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花颜醉似笑非笑桃花眼里蒙了一层水雾,似醉非醉。

  数万年来,但凡跟他亲近的,下场都不太好。

  墨染尘灰飞烟灭,化作了西北天狼星。

  顾桓一念之差,一步错步步错,坠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云锦一片深情照沟渠,散作重天华锦,天上地下再无迹可寻。

  花颜醉向来不缺胆识,但这一回,他真的害怕。

  他怕万年孤独的命格始终未解,他怕自己的沉沦会给小肉圆带来更多不幸。

  因为深爱,所以他更加不敢纵容自己。

  “花叔,我很遗憾没能参与你的过往。只愿往后每个十年,百年,千年,万年,都能伴你左右。与你风雨同舟,白头偕老。”

  小肉圆目光矍铄,声音略带稚气,但尤为坚定。

  她其实很怕死,也很怕疼,可只要能和花颜醉在一起,上穷碧落下黄泉,亦无所畏惧。

  花颜醉垂眸,指腹拂过她的唇瓣。

  指腹微烫,唇畔微凉。

  他怔怔地看着面前粉雕玉琢的小肉圆,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是何时爱上的她。

  也许,是她刚睁眼时一眼即中的眼缘。

  也许,是她五岁时趁他浅寐偷偷亲他的那瞬间。

  又或许,是数百年前机缘阁里窥见小肉圆身着凤冠霞帔的那瞬间。

  ………

  花颜醉忆起机缘阁里的美好梦境,悄然红了眼。

  “花叔,圆圆确实不够好,任性骄纵,还有很多小缺点。但请你停下脚步等等圆圆,圆圆一定会快马加鞭努力追上,完完全全变成你喜欢的模样。”

  花颜醉连做梦都想着和小肉圆长厢厮守,但他更希望小肉圆平平安安。

  故而,为了杜绝所有隐患,他不介意再狠一点。

  下一瞬,他死死地咬住她的唇,直至将她的唇彻底咬破,才微微勾起唇角,满脸戏谑地问着她,“即便只是替身,也不介意么?”

  花颜醉这么一说,小肉圆的心瞬间沉入谷底。

  她知道花颜醉曾爱过她娘亲,也想过花颜醉极有可能将她当成了她娘亲亲的替身。

  然而,当花颜醉亲口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小肉圆所有的坚强全部败给了现实。

  “花叔,你好残忍。既然从未喜欢过我,为何又要给我希望?”

  小肉圆冷了眸色,缓缓起身往殿外走去。

  正当此时,殿内的蒙汗药再度起效。

  这一回,了尘下了狠手,下的剂量是上回的五六倍。

  花颜醉即便定力过人,也受不了这般算计。

  待他起身时,他甚至已经忘却自己姓甚名谁,也认不清面前的女子是谁。

  “花颜醉,你放开!”

  小肉圆意识到他的不对劲,试图将他推开。

  但他们之间力量的悬殊,早就将结局安排得明明白白。

  嘶——

  裂帛声响彻大殿。

  他五感六觉几近丧失,但他骨子里对她的沉迷却在此时助长了他的疯狂。

  她明明很爱他,却委屈地一刻不停地掉着泪。

  他甚至等不及关上门扉,而她,仰躺在云歌涧门槛上,尤为失望地看着匾额上龙飞凤舞的“云歌涧”三字。

  三日后,花颜醉完全清醒,小肉圆也彻底死心。

  四目相对,一人眼里寂寥成殇,一人眼里愧疚逆流成河。

  “圆圆,一会我就去仙界提亲。”

  “不必了,玩玩而已,何必当真?”小肉圆扶墙而起,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妖界。

  花颜醉怕她再度被自己万年孤独的命格所累,只得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后,一路追随至九重天上。

  刚上九重天,于南天门处久候着的容忌便将小肉圆带入怀中,“怎么将自己弄得这么狼狈?”

