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咦?容世子!”

  北倾凰缓缓放下手臂,她记得几日前容且还替她解过围,故而对他的印象还不错。

  “嗯。”

  容且看着北倾凰脏污不堪的脸颊,忽而心血来潮,以袖中锦帕轻拭着她的脸颊,“叫什么名字?”

  “兄弟们说我野得像一阵风,都叫我小野。”北倾凰如是答着,她不想告诉他,她自幼无父无母,连个正经的名字都没有。

  “小野,挺好的名字。”容且扬唇浅笑。

  北倾凰眨了眨眼,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干净得近乎纤尘不染的容且,心下腹诽着,容世子的品味还真独特。小野这么糙的名字,他居然觉得还不错。

  容且亦怔怔地看着北倾凰,不知为何,他的心跳突然间快了数倍。

  为了掩饰这突如其来的紧张,容且又开口询问着她,“多大了?”

  “十五。”

  “这么瘦小的身板,竟有十五了?”容且不可置信地打量着眼前和他同岁却比他矮上一大截的北倾凰。

  “世子可别小瞧我。我可以一口气扛上三袋粮草。”

  北倾凰尤为得意地说着,她力气本身不大,但是对自己忒狠。但凡能多扛一担,就绝不会偷工减料。

  容且伸手搭着北倾凰瘦削的肩膀,他的指尖隔着北倾凰薄薄的衣料,无意识地摩挲着她肩上的薄茧。

  刹那间,容且只觉指尖处有酥麻电流穿过,顺着血脉,直击内心深处。

  他有些惊愕地收回了手,怔怔的看着眼前娇小玲珑的北倾凰,心跳如鼓。

  北倾凰以为容且嫌弃她满身脏污,亦朝身后退了半步,双手局促地在她破旧的衣裳上反复蹭着。

  “可认过字?”容且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他只想着北倾凰才十五岁,正是风华正茂时,不该成日埋头在码头中,误尽韶华。

  但他转念一想,以北倾凰的处境,定是没机会认字读书的。

  出乎意料的是,北倾凰竟点了点头,“认得一些。码头上没活的时候,我就翻上私塾高墙,听听私塾里的教书先生谈经论道。”

  “可否愿意做我的侍读?每月,我会给你十两纹银作为酬劳。”

  容且问话之时,紧张至极。

  不知为何,他很怕北倾凰会拒绝他。

  北倾凰一听十两纹银,双眼都发直了。

  她在码头累死累活干上一个月,最多不过三两纹银,想不到容且出手这么阔绰,一下子竟愿意给她十两纹银。

  北倾凰权衡了一下利益,做容且的侍读,一来可以读书认字,再者还有丰厚的酬劳可拿,还不需要去干那些累人的粗活,百利而无一害。

  “怎么,不愿意?”容且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轻声询问着她。

  “愿意愿意。从今往后,我就是容世子的人了。”北倾凰连连附和道,她心下想着若是得了十两纹银,隔壁阿婆一整年的药钱便有着落了。

  北倾凰不知道的是,容府清廉,十两纹银已然是容且一个月的所有例银。

  不过,容且丝毫不在意这些细枝末节。

  此时此刻,他脑子里满满都是北倾凰方才无意间说的一句“从今往后,我就是容世子的人了”。

  容且唇角笑意愈深,薄唇轻启,“抓紧袍角,随我回府。”

  北倾凰亦欣喜地点了点头,但她低头看了眼自己脏兮兮的手,突然间缩回了手,深怕弄脏了容且纤尘不染的衣袍。

  容且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旋即不动声色地擒着她的手腕,带着她上了码头,穿过人潮涌动的集市,往容府走去。

  “世子,你可不可以走慢点?”

