地看向花颜醉。

  然,花颜醉确实解释不清。他总不能说小肉圆自愿在他面前宽衣解带吧?如此一来,小肉圆的名声当真要被他毁尽。

  但他也不能说是自己逼着小肉圆投怀送抱,容忌十分宝贝俩闺女,若是让容忌知道这一出,他和小肉圆怕是要彻底玩完。

  不过,容且也没打算为难花颜醉。

  他疏离而客气地朝花颜醉微微颔首,冷声道,“老幺顽劣,多有叨扰。”

  “哥哥,我很乖。”小肉圆钻出容且宽大的披风,小声嘟囔着。

  “闭嘴,随我回去。”容且剜了眼稍显心虚的小肉圆,旋即将她带回了九重天上。

  小肉圆怎么也弄不明白,小时候明明很温暖的哥哥,怎么越长大越像她父君。虽然哥哥还是像以前一样宠她,但他惯爱冷脸,总给人以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哥哥,你万万不要告诉父君,我知道错了。”小肉圆闷闷地伏在容且背上,满脑子都在思考着怎么霸王硬上弓。

  “你知道父君的脾气。你若敢胡来,他自然不舍得责罚你,但他极有可能一怒之下屠了妖界,你可懂?”容且沉声道。

  小肉圆闻言,不禁打了个寒颤,再不敢胡思乱想。

  她刚回寝宫,且歌和黑盒子便双双从梁上飞下,各自抖落下一**瓜子壳。

  且歌眨了眨眼,看向一身狼狈的小肉圆,随口问了一句,“去哪了?”

  小肉圆闻声,“哇”地一下扑入且歌怀中嚎啕大哭,“娘亲亲,你千万不要生气。我可能犯了一个小错,虽然我也不知道我错在何处,但哥哥非说我做错了。”

  “你哥哥和你父君霸道惯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别往心里去。”且歌失笑,随手整理着小肉圆略略凌乱的衣襟。

  且歌虽如此说,但她完全能理解容忌和容且的想法。

  若水神并未缺席她年少的那段时光,定不会容许她和容忌那般胡闹。十四岁,说到底还是太小了。

  “我好喜欢花叔,好害怕失去他。我确实小了点,但他老大不小了。即便我愿意等,他未必等得起。”小肉圆患得患失,唉声叹气。

  “那就再努力努力?”且歌如是说道。

  小肉圆摇了摇头,“哥哥若是告诉父君,我怕是要上百年都见不到花叔了。”

  “小兔崽子,真是不让人省心。放心吧,今夜,我就将你父君支走。不过你可别得意地太早,我最多只能拖住他一个月。”且歌轻抚着小肉圆的小脑袋,低声说道。

  黑盒子不禁啧啧出声,“宿主,你确定你撑得了一个月?”

  且歌无奈地摊了摊手,“不然还能怎么办?”

  事实上,且歌心里一直藏着一件事没告诉容忌。

  数百年前,花颜醉在机缘阁中,曾窥见过一个长得同她一模一样的女子,身着凤冠霞帔而来。

  在小肉圆尚未出生之前,且歌一直以为机缘阁跟花颜醉开了个玩笑。

  而今,她越想越不对。也许,机缘阁中,花颜醉看到的女子,并不是她,而是小肉圆。

  毕竟,小肉圆和她长得十分相似,除却眉心多了一点痣,寻常人很难看出她们俩的区别。

  若小肉圆和花颜醉当真是天定姻缘,这也算是了结了且歌的一桩心事。

  于且歌而言,花颜醉是知音,是挚友,亦是同路人。只有她,能切身体会花颜醉的万年孤独,也只有她知道,花颜醉比任何人都懂爱,也比任何人都渴望被爱。

  肉圆并未料到她娘亲亲竟愿意帮她支走父君,欣喜若狂,连连将且歌推向且试天下,“娘亲亲,快些去吧。圆圆的终身幸福可全拿捏在你手上了。”

  “小兔崽子,记得保护好自己。”且歌笑着摇了摇头,闪身入了且试天下。

  肉圆筛糠般点着圆圆的小脑袋,兴高采烈地往妖界奔去。

  不过,在奔往妖界之前,肉圆顺道去了一趟了尘的住所,顺了好些***。

  了尘小眼一瞪,尤为忧心地说道,“圆圆,你可不得......”

  肉圆忙不迭地接着话,“放心吧,小眼师公。肉圆一定不会伤害花叔的。”

  了尘小声嘀咕了一句,“花颜醉受不受伤,关老身何事?老身指的是,若是东窗事发,你万万不能在你父君面前供出我。”

  “好说好说。”

  肉圆如是应着,心下腹诽着这群人真真奇怪,为何除了娘亲亲,每个人都这么惧怕她父君?在她眼中,父君是天底下最好的父君,连花颜醉都比不上。虽然父君总是管着她,要她和花颜醉保持距离,但她心里全明白,父君只是怕她受伤而已。

  待肉圆行至妖界,这回她总算留了个心眼儿,并没有大咧咧地闯入花颜醉的寝宫,而是换了一身侍女服,混迹在侍女中央,手提着荷花宫灯,往花颜醉寝宫碎步挪去。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