  “父君,圆圆好难过。”

  “怎么了?”容忌冷睨了一眼肉圆身后不远处的花颜醉,他真恨不得宰了花颜醉。

  他宠了十多年的闺女,竟被花颜醉这么对待。

  “父君,我想嫁给西王母家的二殿下。虽然他看起来傻乎乎的,但对我很好。”

  “圆圆,婚姻不是儿戏。”

  “花颜醉亲口承认,从始至终,他只是将我当成了替身。与其成为替身,不如嫁给一个全心全意爱我的人。”

  小肉圆并未说明花颜醉将她当成了谁的替身,但容忌一想便知,花颜醉那个挨千刀的,定然是将他家小宝贝当成了他家大宝贝的替身。

  对容忌而言,此事委实棘手。

  他既不舍将小肉圆草率地嫁给西王母家的二傻子,又舍不得看着小肉圆成日闷闷不乐地将自己锁在屋中。

  数日后,在小肉圆的再三要求下,她和西王母家二傻子的婚事终于敲定了下来。

  那一日,十里红妆由九重天上一路铺陈至昆仑仙境。

  谁也没想到,迷恋了十七载妖王的仙界小公主,居然突然转了性,改嫁昆仑仙境二殿下。

  小肉圆身着一袭红衣,立于重天华锦之上,不动声色地瞟了一眼妖界的方向。

  她识路的本领不太好,但仙界通往妖界的那条路,她自小到大走了无数回,即便闭着眼睛也能畅通无阻。

  “我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局。”小肉圆收回视线,转而踏上由仙界绵延至昆仑仙境的云霞红毯。

  “吉时到,启程。”

  仙倌掐算着时辰,一派喜庆地将小肉圆迎上了花轿。

  花轿外,唢呐声震耳欲聋,声声入耳,声声泣血。

  花轿内,小肉圆捂着口鼻,嚎啕大哭,哭花了妆,只觉肝肠寸断。

  妖界,花颜醉一袭红衣妖娆妩媚,堪称人间尤物。

  今日,他特地束上了三千青丝,沐浴焚香盖住了周身酒气。

  他尤为紧张地紧盯着仙界的方向,直至云霞红毯一路绵延至妖界入口。

  待花轿停至他面前,他紧张到语塞。

  踟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将手伸向花轿里头依旧在崩溃大哭的小肉圆面前,“圆圆,牵紧我。”

  小肉圆微微一怔,旋即撩开轿帘,顶着一双红扑扑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面前风华绝代的花颜醉,“花叔?”

  “还不下轿?”花颜醉面上的浅浅笑靥在触及她满面泪痕之际,骤然凝涸。

  下一瞬,没等小肉圆反应过来,花颜醉便俯下身将她抱下了花轿。

  “嫁给我,至于哭成这样?”

  花颜醉轻拭去小肉圆脸上肆意横流的泪珠,却见她哭得愈发汹涌,手足无措之际,只得以双唇堵着她绵绵不绝的眼泪。

  “混蛋,我不嫁你。”

  “圆圆,对不起。我骗了你。”花颜醉沉声哄着小肉圆。

  小肉圆原想推开,但见他媚眼天成,檀口微动,一时情动,便忘记将他推开。

  “圆圆,花叔一直在等你长大。整整十七年,花叔一直在等着这一天。”

  若是之前,小肉圆听花颜醉这么说,定会感动地痛哭流涕。

  现在的她,已经不敢轻信花颜醉。她甚至觉得,花颜醉之所以肯娶她,是出于她父君的逼迫。

  “花颜醉,你不觉得现在说这些,太晚了么?我小心翼翼地将真心捧到你面前,你却将我的真心弃之如敝履。向你下药,确实是我的不对。可你半个时辰就恢复了神智,我原以为你会将我推开,出乎意料的是,你并没有。我满心欢喜地以为你也有一点点喜欢我,可你却说只是玩玩而已。”

  花颜醉觉得自己真是该死,为了让小肉圆死心,那么混账的话都说得出口。

  “是花叔的错。”花颜醉终是没为自己辩解,即便自己所言只是无心之失,但伤害已经造成。

  “花颜醉,你真是全天下最坏的人。一边残忍地同我说将我当成替身,一边又不顾我的意愿抢占我。因为你,我沦为六界的笑柄。因为你,我弄得遍体鳞伤。你凭什么以为我还会嫁你?你以为我稀罕当你的玩物么?你以为我稀罕当替身么?”