  北倾凰跟在容且身边一路小跑着,但容且的腿比她的腿长了大半截,步伐又大,使得她跟得愈发吃力。

  她本不该提这种无理的要求,但她是真的跟不上,没跑两步肚子就疼了。

  容且闻言,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小巧玲珑,个头刚没过她心口的北倾凰,尤为配合地放慢了脚步,“抱歉。”

  北倾凰心下思忖着,自己真是走大运了,竟遇上神仙一般的容世子。

  可过了一会儿,北倾凰又支支吾吾道,“世子,我手腕快断了。”

  容且有些怀疑北倾凰是豆腐做的,他只是稍稍用了些力,竟将她的手腕捏出了一大片淤青。

  “抱歉。”容且连连撒开了手,尤为歉疚地看向北倾凰的手腕。

  “不碍事。”北倾凰顿觉鼻头一酸,差点儿在容且面前哭了出来。

  这些年来,北倾凰过得很苦。

  好在,她惯于苦中作乐。

  就是有一件事让她非常苦恼。她明明没有千金富贵的命,却生得细皮嫩肉,这使得她身上总是大伤小伤接连不断。

  除却隔壁阿婆时常会给她送些跌打损伤的狗皮膏药,再没有人关心过她。

  眼下,容且的两声“抱歉”就像是茶话社里最最动听的戏文,使得向来倔强的北倾凰差点儿潸然泪下。

  “怎么了?”

  容且见她神色不对,关切问道。

  “世子对我真好,我好生欢喜。”北倾凰强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低声说道。

  “得了一个合乎心意的侍读,我也好生欢喜。”

  容且脸皮薄,从未说过这类话,这还是他头一回“诉衷肠”。

  待北倾凰同容且回了容府,府中家丁翻遍了全府,也找不出一件适合北倾凰穿的衣裳。

  无奈之下,府中婢女只得将素净的女装呈上,让北倾凰将就着穿上一宿。

  北倾凰猫着腰藏于屏风后面,这还是她头一回穿女装。她总觉,自己是个粗人,是万万穿不了这种纱裙的。

  容且在屏风外等得有些着急了,遂一手揭开屏风,一边询问着她,“怎么样,可还合身?”

  他话音刚落,只见眼前双手捂着心口的北倾凰美得犹如九天玄女般,刹那间便勾走了容且的魂儿。

  “小,小野,你当真是男人?”

  容且不可置信地询问着北倾凰,他委实不敢相信,眼前貌若天仙的人儿竟是个男人。

  北倾凰有些尴尬地躲着容且过于炽热的视线,“世子真会开玩笑,我不是男人,难不成还是个太监?”

  “不,不是。”

  容且自然不能告诉她,尚未遇见她之前,他就已经在梦中无数次邂逅过她。

  只不过,梦中的她是个如假包换的女人。

  “世子?你怎么了。”北倾凰见容且一直盯着自己发呆,有些不自在地问道。

  容且暗恼,他也不知自己怎么了,一双眼总不知不觉地往北倾凰身上瞟。

  稍稍平复了心绪之后,容且故作镇定地说道,“好生休息,明儿一早来书房陪我早读。”

  “好说好说。”

  北倾凰重重地点着头,生平头一回对未来生出了点点期望。

  夜阑人静,檐雨初漏。

  北倾凰躺在格外柔软的卧榻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许是睡惯了柴草堆,北倾凰委实睡不惯云絮一般的卧榻。

  辗转反侧之际,忽闻屋外泉声危咽。

  北倾凰忽而忆起说书先生里描述的贵妃沐浴的场景。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思及此,北倾凰轻笑出声,“今夜,我也做一回贵妃娘娘。”

  她小声呢喃着,旋即轻手轻脚地下了榻,一闪身溜出屋,循声而去。

  容府后院假山后,确实有一处常年水雾蒙蒙的温泉。

  只不过,温泉专为容且所设,寻常人轻易不敢来。

  当然,北倾凰并不知道这些。

  她大咧咧地下了水,漾起粼粼波纹,将小小的身体藏匿于水雾缭绕的温泉之中。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北倾凰睡意更浓,一着不慎,竟沉溺在温泉之中。

  与此同时,容且已然在假山前呆立了许久。

  他嘴角漾着浅笑,心情愉悦地听着北倾凰那张嘴叽叽喳喳地自言自语着。

  今夜之前,容且最不喜欢话多之人。

  但此时此刻,他只觉北倾凰的声音尤为悦耳。

  故而,当北倾凰的声音戛然而止之际,他立马便察觉到异样之处。

  “小野,你还好吗?”容且轻声询问道。

  等了好一会儿,容且见无人回应,遂阔步往泉边走去。

  “小野?”

