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建安七十八年春,天帝退居东海,其子容且继任天帝之位。

  天下初定,四海升平,任谁都没料到天帝竟是个向往自由的,随意寻了个由头,便来了一出急流勇退。

  就连新任天帝也没料到,他尚未满两百岁,就被赶上了天帝之位。

  容且绷着一张岿然不动的冰山脸,目送着容忌和且歌十指相扣往东海之滨飞去。

  “容且哥哥,你看起来似乎不太开心?”容且身边,北倾凰轻拽着他的衣袖,声音软软糯糯,尤为可人。

  容且回神,反握住北倾凰的手,“不准叫哥哥。”

  “啊?”

  北倾凰眨了眨眼,并不知容且此言何意。

  容且默默汗颜,他的小野似乎还未开窍,任他怎么撩拨,她都摆出一副愣头青的模样。

  说实话,他心里是真的急。

  容家老幺都成婚好几十年了,而他花了近两百年,竟还没追到她。

  不过,他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因此,即便他有多想将她占为己有,他都能忍下所有悸动。

  “为何不准叫你哥哥?”北倾凰有些急了,拦在容且面前,又一次问道。

  “笨蛋小野,我不缺妹妹。”

  “云汐叫你哥哥,你都应的,为何你就不能多认个妹妹?”北倾凰有些生气,她总觉得容且的性子愈发淡漠。

  容且失笑道,“就这么执着做我妹妹?他日,若是多了个嫂子,可别哭鼻子。”

  北倾凰终于明白了容且的眼下之意,小脸微红,但嘴上却半点不肯吃亏,“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会哭鼻子?”

  “哦?”

  容且狭长的眼眸往北倾凰身上一扫,嘴角斜勾出一抹浅笑,“袅袅娉婷初长成,确实不是个小孩子了。”

  “容且,你眼睛往哪儿看?”北倾凰双手捂着心口,脸颊愈发滚烫。

  容且尤为敏锐地察觉到了她对他称呼上的变化,唇角笑意愈深,“笨蛋小野,等我历劫回来,就去青丘提亲。”

  “历劫?什么劫?凶不凶险?”北倾凰着急忙慌地追问着他。

  “依我的资质,还无法坐稳天帝之位。不过,师公已将天劫化为不小不大的情劫,去凡间走一遭就当渡了劫。”

  北倾凰一听容且要渡的是情劫,尤为紧张地抓着他的胳膊道,“带上我。”

  “笨蛋,你在担忧什么?即便投生为人,我也绝不可能喜欢上其他人。”容且未料到北倾凰竟如此在意他,嘴里喊着她“笨蛋”,心里却美滋滋的。

  “我不管,你若是不带上我,我就……”

  “唔——”

  北倾凰话说一半,就被容且堵住了嘴。

  她心跳得飞快,紧张得忘记闭上眼眸,只呆呆地瞪着眼前尤为俊美的容且。

  她和他算得上两情相悦,这么多年来,感情只增不减。

  只是不知为何,随着年岁的增长,容且的性子愈发淡漠,这让她愈发没底。

  此时此刻,容且亦十分紧张。

  他早就想像现在这样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只是小野看上去尤为稚嫩,他总怕吓着她。

  “容且,我快不能呼吸了。”过了许久,北倾凰有些吃力地说着。

  容且闻言,终于放开了他肖想已久的唇,“笨蛋,你不会换气的么?”

  “我紧张。”

  “我也是。”容且在她耳边轻语,语气酥软,眼角眉梢溢满温柔。

  “容且,历劫带上我好吗?”北倾凰突然投怀送抱,往容且怀中蹭了蹭。

  她心下腹诽着,小肉圆每次向容且撒娇时,容且都是有求必应,那她也撒一回娇好了。

  容且被她一蹭,浑身燥火顿起。

  他不自然地僵了僵颀长的身体,沉声道,“别动。带你去就是了。”

  “你越来越凶了。为何不让我动?”