  “圆圆,你不是玩物,但花叔愿意当你一辈子的玩物。你也不是任何人的替身,花叔爱的人,一直是你。”

  花颜醉后悔至极,一开始他以为自己万年孤独的命格并未得解,想着以“替身”为借口,彻底断了和小肉圆的联系。

  但当他发现他和小肉圆缠绵数日,她都未曾遭遇厄运之后,他才彻底相信自己的命格已被破解。

  他回想起这些时日自己对小肉圆做过的事,说过的话,就心痛得无法呼吸。

  小肉圆怔怔地看着花颜醉,思量了许久,终究还是开口询问着他,“云歌涧,是为谁造的?是我娘亲么?”

  “胡说八道。怎么会是你娘亲?我只是将她当做妹妹,仅此而已。云歌涧,原名云锦涧。云锦涧的匾额并不是我挂上去的,我向来随性,懒得理会这些琐事。直到你出生之后,我便将‘锦’字改成‘歌’字。”花颜醉压根儿没想到,他和小肉圆之间最大的误会,竟源自一个殿名。

  小肉圆愣了愣,她没想到云歌涧的“歌”,是容慕歌的“歌”,而不是且歌的“歌”。

  这自然不能怪她多想。毕竟,从小到大,鲜少有人叫她大名,几乎所有人都叫她小名,使得她差点儿忘记自己大名叫什么。

  正当此时,花颜醉身后突然冒出一鸟嘴侍者,他尤为歉疚地说道,“妖王,是我的错。妖界众多匾额,都是我亲自题上去的。我念着云锦姑娘的好,亦希望妖王永永远远将云锦姑娘记在心里,因而便在你寝宫门楣上,题上‘云锦涧’三字。”

  小肉圆恍然大悟,这才意识到自己错怪了花颜醉。

  但她确实被花颜醉吓怕了,故而又试探着问道,“那你和我在一起时,心里想的人,是我么?”

  事实上,小肉圆想问的是,他和她翻云覆雨时,可曾将她当成替身?

  “小傻瓜,自然是你。你不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你。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眼里心里依旧全部都是你。”

  花颜醉答得飞快,但并不草率。

  他曾犯下的错,他会用一生去弥补。

  小肉圆破涕而笑,满面霞光比天边的云霞还要耀眼夺目。

  花颜醉知她心结得解,遂伸手撩起她垂至额前的珠帘,柔声询问着她,“圆圆,我可以亲你么?”

  小肉圆瞬时红了脸,双手连连捂住自己滚烫的脸颊,小声嘀咕着,“不太好吧?父君将我嫁给了昆仑仙境二殿下,如果没什么事,我这就启程去昆仑仙境了。”

  “傻瓜,你父君根本没答应昆仑仙境那位二殿下的求亲。数日前,他就将你许配给我了。”花颜醉唇齿含笑,轻轻拨开小肉圆的手,急迫地去寻她格外诱人的红唇。

  “啊?”

  小肉圆怎么也没料到,她父君竟如此开明。

  她原以为,她父君和花颜醉相看两相厌,想不到他们竟暗通款曲,将她的婚姻大事安排得明明白白。

  “我的圆圆真好看。”

  花颜醉紧拥着娇小玲珑的小肉圆,万年孤寂终随风而逝。

  “我的花叔更好看。你自己说的,要当圆圆一辈子的‘玩物’,要永远宠着圆圆。”

  小肉圆在花颜醉耳边轻语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好似一剂猛药,轻而易举地就将他沉寂多年的狼性尽数激发。

  花颜醉并未答话,转身便将小肉圆拐进云歌涧,他随手将“云歌涧”改为“花好月圆”,旋即便身体力行地宠爱着她。

  从日落时分到黎明破晓,从朝朝暮暮到地老天荒……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