  容且再度唤着她的名儿,他死盯着死水微澜的温泉水面,心下彻底慌了神。

  “笨蛋,该不会溺水了吧?”容且低声嘀咕着,毫不犹豫地跳入了温泉之中。

  待容且捞到北倾凰的时候,北倾凰依旧陷入熟睡之中,压根儿没意识到她差点儿在温泉中溺毙。

  容且无奈地叹了口气,任由北倾凰抓挠着他的前襟。

  他小心翼翼地将她平放在岸边礁石之上,压低了声在北倾凰耳边轻唤道,“小野,快醒醒。”

  容且见她迟迟未转醒,深怕她呛了水。

  但观察了好一会儿,他才发现北倾凰身上似乎缠着厚厚的绷带。

  许是绷带浸了水,勒得北倾凰喘不过气,这才使得她昏迷不醒。

  思及此,容且连连伸手,欲解开缠在北倾凰身上的绷带。

  然,他的手尚未触及到北倾凰的身体,北倾凰突然睁开眼,尤为警惕地盯着眼前人。

  她眼里的惊恐一下子便撞入了他的心里,使得他僵滞了手,再不敢继续。

  啪——

  北倾凰许是受了不小的惊吓,一时间没认出容且,朝着容且俊俏无双的脸颊反手就是一巴掌。

  “登徒子,竟敢跑到容府撒野!看小爷不打得你满地找牙。”

  北倾凰野蛮地压在容且身上,双手握拳,作势朝容且俏脸砸去。

  “小野别怕,是我。”容且顺势握住小野的拳头,哭笑不得地看着眼前近在咫尺,浑身都散发着野性的北倾凰。

  这样的她,他还是头一回见。

  毕竟,北倾凰在容且面前,大体还算乖巧。

  北倾凰闻声,惊愕地从容且身上滚至一旁,她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只得硬着头皮向他致歉道,“世子,我以为你是混进府里的采花贼,故而才……”

  容且无故被扇了一巴掌,眼下半边脸还火辣辣地疼,他心中自是有些火气。

  但见她怯怯地缩在一旁,又瞬间软了语气,“没吓着吧?”

  北倾凰摇了摇头,鬼使神差地伸出手,轻触着容且微肿的半边脸颊,“世子,你的脸痛不痛呀?”

  “嗯。”容且沉声应着,突然间很想知道北倾凰会如何弥补过错。

  “世子,对不起。如果你实在难解心头愤恨,打我一顿好了,但请你一定不要扣下小人的月俸。”

  打她?容且可舍不得。

  他见北倾凰冻得浑身发抖,顺势将她揽入怀中,沉声道,“不碍事,小伤。你若过意不去,就帮我吹吹。”

  “帮你吹吹?”

  北倾凰瞪圆了眼,她顿时觉得有些好笑。

  再怎么说,容且也是堂堂容府世子,被打伤了脸,竟如同小孩般缠着她要吹吹。

  “不愿意就算了。”

  容且也觉得有些尴尬,他不好男色,但他独独对北倾凰情有独钟。

  思及此,容且呼吸愈发急促。

  难不成,他真的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男人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他对女人也没什么兴趣。

  “世子,要怎么吹?”

  北倾凰大着胆子,凑至容且面前,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认真地询问着他。

  容且一时不察,一转头竟蹭到了她的唇。

  一时间,天雷勾起地火,他体内沉寂了多年的狼性突然爆发。

  “对,对不起……”北倾凰无疑是慌张的,她原以为自己先是错手打伤了容且,再是轻薄了他,她定然是要被赶出容府的。

  “别说话。”

  容且话音一落,又噙住了她的唇。

  “世子,我不能呼吸了。”

  “笨蛋,你不会换气的么?”

  “世子你没教过我。”北倾凰小声嘀咕着,她知道容且不是她能肖想之人,但今夜月黑风高,她稍稍纵容一下自己,应当也不碍事。

  

章节目录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二堂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堂姐并收藏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最新章节