  “我倒是想叫你坐上来自己动,可你会么?”

  果不其然,北倾凰果真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她是一点儿也听不懂容且话中的荤段子。

  她摇了摇头,但又十分要强,“就算不会,你也不能凶我。你就不能教教我?”

  容且倒是想教她,但他不能这么欺负她。

  北倾凰自幼父母双亡,虽然且歌待她尤为亲厚,但双亲故去还是给北倾凰心里留下了很大的阴影。

  她比寻常人要敏感得多,也比寻常人更容易受伤。

  容且不愿在她尚未完全明白何为情爱的时候,就不管不顾地对她下手,他要的是,她心甘情愿将自己交给他。

  “乖,不急着学,来日方长。”容且轻声哄着北倾凰,转眼便带着她瞬移至鬼界。

  他原想着在凡间胡乱熬个几十载,尝遍生老病死就匆匆回仙界。

  但有北倾凰作陪,他便要好好规划一下他和她在凡间的小日子了。

  也许,在凡间的烟火气的助长下,他的小野能早些开窍。

  刚跨入鬼门关,黑白无常就热络地迎了上来。

  白无常笑眯眯地看向愈发清隽的容且,口若悬河,“天帝大驾光临,使得鬼界蓬荜生辉。今日恰巧是云汐公主的七十九岁生辰,天帝可是专程为云汐公主而来的?”

  容且从未将云汐放在心上,又怎会记得她的生辰?

  不过,白无常如此一问,容且自是不好当面回绝,只沉声道,“鬼王在何处?有劳白叔引路。”

  容且这一声“白叔”算是叫到白无常心坎儿里了。

  白无常从未料到,当今天帝竟肯唤他一声“白叔”。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让他吹嘘上一段时间了。

  “白叔?”

  容且剑眉一凛,稍显不耐地看向唾沫横飞,傻兮兮笑着的白无常。

  白无常回过神,连连弓着腰,一蹦一跳地为容且引着路。

  北倾凰紧跟在容且身后,好奇地打量着张灯结彩的鬼界。

  她已有好几十年没来过鬼界。

  在她的印象中,鬼界总是黑灯瞎火,一点儿不好玩,想不到今儿个竟如此热闹。

  “白叔,鬼界可是有什么喜事临近?红绸飘带,忘川河上莲花河灯随波逐流,好不热闹。”北倾凰亦随着容且,唤白无常一声“白叔”。

  白无常见青丘小女帝也唤他“白叔”,一时间笑开了花,“狐帝有所不知,鬼王宠女是出了名的。云汐公主生辰,鬼王耗费了许多心思。为讨小公主欢心,鬼王亦命小的们将鬼界装点得喜庆了些。”

  “原是如此。”北倾凰淡淡应着,她抬首看着琳琅满目的灯火,心中难免有些失落。

  她和云汐同是北弦月所出,但命运却大不相同。

  青丘狐族被覆灭之后,她便担起了振兴狐族的重任。若不是且歌百般护着她,若不是容且日日夜夜陪着她,她恐怕早就命丧黄泉。

  说到底,云汐比她幸运很多。她虽不是鬼王云阙所出,但鬼王宠妻,亦跟着爱屋及乌。

  即便云汐是凌若和北弦月所生,云阙照样将云汐宠上了天。

  容且紧握着北倾凰的手,在她耳边低语着,“小野,你有我。”

  “嗯。”

  北倾凰重重地点了点头,再不去想早早离她而去的父母。

  “容且哥哥!你是特意来看云汐的吗?云汐好感动。”

  眨眼间,云汐竟大咧咧地钻入容且怀中。

  云汐浅蓝色的眼眸中,有杏花状的星子闪烁,异于常人的瞳色使得她在鬼界一群歪瓜裂枣中显得十分出众。

  容且眉头微蹙,正想推开云汐,不料云汐很识趣地退出了他的怀抱。

  “倾凰姐姐,好久不见。”

  云汐瞥了一眼容且和北倾凰紧紧相握的手,不动声色地隔在他们中央,转而拉起北倾凰的手,显得尤为热络。

  “好久不见。”

  北倾凰淡淡应着,疏离且客气。

  她对外人防备心很强,即便知道眼前之人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她也做不到几十年未见还能一见如故。

  相比起云汐,她更喜欢容且的两个妹妹。

  小蘑菇性子冷淡且十分腹黑,但小蘑菇通透且善良,算得上她为数不多的能推心置腹的朋友。

  小肉圆热情似火,总爱黏着她。故而,小肉圆出嫁之时,她还躲在南天门后哭了一场。

  “倾凰姐姐发上的珠钗真好看,可以送我么?”

  云汐盯着北倾凰发间的玉面狐珠钗,随口问了一句。

  “不能。我送她的钗子,她还没胆量敢转赠他人。”容且见北倾凰为难地不知该如何回绝云汐,遂替她发了声。

  云汐不以为意地笑道,“容且哥哥当真偏心,难得来一回鬼界,竟是空手来的。”

  “云汐,休得无礼。”

  凌若步履蹒跚而来,她冷声呵斥着云汐,旋即将容且和北倾凰迎入殿中,“且歌姐姐近来安好?我这副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亦有好多年未出过鬼界了。”

  容且客客气气答着,“一切都好。”

  “这就好。”

  凌若如是应着,旋即将视线放在容且身旁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北倾凰身上。

  “真真是女大十八变,转眼间倾凰都这么大了。”

  凌若对北倾凰,仍旧怀有一丝歉意。当初,若不是她介入了北弦月和白晶晶的婚姻,北弦月和白晶晶也许还能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北倾凰拢于袖中的手,紧攥着一包药粉,她心里亦十分纠结,到底要不要帮凌若一把。

  在凌若再一次因腿脚不便即将跌倒在地之际,北倾凰眼疾手快地扶了她一把,“凌姨,可否借一步说话?”

  北倾凰此话一出,容且和云汐均不解地看向她,就连刚刚入殿的云阙也一头雾水的看向北倾凰。

  凌若亦不知北倾凰何意,不过她并未感觉到北倾凰身上的敌意,便柔声应下,“好。”

  待凌若将北倾凰带入偏殿,刚关上门,北倾凰便急不可待地将紧攥在手心的药粉交给了凌若,“这是幻果的解药。”

  凌若大喜过望,不可置信地看向北倾凰,“为何帮我?”

  想当年,凌若难产之际,小野曾入过一趟鬼蜮,给凌若送去了幻果。

  幻果乃青丘秘果,有助产催生之效,但其副作用足以将人折腾崩溃。

  但凡吃了幻果之人,每每欢好之时,身体都如同针扎,其痛苦程度,丝毫不亚于生产之痛。

  凌若未曾同云阙说过自己在生云汐时,吃过幻果,因而每每和云阙翻云覆雨之时,凌若都痛得生不如死。

  即便如此,凌若依旧不想让云阙知道这些。这一回,凌若想竭尽全力,全心全意地去爱云阙。

  事实上,北倾凰也没想明白为何要帮凌若。

  深思熟虑后,北倾凰终是开口道,“青丘覆灭时,我确实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所幸,我并不是一无所有。容且哥哥的陪伴,终是让我放下了仇恨。”

  凌若眼神一闪,便听明白了北倾凰的言外之意。北倾凰应当是想让凌若劝云汐趁早死心,让云汐少缠着容且。

  凌若原以为北倾凰同白晶晶一样,是个懦弱的主儿。如今看来,北倾凰小小年纪就能坐稳青丘狐帝之位,除却容且的帮衬,北倾凰的手段亦不容小觑。

  “倾凰和容且实乃天造地设的一对,凌姨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凌若如是说着,也算是给北倾凰一个答复。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